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从调虎离山到直扑虎山(多图)
 
萧良量
 
2017年1月17日发表
 



各位,该准备鞭炮了,崩啊!



后一排的周永康、郭伯雄和令计划都是序幕那拨儿的。
习核心对军队的整顿从现役上将王建平这儿开始。

【人民报消息】2016年8月25日下午,前武警司令、时任中央军事委员会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王建平在成都视察期间被军方检察人员带走。王建平的妻子和秘书同一天也在北京住所被带走。与此同时,曾担任王建平秘书的武警部队训练部副部长苏海辉也被捕。

抓捕江系现役上将意味着习核心的地位已经稳固,整顿军队从这个时候才算是真正开始,之前都是序幕。那么,让我们先拉开序幕看看。

江泽民阻止习近平进入军委

2012年11月十八大习近平接任中共党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2013年3月接任国家主席、国家军委主席。但军中打虎是在胡锦涛任军委主席、习近平任军委第一副主席时开始的,首打的是连女儿都献给徐才厚的中将谷俊山。

可是,动这第一刀谈何容易。2002年十六大胡锦涛接班,但江泽民把着军队权力不放,强行继续留任军委主席,直至2004年9月十六届四中全会被赶下台。江虽然被迫交出军委主席职位给胡锦涛,但时任副主席排位是:郭伯雄、曹刚川(国防部长)、徐才厚。胡锦涛被架空。

2007年十七大,习近平被安排做胡锦涛的接班人,按理来说,他应该担任国家副主席和军委常务副主席,但是江泽民强力阻挠,十七大军委副主席还是江的两个亲信郭伯雄和徐才厚。

一届任期五年,三年都过去了,习近平在军委里依然没有职务。此时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为十八大进入政治局常委会、然后搞政变做准备。

在乔石、万里等正直元老的抗议下,2010年7月2日,中央政治局宣布:「习近平同志为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并待五中全会通过,习近平同志即日起参加中央军委会议和中央军委领导工作。」

习近平进入中央军委后,在副主席里排名在郭伯雄和徐才厚的前面。这连江都没法炸刺儿。

一年之后,习近平与胡锦涛联手开始收拾军队中的江系人马。

2011年军队动第一刀胡锦涛倍感艰难

2011年是薄熙来最疯狂的时候,薄和周永康已经组织政变集团,连未来的政府班子都拟定好了。军队他们不担心,除了架空的,就是自己人。所以,胡锦涛打算在军队里动手术举步维艰。

但在习近平和刘源的协助下,胡锦涛的第一刀还是砍下去了。那个刀下鬼是时任总后勤部副部长、中将谷俊山。

谷俊山是江系在军中的人马,早前被江泽民一路提拔。他原在济南军区任职,从1990年代后期开始一路快速晋升。2002年前后任总后营房基建部办公室主任、营房土地管理局局长,2003年7月被晋升为少将,2007年6月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2009年12月任总后勤部副部长。2011年被晋升为中将。

2011年12月25日至28日,中共在北京举行军委扩大会议,内容之一就是十八大的军队代表的人选问题。与会者达近百人,包括中央军委全体成员,以及各总部、各兵种、各军种、各大军区和各省军区的主要负责人。
  
会议开始时还是党文化的老俗套,尤其此次会议是选十八大代表,更是个个发言重点摆成绩,失职晃一枪。谁爱听这个,很多人还是老规矩,找个旮旯准备眯一觉。

到总后勤部政委、上将刘源发言时,他张口就说,开会之前准备了一份讲稿,但是决定不用这份讲稿、说些不同的话!顿时会场都安静了。接着,他提到了在互联网上被广传的一张名为「将军府」的照片,照的是一名军官在寸土寸金的北京繁华地段为自己建造的官邸,据说耗资上亿元,占地二十余亩,内有三座别墅群,极度奢侈。事后大家才知道这个「将军府」的主人是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而1995年前,谷俊山只是个在自己家门口濮阳军分区服役的上尉军官。

就在众人纷纷猜测,这名军人到底是谁的时候,刘源话锋一转,说这样的案例在军中不止一例,这样的贪腐规模更不算是最大的。他从贪污军产、盗卖军火、卖官鬻爵等方面一一道来,让众人瞠目结舌,这是「流行性感冒」啊,谁没传染上?!

接下来,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刘源把矛头直接对准坐在主席台上的郭伯雄、徐才厚和梁光烈。他说,你们三位军委负责人,在领导岗位上已经多年,对于军中的严重腐败,更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为甚么刘源敢这么说呢?其实这是总后勤部的一个大脓疮,谁都知道,谁都不愿意捅破。他的底气与胡锦涛、习近平做后盾有关连。

军队是不许经商的,但江泽民上台以后,军队不但经商,而且还贩毒、走私,无恶不做;过去军队医院虽都属于总后勤部管,但没什么油水,这十几年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高价卖给国内外急需移植器官的病人,发了大财。

上任仅一年的总后勤部政委刘源突然在会上谈到总后勤部的「腐败」,是因为他知道两个副主席一个国防部长对这些血腥交易完全知情。

刘源说,腐败在军队中已经如此根深蒂固,广为蔓延,要坚决铲除,不达目的,死不罢休。刘源还说:「无论一个人的职位有多高,后台有多硬,我都不会善罢甘休。」刘源甚至说「我即使丢官,也要与腐败斗争到底!」

刘源是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儿子,为了拿下农民出身的总后勤部新任副部长谷俊山,竟然需要「誓死」的决心,可见谷俊山在军队中的黑根子有多粗、多深。

2012年1月27日(正月初五),总后勤部副部长、上任仅一年就富的流油的中将谷俊山被双规。

2012年2月,国防部宣布免去谷俊山的职务。谷俊山免职后,胡江的较量又经过近一年。

直到十八大后的第一个元旦(2013年)前,谷俊山被正式批捕,公开的原因是涉腐败金额200多亿,真正的原因是总后勤部管理着所有的军队医院,谷俊山从这些医院活摘器官的暴利中受益。

军队死亡谷的门被打开

谷俊山被正式批捕一个月后,到3月两会就彻底去职的总政治部主任徐才厚,于2月4日在解放军总医院进行膀胱镜检查,确诊为「膀胱浸润性多发性高级别尿路上皮癌」。他的精力开始集中到保命上。

2014年3月15日,习中央决定对卸任一年的徐才厚违纪问题进行组织调查。

三个月后,6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给予徐才厚开除党籍处分,对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及问题线索」移送最高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处理。

死亡谷的门从这一天才算是被打开,军队决策层的障碍开始清扫。

2014年7月30日,中央军委决定给予徐才厚开除军籍、取消其上将军衔的处分。

2014年10月27日,军事检察院对其涉嫌受贿犯罪案件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

2015年3月15日,徐才厚因膀胱癌终末期,全身多发转移,多器官功能衰竭,医治无效在医院死亡。军事检察院对徐才厚作出不起诉决定,其涉嫌受贿犯罪所得依法处理。

保护伞一死,2015年8月10日,谷俊山被判处死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赃款赃物予以追缴,剥夺中将军衔。

空军原政委上将田修思落马


田修思是薄周政变集团的重要成员。
田修思1950年2月生于河南孟州,18岁入伍,在新疆军区直属炮兵五十四团当战士,两年才当上班长,然后当了一年三个月的排长,又当了两年团政治处宣传干事,以后他任连政治指导员、团副政委、师政治部秘书科科长、宣传科科长,团政委。

江泽民当总书记之后,1990年9月田修思从炮兵第二旅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提拔为炮兵第二旅政委。1992年6月提拔为新疆军区政治部副主任。一年后提拔为步兵第八师政委。

1999年7月至2000年5月,田修思任新疆军区政治部副主任。随后他离开生活了32年的新疆,调到兰州军区政治部任副主任。2002年6月至2004年12月,任陆军第21集团军政委(其间:2002年9月至2004年7月在西安政治学院军队政治工作学专业学习),等于只是在21集团军挂个空号。学习完之后,2004年12月调回新疆军区任政委3个月后,提拔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常委,新疆军区党委书记、政委。

2009年12月田修思调到成都军区任党委书记、政委。他的好日子就到头了。原因是重庆市「二阎王」、公安局长、副市长王立军2012年2月6日为躲避薄熙来暗杀,逃进驻成都美领事馆,请求政治避难。田修思出兵帮助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包围美领事馆要人,造成极坏的国际影响。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忙着抢夺王立军,却因小失大,暴露了田修思是薄周政变集团的军事要员。

2012年11月召开十八大,10月份田修思被调任空军党委书记、政委。为了不打草惊蛇,十七届中央委员田修思在十八大中央委员名单上依然占一票。

2015年4月9日,习中央宣布决定对郭伯雄进行组织调查。

2015年7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并通过中央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对郭伯雄组织调查情况和处理意见的报告》,决定给予郭伯雄开除党籍处分,移送最高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2015年8月,空军党委书记、政委田修思被解除军权,调到全国人大任外事委员会副主任。

2016年7月,失去军权的田修思被立案审查。9月他被命令辞去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职务。

通过几个军队手握重权高官的交叉落马时间,可以清晰的看到习近平的这盘棋下的是罕见的成功,若一步走错,就会满盘皆输。

从调虎离山到直扑虎山


被郭伯雄、徐才厚和周永康重用的
前武警司令王建平被拿下。
自2012年十八大、2013年两会之后,习近平以及他的志同道合的同僚们艰苦奋斗到今天,正如习近平2016年12月28日主持政治局会议所说的「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

在军中打击江系邪恶势力以来,首位落马的现役上将是2016年8月25日被捕的原武警部队司令员王建平。

王建平1953年12月出生于辽宁省抚顺市,原籍河北赞皇。父亲王振海曾任抚顺市委副书记、抚顺矿务局党委书记,中国煤炭地质总局党委书记。

1969年,不到16岁的王建平靠父亲的关系参军,在第40军炮兵部队服役,担任过炮兵42团团长和40集团军炮兵旅参谋长,旅长。江泽民任军委主席的1992年,38岁的王建平任40集团军120师师长,后120师转为武警机动师,王建平即转入武警。1996年,任武警西藏总队总队长,后升任武警副参谋长。2006年,任武警参谋长。2009年6月,任副司令员,随即接替退役的吴双战出任武警司令员,那年王建平55岁。

2012年7月,离十八大还有4个月,怕习近平上台会夜长梦多,于是江泽民授意,王建平被晋升为武警上将警衔。

2014年12月,习近平把时任武警司令王建平与时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王宁对调。

2015年1月,副总参谋长王建平兼任全军军事训练监察领导小组组长。2016年1月,任新成立的中央军事委员会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再想任主要权力机构一把手?踹腿之前甭想。

「拿掉王建平的实权是为了揭武警部队贪腐的盖子」

《环球人物》杂志2017年1月16日披露,王建平的父亲王振海早期曾随中共军队参与平津战役等,后任福建省军区第五分区武装部副部长、泉州地委副专员等职。上世纪60年代,王振海调任抚顺市矿务局,任局长、党委书记等职,后出任抚顺市委常委、市委副书记。1980年,王振海调任中国煤炭地质总局党委书记,两年后退休。

王振海一家在辽宁省抚顺市的日式小洋楼里住了近60年。王振海喜欢在院子里种菜、种花。王建平还是武警部队司令员的时候,王振海家的那个小院里总是鲜花盛开,热闹非凡。

「门口车来车往,葡萄架下人来人往,从早到晚都不消停。」王振海家的邻居回忆说:「他们(指王家的宾客)今天来送苗,明天来松土,后天再来找别的活儿干。有时候不等王振海从北京回到抚顺,小院的一畦菜地早已被翻好地、种好苗,收拾得极规整。」

门口车来车往,葡萄架下人来人往,武警、地方上的官员都常来走动。

2014年12月,王建平从武警部队司令员的职位上调任军队副总参谋长,虽然级别没变,但是丧失了实权。那时候原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已经被开除党籍、军籍、取消上将军衔,军中反腐的大幕已拉开。因此,抚顺当地人对王建平的调任也高度敏感。

「拿掉王建平的实权是为了揭武警部队贪腐的盖子。」这样的传言渐渐多起来,王家小院的热闹劲儿马上烟消云散,从热闹到萧条,只花了不到两年时间。

「原来有邻居常跑去王振海家帮忙收拾菜地,这时也不去了。其他邻居就调侃道,瞧这眼力见儿。」

王家邻居回忆说:「武警战士更是没人来了。以前一下雪,王家门前一整条街都被扫得干干净净。」

王建平调任转过年去,2015年元旦后的第一场雪,没人来给王家门前扫雪,邻居们便暗中调侃说:「再也借不上王家的光了。」也就在这一年,郁郁寡欢的父亲王振海去世了。

习近平已有能力铲平军队黑恶势力

2016年10月27日晚间播出的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共用时29分钟报道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镜头逐一扫过主席台上的25名中央政治局委员和按姓氏笔画数而坐的197名中央委员,但画面上未出现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王建平上将,间接证实其落马的消息。

2016年12月29日,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表示: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武警部队原司令员王建平因涉嫌受贿犯罪,军事检察机关已对其立案侦查。

王建平从2009年6月到2014年12月担任中共武警部队司令员,接受中央军委和中央政法委双重领导。当时的军委和政法委,分别由郭伯雄、徐才厚和周永康,两个死缓一个死鬼掌控。

在这个时期担任武警部队司令员的,不管他是王建平、孙建平还是张建平,岂能是好人。

2013年3月两会,周永康(原名周元根)退休交出所有的职务,4月份他回老家一次。村民回忆,那天,在很多便衣警察的保护下,周元根微笑着和上百名乡邻握手。「和村民小聚的整个过程中,他只是微笑,没说一句话。」也有村民说,那次回来,周说过这么一句话:「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看望大家了。」谁干了恶事谁心里明白会有下场。

还有,原16军一位朋友说,徐才厚调北京前曾对身边同事说:「我这次进京,恐怕走上一条不归路。」大家以为他是在开玩笑,他认真的说:「高处不胜寒啊!」

徐才厚说的这个「寒」是「助江为虐」「不寒而栗」的寒。凡是甘愿染上这种没良心的「寒」,就是自掘坟墓,迟早得走上不归路。

王建平是中共现役上将,他的落马说明习核心的地位已经巩固,现在可以抡开膀子加速清除那些中华民族里的败类,不必等到他们退休后才能惩治。

2017年将是个令人惊奇的年代,形势一定非比寻常!(文/萧良量)△

(人民报首发)
 
分享:
 
人气:582,478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