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吩咐的直播與直播薄熙來受審(多圖)
 
蕭良量
 
2013-8-23
 



2001年春晚宋祖英在演唱《越來越好》。江澤民要求直播!

【人民報消息】老江當政時,央視內部人透露,宋祖英春晚演出、播出有特權,唱什麼歌,一切由她自己決定,中央電視臺的任何導演、領導和中宣部等上級部門均不得過問。江澤民還要求央視在轉播宋祖英的演唱時,不許中途把鏡頭掃向臺下老幹部,以保持這個節目絕對的完整性。

而且,宋祖英的節目必須排在開場戲之後的第一個,因為江澤民要看完宋祖英的全程演唱去睡覺。是自己睡覺,還是等英子回來一起睡覺,沒有人敢問。所以,觀眾和老江一樣,看到的是全程。在宋祖英演唱時,鏡頭沒有一秒鐘離開過她。不管那是現場的,還是事先錄製的,都算是「直播」。

而薄熙來庭審說是直播,其實不是直播,觀眾看到的與實際庭審不但有個時間差,而且很多情節被刪除了。

8月22日上下午開庭,晚上在場旁聽者透露,濟南中院發布的庭審直播記錄是經過刪減的節本。

例如,文革中曾與薄熙來一起當過工人的大連國際發展公司總經理唐肖林,指控薄曾收下他的15萬美元。庭上,被告薄熙來「怒斥」證人唐肖林的證詞,慷慨激昂的說,唐如果現在就在面前,「會給他一個比打王立軍還要狠的耳光」。戲演的很逼真,給薄粉們打了一針強心劑。

哈羅公學去年戳穿薄熙來的謊言:我校從不提供全額獎學金

2012年兩會期間,3月9日,重慶代表團 開放日上,薄熙來說,薄瓜瓜在英國就讀的私立學校,都是靠學校提供的全額獎學金資助。很多人可能看了錄像,當時薄熙來自信的笑著重覆道:「全額獎學金!全額獎學金!全額獎學金!」

港媒《信報》駐英國記者向薄瓜瓜曾就讀的英國私立學校哈羅公學詢問獎學金問題時,校方答覆稱,我校從不提供全額獎學金。

薄熙來還否認其子薄瓜瓜開法拉利之說,回應稱「一派胡言」。他同時說,「許多人都在污衊重慶和我,以及我的家人。」「簡直是垃圾,我感到非常生氣,簡直是垃圾」。薄熙來還感謝老婆谷開來放棄了律師工作,做一個專心陪伴他的宅女。

2010年薄熙來感謝妻子谷開來

官方曾準備讓谷開來出庭作證指控薄熙來,薄熙來因此暴跳如雷,威脅道:如果谷開來出庭,將當庭宣布和她離婚。

庭審時,當庭宣布了谷開來的書面證詞,指證薄熙來收下唐肖林的美金之後,放在家中只有夫妻兩人才能打開的保險箱中。

面對妻子和賄賂者的證詞,一般情況下收賄者無言以對。但薄熙來不同,以辯護律師的口吻提出,妻子谷開來已因殺人案被判死緩,因而有很強的動力圖謀立功減刑,以此否定其證詞,說谷開來的「證明力有限」。

薄熙來還用文革踹斷70多歲老父親三根肋骨的精神來對付老婆,說:「檢方在調查中,已經證明谷開來吸毒,」「谷開來除了精神障礙外,還有吸毒惡習,其證詞證明力顯然值得懷疑」。

可是,2010年3月6日兩會會後,薄熙來答記者問,當記者問及其第二任妻子、北京市昂道律師事務所(原名「北京市開來律師事務所」)原主任律師谷開來時,薄熙來對妻子幫助打黑表示感謝,他說:「我的夫人谷開來是中國第一批律師。不僅法律知識,國際文化的知識也很豐富。她的知識,特別是法律知識在『打黑』中給了我很大幫助。為了我,她做出了巨大犧牲。十幾年前律師事務所辦得正紅火的時候急流勇退,專心做學問,我是很感動的。」

2012年1月王立軍感到自己將被薄熙來滅口,於是2月6日逃進美國領事館,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派市長黃奇帆帶70輛軍車包圍成都美領館,準備強攻但未遂。3月兩會,成為世界媒體焦點的薄熙來6日對官媒公開聲明:「我的夫人開來……20年前就是個很成功的律師了,但她擔心有人造謠生事,早早就關掉了正辦得紅紅火火的律師事務所。這麼多年來,就是看看書,搞些藝術,做做家務,默默地陪伴著我。」

事實證明,谷開來從來就沒有「急流勇退」,在幫助薄熙來害人、害死人時反而急流勇進,背負了許多條人命。當初,如果她沒有在薄熙來的婚姻中插上一腿,也不會有今天。這可真成了「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嫁給一個魔鬼,臨進地獄門它還再踹上一腳,把她踹到更深層。

幸虧法庭不允許谷開來的母親範承秀旁聽,若是她親耳聽到最疼愛的女婿如此對付女兒時,說不定年老體衰一口氣上不來。

庭審直播記錄刪除了薄熙來的這段表演,範承秀在旅館裏看「直播」當然看不到女婿的另一嘴臉。

8月22日,有兩張非常慘烈而且搞笑的新聞圖片被到處轉載。

科學越來越發達了,從有現場錄音到現場錄像,逢重要會議和活動時,記者們扛著長槍短炮前去就行了,回來再編輯、剪輯,省了很多時間,而且更準確無誤了。這本來是好事,但對中共來說卻是天大的壞事,黨怕的就是「準確無誤」。

為了播報及時,鳳凰臺女主持人在直播過程中,不得不停下來看濟南中院更新的微博,可是在場旁聽者證明這個微博並不是全過程,而是審查刪除後的版本。



鳳凰臺的直播中,女主持人停下來看濟南中院微博更新。


最淒慘的是第二張圖片,眾多專業記者對著電視屏幕非常敬業的猛拍「庭審直播」,因為沒有其它路子可以得到「第一手」材料了。

有網友譏諷道:「可憐的記者,不是現場目擊見證人,而是電視觀眾!」「出差去拍個顯示屏還真累啊!」「鳳凰臺前方記者也在謹慎的念微博……這還算在前方嗎?」



眾多專業記者對著電視拍微博。

這張圖片見證了中共懼怕真相、事事搞鬼的本色。與為老江過眼癮的宋祖英演唱「直播」根本是兩個概念。

北京時間8月22日,薄熙來案庭審,給了薄熙來胡說八道、當庭翻供的機會。到底是誰給了他這樣的機會?是什麼原因造成了他敢如此猖狂?是薄熙來知道黨怕什麼!△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