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勵告密 習近平到底擔心害怕什麼(圖)
 
鮑光
 
2019-4-18
 



習近平國事訪問法國時連走路都困難,讓馬克龍詫異。



成了「一尊」,習近平連面相都變了,習仲勛不會想到曾最憨厚的兒子變成這樣。

【人民報消息】中共十八大,2012年11月習近平當政,還曾說過「三尺頭上有神靈」,2016年習被捧為「習核心」。任何人都很難過捧殺這一關,於是想毀掉習近平的人就開始拼命吹捧他,讓習近平真覺得自己是個什麼人物,開始輕飄飄,開始享受權力,開始怕丟掉權力。2017年十九大剛過,習近平率領政治局全體新常委去上海中共一大會址發毒誓,要把命交給共產邪靈。他以為只不過嘴皮子上下一吧嗒而已。但就這一吧嗒,命就真的交給了共產邪靈。轉過年的三月兩會,習近平把國家主席兩屆任期改為無限期,國家副主席也改為無限期。習近平把淪為普通黨員的王岐山提拔到國家副主席的位置,這樣習近平的生命就危機了。因為他一出事,王岐山就會理所當然的成了無限期的國家主席,而王岐山在習近平第一任期內是中紀委書記,是專門整治黨官的,當時官場有傳言「寧見閻王,不見老王」。

近期,習近平拿著發言稿都能念錯了,近日去法國的國事訪問,連走紅地毯都步履艱難,起坐都得用手支撐,毫無疑義,習近平的身體發生了問題。原因在哪裏?有人懷疑是被下了毒。那習近平一定要嚴查。

但不知誰出的餿主意,沒有查對習近平二心者,反倒鼓勵高校學生舉報老師。老師能奪習近平的位子嗎?不少人懷疑習的腦子進水了。

另外,習近平受父親習仲勛冤案的連累,13歲時就被揪鬥到中央黨校的臺上戴鐵帽子,後來他偷跑回家,對媽媽齊心說餓壞了,但是媽媽沒有給他做飯,而是立即冒著大雨去檢舉兒子。習近平得知後,在二姐和小弟弟面前傷心的流下了眼淚,然後餓著肚子逃走了。

當然,習近平知道,不是媽媽心狠,而是怕別人會去舉報,就自己主動去舉報了。我們相信,這段刻骨銘心的感受,習近平終身都不會忘記,但是,現在,當他擁有權力的時候,又開始在全國刮起告密風。

讓我們看看下面的這些新聞:

清華學生舉報老師「反黨違憲」

據BBC報導,一名清大學生3月25日發表公開信《霧霾天氣可能緩解》,向該校紀委和黨委舉報思政課老師呂嘉有「反黨違憲」的言行。

舉報學生稱,在核查呂嘉的思政課「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的全套課件後,認為其課堂言論背離馬列主義,涉嫌「反黨違憲」;公開宣揚主觀唯心主義和二元論,宣傳宗教文化;稱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是科學社會主義;以及反對公有制等。

據報導,這些舉報老師的學生領有報酬,「官方名稱」叫做「學生教學信息員」,是中共在各校的耳目。

美國《紐約時報》報導,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被撤職停課。許章潤在手機短訊中說,清華大學的幾名官員3月25日命令他停止所有的教學科研工作,並告訴他,學校將大幅削減他的工資。他說,清華成立了一個「工作組」,將對他進行調查,重點是他去年7月以來寫的文章。「我早有心理準備,大不了坐牢。」許章潤說。

許章潤被撤職停課的消息傳出後,引發大陸學者的公開聲援。3月31日,中國獨立學者榮劍在推特上發文說,「越來越多的教授出來為許章潤教授說話了,有浙江大學夏立安教授,北京大學張維迎教授,中央黨校王教授。與天下士人為敵,最後肯定沒有好下場。」

許章潤的好友、北京作家章詒和表示,在當前噤若寒蟬的政治環境裡,許章潤因為發聲而受到打壓,知識界應該站出來為其呼籲。清華大學教授勞東燕題為「許章潤教授被禁言 更多知識分子站出來」的文章說,「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不要指望通過不斷地自我審查,來求得一時的茍且安寧,幻想從此高枕無憂。在這樣一個社會中,在這樣的一種體制下,你我又怎麼知道,下一個受害者就必定不是自己呢?寄希望於僥幸,寄希望於無原則的順從,並不會讓社會變得正常起來,更不會給自己帶來免予被害的丹書鐵券。」

自由亞洲電臺4月5日報導說,在中國高校,存在指定一些學生擔任信息員,定時向學校當局匯報情況的制度。這些學生信息員是學校黨政部門的耳目,充當中共的特務。

武漢科技大學去年10月在官網上發佈的「武漢科技大學學生教學信息員管理辦法」顯示,學生信息員的主要職責是:收集教學和教學管理訊息,反映任課教師的教學態度和內容等;信息員每兩週填寫一次教學信息回饋表。

管理辦法還規定:校方對提供訊息的學生保密;按學期給信息員發放一定報酬。

前重慶師大副教授譚松最近刊文說,中國各大學的信息員讓人「望而生畏」,因為他們就像是埋伏在學校裡的特務,不僅監視教師,還針對性地告密。

文章說,中國大學教師已到了無路可逃的地步,因為頭頂上是監視他們一舉一動的攝像頭,講臺下則是受到被稱為學生信息員的「地下工作者」監視。

學生舉報老師甚過文革

有人說,學生舉報老師甚過文革,文革時都是透明的、赤裸裸的,但現在是躲在陰暗的角落裡放箭,讓老師看到每個學生都心生恐懼。

這樣的氛圍之下,怎麼能夠得到真正的知識呢?!

據文件顯示,重慶師大稱「唐雲在2019年2月25日『魯迅研究』課程教學中,發表『損害國家聲譽』的言論」。國家竟如此虛弱?

2017年7月,該校涉外經貿學院教授譚松也曾因多次調查歷史真相遭學校強行解聘。 譚松的調查包括:川東長壽湖右派調查、川東土改調查、大邑劉文彩莊園收租院泥塑等事件,這些事件都涉及到顛覆中共基於意識形態的表述。

2018年,浙江傳媒學院文學院副院長趙思運教授遭該學院黨委「黨內嚴重警告」,原因是「存在違反政治紀律的問題」。

貴州師範大學的楊紹政教授因披露中共黨政人員每年耗資20萬億元人民幣,被校方停止授課8個月之後,於2018年8月被開除。

2018年4月,北京建築大學副教授許傳青因被學生舉報在授課中,發表「精日言論」遭行政記過處分。

2018年6月,福建廈門大學經濟學教授尤盛東,因在課堂上發表「偏激」言論而遭解聘。

2018年5月,武漢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副教授翟桔紅因在課堂上批評人大修憲被撤職。

BBC報導說,學校鼓勵學生告密,中共對教師言論打壓升級,有學者認為告密風氣升溫表明「文革反潮」跡象,將置高校老師於一種扭曲和危險的輿論環境。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副教授傅景華認為,告密事件對大學教育而言是很大的諷刺,一個言論自由的社會中是不會出現類似的事情的,因為大學本身教育的目的就是鼓勵自由討論。

北京知名大學一位不願意公開姓名的學者同意「文革」時盛行的告密之風現又再次出現,他表示作為一名學者,這是不能容忍的事情,告密涉及到個人道德底線,但中國大陸,由於政治超越了一切,為了所謂的政治正確甚至可以突破做人的道德底線。告密者被洗腦到甚至覺得「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法廣報導,浙江師範大學教授李建華表示,「一個社會如果告密者泛濫,表明這個社會已經腐爛透頂。一個時代如果慫恿告密者,表明這個時代已經黑暗至極。一個民族如果以告密為榮,形成了告密制度,表明這個民族已經萬劫不復。」

習近平自稱,睡前要吃安眠藥,否則晚上睡不安穩。這不是自找的嗎?!(文/鮑光)△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