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邡抗暴振奋人心 警察自爆被抵制
 
 
2012-7-8
 
【人民报消息】什邡抗暴激发了大陆网友的同仇敌忾。什邡“辣妹”阻拦特警。商家抵制武警。“胖子特警”、“竖中指警”被人肉搜索,被PS恶搞,被要求“定人清除”。大五毛吴法天遭殴打。

什邡一地抗暴,中共不得不紧急调集周边的警察。如果众多城市相继同时抗议,特警也将顾此失彼。

在大陆网友的正义呼声中,警察在网络一片沉默,只有绵阳警察“涪城小潘”(新浪微博加V认证)在网上发出博文《什邡随想》诉苦,称警察在什邡遭抵制,成过街老鼠。并为发射震爆弹辩解,同时指抗议者是不安分的异类人士。

网友“北国游子”,不仅分析了此警察文章的狡辩,并以民主德国统一后,那些所谓的专制“执行命令者”被判刑的例子,并告诉“涪城小潘”:你是有选择的!最后“六四北国游子”希望看到此文的人代为传播,更希望能传到小潘那里。


《什邡随想》的再想
作者:北国游子
12-07-06

网络上近传“倍城小潘”的《什邡随想》,看后感觉怒中有哀,哭笑不得。冷静一想,小潘的“吐槽”很真诚,会感动很多人;但其心态又很矛盾和错谬,同时也会误导很多人和他自己。于是,也想随小潘的“随想” 再深入想一想。我也很矛盾,既不想小潘看后觉得无法自拔,更不想小潘沉陷其“没有犯错误”而自以为是。

小潘一边说:“人警察察是国家机器的重要组成部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重要工具,是武装性质的国家治安行政力量。”一边又说:“我们都快成了过街老鼠。我真为人警察察这四个字感到悲哀。”于是设问:“为什么人民这么恨我们?我后面会说到。”但小潘其实后面也没说清楚,或者说自己就没弄明白。

小潘先说:“我们一下成了人民的敌人。感到挺悲哀。”最后又说:“警察有豪情,警察有情感!警察也害怕!警察也勇敢!警察也是人!……请大家尊敬警察!至少尊敬那些没有犯错误的警察!”其间的矛盾,小潘怕是根本没有意识到。

下面就顺着小潘所说来分析。

“人警察察是国家机器的重要组成部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重要工具,是武装性质的国家治安行政力量。”但你知道“人民民主专政”是什么概念?

《宪法》只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实质上即无产阶级专政”,并说“坚持人民民主专政”;但是,并未解释到底“人民民主专政”的准确概念是什么。

但《宪法》在“序言”中说了:“中国各族人民将继续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这实际上使得,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及“第五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它的常设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与之相悖而成为空话。而无论“人民民主专政”也好,“无产阶级专政”也罢,其实质是“党领导一切”;具体到人警察察,则一切服从于政法委。

那么,在党领导和政法委指挥下,社会现状怎样呢?小潘很清楚:“现在咱们国家贫富差距太大,人们仇官仇富心理严重。你做的不对,人民当然要发声”,同时“ZF(政府)处置不力”。为了应对这些,在政府“做的不对”且“处置不力”引发“群体事件”时,“警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地方ZF 就是给我们‘狗骨头’的人,你能不去吗?”你自己想想:这时,警察成为“过街老鼠”不是很正常吗?

身在此山中,难识真面目。换个时空也许你容易理解:

奥斯卡最佳影片《窃听风暴》中,民主德国秘密警察魏斯乐最后一刻人性复苏并因此被贬斥,但在两德统一后仍像“过街老鼠”般卑微地生存着。

再看看民主德国的真实版:

1997年3月3日,柏林法院判处两名已经61岁和55岁的前民主德国边防军人缓刑21个月和20个月,因为他们在1962年8月17日开枪打伤翻越柏林墙的不满18岁的泥水匠学徒费希特,并看着他血尽人亡。

1997年11月27日,柏林法院判处前民主德国边防军人有期徒刑15个月监外执行,因为他在1986年11月24日开枪打死企图翻越柏林墙的年仅25岁的舒尔茨。

1997年2月27日,莱比锡法院判处一名前“民主德国”女法官三年徒刑,不得假释,不得上诉,因她在12宗案例中曾剥夺15名公民的自由。

在上述案例中,辩护律师的辩词与小潘如出一辙:他们“只是个命令的服从者”。对此,龙应台说:“你是有选择的!”

对于选择,小潘也说了:“我们也要生活啊!”

难道不当警察你就不能生活了?!(这里也顺便提到CCTV甚至所有公务员,道理是一样的。)这个社会有那么多职业可以选择,而如果你选择了与国家机器的某个零件作为你的职业,你就在道义上必须承担这个国家机器一切作为所带来的责任。再比如,民主德国之前的第三帝国,也有一些“有豪情!”“有情感!”“也勇敢!”的人,甚至个人道德情操很高的人,但他们也都把自己与走向末日的战车捆在了一起!

你的这个请求很诚恳:“各行各业中都有害群之马,请不要因为一些行为极端的警察而把整个警界看坏。请大家尊敬警察!至少尊敬那些没有犯错误的警察!”但你想过没有:

你自己说了:“人警察察是国家机器的重要组成部份”。如果这个国家机器已经造成“贫富差距太大,人们仇官仇富心理严重”,同时“处置不力”。这时,即便某个警察没有“行为极端”、“没有犯错误”,但毕竟警察整体是在维护这个国家机器。你要大家在“仇官仇富心理严重”下,在“ZF处置不力”下,面对前来与民众对峙的警察队伍,并对其中某个没有“行为极端”、“没有犯错误”的某个人表示尊敬?换了你,能做到吗?要知道:你个人再怎样,你也是这架战车的一个零件。你自己不也说了“你就是这个ZF的缩影”吗?而这辆战车走向哪里,那就要你自己来判断了。

至于你对“异类人士”的看法,对“稳定”“和谐”的看法,就不在这里展开了,说多了也许本文就传不到你手里了。

最后,希望看到此文的人代为传播,更希望能传到小潘那里。希望小潘看后能在原有对警察“责任心”的基础上,加多一些思考。本文绝不是想淹死你的“口水”,希望是一剂苦口的良药。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