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中的樂舞 內涵博大精深(1)(多圖)
 
——樂舞之妙無法言傳
 
道生
 
2017-7-10
 



上古時,《詩經》中的詩全部是用來歌唱、演奏,載歌載舞的。



古代繪圖描述六代樂舞。

【人民報消息】 一、探源

「樂」是中華神傳文化歷史中最為悠久的一部份。據上古文獻記載,中華文明誕生之初,便伴隨著禮樂教化,它是中華神傳文明的源頭之一,貫穿著中華文明的始終,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那麼「樂」是指什麼呢?在古時候,「樂」並不是指我們今天這種狹義的音樂,而是包含了詩詞、音樂、舞蹈這三個方面的內容,內涵博大精深。

比如我們現在知道,中國最古老的詩歌總集是《詩經》,其中所流傳下來的都是古體詩,共三百多首。其實在上古時,《詩經》中的詩全部是用來歌唱、演奏的,這與宋詞與元曲等一樣。其實這些不只是用來歌唱的,它們往往還配有舞蹈,可以載歌載舞。比如演奏《周頌.維清》時,一般都要跳「象舞」這種舞蹈。只是曲調與舞蹈都在歷史中失傳了,現在流傳下來的只剩下這些文字詩詞了。

不只是中國,在西方神傳文明的搖籃──古希臘文明中,也是詩歌、音樂、舞蹈三位一體、不可分割的。詩歌誕生的同時,其曲調便產生了,遊吟詩人們邊彈奏邊吟唱著,同時舞蹈也相伴而生。

《毛詩序》是古人為《詩經》作的序,裡面有一句話這樣說道:情感在心中生成、激蕩,情不自禁,便會通過言語表達出來;如果言語還不足以表達情感時,便會發出嗟嘆;當嗟嘆也不足以表達情感時,就會拖長腔調歌唱起來;當歌唱還不足以表達出情感時,就會手舞足蹈地翩翩起舞。

這句話說出了詩歌、音樂、舞蹈的相互關係。古時候詩詞、音樂、舞蹈,這三者一體,詩中有樂,樂中有舞,舞中有詩,三者合而為一,統稱為「樂」,或稱為「樂舞」,這是古樂所包含的範圍,也是本文所要探討的。

要想真正了解一件事物,必先探尋它的源頭。那麼最早的「樂」是什麼時候誕生的?

這個問題目前已無法考證,只知道在遙遠的史前文明時期就有了樂。

我們中華民族,是本次人類文明中歷史最悠久的民族之一,擁有五千多年的歷史,起源於五帝時期,以黃帝為始祖。但根據上古文獻記載,在黃帝之前,還存在著三皇時期,歷經過數量眾多的遠古帝王所統治的時代,這些都歸屬於史前文明時期。

古人曾將所能知道的史前文明,根據時間順序劃分為「十紀」。《春秋緯》記載:從遠古的泰皇氏時期開始,到魯哀公十四年(公元前481年),共經歷了十紀,跨越了三百二十六萬七千年。

可能每一紀都是一次人類文明的輪回。現在地球上陸續發現一些幾十萬、幾百萬甚至上千萬年前的文明遺跡與化石,難倒了考古學家們,還有在一萬多年前毀滅的高度發達的姆大陸、亞特蘭蒂斯文明之謎……這些遠古的史前文明都曾經存在於地球上,但最終都因道德的敗壞在各種大劫難中毀滅了,經過漫長的歲月後幾乎沒有留下什麼痕跡。但每次劫難中都有極少數被神認為的義人幸存下來,繁衍出下一茬人類,例如我們的上一茬人類被大洪水毀掉時,神留下的諾亞一家義人。

留下來的人種把繼承的極少量的史前文明帶入下一次文明中,慢慢又發展出新的文明。像周易八卦、河圖洛書、陰陽五行等等都是神傳給人的智慧,都是不同時期的神傳文化的遺產,經過歷次劫難還留些皮毛到如今。不相信有神存在的現代人類從科學的角度去研究神傳的文化是怎麼也研究不明白的。例如樂舞就是在遙遠的史前時期神直接傳下來的文明,是史前神傳文明的「活化石」。

1984年-2001年,在河南舞陽賈湖遺址先後出土了30多支以仙鶴尺骨製成的骨笛。據考察,這些骨笛是在距今7800年-9000年間入土埋葬的。經過測試發現,這些骨笛擁有兩個八度的音域,而且在音域內半音階齊全,不僅能夠演奏傳統的五音或七聲調的樂曲,而且能夠演奏出少數民族或外國樂曲中出現的半音音階。這說明在上一茬人類,也就是8000多年之前, 人類就已具備了所需的完備音樂理論知識,這遠超出我們此次人類對歷史發展的認知。

據上古文獻記載,在史前三皇時期,伏羲氏發明了瑟這種樂器,並創作了《立基》、《駕辨》等樂舞;女媧氏發明了笙簧,並統一了天下聲律,創作了《充樂》這首樂舞;神農氏發明了五弦琴,創作了《扶犁》這首樂舞;另外還有朱襄氏的五弦瑟、葛天氏的《八闋》樂舞……這些尚有記載的遠古樂舞,可能跨越了幾度人類文明,雖然早已失傳,但卻是沉澱於人類記憶深處的遠古印記。

二、內涵

「樂」擁有如此遠古的歷史,那樂是如何誕生的,其內涵與作用又是什麼?下面就從能找到的上古文獻中,由史前時期一步步探討:

《世本.帝系篇》記載:「女媧氏命令手下的娥陵氏與聖氏二人發明了「都良管」與「斑管」這兩種樂器,統一了天下的音律,並效法宇宙間日月星辰的運行規律,與之對應相合,創作了《充樂》這種樂舞。樂舞譜成後,化物無聲,天下萬物無不從最細微處同化大道,一切都和諧有序。」

以上是《充樂》創作的背景與過程。從這則記載可以看出,女媧氏的樂舞是效法自然宇宙、對應天道運行規律創作而成的。它所產生的作用是從萬物的深層與微觀化育萬物,使一切和諧於自然,順應於天道,使天下大治。

《呂氏春秋》中記載:在史前朱襄氏治理天下的時候,經常刮風,陽氣聚集蘊結,以致陰陽失調,因而萬物雕落,果實不能成熟。於是朱襄氏的大臣士達創造出五根弦的瑟,用來演奏,以引來陰氣,安定天下眾生。

又記載:遠古陰康氏治理天下的時候,陰氣過盛,聚集凝滯,陽氣阻塞,不按照正常的規律運行,以致人民精氣抑鬱而不舒暢,筋骨蜷縮而不健康,於是陰康氏創作舞蹈來加以疏通引導。

根據以上兩則記載可以看出,遠古時期,在陰陽不調,萬物偏離大道,自然法則被破壞的情況下,便創作了樂舞,以平衡陰陽,疏通引導萬物,使自然回歸和諧狀態,使天下重歸於大道。

可見在遠古時期,樂舞具備著超自然能量,到了這次中華文明的五帝時期,樂舞中的這種神奇能量仍然非常明顯。

黃帝時期創作了大型樂舞《雲門大卷》,用來祭天。黃帝的《雲門大卷》與堯帝的《大鹹》、舜帝的《大韶》、大禹的《大夏》、商湯的《大獲》、周武的《大武》是上古有名的六首樂舞,《周禮》中稱其為「六代樂舞」。周代的貴族子弟到了一定年紀都必須要學習這六首樂舞,是必修課,不然他們無法踏入社會。周朝時還專門設置了「大司樂」這個國家級的大型教育機構來教授這些樂舞。六代樂舞都是用來祭祀的,《雲門大卷》祭天、《大鹹》祭地、《大韶》祭四望、《大夏》祭山川、《大獲》享先妣、《大武》享先祖。

黃帝還創作了上古神曲《華胥引》與《清角》。據說黃帝夢中神遊了伏羲氏出生的故鄉──華胥神國後,悟得治國養身的大道,經過28年的努力,將天下治理成了半人半神的國度,便創作了《華胥引》以紀念,這是《華胥引》的來歷。

《韓非子》記載:黃帝在西泰山召開了一次神鬼大會,他乘坐著六條龍拉的像車,車子左右各站立著一隻畢方神鳥,風伯作法為他清掃道路,雨師降下甘露來洗塵,虎狼在前面開路,鬼神在後面保駕,騰蛇伏在地上以示恭敬,鳳凰在上空盤旋為他遮擋驕陽。黃帝召集這次鬼神大會後,便創作了《清角》以示紀念,這是《清角》的來歷。據說《清角》能夠溝通天地,號令鬼神,演奏時能引來仙鶴與鳳凰,遮天蔽日,翺翔飛舞。

史書中記載,春秋時,晉平公強令師曠彈奏《清角》,以致招來狂風大作,刮飛了廊上的瓦片,使得晉國大旱三年,赤地千里。所以《清角》是不能隨便演奏的,也不是一般人能夠享用的,其背後蘊含的力量太過於強大,若非大德之士,一般人駕馭不了,會帶來災禍。

以上是黃帝之樂,接著我們再看看五帝時的其它樂舞。

《呂氏春秋》中記載:帝嚳在位時,命令鹹黑創作了《九招》、《六列》、《六英》這幾首樂舞。又有一個名叫倕的人,發明了各種樂器。帝嚳便令人以這些樂器演奏,表演這些樂舞,竟引得鳳凰、天雞等神鳥飛來,跟隨著翩躚起舞。帝嚳大喜,便用這些樂舞來祭天,讚頌天帝之德。

《呂氏春秋》中還記載:堯帝時,任命質為樂官,質效仿大自然山林溪谷的聲音,創作了《大章》樂舞。《大章》又名《大鹹》,是上面提到的六代樂舞之一,用來祭地。在演奏這首樂舞的時候,百獸都會隨之起舞,自然萬物都會和諧相處。

另外《尚書.臯陶謨》與《帝王世紀》等古籍中都記載著這件事:舜令人創作了《大韶》這首樂舞。《大韶》也是六代樂舞之一,據說《大韶》共有九章,也稱《九韶》、《簫韶》。舜令人演奏《大韶》樂舞,九章演完後,有鳳凰前來朝拜、起舞,百獸也都跟著起舞。

過了近兩千年後,孔子在齊國時有幸欣賞了《大韶》樂舞。欣賞完畢後竟然心曠神疑,口不知味,整整三個月嘗不出肉的滋味來,便感嘆道:「沒想到樂竟然能達到如此高妙的境界啊!」這就是《論語》中記載的「三月不知肉味」的典故。所以孔子評價說:「《大韶》之樂,盡善盡美啊!」這也是盡善盡美成語的來源。

可見五帝時期,樂舞所蘊含的力量仍然非常強大,能夠直接展現神跡,可以號令鬼神,能夠引起大自然的共鳴,召來仙禽異獸,使百獸聞聲起舞,使天下和諧安寧。

其實樂舞所展現出的神跡,在歷史的發展中一直都存在著,直到現在。只是越到後面,隨著人類物質文明的發展,隨著人類不斷被欲望與執著所束縛,精神能量越來越退化,這種神跡的展現便越來越隱蔽了,不再像遠古時表現得那麼直接與強烈。但只要用心去發掘,還是能感應到那掩埋在樂背後深處的遠古神力……

三、奇效

在這一章中,讓我們去發掘掩埋在樂背後深處的遠古神力。

當植物邂逅音樂

1950年,英國生物學家朱瑞安·赫胥黎到印度坦米爾省拜訪安拿馬來(Annamalai)大學的植物系主任辛格(T.C. Singh)博士,得知辛格博士在用顯微鏡觀察秋水草(Hydrilla Verticillata)的活細胞質流動。赫胥黎因此談到或許可以藉此觀察植物是否會受聲音的影響。

辛格的助手波尼亞(Stella Ponniah)是一位精通於小提琴的女子,後來辛格指示她在靠近秋水草的地方拉琴。結果發現秋水草的細胞質流速度加快了。辛格又想到在印度的南方有一種名為「拉加」的祈禱歌曲,其曲調會使聽者產生虔誠的情緒,因而他請波尼亞演奏「拉加」的旋律給含羞草聽。兩星期後,發現含羞草的單元面積內氣孔數目增加了66%,表皮壁變厚,柵欄層的細胞甚至擴大了一半。

之後辛格又請安拿馬來音樂學院的講師庫瑪莉(Gouri Kumari)演奏拉加曲給鳳仙花屬植物聽,每天演奏25分鐘,到了第五周,受試的鳳仙開始明顯超越未聽音樂的那一組,統計結果顯示,葉片平均多生72%,高度多出20%。

接著辛格又用各個種類的植物做了多次實驗,實驗結果在比哈省的農業學院雜誌上發表,辛格肯定的表示:和諧的音樂會促進植物的生長、開發、結果、結子。

實驗有了成果,辛格就試著提高農作物產量。1960至1963年間,他在邦蒂治理區(Pondicherry)和坦米爾省七個村子裡實驗,藉由擴音器播放的音樂,使得收成比平時多出25%~60%。

到了50年代末的時候,美國伊利諾州有個叫喬·史密斯的植物學家用玉米與大豆做實驗,在溫度、濕度等條件都相同的溫室裡分別播上相同的種子。給其中一部份播放美國作曲家格甚文的《藍色狂想曲》,而另一部份什麼音樂也不播放。最後發現,「聽」過樂曲的籽苗比其它未「聽」樂曲的籽苗提前兩個星期萌發,而且前者的莖幹要粗壯得多。史密斯很出乎意料,後來他繼續對一片雜交玉米試驗地播放古典樂曲,一直從播種到收獲都未間斷。結果又驚奇的發現,這塊試驗地比同樣大小的未「聽」過音樂的試驗地,多收了 700多公斤玉米。他還驚喜地發現,「聽」音樂長大的玉米長得更快,顆粒大小勻稱,並且成熟得更早。

美國史丹佛大學也曾做過一個實驗:讓植物聆聽不同的音樂,聽古典樂的那一組,植物生長得相當茂盛,而且神奇的是,植物會朝著音樂來源的方向生長,植物以60度角的姿態傾向於音樂來源的方向。




「法拉奇娜天堂」聽音樂長大的葡萄樹果實豐碩、顆粒大、蟲害少。

十多年前,位於意大利西北部的塔斯卡尼(Tuscany)有一座名為「法拉奇娜天堂」(Paradisa di Fracina)的葡萄園。葡萄園主人名叫奇紐齊(Carlo Cignozzi),他原本是律師,剛剛轉行種葡萄,沒有什麼經驗。熱愛音樂的奇紐齊發現他演奏的手風琴曲能夠讓葡萄樹長得更快,於是便長期在園內播放古典音樂,結果發現這些聽音樂長大的葡萄樹果實豐碩、顆粒大、蟲害少。

給葡萄聽音樂,剛開始時,一些當地人認為奇紐齊的腦筋有問題。但奇紐齊堅持了三年,天天給葡萄樹聽古典音樂。三年後他種的葡萄樹都結果了,結出的果實又大又好,所釀出的酒,比當地最有經驗的釀酒老手釀出的味道都要好,於是才得到了大家的公認。

古典音樂讓奇紐齊種出大又好的葡萄的消息很快傳開了。聽到這消息,弗羅倫斯大學(University of Florence)的研究人員便從2006年開始在這個二十四英畝的莊園進行調查,以了解音樂對植物生長的影響。該大學的曼庫索教授表示,用科學的方法目前尚無法定論,但聽音樂的葡萄樹或盆栽確實都長得比較高,而不聽音樂的長得慢;並且聽音樂的葡萄樹葉子的覆蓋面確實比不聽音樂的要大。

隨著音樂對植物的這些神奇影響的傳播,美國探索頻道(Discovery Channel)的《流言終結者》節目,在2004年也做了為期兩個月的實驗,以證明與植物交流或播放音樂利於植物生長是否是謠言。(待續)△

(轉自明慧網,有修改)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