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人內幕:中共諜海最大慘敗 鄧文迪被拋出(1)(多圖)
 
姜青
 
2013-6-20
 



這個間諜大案都是因為默多克的傳媒帝國掌管著英美澳等國的最重要媒體引起的。顛倒是非黑白是中共擴張的必備武器!




默多克娶了個紅色女間諜!


【人民報消息】中共建黨以來,所有的成功都是來自間諜特務提供情報,尤其利用女間諜女特務。中共利用這些人達到非法建政的目的,門戶開放以後,根據個人的條件,利用各種機會,外派間諜出去。

中共非法建政以來,鄧文迪是打入西方主流社會最高層的最成功的間諜,也是最失敗的間諜。損失最大的是中國共產黨。為什麼這些年默多克的新聞集團會發生那麼多的事?那是中共在奪權。戲總有落幕的時候,2013年6月13日戲落幕了,鄧文迪沒有還手之機就落幕了,對於她最好的結局應該是庭外和解,否則中共吃不了兜著走。

生活永遠比小說精彩,小說看完就完了,但生活不能。

鄧文革出生了

世界知名的前默多克第三任妻子鄧文迪1968年12月5日生於山東濟南市。從小在江蘇省徐州市長大。其父親鄧德輝是廣東東莞人,母親劉雪芹是濟南人。


鄧文迪沒變壞的時候。
在徐州,早年與鄧家十分熟悉的鄧文迪的高中班主任謝啟棟說,鄧文迪的爸爸只是一個國營機械廠的工程師。家中還有兩個姐姐鄧瑜及鄧準玲。生下來的時候,父母給她起了一個很有時代感的名字──鄧文革。隨著時代的變遷,這個名字越來越讓人厭惡,1985年她把名字改成了鄧文迪。

1979年到1985年,由於1.75米的個子,鄧文革曾經是徐州市第一中學的排球隊員,學習成績較差,常常因為打球而不得不補考。老師和同學的評價是「一個很普通的學生」。

高中班主任謝啟棟還記得帶班的那一年,鄧文迪得追上落下的課程。因為打排球,她的成績落在很多同學的後面。

後來全家搬到了廣州,1985年,鄧文革改名鄧文迪考入廣州醫學院。在鄧文迪嫁給默多克之後,記者採訪她曾待過三個學期的廣州醫學院,人們對她的評價很不怎麼樣。醫學院的輔導員張珊莉有點不理解:為什麼鄧文迪不曾提及她在廣州醫學院待過的這段時光,為什麼她「嫁的好」後,極不願意談及自己曾經就讀廣州醫學院。

問題就出在這裏。

事情發生在廣州醫學院學習期間

18歲那年,1987年,鄧文迪在廣州醫學院上學期間,並沒有心思學習,成績也不好。經人介紹認識了一對來自加州的美國夫婦,50歲的先生傑克-切瑞(Jake Cherry)在廣州一家中美合資生產冰櫃的企業裏當技術員,42歲的太太喬伊斯(Joyce Cherry)帶著女兒來陪伴他。介紹鄧文迪與他們認識的是給切瑞當翻譯員的那個人。那人說有一個醫學院的女孩子希望有外國人幫忙她提高英語水平。說是提高,其實是從零開始。 從一開始鄧文迪就不是為學英文來的,而是為她去美國鋪路。

拉上關係後,切瑞夫婦倆都很熱情,太太喬伊斯因為不工作在家裏待著,有大把時間,就熱情幫助小女孩鄧文迪。沒想到鄧文迪一邊跟太太學英語一邊色誘其丈夫切瑞。這種沒有人性的做法,除了間諜特務外,一般人是受不了自己良心的譴責的。但這僅僅只是陰謀的第一步。

接下來,鄧文迪鼓動切瑞讓他太太回國,理由是讓小女兒上幼稚園。愛女心切的切瑞太太馬上返回洛杉磯,剛安頓下來,切瑞先生的電話就追過去了,說鄧文迪想要去美國念書,讓馬上給她辦理擔保和入學申請等各種手續。好心的喬伊斯馬上照辦。

1988年2月,19歲零2個月的鄧文迪中途退學醫學院,前往洛杉磯的加州州立大學北嶺分校(Northridge)就讀八桿子打不著的經濟學,這時她的英文還結結巴巴。 從認識切瑞夫婦到劈腿再到赴美,18歲的鄧文迪用了不到一年時間就完成了。

到了美國,喬伊斯像對待自己的女兒一樣疼愛鄧文迪,不但承諾資助她的學習費用,直到她學成為止,而且甚至讓她和自己五歲大的女兒合用一間臥室和一張床。按照外國人的習慣這是相當罕見、相當友善的。

長相醜陋的鄧文迪是什麼時候被曾慶紅的人馬收編成特定對付外國人的工具,準確時間?不忙,會有人曝光。在和切瑞上床之時,切瑞肯定鄧文迪不是處女,而且她的床上技術花樣翻新。如果不看臉,絕對是位能迷住男人的性亂高手。不經過特務專門培訓是絕對做不到的。

第一次婚姻──為了在美國定居

結束了廣州的工作,切瑞回到洛杉磯家中。喬伊斯發現這一老一少的關係有點不對勁。不但如此,鄧文迪對切瑞的穿著打扮開始品頭論足,鄧文迪且與切瑞晚間開始外出甚至徹夜不歸。很快,太太在丈夫處發現了一大堆鄧文迪挑逗男人的造型照片,且這些照片是切瑞在中國時拍攝於廣州酒店的房間裏,切瑞承認自己已經被這個年輕的女人所吸引。喬伊斯憤怒和傷心至極,要求鄧文迪立即搬走。結果丈夫也跟著走了,兩個人在外面租房子同居。那年鄧文迪不到20歲,切瑞50歲。1990年2月,切瑞在與太太離婚後不久,便與鄧文迪結婚。

結婚四個月後,切瑞非常驚異的發現鄧另有個20多歲的男朋友(戴維-沃爾夫,David Wolf)!她經常徹夜不歸,鄧文迪對切瑞說「你太老了!」後來,鄧文迪乾脆不回家住,而且與沃爾夫公開出雙入對,對別人說沃爾夫是她的丈夫,切瑞要求她離開。她離開了,直到需要切瑞證明她真的是自己老婆才可以拿到綠卡時,她回來了,說是要「復合」。切瑞以為會「破鏡重圓」,綠卡拿到後,她又公開和沃爾夫搞在一起,這時切瑞的利用價值已經為零,他們再沒有睡在一張床上。切瑞說1996年以後他們沒有再說過一句話。

洛杉磯郡高級法院的記錄顯示,這段婚姻維持了兩年七個月,僅僅比鄧文迪依法獲得美國居留權的兩年時間多7個月,切瑞聲稱實際上他們共同生活的時間也就四個月。按照法律,無論時日多久,詐騙來的永久居留權、美國公民身份會被取消。

蹊蹺的男朋友沃爾夫

戴維-沃爾夫是如何與鄧文迪相識的,這是個迷。在90年代他們共同住過許多地方,而且還欺騙他們的朋友說,兩人是在沃爾夫在中國經商時認識的,然後結婚來到美國。

據認識鄧文迪的人士稱,在90年代早期她和切瑞先生結婚的那一段時間,以及此後的一段日子裏,鄧文迪至少在一些場合介紹高大的、衣著整齊的沃爾夫先生為她的丈夫。加州經濟學教授肯-查普曼回憶說,他最後一次看見他的學生是在1995年,她給了他沃爾夫先生的名片,並說可以通過她的「丈夫」找到她。

鄧文迪後來去上耶魯大學商學院,學費非常昂貴,錢都是沃爾夫先生(David Wolf)支付的。沃爾夫只比鄧文迪大幾歲,當時正為一間進出口公司工作,能說一些中文,他不是高收入,他是如何有能力支撐鄧文迪畢業的,這又是一個迷。

鄧文迪畢業後,不需要戴維-沃爾夫的經濟資助了,1995年,這個美國人前往北京工作並定居當地,鄧文迪與其同居關係就結束了。按理來說,是鄧文迪利用了他,利用完就各走各的路了,應該成為仇人。但,蹊蹺的是,鄧文迪與默多克結婚時,戴維-沃爾夫的母親卻參加了婚禮。原來鄧文迪與沃爾夫從來都沒有要結婚,只不過是有人用國庫的銀子借沃爾夫的名義供鄧文迪上學而已。

不是在飛機上認識的Star TV高管

一個流行的說法是鄧文迪在飛機上碰到了Star TV的香港副首席執行官,然後很幸運的得到了職位。不過,這不是事實。

耶魯大學要求其MBA學生在學期間要有實習經歷,於是,一位「朋友」幫忙鄧文迪在香港的StarTV找到了實習的工作。

剛開始並沒有成功,這位「朋友」介紹她認識的是布魯斯-丘吉爾(Bruce Churchill),當時他負責新聞集團公司福克斯電視在洛杉磯的財務和公司發展。由於鄧文迪缺乏在娛樂業的經歷,所以沒有錄用。這並沒有妨礙鄧文迪的前程,因為她身邊有她知道的和不知道的人在幫忙她創造機會,不是為了她,而是為了完成黨的計劃。

1996年晚春,當布魯斯-丘吉爾先生被任命為Star TV的香港副首席執行官,推薦人又一次向他推薦鄧文迪,說她擁有長青藤學校的商務學位,精通英語和普通話,這對於新聞集團進軍在亞洲衛星服務市場的Star TV來說,應該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於是鄧文迪得到了在Star TV香港的實習生職位。

實習生不算是公司裡的職員,只是大學畢業生為了以後好找工作來拿「經歷」而已,有的公司付少少的錢,有的公司不付錢,一般時間是三個月。

進入世界第二大傳媒集團公司實習是鄧文迪跨向目標的關鍵一步,她將目標鎖定新聞集團在香港的所有高管,至於能爬到多高,連她自己都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她的任務就是必須往前衝。

扮裝傻大姐為引高層主管們注意

1996年5月,鄧文迪開始了其在Star TV的實習工作。如果按步就班的當好實習生,那高層主管是不會知道有她這個人。於是她接到命令,扮裝貌似天真的傻大姐,用無俚頭的出位肢體動作和語言來達到目地。

據高中排球教練王重生的記憶,鄧文迪是個文靜的女孩,而不是個瘋丫頭。要在彬彬有禮的同事面前瘋瘋癲癲的,對鄧文迪來說並不是件易事。就像妓女一樣,在屋子裏一對一容易,要在廣場當眾上演成人電影,那沒人肯幹。

一位經理說起鄧文迪對廣告主管羅伯特-布蘭德的狗血動作,至今搖頭。布蘭德在香港公司裏是個舉足輕重的人物。他總是抽著刺鼻的香煙、紮著馬尾辮在辦公室裏走來走去。沒有人敢對他不恭敬。

就在鄧文迪剛剛被介紹給布蘭德認識的第二天,布蘭德路過鄧文迪所在的辦公室。鄧文迪突然從辦公室沖了出來,抓住了布蘭德油膩膩的辮子,在所有人的面前,用力一拉,用她那尖厲的嗓音說:「Hi,Robert!我是文迪!記得我嗎?我是那個實習生……」然後咯咯的發出孩子般的天真笑聲。這個時候你絕對想不到她是個在床上施展絕技、可以毫不留情拆散自己恩人家庭的惡毒女人。

布蘭德回過頭,帶著那種不相信居然有人對他這麼做的震驚表情,……然後,難題是,面對「孩子般的笑聲」他能大發雷霆或甩頭就走嗎?這豈不和孩子一般見識了嗎?於是,他像原諒不懂事的孩子一樣,咧咧嘴笑了。

這位經理說:「那天,我們大家都知道了鄧文迪是怎樣的人。」

一位鄧的當時同事說,「那時候我們都忙著學習,而鄧則說我要去認識那些人」,於是鄧經常會悄悄走進某些重要人物的辦公室,不請自來的自我介紹:「嗨,我是鄧文迪,那位實習生……嗯,你是誰?」

時任Star TV的CEO蓋瑞-戴維(Gary Davey)則回憶說,鄧有些笨拙,不是很懂得在大公司工作的規矩。她的所作所為被所有同事鄙視,認為太共產黨作風了,太沒有教養了,同時也感到她存在的威脅。因為鄧文迪使用的是「不能留芳百世,也要遺臭萬年」的不擇手段的做法,這使她在極短時間裏成為公司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人物。

她的這種出格的做法可能會引來兩個後果:要末趕快打發走,要末當寶貝留下來。最後她被轉正了。因為光耍「二」還不行,還得有真東西。那就是向公司展示自己在大陸的人脈。

這正是她不用發愁的地方,背後早有人給準備好了。

據以前的同事回憶,鄧文迪常常在上班時心不在焉,「她隨時準備去見不同部門的高管,但可以明顯看出她內心有些膽怯。」但是,最終,她還是鼓起勇氣不聲不響的不敲門的直接走進高級執行官的辦公室,告訴他們自己剛剛見到的中國企業家或她聯繫的政府官員。

這些主管們看著這個黃皮膚黑頭髮的中國女人,聽著她嘴中吐出來的話,樂的兩眼發直:天上掉下餡餅來了?咋自己公司有這等寶藏竟然沒發現?!△(未完待續)

(人民報首發)

相關文章:
驚人內幕:中共諜海最大慘敗 鄧文迪被拋出(1)(多圖)
驚人內幕:中共諜海最大慘敗 鄧文迪被拋出(2)(多圖)
驚人內幕:中共諜海最大慘敗 鄧文迪被拋出(3)(多圖)
驚人內幕:中共諜海最大慘敗 鄧文迪被拋出(4)(多圖)
驚人內幕:中共諜海最大慘敗 鄧文迪被拋出(5)(多圖)
驚人內幕:中共諜海最大慘敗 鄧文迪被拋出(6)(多圖)
驚人內幕:中共諜海最大慘敗 鄧文迪被拋出(7)(多圖)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