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家人被迫害致死 冯晓梅控告江泽民(图)
 
肖辛
 
2015年6月17日发表
 
冯晓梅曾经幸福的一家。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肖辛综合报导)丈夫、妹妹和父亲先后被迫害致死,妹夫仍被非法关押,石家庄市高级工程师冯晓梅女士近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寄出刑事控告书,正式控告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并于次日收到两院「已签收」的短信通知。 江泽民「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政策,不仅直接导致冯晓梅的丈夫、妹妹和父亲三位亲人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接连含冤离世,更是给冯晓梅的家庭造成了难于计量的经济损失和身心摧残。 冯晓梅在控告书中,请求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依法追究江泽民违犯国际法所犯下的反人类罪、酷刑罪和群体灭绝罪;追究江泽民违法中国宪法和刑法所犯下的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故意杀人罪、滥用法律罪、非法拘禁罪、虐待罪、诽谤罪等罪;并释放被非法判刑的亲人王晓峰,让被拆散的父子团聚;赔偿给冯晓梅一家造成的精神损失和经济损失,粗略计算各类直接间接的损失费不低于500万元。 据明慧网6月23日报道,冯晓梅和丈夫王宏斌是长春邮电大学读书期间的大学同学,毕业后一起来到石家庄电话设备厂工作,同为厂里最重要的技术骨干。出于对健康身心的渴望,1994年,王宏斌和冯晓梅有缘分别参加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石家庄市和济南市第二期传法学习班。 炼功后他们按照「真、善、忍」严格自律,互相关爱,感情笃深。同时努力要求自己做好人,以致更好的人,每天心情愉悦、事业顺风顺水、生活祥和幸福。 冯晓梅的妹妹冯晓敏和妹夫王晓峰也都是法轮功修炼的受益者。这是一个典型的大陆中青年知识分子之家,青年一代都有着大学的学历,受过系统的现代高等教育,在单位里有一技之长,是各自环境中的骨干和佼佼者,他们的日子那时一直是安详而美好的。 然而1999年江泽民对法轮功的打压迫害完全改变了他们的生活,让他们一大家人家破人亡,从此陷入了无边的苦难,他们的遭遇让文明社会的人简直难以想象。 1999年7月20日凌晨,王宏斌夫妻俩突然被石家庄警察从家中抓捕,只扔下上小学的十岁儿子王博如一人在家。小博如在街邻和同事的照顾下活了下来,直到三个月后才见到爸爸和妈妈。此后,他们至少5次被抄家,8人次无故被绑架。2000年,王宏斌夫妇在工作单位的逼迫下,双双被迫辞职,离开工作了13年的河北省电话设备厂,全家失去经济来源,生活陷入困境。 丈夫王宏斌是原单位元的技术骨干,被评为河北省优秀大学生收录在《厂志》中。王宏斌为人谦逊、文质彬彬,从不与人发生争执,河北省电话设备厂福利分房时还将机会让给了困难的老职工。 2000年12月5日,石家庄市610和石家庄长安公安分局的一伙人闯入了冯晓梅的家,不由分说的抄家后,强行带走丈夫王宏斌。之后几天里,王宏斌遭到刑讯逼供,警察逼其承认向他人传递过法轮功的真相,几天后王宏斌被送到石家庄劳教所二大队劳教三年。 王宏斌在劳教期间曾被单手吊铐3天3夜、被强迫连续多日不让睡觉(熬鹰),经常被打骂虐待。然而健康出问题后,严重病症的迹象却被劳教所方刻意隐瞒,故意延误医治时机,给其身体和精神造成了重大的伤害。 2002年11月份,身体已经极度虚弱的王宏斌被接回家,整夜难以入眠,一直出虚汗,剧烈咳嗽,由于贻误了太多的时间,王宏斌的健康恶化已无法遏制,苦苦挣扎到2003年10月9日含冤去世,年仅39岁。原单位的同事听闻噩耗后都表示这么好的人太可惜了,几位熟悉的女同事默默的流泪,那位接受让房的老职工在一次会餐提起王宏斌时还痛哭过。 妹妹冯晓敏,出生于1970年,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一所大学毕业,因自幼体弱,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得到彻底改观。2001年5月,冯晓敏因携带写有「法轮大法好」的不干胶,被石家庄市东华路派出所巡逻警察抓走。 东华路派出所史姓指导员和警察方志勇用刑逼供,致使冯晓敏几次休克急救。史指导员指使方志勇撕下病历本中病危的医嘱,强行将冯晓敏送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关押。妹妹冯晓敏在看守所被连续打几十个耳光,几次差点休克。绝食绝水抗议20多天因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才被放回家。 为躲避被非法迫害而被迫长期流离失所,生活艰难、精神压力极大,积郁成疾。2004年5月下旬的一天,冯晓敏被一位好心人送到姐姐冯晓梅家,姐姐意外见到久别的妹妹时,冯晓敏已经神志不清,家人赶紧送她到医院急救,仅5天后便溘然去世。 当时被确诊化脓性脑炎,抽出来的脑积液都是淡黄色的。医生怀疑冯晓敏脑部曾受过袭击,家属也怀疑冯晓敏曾受过警察毒打。家人见到她时,她已经不认识身边人,常常把谁都当成警察,嘴里还在喊着不许警察过来迫害她。2004年6月1日,冯晓敏去世时,年仅34岁,撇下了当时只有1岁零10个月的儿子王天行,由冯晓梅收养。 小外甥王天行,在娘胎里就和父母一起流离失所,2002年7月31日出生,一到人世就饱经苦难,处于颠沛流离的环境中;在他刚刚1岁零10个月时,又失去了妈妈,他甚至还记不清妈妈的模样。在殡仪馆,有同修把他抱去了,看到妈妈的照片,他突然用手指着大喊「妈妈」,没有人忍心让他看到妈妈的遗体,怎么能让他理解妈妈不是睡着了,而是永远的没了,再也见不到了。 小天行逐渐懂事后,会说很多话了,他偶尔会说「妈妈哭了」,「妈妈上医院了」,「爸爸上班了」……有时正睡觉会突然醒来,大哭「想妈妈」、「要爸爸」。别的小朋友叫妈妈,他也会喊妈妈,摔了跟头,他也会哭喊妈妈。偶尔他也会认出妈妈的衣服,抱在怀里不撒手。每当这时,在场的人都会忍不住流泪。 警察敲门、抄家、抓人的行为,在小天行幼小的心灵中留下深深的伤害。一听有大一点的声音,特别是敲门声,他会条件反射一样哭喊着「怕」,跌跌撞撞的跑向大人的身后。现在小天行已经上初中一年级了,他非常羡慕那些有爸爸妈妈的同学,有时看到他们拉着爸爸妈妈说这说那的情景,他就默默的躲在角落里,眼泪情不自禁的往下流…… 家庭接连遭遇强加的横祸,石家庄市「610」和裕华区公安分局等常年不间断的恐吓、骚扰,致使冯晓梅的父亲难以承受,老人一病不起,于2005年初撒手人寰。 妹夫王晓峰为躲避迫害,在外面漂泊了8年,还上了石家庄市公安局的黑名单,经常有公安人员到老家和亲朋好友家骚扰,王晓峰不敢回家见父母、不能看望儿子、没有二代身份证找不到工作。后来经过全家人的抗争、申诉,王晓峰终于可以回家和儿子团聚了,然而好景不长,2013年11月15日,王晓峰被石家庄桥东区公安分局及汇通路派出所的警察绑架,理由是怀疑他参与制作传播法轮功真相的台历。目前王晓峰被判刑3年、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冯晓梅一家、妹妹冯晓梅一家及父母老人原本三个幸福的家庭,在这场已持续16年的迫害中支离破碎、家破人亡。现在冯晓梅家中,只剩下失去老伴的母亲李淑琴、13岁时失去爸爸的儿子王博如以及1岁多刚断奶时就失去妈妈的小外甥王天行,3个破碎的家合成一家人,4个人4个姓氏相依为命。 为了养家糊口,冯晓梅来到一家外企任总工程师,工作兢兢业业颇有建树,由于为人廉洁自律,从不计较个人得失,深得老板和员工的一致好评。然而在2009年,冯晓梅因为帮助别人聘请律师,被石家庄的地方公安劳教一年半,把冯晓梅绑架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 在劳教所里,冯晓梅遭遇了不可思议的残酷虐待。曾被隔离强制洗脑100多天、被连续罚站6昼夜,被变着花样折磨,最后被折磨的大便便血15个月,身体极度虚弱,几次生命垂危。 悲惨的是从农村来的70岁老母亲领着两个外孙断了经济来源,生活陷于绝境。老母亲忧心如焚一夜之间掉光了所有的头发,不满20岁的儿子王博如只好辍学到工地打工,小外甥王天行差点被送进孤儿院,一些原来单位的员工听说后自发的为她捐款送到家里。正是迫害法轮功的始作俑者江泽民的一意孤行,使得冯晓梅的家庭一次次陷入深重的灾难。 江泽民建立和操控610系统,层层下达迫害指令,用升职加薪和工作职位要挟诱迫公检法及610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一系列的骚扰、绑架、抄家、拘留、办洗脑班、劳教、判冤狱、酷刑折磨、虐待、侮辱等迫害。 在江泽民的一次次迫害密令下,那些执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和610人员都以为迫害是工作和职务行为,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受害者,但是人做了什么都得自己承担后果,二战犹太集中营中有的护士被判了绞刑。 1999年6月10日,江泽民成立了一个连各级党委都要唯命是从的机构「610」系统;2015年,习近平选在6月11日,判处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左膀右臂、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无期徒刑。同天晚7点许,习中央在新华网以《人民日报评论员:任何人都没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为题,点明了接下去司法系统的重点工作是诉江的前期准备工作。△

 
分享:
 
人气:20,20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