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角见光 拜登家族是中共白手套(多图)
 
戚思
 
2019-10-10
 



10月3日,川普公开呼吁习近平调查拜登父子与中共国企的交易。



《秘密帝国》作者认为,中共资助了美国最有权势的两个人──副总统拜登(左)和国务卿克里(右)的儿子们共同拥有的企业。



国务卿克里(左)和副总统拜登(右)是奥巴马堕落政府的重要外交事务决策者。



上届副总统拜登的儿子亨特(左)和国务卿克里的继子克里斯托弗·亨兹。

【人民报消息】《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这部巨著不知大家看过没有?里面把这个世界的现象讲的很透。

文章开篇在「前言」中写道:

东欧共产主义阵营虽已瓦解,但共产主义邪灵并未随之而消亡。相反,这个魔鬼已经在统治我们的世界了。人类绝不能乐观!

共产主义并非一种思潮、学说,或者在人类寻找出路时一个失败了的尝试。它是魔鬼,亦称共产邪灵,由恨和宇宙低层空间各种败坏物质构成。它原本是一条蛇,到了表层空间的体现形式则是一条红龙。它与仇视正神的撒旦为伍,同时利用各种低灵和魔祸乱人间。这个邪灵的终极目的就是要毁灭人类,在神归来挽救众生的最后关头,让人不信神,让人的道德败坏到背弃神和传统,听不懂神的教诲而导致最终被淘汰。

文章还说:「人是神造的,人性中善恶俱在。人如果弃恶扬善,就可以归向神;反之则倒向魔,这一点全凭人的选择。」「神一定会战胜魔鬼,而我们选择站在哪一边却决定着我们生命永远的归宿。」

我们曾经很多次听到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说过,很多事情都是前几任的总统就应该做的,但他们没有做,现在我来做。

川普是神选定的,要他在世界被魔鬼统治的时候带领人类回归传统。魔能不惊恐万分吗?这就是川普当选总统后一直举步维艰的真正原因。

在重重包围中,川普的成绩依然亮眼,看起来2020年的连任如囊中取物。所以,全世界的败物纠集在一起,联合作战,决心把川普搞下台。

川普刚上任时,邪恶势力一直以「俄国介入大选」帮助川普获胜,威胁弹劾他。结果经过了恶意的调查之后,没有实据,只好不了了之。

现在,2020大选更近了,民主党20名党内候选人在电视里公开辩论,有重量级评论家说,没有一个能够与共和党总统川普较量的。民主党更着急了,奥巴马当总统期间的副总统拜登跳出来上阵,民主党一片欢呼。

但是,拜登是不可以出来竞选的,他在当副总统期间,利用这个职务,以损害美国国家利益为代价,为小儿子及民主党权贵家族谋财谋利。严格的说,拜登父子是叛国贼,应该关进监狱的。

2018年,美国保守派作家皮特·施韦泽(Peter Schweizer)发表了一本新书《秘密帝国:美国政治权贵如何隐密腐败并为裙带牟利》(「Secret Empires: How the American Political Class Hides Corruption and Enriches Family and Friends」)。书中以确凿的证据描述了民主党前副总统拜登和前国务卿克里家族在美国政商圈中的丑闻。

这本书爆料拜登儿子与中共国有银行与公司的利益交集,以及所牵扯的人物跨及美国联邦及州政府的政治精英和财贵家族,以及中、港、台三地长期游走于中共政治圈与华尔街的华裔金融家。他们之间的裙带关系以及运作手法与中共太子党没有两样。

有读者评论说,美国民主党的很多所作所为,真的非常让人失望。

下面我们来看看作家施韦泽的这本书里都爆些什么料。

拜登和克里:华盛顿政坛的民主党大佬

施韦泽介绍说,拜登和克里都是华盛顿建制派大佬,两人有相似的经历。入政白宫之前,都是资深的民主党参议员,游走政治圈中三十多年。拜登任奥巴马两届政府的副总统,克里在奥巴马第二任时被指定为国务卿。

书中说,跟克里相比,拜登人缘更广泛。他幽默的举止和即使在失态时的友善,让他和民主党及共和党人都保持了良好的关系。在公众舆论方面,他成功地给自己打造了清廉亲民的形象,因而被称作「午餐便当乔」(Lunch Bucket Joe)。施韦泽在书中是这样评价拜登的:「正如他经常提醒美国人民那样,尽管他当了副总统,但这个职位却没给他带来什么财富。」但事实上却相反。

在华盛顿,克里是拜登最亲密政治盟友。与「午餐便当乔」的亲民形像不同的是,克里更贵族化一些。两人在同为三十多年参议员的政治生涯中,由于理念相同而越走越近,并经常讨论外交事务。这与「午餐便当」毫无关系。

因而,当他们的儿子在2009年一起合夥做生意、发财,也就不足为奇了。

民主党的权贵子弟与他们的闷声大发财

亨特(Hunter)是拜登的小儿子,他的生母在亨特幼年时遭遇车祸而丧生。亨特1996年从耶鲁大学毕业后,做了几份不同的工作,其中包括对冲基金的业务。

克里斯托弗·亨兹(Christopher Heinz)是前国务卿克里二婚妻带来的拖油瓶。1995年克里斯托弗从耶鲁大学毕业后又取得了哈佛大学的硕士学位。他的生父约翰·亨兹(John Heinz)是前宾夕法尼亚州共和党议员。亨兹在1991年的飞机失事中丧生后,克里斯托弗和他的两个兄弟及母亲特瑞萨·亨兹(Teresa Heinz)继承了亨兹家族丰厚的财富。1995年,克里斯托弗的母亲特瑞萨与麻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约翰·克里(John Kerry)结婚。克里斯托弗的生父与继父的理念相反。

克里来自麻萨诸塞州富裕的家族,从42岁起担任麻萨诸塞州的民主党参议员近30年,一直到2013年被任命为国务卿。

副总统拜登的儿子和国务卿克里的继子走在一起是2009年的夏季,两人成立了Rosemount风险投资公司。加入他们的还有克里斯托弗与继父的长期好友,也是他们的耶鲁大学同窗德文·阿彻(Devon Archer)。德文·阿彻担当过国务卿克里的竞选顾问,在美国的银行和投资届有广泛的人脉,他在亨特与中共国、与乌克兰的生意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在Rosemont风险投资公司之下,他们还成立了几家Rosemont系列公司,包括Rosemont Seneca Partners, LLC、Rosemont Seneca Technology Partners和Rosemont Realty。后来亨特跟中共国企业成立的渤海华美基金交易公司,使用的就是Rosemont Seneca Partners, LLC这家公司。

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调查的一封电子邮件显示,Rosemont是亨兹家族生意中的一个另类基金,规模很小,但是成长劲势却非常快。亨特·拜登和克里斯托弗·亨兹是这家私募股权公司的拥有人,而德文·阿彻是管理合夥人。

《秘密帝国》的作者施韦泽在书中提到,三位投资人没有把办公地点设在纽约金融中心,而是在华盛顿威斯康星大道上租下了一座全砖瓦建筑。这里距离亨特的父亲、副总统办公的白宫和位于海军天文台的寓所不足两英里;而与克里斯托弗的继父、国务卿克里那座有25套卧室的大豪宅才不过一英里。

这两位货真价实的民主党权贵子弟在随后的七年中,随着他们的父亲:副总统拜登及国务卿克里在奥巴马政府外交事务决策中所起的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们的生意版图也离奇般地拓展到远东和西伯利亚地区。这与江绵恒的发财之道有相同之处。

施韦泽在《秘密帝国》书中是这样讲述两个民主党权贵子弟的生意是如何随着他们有权势的父亲在国际事务的影响力而做大的。他说,「当拜登和克里与外国政府进行高敏感和有风险外交谈判时,Rosemont同时会跟这些政府达成一些多家协议。」

他接着说,「通常,这些外国实体从美国政府那里拿到了对他们有利的政策,而他们(拜登和克里)的儿子们的金融生意也从这些实体中获利。」这种做法与江泽民拱手送出国土,江绵恒生意多到签单签到手软,没有任何区别,难怪中共千方百计要赶川普下台,让叛国贼、民主党前副总统拜登入主白宫。

这两个民主党权贵子弟开的公司,和江绵恒的一样,都是私家性质的,因而他们无须公开他们的财务报告和盈利情况,这使得他们与那些外国实体的许多交易不为公众所知。这是典型的闷声大发财。

施韦泽说,在亨特所有的交易中,这种利用父亲的裙带关系从外国政府那里拿到好处的生意模式,在与中共的交易中演绎得最为淋漓尽致了。

当臭味相投的时候——桑顿公司的成立

在2010年或者2011年的时候,亨特三人来到了中国大陆,他们小小的名不见经传的Rosemont风险投资生意在中共国的市场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在短短的一年中,他们居然成功的跟中共国最大的政府基金建立上了联系并受到中共高层的欢迎。当然,双方都心知肚明,中共欢迎他们是为了与他们的副总统父亲、国务卿父亲搭上私人关系,以期從白宮內部損害美國人民的利益。

书中透露,促成这一切的不是哪个中共国代理公司,而是来自美国时任国务卿克里的家乡麻萨诸塞州一个赫赫有名家族的成员和他的公司,他的名字叫詹姆斯·布尔格(James Bulger)。

詹姆斯·布尔格在麻州成立了投资公司桑顿公司(Thornton Group),他的合夥人是一位获得过耶鲁商业学位的华裔林俊良(Michael Lin)。

布尔格(Bulger)姓氏在麻州家喻户晓,该州两个有名的人物都跟詹姆斯有关。一个是他的被判处两项终身监禁的叔叔詹姆斯·约瑟夫·布尔格(James 「Whitey」 Bulger),另一个是他的父亲、他的生意合夥人、麻州参议院议长威廉·布尔格(William 「Billy」 Bulger)。

詹姆斯·布尔格的叔叔是波士顿西北部臭名昭著的黑帮「冬日山岗」帮(Winter Hill)的头目,在逃跑隐身17年后于2011年在加利福尼亚州被捕,之后被控犯有敲诈、洗钱、勒索和谋杀共32项罪,并于2014年被判处两项终身监禁。

詹姆斯·布尔格的父亲威廉·布尔格担任麻萨诸塞州参议院议长长达14年,与麻州民主党参议员、后来成为国务卿的克里是长期的政治盟友。

施韦泽在《秘密帝国》书中揭露,詹姆斯·布尔格的父亲、资深的州参议院议长公然加入了儿子公司成为一名董事。这种大胆做法比中共的高官还肆无忌惮!

詹姆斯·布尔格靠着父亲在麻州有些人脉,但这不能让他父子俩发大财,当他遇到了中共的代理人、台湾人林俊良后,生意才走向了国际,说是国际,其实就是中共统治的中国大陆,那里最大的优势是有个十几亿人口的巨大消费市场。


林俊良与拜登的近照。
林俊良的个人脸书和领英网页的介绍清晰地显示出,这位来自台湾的华裔在过去的30年中游走于美中两国的政经精英之中。

他在领英页面介绍自己足迹遍及亚洲和美洲,访问过1000多家公司,并与各种政府机构合作,帮助亚洲企业在中国、香港和美国等地证交所上市,并完成多笔跨境并购。

他提到自己「脉络广泛,与大中华地区的政商圈人士成功地建立了紧密的关系。」

根据其个人脸书信息,林俊良曾经担任过数家投资银行和国际证券公司的亚洲高级主管或者大中华地区的CEO等职务。这些金融机构包括摩根大通集团、美国运通、德意志银行证券、中贸证券以及北大方正等等。

林俊良活跃于美国立法领袖基金会,于2007年在香港创办亚洲分会并担任首任会长。

于是,林俊良与麻州参议院议长父子合夥创办了桑顿公司。

桑顿公司在领英(Linkedin)网页上是这样介绍自己的:「桑顿是一家跨境资本中介机构,目的是通过提供专业服务和交易经验从而促成客户的战略构想。由Michael Lin和James Bulger共同设立的桑顿公司,是把西方的商业经验和东方的独特市场连结在一起的桥梁。此外,作为美国立法领袖基金会的谘询委员会成员,桑顿公司一直是促进大中华地区与美国之间商业合作的枢纽。以此为模板,桑顿已经建立了强大的业务组合,为基础设施、金融服务、技术、医疗保健、TMT、农业、能源和采矿等领域的客户处理各种不同的国际交易。」

这里提到的美国立法领袖基金会(State Legislative Leaders Foundation)是1972年成立的一个跨党派非营利机构,由美国各个州的参、众两院议长以及多数和少数党领袖组成,成员人数350人。该基金会有一个庞大的谘询委员会,100多位成员大多是美国的百强企业,如可口可乐、AT&T、脸书和雅虎等。这个基金会通过举办领袖峰会、大事峰会、领袖项目等活动并与知名大学合作,为立法界与商界提供战略性的交流机会,共同商讨社会时政、政策制定等战略议题。

根据该基金会网站上的介绍,在2015年12月美国立法领袖基金会和中共的对外友好交流协会签署了一个谅解备忘录,双方同意建立一个新的、持久的夥伴关系。

拜登儿子进入中国市场的途径

由于父亲的职位不够高,拜登的儿子亨特和克里的继子克里斯托弗成立的Rosemont公司经营状况凄凄惨惨。詹姆斯与台湾人林俊良合开的桑顿公司,在最初几年也半死不拉活。

直到2008年民主党赢得大选,非洲出生、有同性恋和吸毒史的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入主白宫后,他们的机会才接踵而来。

奥巴马首任政府的国务卿是希拉里(Hillary Cliton),她的丈夫是前任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ton),克林顿当总统期间接受过江泽民通过澳门商人吴立胜送去的大笔政治献金。而希拉里当奥巴马的国务卿时,贪财丑闻连中共官员都嗤之以鼻。

2009年6月,奥巴马做出了一个令国际政界不解的动作,他在上任后不到半年就访问了中共国,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上任一年内访问敌国的总统。此举可以解释为「酒逢知己千杯少」。

在魔鬼统治着我们这个世界的时候,带领美国堕落的奥巴马顺利连任总统。希拉里准备竞选下届总统,因此辞去国务卿职务,奥巴马选定当了近30年民主党参议员的乔·拜登为副总统。原因是味儿相投。

2011年1月,当副总统拜登在华盛顿首次与来美参见核安全峰会的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会面之时,他的儿子亨特在几个小时之前刚刚在北京见到了未来潜在的中共方合夥人。作家施韦泽在《秘密帝国》中认为,「会见的时间点是如此离奇」。

施韦泽还写道,那时亨特三人的Rosemont公司在北京会见的是中国最有实力的政府基金领导人。

据桑顿公司网站介绍,中方对「桑顿集团及美国合作夥伴(现任副总统拜登的儿子)Rosemont Seneca董事长亨特·拜登表示热烈欢迎」。

仅仅四个月后,亨特在台湾再次与这些中共国的金融巨头们见面。对于像Rosemont这种没有任何业绩记录的小公司,却能跟中共国数一数二的金融巨头们攀上生意听起来有点天方夜谭。更加诡秘的是,这次见面的时间正好是亨特的老爸拜登在华盛顿跟中共方展开中美战略对话的两周之后。这个中美战略对话的内容可想而知。

圣诞节前中共给拜登儿子15亿美元大礼


2013年12月拜登带儿子亨特和孙女上北京。
时间到了2013年末,那是奥巴马连任总统期间,拜登继续连任副总统。两个人一唱一和,出炉的政策都是毁国坑民的。

12月初的一天,副总统乔·拜登率美国代表团启程前往亚洲三国:中共国、南韩和日本。在副总统的空军二号上,随行的还有儿子亨特和孙女芬妮根(Finnegan)。

到了北京,拜登一家三代人踏在中共精心准备好的红地毯,被鲜花和热情拥簇着。在短暂的几天中,拜登率领代表团先后与中共副总理李源潮和总书记习近平见面。时任美国大使骆家辉还带拜登全家去了一趟东城区的「留贤馆」茶馆。媒体对拜登的孙女芬妮根的一举一动狂热报导。

骆家辉是不会讲中文的华裔,在当大使期间掉进中共的色情圈套,因拒绝当间谍,而被中共官媒将性丑闻抖落出来,骆家辉付出的代价是被迫辞职回国、并离婚。从骆家辉的遭遇可以得知,能够与中共友好相处的,中共给好处的,都是以损害本国利益为代价的。

《秘密帝国》的作者注意到,亨特跟随父亲到中国之后,大部份时间是从公众的视野消失的,但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以猜想他一定是忙于跟中共的官员商讨一项不同寻常的交易。按照中共的本性,按照骆家辉被搞臭的遭遇,这笔交易不可能与其父亲的副总统职务、与美国利益受损没有关系。而且是否蓝金黄全套餐都包括其中,就只有天知、地知、中共知、亨特知了。

当亨特和父亲乘坐空军二号回到美国12天后,他和克里斯托弗的Rosemont Seneca公司收到了来自中共方的圣诞大礼。中共最大的国有银行──中国银行将为亨特与中国合夥人刚刚注册的一家私募基金管理公司注入10亿美元!

上海工商局公司注册信息显示,这家在上海自贸区注册资本2500万元的公司名称是渤海华美(上海)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ohai Harvest RST (Shanghai) Equity Investment Fund Management Co. Ltd.)。亨特三人所属的Rosemont Seneca是这家公司的股东之一,注册时间是2013年12月16日,合资方包括渤海产业投资基金管理(Bohai Industrial Investment Fund Management Co.)、嘉实基金管理(Harvest Fund Management Co. Ltd.)和美国投资与谘询公司Rosemont Seneca和桑顿集团Thornton Group。

在该丑闻被披露后,亨特·拜登的个人信息目前在该公司网站已经不存在,但中国大陆金融网站「投资界」上的信息显示: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是渤海华美公司董事之一,亨特的合夥人德文·阿彻(Devon Archer)是该合资公司的副董事长,首席执行官李祥生是投资方渤海产业投资基金管理的总经理。

李祥生的英文名字是「Jonathan Li」,担任总经理的渤海产业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实际上是中国银行在2006年成立的第一个人民币产业基金,总规模为200亿元人民币(约28亿美元),企业的法人代表岳毅曾担任中国银行副行长、香港中银的总裁,被香港媒体称为是前任香港特首梁振英的粉丝。

富有多年投资经验的李祥生曾在中港两地任职多家金融机构的高官,包括担任香港百富勤融资公司董事、北京世纪飞虎技术公司总裁、华闻投资控股公司副总裁、麦格理投资顾问(北京)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开什么玩笑?

原来,美国时任副总统的儿子亨特的合夥人和首席执行官是中共邪党的人!

李祥生在2014年2月接受新浪财经的采访时表示,凭藉背景深厚的渤海产业基金,他一直希望能够实现海外并购的梦想。为实现这个梦想,他设计的第一步就是寻找一个足够强大的全球合作夥伴。

于是他找到了认识多年的德文·阿彻为他在美国物色合作夥伴,最终决定跟阿彻担当管理人合夥人的Rosemont公司合作。李祥生坦承,如果渤海产业投资基金跟一家普通的美国公司合作,最多只能得到某个部门的资源和支持。言外之意,与美国副总统拜登的儿子合作,可以得到中共的国家资源倾力支持。

中共在帮助拜登2020年竞选总统成功

很多国家都知道,中共是言而无信的。但此次却不一样,2014年5月,中国银行宣布将对渤海华美基金的投资从10亿美元提升到15亿美元!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中共方给出的理由是:投资方有强烈的兴趣!

中共为什么对美国副总统拜登的儿子那个没有任何业绩记录的小公司有如此强烈的兴趣?肯下这么大本钱?连傻子都知道。

这也就是中共目前正争取把川普弹劾下台,让拜登在2020年11月当选下届美国总统。弹劾的理由是什么?是川普希望乌克兰总统和中共国主席习近平调查拜登父子的腐败行为,这种行为危害了美国。

拜登在今年5月1日(周三)的一场竞选活动时表示,中共政权不是美国的竞争对手,(中共)他们不是坏人,不会给美方构成威胁。

5月2日(周四),拜登在爱奥华市的一场竞选活动中表示,「中(共)国会吃掉我们的午餐吗?得了吧,夥计。(中共)他们不是坏人。」他说,北京正在忙于应对其国内和区域问题,如南中国海的紧张局势等,他们还不知道如何处理体制内的腐败,「(中共)他们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

拜登狂妄自大的说,他会赢得2020的总统选举,而且2024他还会连任。

凭什么呢?凭中共邪党与美国金融黑鳄的支持?!

中共政府的财库与拜登儿子公司的联姻

作家施韦泽在《秘密帝国》中分析说,中国银行是一家实力雄厚的金融机构,但是中国银行与美国银行有很大的区别。中国银行属于政府所有的,这意味着其银行的商业角色往往会让人忘记其背后是中共政府在决定一切。他引用学者詹姆斯·赖利(James Reilly)的话说,中国银行就是为实现「中国的经济方略」提供资金。

与美国副总统之子的Rosemont公司联姻,这个有中美双重来头的私募基金,在通向国际并购的路上几乎畅通无阻。甫一成立,即就在上海自贸区拿到了跨境并购的许可。

CEO李祥生对新浪财经介绍说,「目前在自贸区申报的大概有30套并购基金,我们是第一个落定的」。

李祥生在采访中还谈到与拜登儿子的公司合作的私募基金是如何酝酿出台的。

渤海产业投资基金是众所周知的全部由中国最大规模的金融机构建成的。于2006年12月在天津设立,总规模200亿元。出资人是实力雄厚的金融企业和投资机构,包括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国家开发银行、国家邮政局邮政储汇局、天津市津能投资公司、中银集团投资有限公司、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渤海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李祥生介绍说,渤海产业投资基金董事会对于与外界合资设立基金的做法一直非常谨慎,先后有多家地方政府要求联手做基金,都没有得到批准。

而这次批准跟美国副总统之子联手做基金,是可遇不可求的。李祥生特别强调说,「董事会是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就批准设立这个混合所有制基金。」

2013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于10月29日召开,这时距离拜登携带儿子亨特和孙女访华还有一个多月。渤海产业投资基金这个中共投资基金界的巨无霸已经看上了来自华盛顿、没有任何投资业绩的、由美国副总统儿子担纲的Rosemont公司。

李祥生在采访中还说,「董事会很有远见」。这种远见在其后渤海华美对美国军工企业的并购中赤裸裸的体现出来。

《秘密帝国》:美国最有权势决策人之子受中共资助

《秘密帝国》书中在梳理和剖析了副总统拜登、国务卿克里、拜登之子亨特及其合夥人与中共国合夥人等一众错综复杂的关系后,用一句话做了简单精辟的总结:「简而言之,中共政府实际上是资助了美国最有权势的两个决策人的儿子共同拥有的企业。」

作者施韦泽说,美国权贵子弟跟中共政府的合作仅仅是个开始,但是在这种夥伴关系下实施的实际投资交易却非常危险,其中许多投资将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带来严重影响。

从拜登父子一同出访北京,到与中共最有实力的国家基金建立合资关系,到获得上海自贸区跨境投资的批准,再到中国银行送15亿美元上门,这一切在短短的5个月中迅速完成。可见,中共是多么的怕煮熟的鸭子飞了。

被中共强大的国有资金装备起来的渤海华美基金,从此在一系列的国际并购中一路无阻,收购的企业遍及美洲、非洲和澳洲,涉及的行业从军工生产、金属矿产到情报技术。

截止2016年,渤海华美已完成包括中石化销售公司、美国瀚德汽车、中广核电力、滴滴出行、兖煤澳洲、龙头新能源电池企业等多个具有市场影响力项目的交割,资产管理规模超过120亿元人民币。

拜登儿子助中共收购含军工技术美企 获奥巴马批准

2019年8月15日,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致信财长斯蒂芬·姆钦(Steven Mnuchin),就奥巴马当政时美国汽车技术企业瀚德公司(Henniges Automotive)被中共国企与拜登儿子创办的中美合资基金收购一事提出质疑,因为瀚德公司的技术被应用于军事领域。在给财长姆钦的信中,格拉利斯要求政府外国投资委员会提供批准该收购的文件,以及能够考量决策过程合法性的详细资料,包括是否有来自奥巴马白宫的潜在协调。

渤海华美网站刊登的一家中文媒体对CEO李祥生的介绍中说,2015年9月10日,渤海华美与中航工业汽车联合收购美国瀚德汽车控股有限公司100%股权项目,在密歇根州奥本山市瀚德公司总部顺利完成交割,此次收购金额为5.72亿美元,是新兴中企对美国汽车零部件行业最大的单笔投资之一。

这篇采访详细记录了中共的央企、国企如何依靠中国国有银行的雄厚资本,在美国民主党副总统拜登的帮助下顺利地全面控制了一家拥有军事技术的美国公司。

美国瀚德汽车公司拥有精确的、先进的制造能力,其领先的防震技术获得全球公认。按照美国国务院和商务部的说法,防震技术可用于双重用途,因为它可以用在军事领域上。

中航工业(Aviation Industry Corporation of China, Ltd.,简称AVIC)是中共政府出资,受中共国务院直接管理的央企集团,下属200多家企业,其中十几家属于中共的重要国防工业企业,生产军事用途的各种运输机、轰炸机、战斗机和直升机等等。

2015年,美国的国防和航空专家指控中航工业生产的J-31或者FC-31战斗机是盗用了美国F-35战斗机的技术,这是因为美国国防设备制造商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公司的数据系统在2009年被中共黑客侵入。

CEO李祥生对记者说,渤海华美与中航工业的联手协作是中国银行牵线搭桥。中国银行是渤海华美的大股东,后者则是中国银行的长期客户,并且中国银行还安排了并购贷款。双方的持股比例分别是51%和49%。

李祥生在采访中提到,因为全球汽车零件工业处于垄断状态,汽车制造商和零件生产商已经形成了长期的供应关系。

「通过海外并购的方式,不仅使中国汽车零部件的技术实现升级,更重要的是可藉此打破中企难以进入全球主流配套体系的困局。」

买卖的过程很顺利,瀚德公司的卖方也是一家私募基金,这家基金曾因帮助美国的另一家汽车配件公司在香港上市而了解中航工业。另一方面,李祥生说,渤海华美拥有中美两方的独特背景,也很容易被对方接受。

在参议院财务委员会今年9月宣布要介入此收购案的调查后,《神秘帝国》作者施韦泽接受Breitbart News Tonight的采访时表示,中共跟拜登儿子交易,并不是想让他致富,而是通过他的关系收购瀚德公司以壮大中共的军事力量。

施韦泽表示,奥巴马政府治下海外投资委员会是个神秘的机构。即使通过《信息自由法》也无法得到任何透明的资讯,因而外界想知道的是:中共对瀚德公司的收购在委员会内是否有过反对声音;委员会中跟拜登有关系的人是否参与批准决定。

拜登儿子投资的面部识别公司参与中共迫害百姓

今年10月7日,美国商业部宣布将中共国的28家政府机构和企业列入出口管制的黑名单,限制这些实体从美国购买零部件,因为这些中共机关和中国公司被指帮助中共当局打压和监控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

BuzzFeedNews报导说,名单上被禁止的风险投资企业中,包括三家中国的初创企业「商汤科技」(SenseTime)、「旷视科技」(Megvii)和「依图科技」(Yitu),它们合计筹集数十亿美元来开发商业面部识别技术。其中「旷视科技」是拜登儿子在中共国的合夥基金投资的公司之一。

今年5月,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公布的一份报告中披露,中共政府开发了一种让人不安的手机应用程序,该程序让新疆地区的执法者很容易地监视穆斯林居民的举动。而基于旷视科技提供的Face++技术,执法者可以通过手机程序获得手机使用者每天的数据,例如宗教活动、血型甚至用电量。

有评论说,美国前副总统、竟选下届总统的拜登的儿子亨特在直接帮助美国人民的敌人!在帮助中共迫害中国大陆的人民!他们应该注册为在美国的外国代理人。

据路透社报导,旷视科技2017年完成了4.6亿美元C轮融资,除了得到了阿里巴巴、蚂蚁金服,富士康集团的战略投资外,还受到了阳光保险集团、SK集团、渤海华美等新兴投资者的资金支持。

邪不胜正

上周,美国总统川普喊话习近平调查拜登儿子亨特在中国涉15亿美元的投资基金,除了已曝光的瀚德公司外,目前被美国商务部列进黑名单的旷视公司更涉嫌参与中共人权迫害。

上述美国参议院财务委员会对奥巴马批准收购瀚德公司的质询,预计将揭示出更多黑幕。

正因为此,美国的黑色势力与中共联手,匆忙提出弹劾川普下台,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害怕拜登与儿子对美国造成的损害曝光。

魔不可能心想事成,因为邪不胜正。(文/戚思)△

註:本文部份内容参考大纪元时报记者李思璐的文章《拜登儿子进入中国市场之途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