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剖析「柯文哲现象」入木三分(图)
 
——专题 上天如此眷顾台湾
 
杨戎真,杨宗兴
 
2014年12月12日发表
 



柯文哲医师以蒋渭水为榜样,要以文化来改造台湾。



柯文哲弃医从政,在台湾掀起「柯文哲旋风」。

【人民报消息】(编者按:媒体对台北新当选的市长柯文哲的部份报导,让人不禁大吃一惊,在现代社会里,居然会有这样与堕落社会格格不入的人?口与心距离最短的人?我们只能羡慕上天对台湾的特别眷顾。)

2014年台北市长选举,从未参选过任何公职的台大医师柯文哲,从一开始的民调就节节上升。他以一个政治旁观者的姿态发言,毫无包袱,又一针见血,像煞一个直接点破国王新衣的小孩。他不只引起广泛的注目,还掀起「柯文哲旋风」、「柯文哲现象」。

讲实话变成英雄 这个社会出了故障

面对上述这个问题,柯文哲直言,那是社会的问题。「如果一个人因为讲实话,变成这个社会的异类,不对的是这个社会。」「讲实话本来就是很自然的事,道德勇气这句话是错的,做有道德的事,为什么需要勇气?应该是很自然的事。所以,当做道德的事需要勇气的时候,不对的是这个社会。讲实话变成英雄,也是错的。我们要反省的是,这个社会到底哪里故障。」

他自诩是「说国王没有穿衣服的那个小孩」,并认为这样的现象「见证这个社会的荒谬」。一个说实话的柯文哲,成为一个「柯文哲现象」,他认为是社会不正常下的产物。

为讲真话,付出代价也不悔

「很多人都不知道,像我这么有名的人,2012年才升教授,原因就是「搞怪」(台语,不听话的意思),太我行我素。」柯文哲虽未明言,但言谈所指的是不愿同流合污。

通常台大升级3、4次就升到教授级,柯文哲说:「我相信我是台大史上升等级最多次的人,过去20年当中升等级10次,才升到教授。到最后没有办法不升我了,国际上都很有名了,再不升就是台大丢脸了,才升了我。这都是(说实话的)代价。」

他为什么这么坚持?「我能不能走一条比较easy(容易的)的路?可以啊!但就是不肯,不肯跟这个世界妥协。」「我常常想我能活到现在,要感恩、报恩。因为我是个够强的人,不肯屈服,不肯妥协,不需要妥协。」

感谢上苍给我的一切

我相信正面的力量,相信人类是越来越光明,往正面的方向在前进。这是一个信仰。

「我在TED演讲时说:面对挫折、打击不是最困难的,最困难的是,面对各种挫折、打击,没有失去对人世的热情。遇到挫折,有人会怀忧丧志,有的愤世嫉俗,最糟糕的是走火入魔,别人烂我更烂,别人狠我更狠。

我很庆幸自己没有怀忧丧志,也没有变成愤世嫉俗,也没有变成走火入魔。所以我蛮谢天的。

「其实上天对我蛮厚爱的。国中课本读到《谢天》,现在也常常有这种感觉,谢天。感谢上苍给我的一切。因为我真的是得天独厚。长子、长孙,特别聪明,身体很好,很少生病,几乎读书都第一名,也没有特别用功,就第一名了。这是天赋。骑脚踏车也是,从来不运动的,骑上去,环岛一圈就回来了,959公里。我是蛮谢天的。」

感恩才会报恩,上苍对我特别好,所以用这个能力去帮别人,可以帮多少算多少。

「我相信我去从政一定比较不会贪污,因为就是谢天,上天给你一个机会。

从政看似意外

「人生都是意外。不是我决定从政,是被拱出来的。」

「记者第一次问我要不要参选,我说:『不要闹了,我要回去改作业。』一开始只有记者问,后来连计程车司机都问。我就真的开始考虑政治的问题。」

「我好像外来品种,人家既有的生态,人家讲生态平衡,突然跑出一个外来品种,对他们(国民党、民进党)来讲都是一个很大的冲击。」

「我自己说过最豪迈的一句话:从今天开始,由我来重新定义什么叫政治人物。」他认为政治人物不应该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长袖善舞、八面玲珑。」

「政治有那么困难吗?找回良心而已。」


开始认真考虑从政后,他拜会了相当多的政治人物。李登辉给的意见让他印象特别深刻:「不要为了选举而选举,不要为了当官而当官,一心为台湾。」而刚出关的叶菊兰所说的:「出去,我不是我的我,回来,我是我的我」,让他觉得似乎境界更高。

他的体悟是:出去,我是为人民服务,所以放下我,为别人做事;可是回来的话,重拾本来的我。不要把虚幻、浮华带回来。

他认为台湾的政治问题不在政治,而是社会文化问题。所以,这场运动对他来讲是一场明治维新。他觉得自己像坂本龙马那样的维新志士。

他表示,蒋渭水是他的先行者,台湾医界从政第一人。蒋渭水认为要以文化改造台湾,一生有四个志业:文化协会、台湾民众党、工人总会、台湾民报。「我常常在想:难道蒋渭水80年前未完成的事业,要由我来继续完成?」

自我警惕 防止堕落

当他被记者问到∶如果你当选台北市长,有什么机制可以防止你沦落到权力的傲慢?

柯文哲回答说:「关于监督机制,我也很担心这个问题。我用很大力气在防止自己堕落,比如说我每天早上起床就是打坐、读《金刚经》,我会想『我昨天做错什么?』如果你仔细观察我会发现,我的进步速度很快,因为我一直在反省。台大叶克膜团队的成功,就是因为我对每个病例,都做出检讨改进。我也不断把自己『圈住』,我只有脚踏车而没有汽车。你没看过我穿西装,因为我没有西装。只有给别人请客才会吃荤,平常我都吃素。我是透过这些简朴的生活来控制自己不致于堕落。」

「另外我允许部下讲话,这你们可以去问台大叶克膜团队。身边的人愿意跟你讲实话,你就比较不会腐化,一个人之所以会被蒙蔽,是因为身边的人都不敢讲实话。我不断修炼自己、过简朴的生活、还让别人讲实话,这些都是防止我堕落的方式。」

把金钱喻为「魔戒」,也是柯P的自我警惕的绝佳比喻。

柯P不仅在9月中公布个人财产收入来源、19年来所得税扣缴凭单之外,也公开了竞选的经费。在11月10日公布第2波竞选经费时,甚至宣布停止企业大额捐款,并预告5天后停止小额捐款。柯办总干事姚立明表示,截至10月底已获得8,900多万元新台币的捐款,为了遵守竞选经费控制在8000万元的承诺,不再接受任何捐款,这也是中华民国选举史上,第一位谢绝捐款的参选者。柯文哲以「魔戒」比喻经费运用:钱一多宛如套在手上魔戒,欲望就多,就会想买广告、买宣传车;如果降低选举花费,就是增加台湾政治清廉化。

看尽生死 笑对人生

尽管柯P觉得生命是一个个意外促成的,他非常接受自己的一切,也许是因为身为外科重症医生,看过太多的生死,让他觉得自己名利心很淡,是个「做事认真、生性豁达」的人,一切但求「尽力」而已,「Do my best. 做多少算多少。」

「园丁无法改变春夏秋冬,只能在春夏秋冬之间,让花朵长得好看一点;医生也无法改变生老病死;只是让人在生老病死之间,活得快乐一点,活得好看一点。」△

 
分享:
 
人气:177,716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