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发布一个令人胆寒的消息(多图)
 
乔惊
 
2014-8-2
 



新华网8月1日首页头条下面的恐怖消息!

【人民报消息】8月1日,新华网转载法新社消息,利比里亚财政部顾问帕特里克-索耶7月下旬乘飞机前往尼日利亚拉各斯。上飞机前他还没有出现任何病毒感染症状,但没到目地地就开始呕吐、腹泻,7月25日在拉各斯一家医院死亡。

报道说,这一事件表明,埃博拉病毒可能「搭飞机越境」,甚至「落脚」至其它大洲。

埃博拉病毒通常通过血液和其它体液等途径传播,迄今尚未有确认的通过空气传播的情形,感染潜伏期从2天到21天不等。患者的最初症状是突然发烧、头痛,随后是呕吐、腹泻和肾功能障碍,最后是体内外大出血,死亡。

新华网报道说,埃博拉病毒是迄今发现的致死率最高的病毒之一,死亡率超过50%,尚无有效预防和治疗办法。唯一阻止病毒蔓延的方法就是把已经感染的病人完全隔离开来。

国际民用航空组织29日说,他们将与世界卫生组织磋商可行办法,以防止在西非几国肆虐的埃博拉疫情「搭飞机蔓延」。经营泛非洲航空运营业务的ASKY航空公司当天早些时候宣布,暂停所有该公司进出利比里亚首都和塞拉利昂首都的航班。尼日利亚阿里克航空公司28日宣布,将暂停所有飞赴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的直航。

看起来这个消息与咱中国很遥远,但是新华网却用了一个罕见的手法告诉咱,并不乐观、并不遥远。

什么手法呢?在新华网首页头版头条下面的5个高清图片新闻中,埃博拉病毒占据了一个位置。在中国,这意味着什么?!

环球网的标题是「美欧拉响『埃博拉警报』,致命病毒恐『走出非洲』」。

凤凰卫视一边跟江跑一边告诉读者瘟疫可怕




埃博拉病毒的结构。

凤凰网7月31日的文章题目更让人害怕:「埃博拉病毒为何可怕:患者全身孔洞出血,基本没救」。

凤凰网介绍的比新华网更详细并恐怖:

人一旦感染埃博拉病毒,起病非常迅急,起初是发热、极度虚弱、肌肉疼痛、头痛和咽喉痛,随后会出现呕吐、腹泻、皮疹、肾脏和肝脏功能受损,某些情况下则会有内出血和外出血。

而外出血就比较可怖了,按维基百科的说法,这种出血是全身孔洞出血,也就是说,除了我们常说的「七窍流血」之外,身体其他地方的孔洞,比如肛门、生殖器,甚至不小心扎出的小伤口,都会出血,因为到了这个时候,人体内的器官基本已经坏死糜烂,血液奔流,无孔不出。

人最终死亡也是要么因为脏器衰竭,要么因为低血容量性休克,换句话说就是「流血流干」。

凤凰网还介绍说:首当其冲的是它的高病死率,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是90%,如果你理解不了这有多夸张,那就给你另一个数字作为参考,2003年肆虐中国的非典,它的病死率是7%-15%。而之所以有这么高的病死率,除了上面提到的那些急性症状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医学界对它所知实在太少,连究竟怎么来的都还没完全搞清楚,更不要提怎么治。

凤凰网最后的结论是「没治」。你说可怕不可怕?!

「没治」是人没治,并不是神

这个症状与古罗马帝国连续发生的四次可怕瘟疫,非常相似。

宗教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亲身经历了第四次瘟疫。他这样记载瘟疫的可怕爆发:「在有些人身上,它是从头部开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肿胀,继而是咽喉不适,再然后,这些人就永远的从人群当中消失了。有些人的内脏流了出来。有些人身患腹股沟腺炎,脓水四溢,并且由此引发了高烧。这些人会在两三天内死去。」

在新华网和凤凰网都提到已有两名赴非援助的美国人确诊感染埃博拉病毒,这更加剧了人们的恐惧。




2014年7月23日,在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无国界医生」组织的成员身着防护服站在隔离区附近。

凤凰网报道说,从西非国家几内亚开始蔓延的新一轮埃博拉病毒(Ebola virus,又译伊波拉病毒)疫情目前已报告1323个确诊或疑似病例,其中729人丧生。国际医疗组织对此使用的形容词是「失控」。

埃博拉病毒可怕是可怕,「没治」是人没治,「失控」是人「失控」,并不是神。

伊瓦格瑞尔斯写的一段亲身经历非常值得所有人反复阅读和思考:「每个人感染疾病的途径各不相同,根本不可能一一加以描述……,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间,并且还不仅仅与被感染者,而且还与死者有所接触,但他们完全不被感染。还有人因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亲人而主动拥抱死亡,并且为了达到速死的目地而和病人紧紧靠在一起,但是,彷佛疾病不愿意让他们心想事成似的,尽管如此折腾,他们依然活着」。

为甚么死去的那些人想活,瘟疫不肯成全,而想随死去家人一起去的、和病人紧紧靠在一起的,瘟疫也依然不肯成全?这证明瘟疫行恶是有规矩、有分寸的,也不敢乱来的。

那么,瘟疫敢冲谁耍威风呢?瘟疫最喜欢黑色物质,凡是想坏事、干坏事的人就是给自己身上增加黑色物质,给瘟疫发诱惑信号。

所以,在平常的日子里,好人和坏人都一样吃饭、喝水、睡觉……,但到了灾难来临之时,神掌控着一切。

做一个被神称赞和认同的「好孩子」就是活命的钥匙

1963年,一位困惑的小读者玛莉-班尼给美国《芝加哥论坛报》儿童版《你说我说》单元主持人西勒-库斯特先生去信。

信中写道,她总觉得很疑惑,为什么她帮妈妈把烤好的甜饼送到餐桌上,得到的只是一句「好孩子」的夸奖,而那个什么都不做,只会调皮捣蛋的弟弟戴维却能得到一个甜饼。

她想问一问无所不知的西勒-库斯特先生,上帝真的是公平的吗?为什么她在家和学校常看到一些像她这样的好孩子被上帝遗忘了。

库斯特先生主持这个节目十多年来,他收到不下上千封信,都在问「上帝为什么不奖赏好人,为什么不惩罚坏人」之类的来信。每当拆阅类似信件,他的心情就非常沉重,因为他不知究竟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正当他对玛莉的来信不知该怎样回答是好时,一位朋友邀请他参加在教堂举行的婚礼。在新娘新郎互赠戒指时,两人阴差阳错的把戒指戴在了对方的右手上。牧师看到这一过程,幽默的提醒:「右手已经够完美的了,我想你们最好还是用它来装扮左手吧。」

牧师的幽默让库斯特先生顿时茅塞顿开,回家以后,他立即给玛莉回了一封信,题目是《上帝让你成为好孩子,就是对你的最高奖赏》。

宗教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所经历的灭亡罗马帝国的第四次大瘟疫提醒我们:这个最高奖赏在生死瞬间才能体现出来。

所以,无论瘟疫多么可怕,灾祸多么无常,做一个被神称赞的有道德的「好孩子」就是安全和活命的钥匙。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它办法。△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