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鹏回忆六四 老江恨磨牙床(图)
 
青晴
 
2015-6-6
 



六四血洗天安门广场,最大受益者江泽民在警卫大楼四楼上, 从窗外可以直接看到天安门的动态。

【人民报消息】李鹏原计划在2004年、即六四15周年时出版自己在六四时期1989年4月15日至6月24日的日记。当时定名为《关键时刻:李鹏日记》,当时江泽民还担任军委主席(几个月后才被迫下台)。但李鹏日记毕竟写的是真的高层内幕,所以中央政治局虽然否决公开发表,但容许印刷小量在中共高层内部传阅。

1989年4月28日的李鹏日记披露:「邓小平3月下旬会见外宾,就不点名的对赵紫阳处理经济工作表示不满。」

4月30日的李鹏日记披露:「听到一些传闻,说一九八八年九月开妇女大会时,在大会堂休息室,邓小平和李先念单独谈话,议论到赵是否应下台的问题。邓小平说,苦于无人替代,下不了决心。」

5月21日的李鹏日记披露:邓小平任军委主席后,只有经邓下令才能调动军队,才能进京。邓小平传达他的意思,要等大军进入北京后,再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这样可以避免冲击和干扰,才能开得更有把握。」

等20万大军进入北京后,邓小平才有胆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宣布两件事:一个是宣布赵紫阳下台,同时上任的新任总书记是八大老指定的江泽民;另一个是决定六四屠城。

1989年6月3日的李鹏日记披露:「小平同志批淮了今晚的清场方案。江泽民同志在警卫大楼四楼上,从窗外可以直接看到天安门的动态。」

6月4日的日记李鹏写道:「政治局决定加强宣传小组,由江泽民同志负责,丁关根同志协助,起草一份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告全国人民书》。」

后来,澳亚出版的《李鹏六四日记真相》在港发售,《李鹏六四日记》在洛杉矶的西点出版社出版并在美国销售。

李鹏公开证明江泽民是六四屠城的现场指挥者与最大受益者。 奇怪的是,江在海外豢养了那么多的媒体和笔杆子,居然没有反驳和澄清的,倒是把劲儿都使在李鹏的儿子女儿身上,说什么家族腐败。这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证明人家李鹏没说错!

两件怪事六四前夕一前一后发生

还有一个蹊跷的现象,今年六四前夕,有两件怪事一前一后发生。一件怪事是江氏嫡亲网博讯后来成立的「博闻社」散布的李鹏疑死,为六四最大受益者江泽民解套儿。一个是蹊跷的长江船难。

博闻社5月31日以《六四刽子手李鹏病危几个月,疑已经死亡》为题,忽悠说:「(博闻社独家)本社刚刚得到的消息,北京有一位与『六四』事件相关的前中国领导人去世,据传为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李鹏。」

现在最时髦的媒体用词就是「据传」,因为这个词一出,博讯、博闻社、香港明镜集团等江系血债集团的喉舌们就可以完全不负任何责任的撒着欢的造谣了。

最可笑的是这段:「博闻社从其他信源证实, 李鹏已经病重住进301医院几个月,身体消瘦,期间数次下达病危通知。」李鹏住进医院几个月、数次下达病危通知,老江会不知道?!

最水的是最后这段:「去世人士是否为李鹏,如果是李鹏,他在六四26周年到来前死亡,民众无疑将视为『恶有恶报』。博闻将尽快求证并跟进报道。」

博闻社这个「独家」太恶心自己了,简直是抽自己嘴巴,透露自己出这个帖子式的玩意儿,只是为老江解恨罢了。如果博闻社真的相信「恶有恶报」,那这个造谣篓子就不会存在。

另一个蹊跷事件是长江船难。




总理李克强向遇难者遗体鞠躬默哀。

6月1日晚9点20分许,重庆东方轮船公司所属旅游客船「东方之星」轮在由南京驶往重庆途中,在长江湖北监利段迅速翻沉,事发时客船上共有456人,其中旅客405人,船员46人,导游5人。所有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到6月6日清晨,14名生还者中包括不报警、第一时间跑掉的游轮船长、轮机长。

众多专业人士和网友们从各个角度置疑这次船难是人为制造的,当时在现场的其它航船人员说,那么多船来回航行,如此大的风浪,所有船都停泊,唯有这条南京到重庆的船继续前行,并在黑夜里迅速翻沉,这不符合逻辑。

关心时事的朋友不会忘记,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今年1月4日进去了,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前几年就无期徒刑了。他们都是江泽民血债帮的干将,在南京市委和重庆市委里不可能是光杆司令。

去年,为了搅乱习近平的部署,制造社会动乱,江系在嫡系掌控的云南省的昆明市火车站抡大刀片见人就砍。此次,在六四前夕,江系制造「东方之星」轮惨剧,是为了急救「反人类罪」的江泽民,怕江被审判的进程太过顺利。

所以,李克强冒着大雨几次前往现场,并在现场坚持数天。江系就放消息说习近平要避开六四的风头,所以让总理李克强不回京城。假如,李克强不去船难现场呢,江家帮更会炒作的厉害,会挑动死难家属的情绪,造谣说习李当政,罔顾百姓性命,让习李怎么做都里外不是人。其根本目地就是搅局,为逃避审江而搅浑水!

这种所谓的新闻一出,那明白人是决不会上当的。想想看,六四天安门镇压学生,与谁有直接关系?与《九评共产党》系列文章里的中共邪党有关,与贵州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的邪党有关,跟因镇压上海学潮、扣押时任人大委员长万里的江泽民有关。

《九评之五》说的非常清楚,中共邪党与江泽民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谁怕提六四啊?天灭的中共邪党和因此而成为最大受益者的江泽民。

各位,若你是习近平或李克强,你会把邪党和江泽民26年前的屎盆子、六四那么多条人命自觉自愿的扣到自己头上吗?不会,一想就知道,当然不会。所以,习近平多次下指示,李克强在船难现场坚持数天,都是因为他们真心为人民着想。

至于说,江系制造长江船难的本身,除了证明江泽民的末日已经逼近、一定来临之外,就没有别的意义了。△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