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德江用这个歪辄与习近平作对(图)
 
2016-2-4
 



2014年3月9日上午9时,张德江作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



张德江从自己的权力上琢磨怎么整垮习近平。

【人民报消息】张德江知道光自己利用权力与习近平对抗,能力有限,就算是加上政治局的那几个江系人马,还远远不够。只有让全国的党官们都起来反对习近平,那才能达到老主子江泽民交给的任务。

怎么办呢?得从自己的权力上琢磨。张德江是现任人大委员长,人大是干什么的?在江泽民掌权时期是橡皮图章,胡锦涛当权时权力被江架空,人大还是橡皮图章。到了习近平当政时期,张德江要有所作为了,派出亲信出面威胁说,(如果习近平不听话)人大可以免职国家主席。

呵呵,所以党总书记习近平加强了「党的领导」,党纪国法,党纪挺在国法前头,只要你是党员,你就在党总书记和党纪的管辖之下,所以张德江得另想歪辄。

2016年1月27日,中国青年报发文《地方立法不能为权力「任性」开绿灯》,指的就是江系人大委员长张德江的歪辄。

文章开门见山的说,具有立法的热情是一回事,是否具备立法能力特别是制定「良法」的能力,则是另一回事。

文章提到,山东省临沂市的市人大会议1月20日审议通过了《临沂市制定地方性法规条例》,这是张德江新修正的「立法」法,也就是江系歪辄,这损招儿就是赋予设区的市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立法权,临沂市赶快审议通过了第一部地方性法规。

忠于江的山东省委是周永康的得力助手

山东省省委名声最大时期是在2011年。2011年7月6日, 香港亚视晚间新闻宣布江踹腿了。山东省委马上在官网首页显著位置以黑底白字公开刊登「敬爱的江泽民同志永垂不朽」,并配上了江的遗照。

山东省委书记姜异康还连夜召开省委常委扩大会议商议应对措施。会议决定,在江泽民逝世后,山东省一定要带头做好悼念工作,先是立即在《山东新闻网》上率先高规格刊登悼念江的消息,并立即着手在泰山为江修建一座超豪华陵墓,陵墓暂名「江陵」,占地88万平方米,并包括一座建筑面积为8800平方米的纪念馆,一口当今最高质量的水晶棺和一尊高18米的纯金塑像,泰山上还将修建一座深度达800米的地下室以保证在战争时可以迅速将江的遗体安全转移。「江陵」工程由省委书记姜异康任名誉总指挥,整个工程预计耗资8800亿元人民币,将在188天内完工。

山东省临沂市委也因为迫害盲人律师陈光诚而闻名于世,这个迫害是从2005年开始的,陈光诚因揭露临沂计划生育真相而遭地方政府雇用的打手二十四小时看守。当地人坚持要探望陈光诚一家人的,最后被殴打或是拘留。

2011年12月15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导,饰演过蝙蝠侠的好莱坞影星克里斯蒂安·贝尔和CNN拍摄团队,靠近陈光诚所住的山东省临沂市东师古村时,在查哨点被4名守卫拦下。贝尔说:「我要来这里看陈光诚。」但守卫不但高声阻止,而且不停推搡着贝尔。画面显示,双方推挤与对吼过程中,越来越多穿着橄榄绿、类似军服的守卫接近查哨点,约有数十人,全朝着拍摄团队走过来。克里斯蒂安·贝尔不停问着:「为什么我不能见这个已是自由之身的男子?」但换来的,只是守卫对着他的摄影机挥着拳头,并试着制伏他。拍摄团队为了安全只得劝他一起离开,看守盲人陈光诚的车队还不依不饶的紧追着他们好几里地。

临沂市政府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2011年11月底,周永康亲赴临沂,召集临沂市政府和公安各相关部门主要官员开会,亲自部署安排对陈光诚及其民众探访活动的监控和打压,并将陈光诚与其相关事件定位「9·05」案件,要求在政府和公安内部进行传达。

周永康还支持临沂监控打压陈光诚的做法,并要求以后要像对待法轮功一样打击所有关注探访陈光诚的民众,对探访者要严惩,杀一儆百,要求临沂对外担起一切责任,中央政法委做他们的后盾。

2016年1月份,山东省临沂市人大居然拥有立法权,临沂市委乐的疯掉了!

张德江利用地方人大对抗习近平

中青报说,与临沂市相似,许多设区的市都是在今年年初召开的人代会上,正式行使了人大立法权。多年的「立法梦」终于变成现实。

中青报爆料说,多年来,为数不少的城市一直在追求成为「较大的市」,其主要目地之一就是获得地方立法权。在「立法」法修改并获得省级人大常委会认定后,多数地方都在第一时间启动了首部地方立法的准备工作。在正式获得立法权三四个月后,许多地方的「立法处女作」就正式面世,足以说明它们(原文是这样写的)行使立法权的急迫心情。

文章说,不过,我们也需要清楚的是,具有立法的热情是一回事,是否具备立法能力特别是制定「良法」的能力,则是另一回事。

中青报说的极是,那些知法犯法的恶官们具有立法的热情,是为了制定出符合他们需要的恶法来。这正是张德江想看到的乱局。

文章揭露张德江给习近平搅局,说「在国家立法日益强调精细化、可操作的今天,地方特别是设区的市制定实施性法规规章的空间在不断收窄」的时候,「在能力不足的情况下立法,不仅会容易走入重复立法、『花瓶式立法』的泥潭,还有可能出现立法滥权、立法冲突等问题。」

临沂市那些与好人作对、迫害良善的恶官们,跟随的是江泽民、周永康,他们知法犯法,有「良法」都不依,现在张德江给他们立法权,就是让他们「立法滥权」、「立法冲突」,说白了就是让地方人大官员制定与习中央对立的法律条例,制造冤民、制造社会动荡,然后再让境外豢养的媒体拼命写「维权」文章,把屎盆子扣到习近平头上,向习近平要「民主」,要他「还权于民」。

张德江这种做法很毒的,一是让地方官制定恶法,迫害百姓。二是让境外江系媒体炒作「习近平当政的中国法治更加退步」,给妒忌中国经济腾飞的奥巴马找借口制裁中国。三是把乐意当枪使的地方官送上砧板。江连无辜者的器官都活摘卖钱,对那些当垫背的地方恶官当然决不痛惜。

让张德江当政治局常委有深意

薄熙来、周永康判无期了,徐才厚癌症咽气了,张德江还在不知有死的折腾,悲惨啊。

2012年11月召开十八大,七位政治局常委,三个是江系人马,他们是张德江、张高丽和刘云山。表面看起来是江的势力还在,还能塞进三个铁杆儿,其实不是这样的,老天爷不答应,他们也进不去。

老天爷同意让他们进决策层干什么啊?是给他们可以做决策的权力。他们做出的决策是好是坏直接决定着他们自己的生死。也就是说中共决策层的权力本身就是一张生死考卷。

2002年11月十六大,曾庆红从政治局候补委员连跳两级到政治局常委、转年3月人大会议成为唯一的国家副主席,就是让他从摄政的后台走到前台,看看有了决策权的真实曾庆红。结果观察了一年半,就判定此人没救了。他自己哪里知道啊,到了2007年十七大之前,68岁的曾庆红忙坏了,先是打算改变十六大自己提出的「七上八下」的规矩(67岁可以上,68岁必须下),同时在考虑抢谁的位置,国家主席和总理职位拿不下来时,连上海老朋友吴邦国的人大委员长职位都打算霸占,结果引发众怒,连中央委员都没当上,尴尬「退休」了。实质上,无论以何种方式下台,曾庆红都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十八大张德江进入政治局常委会,让很多人吃惊,说这个坏东西怎么能当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委员长呢?正因为是个跟着江泽民跑的坏东西,所以他进入中共中央决策层。不过,事物都有两面性,好坏都可以转变的,对于张德江也是一样,有了政策决定权之后,才能看出他以往是为了往上爬而迎合江,还是本身就是个「逐臭」的坏种儿。

到如今,张德江任全国人大委员长已经三年,这三年的所作所为证明他已经不可救要了。2016年张德江愈发变本加厉,竟然搞出一个允许地方小官自己立法的「地方立法」法,利用那些为私为我的地方恶官与习近平公开作对、搅乱社会。

张德江为权力「任性」开绿灯的结局

中青社毫无隐讳的点出作为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已经犯渎职罪了。文章说,「目前人大立法的一个最大障碍,就是对实务工作了解不够,在多数情况下,人大负责立法的工作人员掌握的信息不如实务部门工作人员。信息的缺乏和不对称,容易导致其在立法过程中被业务主管部门或者利益集团牵着鼻子走。这样,立法不能限权,反而容易为权力任性开绿灯。」

文章说,全面启动地方立法权还需要解决许多新的课题,但张德江一个课题也没做。比如,全国人大常委会由于地方性法规大幅增加,备案审查工作一定要跟上,要通过备案审查,及时纠正地方立法中存在的问题,避免立法滥权和立法「任性」,并根据普遍存在的问题,提出指导性意见。但张德江除了让地方人大那些法盲自己去立法就完事了。这种完全不负责任的态度,本身就是想进秦城监狱。

文章还举了一些立法必备的先决条件,比如,各级人大要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逐步增加有法治实践经验的专职常委比例,尽快建立健全专门委员会、工作委员会立法专家顾问制度;同时,要扩大从符合条件的律师、法学专家中招录立法工作者的比例,探索推行立法工作者职业资格制度,等等。

文章结尾是这样说的:新获得立法权的地方,没有这些配套制度的跟进,制定出高质量的地方性法规真的有可能「难于上青天」。

不具备条件上青天,却非要上,那怎么下来呀?现在时髦的词是「坠楼」,张德江这「立法」更时髦,是从天上坠回地面。

那岂不是摔成一堆肉泥啊?所以啊,人要嘬死,神仙也挡不住。 △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