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小日本兒的這條消息愧對黨的教育(多圖)
 
李一清
 
2013-8-18
 

讓這些日本人來演「日本鬼子」,真是難為了他們!

【人民報消息】最近一條微博特火,說在日本待久了容易養成60個「壞習慣」,看完之後,想起今年3月8日人民報轉載的南方週末的那個報導,說四個日本演員在扭曲的民族主義的夾縫中生存。這倆新聞放在一起看,真是別有洞天。

雪地裏演日本兵強姦中國婦女……一脫褲子屁股凍僵了

2005年,在中國無所事事了兩年,每天琢磨著是吃拉麵還是吃盒飯更飽的冢越博隆收拾行李回到日本。那段時間他的目標就是「每天能省一塊錢」。回到日本沒多久,導演楊陽的一個電話讓冢越博隆又趕回了中國,電話裏說:「抗戰勝利60周年到了,有很多戲要拍。」

從電影《鬥牛》開始,日本演員冢越博隆成了「鬼子專業戶」。他有時不明白,戲裡的鬼子別說不像日本人,「連人都不像」。他曾經拍一場雪中行軍的戲,大陸導演要求博隆在村口看到一個女人後迅速從馬上跳下去強姦她。

「導演,這不太可能吧,這麼冷的天,不會有人想幹這種事吧。」博隆說。

大陸導演堅持:「你不懂,那個時候日本人就這樣。」

正是隆冬,博隆褲子還沒脫下來,屁股就凍僵了。但為了生存,為了「像一個日本鬼子」,博隆只能硬著頭皮演下去。

在冢越博隆出演的大多數戲中,導演的要求只有一個:一喊開機馬上就要凶神惡煞。「時間長了,眉毛都會一下下發抖。」冢越博隆說。

拍戲拍多了,博隆也會和導演交流對角色的看法。一次,他嚮導演建議,演八路軍的人是不是太強了,稍微弱一點大家勢均力敵會更好看吧。結果,演男主角的中國演員走到日本演員博隆面前,看著他只蹦出來五個字:「中國人,無敵!」

冢越博隆感覺自己發揮得最好的是一場和長官在戰壕中等待決戰的戲。當時他和另一個演員演得很賣力,兩個人想表現出生死離別之情,但作為日本人又不會選擇外露的方式。臨場發揮時,冢越博隆和另一名演員面對面站著,低下頭,大聲哭泣著講過去的笑話。

一聲「CUT」後,導演告訴他「這樣的戲要少一點」。

有一次冢越博隆演一場剖腹自殺的戲,導演要求他一邊自殺一邊用手蘸血在身前寫下「謝罪」兩個字。後來覺得效果還不夠,就又告訴博隆「邊哭邊剖」。

冢越博隆初到中國時因為語言不通所以生活很不方便,但他沒想到,他的中文越好痛苦反而越多。拍攝《鬥牛》時,冢越博隆第一次聽到了「鬼子」這個稱呼。他被人「鬼子、鬼子」地叫來叫去,但又不明白什麼意思。回家後他查了字典才明白過來「鬼子」的含義。

後來有一場戲,導演讓他加一段踢身邊的漢奸的戲。沒想到,演漢奸的人特別激動地說:「不能讓日本鬼子踢我!」

這幾年拍戲時,劇組裡的人休息時總是喜歡拉著博隆聊抗日戰爭的話題,聊著聊著大家就會吵起來。「他們總是想讓我向所有人道歉。」

讓博隆更為不解的是,他有時會無辜成為人們發泄仇恨的對象。2009年,博隆在山西拍一場被村民俘獲的戲,他躺在地上裝昏,正等著導演喊「CUT」。一個老太太突然沖出來,死死掐住博隆的喉嚨,大吼:「小日本鬼子!」

導演起初以為是群眾演員在表演,後來看博隆的表情不對,連忙衝上去把老人拉走。

冢越博隆的母親在看過他出演的數部抗日劇後,有些不高興,「因為每一部裏面都會死」。當中日關係緊張時,母親還會在電話裏哭泣著哀求冢越博隆,一遍遍地說著「回家吧」。後來,冢越博隆出演了一部日本國內的影視劇,這次沒死,母親才高興了一點。

「你不像鬼子」


這日本演員長的不像中
共宣傳的日本鬼子。
為了演好「鬼子」,矢野浩二開始大量觀看中國經典抗戰片,學習其中對日本人的表演。《鐵道游擊隊》、《小兵張嘎》中方華的表演更是被他反覆提及,都看過一遍後,矢野浩二明白了,「原來他們希望要這種凶狠的鬼子」。

對於澀谷天馬來說,「鬼子」之路並不平坦。初到中國的那段時間,他頻繁地在劇組紮堆的太陽宮一帶的賓館奔波,接受導演面試。「你太瘦,不凶,不像個鬼子。」得到的大多是這樣的回覆。「到底鬼子是什麼樣,也沒一個導演告訴過我。」澀谷天馬說。

演了幾部抗日劇後,三浦研一感到很多中國導演並不需要他們演一個真正的日本人,「只要用日語把臺詞念出來就可以了」。2005年,三浦研一在電視劇《我的母親趙一曼》中飾演處死趙一曼的憲兵隊長。在日本時,三浦研一就有去旁聽庭審的愛好,尤其是對死刑犯的審判。接到憲兵隊長的角色後,三浦研一參照著自己了解的殺人犯心理,在家中默默準備了兩週。

第一次開拍,三浦把憲兵隊長處刑前猶豫不決、內心掙扎的戲份演繹得淋漓盡致,不僅是臺詞,連面部表情都隨著行刑過程不斷變化。沒想到,導演不買賬。「三浦,不要這麼多,上去把電閘拉下來就可以了。」

從2002年第一次演鬼子至今,三浦研一已經在影視中扮演超過六十次鬼子,他感受最深的是國外導演對相同題材影片的操作。2009年,三浦研一在德國導演執導的電影《拉貝日記》中扮演一個拿喇叭的日本兵。戲份很簡單,拿起喇叭喊戰俘們吃飯,把他們騙去屠殺地點。

「導演,這個士兵知不知道戰俘們要被處死?」三浦研一問導演。

德國導演很驚訝,認真和他討論了很久,最後得出結論,這個人是知道的。導演讓三浦在喊「吃飯了」這句話時要帶著緊張、害怕的心情,「要帶顫音的」。這讓三浦研一感到,國外導演對待角色的態度與中國導演的差別,「他們把日本兵看作人」。

外國導演與中國導演的差別:他們把日本兵看作人

在中國開始「鬼子」生涯的初期,幾位日本演員都極為珍惜手中的角色,導演怎麼說就怎麼演。「認認真真地演沒有人性的惡魔。」矢野浩二說。

幾人之中運氣最好的是矢野浩二。2005年以前矢野浩二只出演過四部抗日題材電視劇。但2005年一年便有四部他出演的抗日劇上映。「打開電視,都是浩二扮演的鬼子。」經紀人孔屹說。

2006年,在接連出演數部抗日劇後矢野浩二感到深深的疲憊,「沒辦法一直保持仇恨的狀態」。而導演們還一再抱怨著「你這樣演不像日本人」。於是他決定轉型,

2008年矢野浩二開始在湖南衛視綜藝節目《天天向上》中擔任主持。「鬼子」的稱呼從此漸漸離他遠去,在日本《產經新聞》的一份調查中,矢野浩二甚至是中國人認知度最高的三個日本人之一。但讓他有些鬱悶的是,只要演日本人,哪怕不是抗日題材,在劇中也都是以死亡終結。

有空的時候,四個「鬼子專業戶」會在北京的飯館偶爾小聚。一桌子的「鬼子」感慨著都不想再演惡魔一樣的角色。曾有日本留學生在吃飯時對三浦研一說:「三浦哥,能不能少演點這樣的角色,大家會以為日本人都是那樣的。」

在日本待久的中國人告訴我們真實的日本和日本人




日本超市東西保證質量,彼此信任。


近日,以「日本潮流林萍」註冊的網友林萍在微博上出了一條消息,顛覆了中共在影視中描繪的日本和日本人。林萍說在日本待久了容易養成60個「壞習慣」,如下:

1,忘記鎖門,發現後根本不在乎;

2,覺的警察就應該不凶;

3,對現鈔的真偽沒有任何防範,(因為所有地方都沒有驗鈔機);

4,停下來辦事時,自行車從來不鎖,車框內的東西也從來不取出來;

5,口渴時,無論在哪裏發現水龍頭,上去就喝;

6,買東西時從來不數找回的零錢;

7,不管認識與否,見面就微笑鞠躬;

8,從不當場檢查購買的貨品狀況,包括筆記本電腦;

9,等綠燈橫過馬路時,從來不看兩側通行的車輛;

10,一進家門就光腳,連拖鞋也不穿;

11,只要有人敲門就給開,問都不問;

12,變傻了,連垃圾都不會(隨手就)扔了,竟然每天都要先看日曆(是否倒垃圾日);

13,酒量大減,飯量大增,對肉不再忠誠了;

14,沒有盜版盤竟然不覺得痛苦;

15,對餐館缺乏好奇心;

16,雨傘天天掛在門外;

17,不會(到菜攤)挑菜,(拿了就走);

18,不會砍價了;

19,除了家,不會開門了(因為公共場所全部都是自動門);

20,有了口頭語,開口就是「斯密馬散(不好意思)」;

21,忘了怎麼吵架,更不要提打架了;

22,出門隨身不帶手紙;

23,隨身有兩個錢包,一個整錢,一個零錢;

24,推兒童車從不擔心沒有電梯或坡道;

25,迷信天氣預報,說下午2點前有雨,3點出門就不會帶傘;

26,從不擔心缺斤短兩;

27,習慣性的認為海鮮比肉便宜;

28,認為隨地扔煙頭、吐痰是極其惡劣的行為;

29,從不擔心自己有口音而受歧視;

30,從不擔心在玩具城只玩不買而遭白眼;

31,認為乾淨、整潔的街道是很平常的;

32,認為所有的電話亭、自動售賣機都是可以正常使用的;

33,認為「便宜沒好貨」不是真理了(日本的一元店物美價廉);

34,相信商家的打折貨優惠是真實的;

35,對電視上的各種傷亡或事故報導大驚小怪;

36,認為出錯是非常奇怪的事情;

37,認為所有的食品都是安全衛生的;

38,習慣按時刻表等車;

39,對隨處可見的殘障和智障人士習以為常;

40,相信廣告;

41,講電話時會情不自禁的點頭或鞠躬,儘管對方看不到;

42,擁擠電車每到站都會自覺下車給後面的人讓路;

43,電梯裏主動幫人按樓層與開關門;

44,開車從不按喇叭;

45,無拉鍊的包包也很放心的四處提,四處放;

46,說英語時會不自覺的用上日式英文;

47,走樓梯自覺靠左邊,右邊讓給趕路的人;

48,垃圾隨手放進包包裏,帶到家裏扔;

49,隨身攜便手帕與便攜煙灰缸;

50,即使沒車也會乖乖的等綠燈亮了再過馬路;

51,習慣了自覺排隊;

52,公務員們對我們點頭哈腰已習以為常;

53,錢包與手機放在屁股兜兒,大半截露在外面(看見很多男生都這樣);

54,公園等隨地亂坐;

55,(空氣不污染到)半年不會擦一次皮鞋;

56,上廁所從不先看有沒有廁紙;

57,不會分煙、勸酒、夾菜給別人;

58,買的肉與菜隨便沖洗下,甚至不洗就能下鍋;

59,地震來了也不慌不忙的(沒有人踩人);

60,趕車、上班、繳費等都特守時。

這60條日本社會現象,條條都讓中國人羨慕,條條都顛覆黨的仇日「愛國主義」教育。所以,只要黨沒倒,網絡長城永遠是黨的命根子。△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