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台湾人 当然就是中国人(图)
 
鲍光
 
2016年1月23日发表
 



1885年,清政府下昭在台湾设立行省。图为1892年通车的台北至新竹的铁路。



出土文物证明台湾与大陆的关系。

【人民报消息】凤凰网1月20日刊登了「凤凰资讯」栏目的一篇文章,题目是《一个台湾女孩的温情长文:我是台湾人 当然也是中国人》。

这是转载台湾33岁的女艺人刘乐妍(Fanny)在脸书粉丝专页发表的一篇长文,在这篇文章之前加了一些评论。

刘乐妍(Fanny)1983年3月生于台湾台北,蒋介石去世时她还没有出生。但她是纯粹的外省人。准确的说,出生地是台北,祖籍是湖北。为什么?因为她爷爷祖籍是湖北。

按照维基百科的资料,刘乐妍的外公是国民党空军少将,祖父母和外公外婆都是1949年跟随蒋中正(蒋介石)转移到台湾去的。爷爷祖籍是湖北,奶奶是江苏,外公是安徽,外婆是浙江。四位长辈说起国语来是四种地方腔调。

看完她的温情长文,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网友的评论。一位江苏省南通市网友1月20日贴帖子说,「刘乐妍让我们看到在台湾还是有良知的中国人。」有4527人认同。跟贴的是江苏省盐城市一位网友,帖子写道,「有良知的中国人,没错。问题是认同的中国是一个还是两个,这是根本问题。」跟帖是1月22日贴的,到北京时间24日还没人认同这个清醒理智的跟帖。这是促使我想写点东西的原因。

温情长文确实很温情,但是她对台湾人、中国人是不是一国人的认知还处于模糊状态。也就是说她把台湾和中国看成两个国家了。她举的是自己家的例子,这个例子恰恰把台湾和中国分开了。

她写道:「我台湾出生,台北长大,我当然是台湾人」,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来自中国,「所以我当然也是中国人,为什么现在这个社会非得只能选一种?」

刘乐妍使用了大量篇幅描述生在台湾的自己「也是」中国人的理由,是因为她的父辈是从中国大陆过到台湾去的。

该博文说,「台湾有很多外籍新移民。越南人,印尼人等等,她们在台湾开枝散叶,拿台湾身份证。你说他们是台湾人吗?当然!他们是台湾人!但是你能说他不再是印尼人越南人吗?不,他们也是印尼人越南人。这问题我想了很久。那我呢?我是中国人吗?该怎么去定义中国人和台湾人?是看你拥有哪边的身份证吗?就这么简单而已吗?」

拿「印尼人」「越南人」来思考如何定义「中国人」和台湾人的关系,这本身就是错误概念,就是承认「两个中国」,就是那个跟贴所指出的「问题是认同的中国是一个还是两个,这是根本问题。」

台湾这个岛屿是中华民族疆土的一部份,所以无论你是这个岛屿上的「先住民」也好,后住民也好,你都是「中国人」,这与中国大陆现如今由哪个政府当政无关。不能因为你不同意那种体制,你就不认自己的祖宗。体制可以改变,执政党可以改变,但自己的祖宗不会因此而改变啊!

刘乐妍这篇长文非常感性,让人感觉温暖,却容易让人忽略了里面所谈问题的基点是把台湾和中国大陆当成两个独立的国家在谈。

如果题目改动一个字,把「我是台湾人,当然也是中国人」改为「我是台湾人,当然就是中国人」那就符合历史了,就准确了。当然,内文的结论也要重新改写。

但是,改动这一个字,就等于还原历史真相,还原历史真相就会触及到台湾某些人的切身利益,他们就会利用媒体等等宣传工具去搅乱人的正常思维,让人感性的冲动,去帮忙阻止。

所以,还原历史真相在哪里都不容易。但是,历史真相是一定得还原的,也一定能还原。因为,人不可能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人民报首发)

下面转载刘乐妍的文章,全文如下:

我是台湾人 当然也是中国人

作者:刘乐妍

我从来不看政治新闻,但是我每天一定会看娱乐新闻、小狗新闻、美食副刊、柯P(柯文哲)经典语录和圆仔(赴台大熊猫幼崽)爬树。

但是最近的娱乐新闻都跟政治新闻搞在一起。虽然我看不是很懂,但是我还是免不了一定得看到。

我很认真地反问我自己,那我是中国人吗?

从小,我就是跟着爷爷奶奶被带大的孩子,我爷爷奶奶的国语都带着浓浓的乡音。
来我家的同学都听不懂我爷爷奶奶说的话,我奶奶跟她们聊天我都要在中间当翻译。
但是这明明就是中文啊!可是我同学就是听不懂。只有我听得懂。

因为我爷爷祖籍是湖北。奶奶是江苏。不只爷爷奶奶,我还有外公外婆。他们祖籍是安徽和浙江。

我家附近的邻居,我奶奶平常散步的朋友,也都是来自山东啊,宁波,南京啊的老奶奶,
这些对我来说,我都没去过。就只是一些历史课本上出现的地名。

其他爸爸妈妈带大的孩子,可能听了很多白雪公主啦,灰姑娘啦之类的妈妈说的床边故事。

可是我爷爷奶奶,从小讲给我听的就是他们如何逃难。逃了多远,怎么逃?和一些对日抗战打鬼子的故事。

我奶奶讲到激动处,还会落泪……说:日本人都乱抓女孩子。。。等等的

这些故事我听多了,导致我现在长大喔,我还是不太喜欢日本。我对这个国家没有太多好感。即使我已经去过一次了

但是我认为没有必要我应该是不会想再再花钱去。对这个国家就是。。有吃生鱼片就够了

我爷是个不容许挑战他的人。小时候日剧,《阿信》这么红喔!红片全台湾喔~

我爷用浓浓的乡音说一句:鬼子连续剧,不看!

我吵着跟奶奶说,拜托啦!带我去吃汉堡好不好,我好想吃吃麦当劳喔!

我爷回一句:洋人的东西!家里没有!

叫麦当劳回家全家一起吃当晚餐啊这种事,在我家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

麦当劳没有,想当然,pizza也是不可能会有。

我爷爷奶奶不买的东西,基本上我都很难才有机会吃到,或者是根本没吃过。

我倒是从小到大都吃着奶奶从菜市场买的葱油饼……

还记得我在外面第一次吃到有包花生的粽子时,我惊呼大叫:咦?!这个粽子好奇怪,包成三角形的而且里面有好多各种的料喔!

但是我奶奶买的粽子,她都是专程跑去南门市场,买一种长条形的粽子。这种长条形的粽子,里面只有黏黏的糯米和一条长条型的肉!

现在这种粽子越来越少了,这种不知道他正确的名字是叫外省粽?还是上海粽?。潮州粽?但这才是我从小吃到大我以为的粽子。

第一次在外面吃到碗□的时候,我已经20岁了。我惊呼!哇赛,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这么好吃?为什么我奶奶从来没有给我吃过?

小时候我没什么钱,我都吃家里,奶奶买什么我吃什么,我奶奶不买的东西,我都没有机会尝试。

老人家很奇怪,永远只吃自己习惯的那几样。所以各种台湾小吃,我都是长大以后自己在外面体验才有机会爱上的。

我奶奶却很喜欢买一种叫雪片糕的东西。她都要专程跑好远去买。雪片糕陪我从小到大……

但是我奶奶死后,我就再也没有吃到过这个零食了……请问,你们知道这个雪片糕到底要去哪里买才有吗?我很想念,因为那是我奶奶的味道。

记得当艺人以后第一次去大陆的时候。我在机场听到左右人潮讲话的声音。我哭了……因为他们聊天那种有口音的中文。我听的懂!我全部听得懂!

只是我爷爷奶奶死很久了,我以为,我又听见他们在聊天了。我回头,看见一群陌生的脸孔。但是我哭,因为他们聊天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我家的声音」。

没错!那种有浓浓乡音有口音的声音,那就是我家的声音!

我爷爷跟我说过一个故事,就是他有一次打仗,抓到了四个共军中国人。他趁没人注意的时候把他们放了。叫他们快回家!他只杀日本人,我问他为什么要放?他说:中国人为什么要杀中国人?

爷爷最后在病床前的半年。他的精神状况时好时坏,很少再多说什么,也常常迷迷糊糊的。

但是他对从前的事情却记得特别清楚。所以只要我跟他聊他年轻的事,他就会打起精神的来说给我听

他在病床前的最后半年,成为了我俩谈心最多的时候。。可能因为我们住在台北市吧!健保病房同住的有五六个老人。

很巧的就是全都是外省老伯伯。隔壁床老爷爷先发难的说了一句,蒋中正欠我一个公道。

我问:什么公道啊?

老爷爷说:说要回去都没回去……唉。结果我爷听到了,也打起精神跟我说话了,又说起他小时候在家乡的故事。

然后他又低喃:这辈子都回不去罗……

我知道,那是他想家的声音。我们是他的家,那儿也是他的家!

开放探亲以来,奶奶找回了好多在宝应,无锡,南京各处还活着的亲人。可是爷爷在湖北的爸爸妈妈姐妹,一无所获……

他跟我说的故乡湖北,就是他记忆中的样子。就是田,在他的家乡里人人都种田。

台湾有很多外籍新移民。越南人,印尼人等等,她们在台湾开枝散叶,拿台湾身分证。

你说他们是台湾人吗?当然!他们是台湾人!

但是你能说他不再是印尼人越南人吗?不,他们也是印尼人越南人。

这问题我想了很久。那我呢?我是中国人吗?该怎么去定义中国人和台湾人?是看你拥有哪边的身分证吗?就这么简单而已吗?

我爷爷我奶奶,当然都是台湾人拿了台湾身分证在台湾生活四十几年,回大陆探亲都被称作是台胞。

但难道他们就不再是中国人了吗?他们当然也是中国人。我看得出来我爷爷奶奶对那片土地的感情和依恋。

我台湾出生,台北长大,我当然是台湾人。但是我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来自中国,所以我当然也是中国人,为什么现在这个社会非得只能选一种?我真搞不懂。

那是一场时代的悲剧,命运的捉弄,没有人愿意……这个问题真的没有必要拿出来对立。△

 
分享:
 
人气:123,889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