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與色重者勿入!色情與悲苦交織在一起的黨文化(多圖)
 
李子木
 
2013-8-19
 



2007年3月28日被拐去黑窯的15歲袁學宇!

【人民報消息】考慮再三,作為人民報的責任編輯,我決定使用黨網的一些網照,按理來說,這不符合人民報出圖片的標準,等於是在污染讀者的眼睛和心靈,但是不刊登出來,不足以說明為何「偉光正」的暱稱是「襠」,不足以說明中國共產黨到底是什麼,不足以說明中共要把中國人帶入地獄去。

其實,中國共產黨機關報人民日報的網站人民網在2013年8月11日刊登的這尋找失蹤孩子的新聞並不是最淒慘的,比這更淒慘的新聞不止成千上萬,但這個故事和故事旁邊的故事恰恰在述說著另一個更觸目驚心的故事,這就是今天我要告訴讀者的。

我們一步一步來,先說說尋子的故事。

這篇新聞的題目是《河北豐寧農民6年尋子路上解救上百名被騙窯工(圖)》。新聞開頭就把故事的梗概告訴了讀者:44歲的袁成是承德豐寧滿族自治縣鳳山鎮西官營鄉西窩鋪村七道梁人。2007年3月28日,其子袁學宇在河南鄭州丟失,當時只有15歲。從那一年開始,袁成和他的家人每年都要走出家門踏上尋子之路,從未間斷。袁成在忍受失子之痛的同時,卻把愛心播撒給了別人,每到一處磚窯只要看到年幼的孩子,他都設法解救,6年下來,已經有上百餘人被成功解救。

44歲的袁成真應該當公安部長,看完這個新聞所有人都會相信,有袁成在,不只會有上百餘人被成功解救,而且那些黑磚窯都會被砸碎,那些背後撐腰的都會抓起來繩之以法。可惜,這兒是從未註冊過的非法黨統治的地方,要在美國,黑磚窯不需要被砸碎,因為根本不可能存在。

派出所的人說:你們的兒子可能被綁架走了,不稀奇!

袁成的家在大山深處,其子袁學宇曾是村裏唯一個初中生。由於上學的道路太漫長,太寂寞,年幼的學宇慢慢的失去了上學的興趣。2006年,14歲的袁學宇輟學回到家中。

小山村實在太寂靜了,這讓知道一點兒外面世界的孩子想入非非,希望到山外闖蕩闖蕩。恰好家中有親戚要到河南鄭州打工,袁學宇便吵著要和夥伴們一起去。袁成嘆著氣說:「他堅持要去,我們也就同意了。」

2007年2月,15歲的袁學宇終於去了河南鄭州一家建築工地。「除了上學和放牛,我們家學宇從沒出過遠門,我和他媽有些不放心,但總不能讓他一直待在家裏吧!」

初到鄭州,袁學宇在鄭州市管城區航海路一個工地做學徒,學鋁合金窗戶安裝。袁成說:「孩子那天很高興,說自己找了一份技術活,一個月1200元,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寄錢回家了。」這個消息讓袁家人都很欣慰。然而,袁家並未等來學宇寄回的工資。僅僅離開家一個月,他就失蹤了。

2007年「3月29日下午四點多,孩子的領班突然給我打來電話說,孩子找不見了……」至今袁成仍清晰記得當日的情形。放下電話,袁成和家人心裏「咯噔」一下,妻子羅淑蓮晃晃身子,差點暈了過去。顧不得多想,袁成和一個侄子馬上趕到北京,連夜坐車趕往鄭州。

袁成趕到鄭州才知道,3月28日這天孩子失蹤後,工友們已經尋找了半夜。袁學宇生活用品都在宿舍裏,新衣服也在新買的箱子裏,人卻不見了。隨後的幾天裏,工友們紛紛出動沿著鄭州的街頭尋找,卻杳無音訊。

開始袁成也懷疑是不是孩子發生了意外,工地卻說是失蹤。通過與工友們聊天,幾乎排除了發生意外的可能,失蹤的可能性最大。

隨後,工友們向警方報了案。袁成說:「派出所的人說,你們再找找,有可能被拐到黑磚窯、黑窯廠,這種情況在這挺多,不稀奇。你們的兒子可能被別人綁架走了。」

這種情況在這挺多,不稀奇!這是派出所的人說的。鄭州市可是河南省的省會啊,一個省的省會可以隨意綁架人,販賣人口,而且公安局和派出所完全知情,卻不作為,這是為什麼呢?跑不出兩個原因,一個是公安本身就是黑窯的合夥人,蛇鼠一家、坐地分贓;另一個是惹不起,按照現在的話來說,就是「水太深」,後臺太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自力更生 組成尋子聯盟


袁成印了2000張尋人啟事。
組成寵物聯盟、貓聯盟狗聯盟,黨絕對不讓,怕出現陳勝吳廣,但組成尋子聯盟是可以的,因為他們的心都在找親骨肉上。

報導說:兒子是自己的心頭肉,為了找到兒子,袁成決定留在鄭州。他一次性印了2000張尋人啟事,白天幹活,晚上沿著大街發尋人啟事。20多天過去了,尋人啟事貼了不少,但始終沒有回音。

與兒子袁學宇一起出來打工的小老鄉建議袁成去報社登尋人啟事。尋人啟事見報當天,好消息便來了。說是好消息來了,不如說是騙錢的來了。

一位自稱姓王的先生,在電話裏向袁成描述了袁學宇的模樣,大致與尋人啟事相同,並且開口要多少多少錢。

袁成馬不停蹄應約趕到洛陽長途車站。當時,大雨傾盆,尋子心切的袁成根本沒心思避雨,便撥通了王先生的電話。對方先是聲稱在火車站,後又說在一個飯店,可當袁成趕到這家飯店時,對方卻沒有與他見面,因為袁成沒有足夠的錢,而且還帶著小老鄉。於是對方說袁成沒有誠意,讓他「從哪裏來回哪裏去。」

這雖然猶如一盆冷水,澆了袁成一個透心涼,但起碼還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如果他孤身一人帶著足夠的錢前往,可能屍骨都找不回來了。

這樣的電話,袁成不知接了多少,大多數的時間,他都會赴約,光路費就花去了好多錢。

袁成說,他心裏明白,也知道99.9%的對方是在騙自己,但為了那0.1%能找回兒子的機會,他一次次的到處奔走。

報紙上的尋人啟事雖沒能找到兒子,但他通過尋找兒子的過程,了解到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社會,還有多名和袁學宇年齡相仿的孩子,幾乎同時失蹤,地點都是在鄭州火車站附近。這些丟失孩子的父母也同樣沒得到當地公安部門的任何幫助。

就像六四難屬一樣,同樣是失去親人,這些尋找失蹤親人的人們有了共同的話題。他們也越聚越多,尋子隊伍也不斷壯大。袁成隨後聯繫到了河南駐馬店的羊愛枝、鄭州的柴偉、鞏義的張山林、濟源的張小英等人,這些人都在尋找失蹤孩子。

2007年4月下旬,他們在鄭州相聚,尋子聯盟誕生了,間接的響應了政府「自力更生」的號召。

黑磚窯活的有滋有味、有恃無恐

「尋子聯盟後,這些尋子家長們便開始了對河南省內黑磚窯的查找。」這是一個多麼奇怪的國家,整天喊依法執法,但孩子被綁架了沒人管,要自己張貼告示,刊登廣告,自己去深入虎穴狼窩。也就是說該幹人事的時候找不著執法的人了。欺負咱老百姓時黑狗子們都出來了。

袁成他們在幾天內走訪了100多家磚窯,其中三分之一為黑磚窯。按理來說,黑磚窯是違法的,應該是膽膽突突的,結果正相反,袁成他們進去了,不敢說是去找孩子,只說想買磚或是想打工。但窯廠見他們進廠後左看右看像是在找人,根本不像是來打工的,就轟他們走。情急之下,他們亮明瞭來意。有好說話的窯廠讓他們隨意走動看看,那些綁架人,心底發虛的,無論怎麼哀求也不讓袁成他們進廠找人。

家長們帶著彼此孩子的照片進廠便向窯工們出示,問問見過這孩子沒有。當著家長們的面,窯主、包工頭和打手就不時威脅窯奴們說:「沒見過就別瞎說!」

這些黑磚窯、黑窯廠並不是秘密的、地下的、白天收工晚上幹活,而是明目張膽的開工、公開的使用綁架來的苦力。這就不光是磚窯黑的問題了,而是這個公安黑、政府黑、體制黑,所以造成的黑廠就越來越多、越來越有恃無恐。

2007年4月下旬,袁成他們一行人又去山西,先後去了晉城、高平、長治、侯馬、運城、萬榮、永濟、芮城等地,跑遍了與河南交界的山東、河北、陜西交界的各市縣村鎮。每天早出晚歸,有時一天都吃不了一頓飯,一個饅頭頂一天,最多的一天他們轉30多個磚廠。

報導說「尋子的過程異常艱難,甚至存在危險。」

「在山村裏到處都是機器轟鳴的聲音,磚窯廠裏有和兒子年齡相當的孩子。」袁成心疼的說,「磚窯裡的孩子們大都光著膀子,腳上穿著露腳趾頭的鞋,甚至有的光著腳,他們表情木訥的推著磚坯,瘦小的身軀與車子比起來,更像是磚車在拉人……」

「救出別人的孩子就是救出了自己的孩子,或許我們的孩子也和這些孩子有著同樣的遭遇……」

山裏人的古道熱腸,讓袁成他們決定救出這些孩子。政府有資金、公安有能力,但都沒腸沒道,更沒有心肝肺。

在山西一家黑磚窯,袁成冒死救出三個沒有任何血脈關係的陌生孩子。他打出租車到了門口,再找機會偷偷溜進磚窯廠,看到了正在吃力拉磚坯的三個孩子。為了不引人注意,袁成把上衣一撂,和幾個孩子一起拉起了磚車。

攀談後,袁成得知這三個孩子分別來自山東、湖北、河南,同樣是在鄭州火車站附近,被人以學技術為名騙到磚窯廠來的。袁成決定救他們逃離苦海。他們快速悄悄走出窯廠剛幾步遠,十幾個大漢便追了上來,袁成和三個孩子趕緊擠上了停在那裏等他的那輛出租車,這時磚頭就飛了過來,司機見勢不妙趕快發動了汽車往前開。袁成想要報警可手機沒有信號,幸虧司機路熟,繞了100多里山路才最終脫險。

三個孩子被送到鄭州後,尋子聯盟第一時間通知了三個孩子的家長。見到他們家人團聚抱頭痛哭,袁成心裏又高興又痛心,真是五味雜陳。高興的是,救出了孩子,他們一家人團聚了,痛心的是,自己的孩子不知在哪裏。

袁成告訴記者,在山西晉城他曾解救出一個名叫肖曉龍的孩子。在看了袁學宇的照片後,肖曉龍肯定的說,他和袁學宇在同一個黑磚窯工作過,只是在他們被救前幾天,袁學宇被轉走。

2007年3月28日袁學宇被拐走,5月底的一天。一個東北口音的人打來電話,說學宇在他們手上,要5萬元,不能報警。為了讓袁成相信,那人還讓學宇與父親通了電話。「那絕對是小宇的聲音,我聽得很清楚,心激動得都到嗓子眼了。」於是,他連忙給家裏打電話,東挪西借,才湊了兩萬多元。錢沒湊齊,那人就再沒了消息。

袁成說,在他走過的上千家山西磚窯裏,只有三分之一正規,70%的都是黑磚窯。這些窯奴,包括不滿16歲的童工、不滿18歲的未成年人、二三十歲的青壯年,六十多歲的老年人,甚至還有智障者,幾乎每個人的身上都帶著傷疤。

這些奴隸比牛馬還不如,他們燒出的磚拿去蓋了房子,搞房地產的難怪會發大財。這些發生在一個一次次宣稱要帶領全民進入小康的國家,能實現女宇航員在飛船裏洗頭的夢想,卻不斷製造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現實。這是一個怎樣的國度!

尋子醜聞化為歌頌黨的新聞

袁成等人組成尋子聯盟的消息,很快在山西、河南傳開,並引起了媒體的關注,成為黨的一大醜聞。本來這就是禿子頭上的虱子,養了好多年了,但黨總能化危機為政績。

報導說,「2007年5月,經河南電視臺首次報導後,引起國家高層領導的重視,隨後,一場在全國展開整治非法用工和打擊違法犯罪專項行動展開,尤其是山西黑磚窯事件更是轟動一時。袁成等人先後配合警方在山西晉城、運城等地,解救了上百名黑磚窯的工人。」

可是光袁成去過的黑磚窯就有上千個,解救了上百名黑磚窯的工人也就只是杯水車薪,政府真的要整治嗎?不是,只不過是表現自己的偉光正。真正被整治的那些黑磚窯因為孝敬的油水不夠,才遭到了當地警方、地方政府的報復,所以才會出現一邊打擊黑磚窯,一邊繼續丟失孩子的詭異現象。

黨會不會化腐朽為神奇呢?黨的機關報網站人民網的回答是否定的,而且告訴讀者,絕對沒有一點可能,不但不會有任何神奇,而且會越來越腐朽,直到最後爛垮掉。

為什麼?!這是我在人民網看這篇新聞時看到的答案,是黨給出的答案。答案在三張網照裏。

黨網人民網是個把人變成鬼的色情網站

人民網這篇《河北豐寧農民6年尋子路上解救上百名被騙窯工(圖)》是分兩頁刊登的,文章說有圖,但上一頁和下一頁都沒有圖。



人民網說這篇新聞有圖!





新聞上一頁沒圖。


新聞下一頁也沒圖。


圖在哪裏呢?往文章的旁邊和下面一看,有圖,有不少圖……。原來圖在這裏,再看那些「熱點推薦」「推薦閱讀」的文章題目,原來人民網是個不折不扣的色情網站,不色不淫的人在黨網裏混些日子也色也淫了。此時我才明白黨真無愧於「襠」的稱號!

(未成年和色心太重的人請不要往下看。)

網頁的左邊是袁成他們痛不欲生尋子的一個片斷:

每天早出晚歸,有時一天都吃不了一頓飯,一個饅頭頂一天,最多一天他們轉30多個磚廠。

尋子的過程異常艱難,甚至存在危險。

「在山村裏到處都是機器轟鳴的聲音,磚窯廠裏有和兒子年齡相當的孩子。」袁成說,「磚窯裡的孩子們大都光著膀子,腳上穿著露腳址頭的鞋,甚至有的光著腳,他們表情木訥的推著磚坯,瘦小的身軀與車子比起來,更像是磚車在拉人……」

「救出別人的孩子就是救出了自己的孩子,或許我們的孩子也和這些孩子有著同樣的遭遇……」

山裏人的古道熱腸,讓袁成他們決定救出這些孩子。

在山西一家黑磚窯,袁成找機會偷偷溜進磚窯廠,找到了正在吃力拉磚坯的三個孩子。為了不引人注意,袁成把上衣一撂,和幾個孩子一起拉起了磚車。

攀談後,袁成得知這三個孩子分別來自山東、湖北、河南,同樣是在鄭州火車站附近,被人已學技術為名騙到磚窯廠來的。袁成決定帶他們離開這個「魔窟」。(轉載完)



痛不欲生尋子的文章旁邊竟是色情「熱點推薦」!

網頁的右邊是「熱點推薦」,三級圖片下面寫著:「明星裸體封面 藝術OR情色」,旁邊的題目有:「Maggie Q透視裝露奶誘…」「高清:日本另類情欲海報欣賞」「高清:柳岩薄紗比基尼大秀豪乳」「實拍各地的美臀大賽 場面壯觀」……

除了AV圖片外,下面沒忘了放一個收錢的廣告:「魯花 5S壓榨一級花生油」「健康魯花 香飄萬家」!

把文章往下拉,網頁的左邊是袁成他們痛不欲生尋子的另一個片斷:

2007年5月底的一天。「當時是一個東北人打來電話,說學宇在他們手上,要5萬元,不能報警。」袁成說,還讓學宇給他通了電話。「那絕對是小宇的聲音,我聽得很清楚,心激動得都到嗓子眼了。」於是,他連忙給家裏打電話,東挪西借,才湊了兩萬多元,後來那人再沒了消息。

袁成說,在他走過的上千家山西磚窯裏,只有三分之一正規。這些窯奴,包括不滿16歲的童工、不滿18歲的未成年人、二三十歲的青壯年,六十多歲的老年人,甚至還有智障者,幾乎每個人的身上都帶著傷疤。

袁成等人組成尋子聯盟的消息,很快在山西、河南傳開,並引起了媒體的關注。2007年5月,經河南電視臺首次報導後,引起國家高層領導的重視,隨後,一場在全國展開整治非法用工和打擊違法犯罪專項行動展開,尤其是山西黑磚窯事件更是轟動一時。

袁成等人先後配合警方在山西晉城、運城等地,解救了上百名黑磚窯的工人。

「孩子,你在哪裏?」

在那場清查黑磚窯風暴中,許多尋子聯盟成員的孩子先後被救,與家人團聚,而袁成的兒子袁學宇,直到今天還沒有任何消息。(轉載完)




網頁的左邊和右邊,襠的態度冰火兩重天!

網頁的右邊是「時尚」。一共四張圖片,分別是:「各國宅男女神秀性感身材」「蒼井空曬床照大尺度勾魂」「性感G奶 泰國小姐超火辣」「法國香艷電影海報大賞」。

老百姓家孩子被綁架走了,那是老百姓自己的事,黨太忙了,黨在忙什麼呢?抓錢和抓色。

薄熙來深知黨,可以做襠的發言人,他說:「不管什麼人,都有兩個弱點:好錢和好色,所以誰會使用這兩樣武器,誰就無往而不勝。」原來黨在使用這兩種武器毀掉中國!




人民網是色情網!

文章下面分三部份,左邊是「推薦閱讀」:

色情還是藝術? 中外性文化展的驚人差異
女星張暖雅全裸床照流出 17張裸照秀D奶寫真
朱莉貝克漢姆 扒一扒明星最性感私密紋身(圖)
超模英式田園比基尼秀性感,豐胸翹臀讓人口水流
成人雜誌性感超模爭相賣弄身段,無懼尺挑下限
洗澡的妹子你性感威武!銀幕大膽裸露臉紅心跳
蒼井空曬床照挑逗宅男,女星秒殺級眼神銷魂
干露露最新艷照曝光,搔首弄姿秀豪乳大尺度全裸

組圖:軍中綠葉燦如花 帥氣逼人的軍營硬漢
範冰冰舒淇趙薇,女星火辣性感泳照全集(圖)
泰國小姐20強性感比基尼寫真,半裸遮兩點秀豪乳
謝霆鋒張柏芝鄧超孫儷,揭明星夫妻的裸露合照
盤點女星激情戲,模樣銷魂尺度堪比三級片(組圖)
俏皮嫵媚萬人迷,波蘭超模喬安娜性感玩轉撲克牌
柳岩拍電影半裸出鏡 「胸器」逼人大奪眼球的女星
高清組圖:揭秘百年前西方裸模如何工作
高清:探秘全球舞娘盛產地,酥胸翹臀性感極致

中間部份是4張圖片:

陰暗!性侵虐童案搬上銀幕
高清:胸湧來襲的嫩模
豪放!明星海邊裸露秀身材
高清:巨胸美女內衣秀集錦

右邊是「旅遊頻道」和「圖說中國」兩個欄目

「旅遊頻道」4個新聞:

熱辣「姐妹花」極致誘惑
國外「富二代」奢靡生活
世界十二大刺激水上公園
7.8級強震?日本預警烏龍

「圖說中國」4個新聞:

女私人保鏢揭秘
13歲少女被強姦5次
河南小鎮23名越南媳婦
山東省衛生廳人質劫持事件




武警們在向襠宣誓,要保衛襠,難怪中國黑白顛倒!


袁成尋找兒子的椎心泣血故事的最後部份:

孩子,你在哪裏?

在那場清查黑磚窯風暴中,許多尋子聯盟成員的孩子先後被救,與家人團聚,而袁成的兒子袁學宇,直到今天還沒有任何消息。

每年忙完春種和秋收,袁成都會踏上尋子之路。出發前,袁成都會和其他失子的家庭電話聯繫,然後手裏拿著地圖,從這頭一直找到另一頭。

最初是袁成他們自費,袁成邊打工邊出去尋子,後來民間自力更生成立了一個公益項目,出去找孩子的「尋子聯盟成員」的花銷由這個公益項目來報銷,這減輕了袁成他們很大的壓力,但6年下來,袁成自己也已經花掉了十多萬元。

報導說「因為媒體的報導,鄭州市管城區警方曾成立了專案組尋找袁成之子,但因為線索太少一直沒有進展。」其實並不是這樣,是警方積極響應襠的號召,去淫亂,去隨便背上人命,致使很多警察早逝或染上惡疾。

袁學宇的妹妹袁雪靜今年12歲,已經在西窩鋪小學上五年級。

哥哥丟了,她寫了一篇讓人落淚的作文《我的哥哥》:我的哥哥走時候告訴我,妹妹,哥哥回來給你買衣服,還給你買鞋子……我做夢,夢見哥哥回來了,我說哥哥你到哪裏去了,哥哥說我到河南去打工,有一個人把我騙走了。哥哥你還記得,我們一起去掏鳥蛋嗎?要還能,我跟你再去玩吧。也能跟你去玩一次吧。要還能,我就高興了……要是哥哥回來了,小靜想要和哥哥一起玩,要讓哥哥睡在旁邊,讓媽媽給他做好多好吃的……

袁成的家位於燕山深處。清朝乾隆年間,袁家人從保定搬遷到豐寧七道梁這個小村居住,到袁學宇這一輩,袁氏家族已經傳了12代。袁學宇作為袁成家的惟一男孩,尋找兒子同樣寄托著家族香火延續的沉重使命。




袁成與妻子經常拿出兒子袁學宇過去的照片來看!

學宇還活著嗎?要是他活著,他在哪裏?要是他死了……袁成不敢想,也不敢和妻子討論這些。

以前袁成很少喝酒,不抽煙,而現在他一支接一支地抽煙,每晚要靠酒來麻醉。「沒有酒,我怎麼熬過去?」。最難熬的是夜晚,面對漫漫長夜,袁成睡不著覺時,便自己一個人翻看著電視。常常,電視機開著,袁成卻已經睡去,也許,只有這時,袁成才會短暫的忘卻煩惱和失子的傷痛。

為什麼現在大街上敢搶人搶孩子賣錢?為什麼中共國會破了「兔子不吃窩邊草」的傳統,專門「殺熟」?為什麼連空氣和水都污染的令人震驚?




人民網這篇新聞上頁的全頁網照。


人民網這篇新聞下頁的全頁網照。




長城網該文章旁邊沒那麼色。


騰訊網該文章旁邊沒有那麼色。


中共官網中,河北長城網,和騰訊官網在這個淒慘的新聞旁邊都沒有敢陪襯那麼色情的東西,只有中國共產黨的機關報網站如此放肆、如此開心、如此好心情!

這已經給人一個肯定的答案:黨不但不會幫助你排憂解難,而且怕你變鬼變的慢,乾脆自己上陣來污染你、墮落你、腐爛你!

為了讓人能夠直觀黨到底在幹什麼,到底是怎樣對待炎黃子孫的,所以刊登了一些污染讀者眼睛的色情網照圖片。對不起了,向各位致歉。△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