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儿子被迫再度失学(图)
 
2019-9-7
 



李文足接连为营救丈夫王全璋发声,当局迫使李文足儿子泉泉再度失学。

【人民报消息】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儿子泉泉今年6岁升小学,警察已数次到学校施压,才上学4天,就被迫失学,而3年前泉泉上幼儿园时也曾受到警方阻挠,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发文质疑当局的打击是想让她屈服妥协,强压在狱中的王全璋低头。

数据显示,王全璋曾经大量代理法轮功等敏感案件,在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被抓走后,杳无音讯超过1,000天(4年1个月又29天),成为709案最后受审者,据称期间曾遭电击等酷刑。今年1月28日,王全璋被以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4年半,4月29日移至山东临沂监狱服刑。狱方多次阻挠李文足会见丈夫,直到6月28日,李文足才首次得到会见,并发现王全璋判若两人,变得又老又瘦,呆滞如木头人,疑似遭到虐待或喂药。

9月6日,李文足在脸书发文称,2016年警察向石景山区所有的幼儿园,甚至是早教中心下令,不能接受儿子泉泉上学。泉泉便失学在家,一直到2018年5月才找到一家私立学校愿意接受泉泉上幼儿园大班。2019年9月2日,泉泉升入小学。才开学4天,警察已经连续几次去学校施压,泉泉又再度失学。

9月7日,李文足透露,得知儿子不能继续上学后,她哭了2天,到现在头还很疼,儿子也一再追问为什么不能上学了?还问她:「武术课我是一队队长,我不能带队了怎么办?老师一定要教好多新动作,我不会,怎么办?」

李文足说,儿子泉泉今年升小学,上学4天后,学校告诉她,警察已经数次去学校施压,校方迫于压力,所以儿子就失学了。当泉泉知道不能再上学时,反应很大,因为他在那个学校幼儿园大班上了一年,他非常非常喜欢那个学校,因为那学校环境非常放松,很快乐的,也交了很多好朋友。

李文足在文中控诉当局的邪恶和灭绝人性,是要让一个妈妈面对失学儿子无法承受这痛苦绝望,从而向邪恶屈膝吗?当局是想藉此打击被关在监狱里的孩子爸爸,强压他向邪恶低头呢?还是要用一个6岁孩子的失学,用这一个家庭的痛苦,向70周年的大庆献礼?

李文足说,前几次我去会见王全璋时,他不断地问我儿子有没有上学,儿子上学的情况,表现出十分地担忧,所以我在想他们拿儿子的事情来要挟他,拿我儿子上学这个事情做文章,无非就是给王全璋施压力,打击我,想让我屈服然后妥协。△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