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透露过的密闻!掀起江氏父子往日丑事(多图)
 
姜青
 
2019-3-16
 



江绵恒把持的「中国网通」

【人民报消息】一家官方媒体在2004年7月刊出一篇报道,指江泽民儿子、“中国第一贪”江绵恒为董事的中国“网通”涉及“病态竞争”。文章指在中国山西、内蒙古、山东、四川、海南等地,“网通”和“电信”两家公司因线路问题,发生了多起纠纷。最让人发指的是,有些通信电杆遭刑事破坏,被人截断,在个别地方更发生线头裸露在外,造成安全隐患的情况。

新华网当年7月8日报道,随着电信市场竞争日渐激烈,由管网线路纠纷引发的恶性争端也屡屡发生。据报道,2004年4月2日晚11点左右,山西省朔州市小平易乡安庄村村民发现大约有十多人分乘四辆车,对这里的十多根通讯线杆进行了破坏。

报道指中国网通朔州市分公司总经理马海生更公开叫板,承认破坏线路事件“是他们所为”,理由是“中国电信设置的杆路离他们公司的杆路太近,不符合相关规定,存在安全隐患”。

中国电信朔州市分公司网路部线路主管杨勇那年指出,从3月27日以来,他们受到类似的破坏已多达十多次,其中最严重的一次就是有37根通信电杆被截断,损失大约在45万元人民币左右。

江绵恒领导下的「中国网通」在不到三年时间已成为中国第三大电讯公司,与中国电信业霸主「中国电信」平分了中国电话市场。那年5月开始,中国北方十省的电话市场,更由「中国网通」一家独占。一些媒体指出,江绵恒仗势在进行“病态竞争”。

其实,江绵恒这种病老早就有的。早到什么程度呢?在江泽民当上海市委书记时,江绵恒还没去美国留学时,就有前科。这是发生在苏州的事,直接牵扯到江泽民。

江苏镇江谏壁电厂

要说还得从头说起,才能说的清。

在长江边上,苏州的苏南,在远离大城市的地方,有两个最大的电厂都在镇子上,一个是「镇江谏壁电厂」、一个是「硕放望亭电厂」。

电厂不能不和「煤」搭上紧密关系。15年前陈良宇和山西省委书记犯横,人家就拿煤卡他,结果惊动了江的经济大臣曾培炎出面说和,上海市副市长放下身段去说软话,结果还不得而知。可见煤是电厂的命脉。

苏南镇上的这两个电厂周围都是与其有关的单位,例如为职工子弟办的小学校、为家属办的服务公司,要不浪费煤灰还得建砖瓦厂,热水养鳗鱼等等各种公司。这两个电厂养活着电厂工作人员和数以万计的退休职工和职工亲属,电厂是他们唯一的生活希望和来源。

这两个大电厂需要的煤非常多,都是整车皮整车皮的往那里运。电厂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部门──煤炭质量检测部门。这个部门全部是职工的子弟组成的。一想就知道这个部门权力非常大,因为各地运来的煤要不要,就得他们一句话,如果质量检测部门说不合格,那还能留吗?所以油水很大,谁都要巴结他们。

在江泽民当上海市委书记时,江绵恒想独吞这两块肥肉,专管这两个电厂的煤炭质量检测部门。那两个电厂能干吗?这可是牵扯到自己子弟的经济利益啊,所以坚决抵制。江绵恒为此耿耿于怀。

但胳膊没扭过大腿,原因是这两个电厂归上海电管局管,上海电管局受双重领导,一个是中国水电部,另外因为两厂总部在上海,所以同时受上海市委管辖,江泽民当上海市委书记。一个电话过去,比往宋祖英手里塞小纸条还容易,事情就搞定了,两个厂的煤炭质量检测部门都让江绵恒一个人霸占了、垄断了,部门的领导被撤掉,换上了江绵恒的心腹。

江氏父子发财发成这副德行了!

后来,全国倒腾煤,价钱越来越高,各地发电厂都搞不到煤,但江绵恒有江泽民做后盾,始终能拿到,那时煤是浮动价,江绵恒拿到的煤是低价,翻手卖给电厂就是高价,电厂根本不敢问,怕得罪了他,连煤都没有。到底江绵恒管了多少年,捞了多少钱至今都是个未知数。

1988年,已经成了小富翁的江绵恒留学去了美国,他回到上海又一次霸占了上海联和投资公司董事长的位置,当了中国网通董事,成为中国电讯大王。1999年江泽民让根本没有资格的江绵恒当上了中科院副院长,神五上天时,江绵恒又一次摘桃子,排行在功臣榜第二位,在总装备部长李继耐的后面。……

从江绵恒的发家史,人们可以看出,这是一对贪婪无厌的流氓父子,江绵恒仗势进行“病态竞争”是有家族遗产史的,难怪他有个美誉「中国第一贪」。 (文/姜青) △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