浙江臺州男子遭腦控 受害長達12年(圖)
 
2020-10-14
 



徐超透露自己被腦控,不但無法工作,連正常生活都有困難。

【人民報消息】今年31歲的徐超來自浙江省臺州市,他姐夫的姑父是吉利集團董事長李書福的親兄弟。徐超控訴,自己被腦控長達12年,不但無法工作,連正常生活都有困難。

徐超向媒體表示,從2008年開始,他耳中出現噪音,例如經常聽到隔壁發出各種各樣的敲擊聲;他的情緒也變得不穩定,感到非常焦慮、驚恐等,從而做出一些使家人難以理解的行為。一直到2015年,他都在斷斷續續地接受精神科治療。

2015年10月份左右,他突然聽到一個男性聲音用普通話說,「你被腦控了,我們要對你進行實驗。」

「然後,我在網上查閱大量資料,才驚奇地發現,全國跟我一樣的受害者成千上萬,所經歷的情況都是大同小異。我回想之前出現的各種症狀,可能都是他們故意搞的。」

徐超認為,腦控者一開始並不會透露腦控相關信息,直到受害者表現出失常行為、被家人認定患精神病後,才告訴其「被腦控」,但那時受害者再向親友說什麼,都不會被采信。

徐超和大量受害者描述的一致,例如每天24小時被灌輸的思維和聲音騷擾,內容都是暴力、辱罵、恐嚇、欺騙等。

此外,徐超的語言功能也受到嚴重干擾,比如說跟家裡人說話,剛想好的話,大腦中就出現聲音等干擾,就說不出來了;或者非常想說出來的話跟剛才自己想的意思不一樣。經常這樣,跟朋友交往中也這樣。但是,他用打字表達時,就不存在這個問題。

徐超還表示,他在本次接受記者採訪前一天已經連續36小時沒有睡覺,其它人經歷的被製造夢境、在睡眠中被強制對話的情況,他也都經歷過。他的免疫系統已經變得很弱,比如說身體的一個小傷口,很長時間難以愈合。

徐超口述自己受害的經歷,並錄製成視頻讓其它受害者保管,萬一某天被迫害離世能留下一些證據。

2012年,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放射與輻射醫學研究所發表題為「意識控制武器與行為學圖像數據庫的建立」的論文,文中介紹意識控制武器(又稱思想控制武器)的實施對象是人,可以從視覺、聽覺、觸覺、味覺、嗅覺、情緒、潛意識、夢境等方面對人進行控制,使人產生憤怒、恐懼、羞恥、悔恨等情緒,最終使受害者整日處於不良的精神狀態,甚至引導人自殺行為。

徐超認為,腦控實驗是一種國家行為。這麼多年來,受害者一直在國家部委、省市的公安機關上訪,但都沒有下文。有些國家部委承認這個事實存在,但推說這是國家行為,它不想解決。

由於家人反對,徐超無法和其它「難友」一起上訪,也無法和家人解釋腦控,因為你一提,「他說你精神不正常,馬上給你吃藥。」

徐超說,腦控受害者多年來集體在20多個省的有關部門上訪,這絕不是精神病人的行為。

據統計,腦控受害者最起碼來自19個省和3個直轄市,受害起始時間從2000年到近年不一,年齡從小孩到老人不等,從事不同行業。

有外媒曾報導,中國某大型報業集團體育部主任王先生、江西武寧汪海榜、浙江楊明權、安徽姚多傑、黑龍江遲桂霞和遲桂敏都詳細講述過自己的受害經歷。

其中,姚多傑說,這種試驗不是簡單的試驗,它是一種虐殺性的迫害性試驗,很殘忍的,就是給你慢慢地折磨死。「折磨到你崩潰,完完全全的反人類行為。」

此外,汪海榜也曾在控告書中列舉因為不堪受此折磨而自殺身亡的6名受害者,包括福建吳巧妍、湖北程輝、河南崔雅顏、北京江雨朵、內蒙寶力道和武漢李旭東。

徐超表示,遭腦控的受害者遭遇都非常悲慘。他希望把這個信息傳遞出去,引起更多人的關注。△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