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好日子近了(多圖)
 
喬劁
 
2013-5-31
 



新華網5月29日高調談薄熙來性奴大連女騎警!



新華網5月30日驚現「太陽雨」這個敏感詞!

【人民報消息】說到宋祖英,就是在談江澤民,捧宋就是舔江,吐槽宋就是打擊江,也證明江勢已衰。說到「女騎警」,就是在談薄熙來的淫亂,談到「太陽雨」,就是在提醒人們別忘了大連電視臺原「太陽雨」節目主持人張偉傑被薄熙來玩弄後滅口的這起人命案。這已經是一種共識。

最近網上吵吵,說薄熙來的審判即將來臨。看中共政府門戶網站新華網這兩天的新聞真有這麼點意思。

新華網5月29日、30日兩天高調談到大連女騎警和「太陽雨」這個敏感詞。

大連女騎警──薄熙來的性奴



2010年10月6日,身著新款藍色制服的大連女騎警在人民廣場招搖。



2011年3月2日,非年輕美貌的德國女騎警在柏林執行守衛。
晚上她們沒有額外任務。

5月29日,新華網用高清圖片的形式「盤點世界各國都市女騎警」,一共16張圖片,而且外國女騎警多半是年齡比較大,與「年輕、美女」不沾邊兒的。16張圖片中有三張是大連女騎警。圖片擺在第5張、第13張和第15張。

第5張圖解是「2003年7月22日,出席亞歐經濟高層論壇的美國官員遊覽大連時向美麗的女騎警致意」。第12張是2011年3月2日,德國柏林的兩位非美女非年輕的女騎警在執行守衛。 第13張是2010年10月6日,身著新款藍色制服、戴著墨鏡的大連年輕貌美的女騎警在遼寧大連市人民廣場招搖。第15張是豎著站成一排的身穿白色騎警服的大連女騎警。

大連女騎警曾是當地的一道不可忽視的風景線,很多人以為薄熙來喜歡講排場,那些大連美女騎警騎著高頭大馬是為薄擺「政績」的,後來才發現她們的能力並不在這些方面,她們白天騎馬只不過是做做樣子,晚上才是真正上班,倒著班兒的與薄熙來輪流騎。她們白天穿著量身製作的警服,看著人五人六兒的,晚上脫了警服就是薄熙來的性奴。

敏感詞──「太陽雨」

張偉傑(大連人徐斌在其博客上提供)。


誰都知道,「太陽雨」這個敏感詞代表的是兩條人命。

據姜維平披露,那是90年代中期,薄熙來任大連宣傳部長以至副市長、市長期間的事,薄以開放城市需要漂亮形象為由為自己找情婦,他建議大連電視臺對外公開招聘,並親自挑選,結果名不見經傳的東北某小城電視臺播音員張偉傑被選中,主持文藝部的「太陽雨」專題節目。

張時年20多歲,並己婚生有一子。被薄熙來看中後,很快就與薄零距離。張小姐和黃麗滿一樣,不知要低調,在電視臺很張揚,有一次張還故意問李臺長:「你有沒有事要辦?我晚上能見到熙來」,自此臺長李某俠有事要靠她去辦,一辦一個準兒。很快,此桃色新聞一時傳遍大連,搞的老婆谷開來與薄熙來關係很緊張。

一位在大連曾經親眼看到過張偉傑的女商人說,張偉傑年輕貌美,長著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臉龐飽滿看上去很有福相。薄夫婦的好友程家昌透露,薄熙來劈腿大連電視臺主播張偉傑時,谷開來曾打電話給他,稱自己睡不著,邊說邊痛哭流涕。谷開來忘了薄熙來當年跟她劈腿時已經有老婆孩子。

谷開來管不住丈夫,就組織人在地方媒體上撰文全力攻擊張偉傑,另一面則還動用國安,公安人員給張偉傑施壓,迫使其離職。

張偉傑被谷開來趕出電視臺後,多次上訪,還去過北京上訪一次,當時不知道是誰接見她的,從北京回到大連後,薄熙來認為她影響了自己的仕途,就跟她徹底撕破臉了。 張偉傑的一位朋友說:「張偉傑一共在大連市政府門前鬧了三次,她鬧的前兩次,我都不在國內,第三次她鬧,我在大連,我原本想開車過去接她,但那時110警車已經在那裏了,我先生不讓我過去。」她還說:「張偉傑當時是懷孕了,要不她沒有這個膽量去鬧的。」

這位朋友說:「後來我打電話給她時,第一次是大連公安局中山分局姓史的接的,再打電話就不通了。當時對方回覆我說,你不要打電話找她了。我問『你是誰?』『我是中山分局的』『你貴姓?』『我姓史』。」

張偉傑被秘密關押起來,聽說在關押期間多次自殺未遂,之後就此失蹤。那位朋友說:「我們已經找了張偉傑好多年了,不是一年半年。我們都是秘密尋找,沒敢聲張,但是也沒有找到。」「我妹妹曾想找屍體加工廠去問問,但周邊有很多便衣,只好作罷。」

新華網2013年5月29日、30日兩天高調談大連女騎警和「太陽雨」,看來薄熙來的好日子近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