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日風潮背後 血債派撂出狠話
 
陳破空
 
2012-9-20
 
【人民報消息】發生在“九一八”前夕的中國反日示威,在全國上百個城市登場,並演變成大規模的暴力,打砸搶燒。表面上,是針對日本商店、日式餐館,然而,鑒於大多數日本商店、日式餐館都由中國人經營,損害的,主要還是中國人自己。

中日之間還沒有打起來,中國人自己首先打起來,自相踐踏,再度驗證那種“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的國民性。所謂改革開放,已經三十多年,中國人素質,一如從前,依然淪落在文明末端,讓人不能不嘆:扭曲人性的制度,何其剛硬!

假作真時真亦假,弄假成真,也常令操控者緊張。當民眾打出“要怎麼收回國家領土-釣魚島?哎,不如叫城管和中國的貪官去吧!”的標語、喊出“要政改、要自由”的口號、並衝擊政府大樓時,有關當局就急踩剎車了。在接連幾天的縱容和默許之後,對反日遊行避而不報的中共官方喉舌,終於轉向,開始公開呼籲“理性愛國”。原本袖手旁觀的警察,也如彈簧般彈跳起來,開始大舉出動,打壓示威。反日風潮隨之降溫。

北京再次向世界證明,操控群眾運動,它是最有經驗的政府、最具謀略的老手。唯一讓它懊惱的是,碰上了如今的互聯網時代,遭遇網民的“人肉搜索”,那些在各地帶頭打砸搶燒的便衣警察、公安幹警,一律的“平頭男”,便紛紛現形,頓時戳穿了當局操控和表演的把戲。也由此驗證了當局多年來對付西藏人和維吾爾人的手段:便衣警察喬裝為民,帶頭打砸搶燒殺,為當局血腥鎮壓製造口實,將和平請願暴力化,把民族訴求汙名化,用刑事手段碾壓民族問題。

這個政權,固然依靠打砸搶燒殺起家(血腥土改),但,誰又能想到,當政超過一甲子之後,這個政權,居然仍需要借助打砸搶燒殺來維持。二十一世紀,一個掌控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大國政府”,居然匪性不改,令人唏噓!

所謂反日情緒,本身來自於當局的炒作和煽動;不信,讓當局炒作中俄之間的衝突、煽動中俄之間的仇恨,看中國人會不會又一窩蜂地反俄?包括釣魚島問題本身,也是中共製造。在中共當政的前半期,中共領導人咬死釣魚島(包括在琉球群島內)是日本的;到中共當政的後半期,又語焉不詳地提出釣魚島是中國固有領土。如果不是中南海這種前後矛盾、首鼠兩端的宣示,這世上根本就不會出現、也不存在什麼“釣魚島問題”,更不會因為這一島之爭,動輒令中日交惡而關係倒退。

有遊行人士高舉毛澤東像,甚至打出標語:“誰不滅日本,就去水晶棺替換毛澤東!”這一動作,固然是暗諷當今中共領導人,嘲笑他們軟弱,不如毛澤東。然而,毛澤東反日、抗日嗎?如果稍具歷史知識,便不難了解,真正的毛澤東,親日、媚日。且不說,八年抗戰中,毛澤東消極抗日而積極勾結日軍,聯手打擊浴血抗日的國民政府;且說,中共建政後,毛澤東堅決主張釣魚島是日本領土。如果從水晶棺請出毛澤東,他老人家恐怕還是那番話:“如果沒有日本的侵略,我們(共產黨)現在還在山裏。如果需要感謝的話,我倒想感謝日本皇軍侵略中國。”區區一個小島,算得了什麼?

各地遊行,均有人高舉毛澤東像,而且是統一的畫面、統一的尺寸,這本身啟人疑竇:是誰在背後教唆和組織?英國媒體分析,中南海內,有人借反日風潮,要阻止習近平順利接班。這種判斷,並非空穴來風。

當前中南海政治生態,九常委並立,其中任何一人,只要還沒有退休,就大權在握,掌權一日,弄權一日,有權不用,過期作廢。執掌包括公檢法在內的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依然活躍,挺薄保谷,並不退讓。讓一隊隊警察脫下制服、穿上便衣,帶頭和領隊反日示威,發動和參與打砸搶燒,應直接出自周永康的密令。而在周永康的側後,還有吳邦國、賈慶林、李長春,以及隱在更深處的政治老人江澤民。

“誓死保衛十八大!”這是十八大主辦者提出的口號,為文革後中共歷屆代表大會所僅見。何以如此?大抵因為,血債派撂出了狠話:如果你們做得出來,堅持要法辦薄熙來,我們也做得出來,要讓你們的十八大開不成!

(文章有更動)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