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揭示为何每次高层都向周永康屈服(图)
 
李子木
 
2012-7-2
 

6月20日,陈光诚在纽约大学接受纽约时报专访。

【人民报消息】农民无法生存,中共就无法生存。

6月3日,BBC报道说,何培蓉(网名珍珠)因为帮助陈光诚,获得由王丹等海外民运人士主办的中国人权奖。该奖评委会在新闻稿中表示何培蓉长期关注被地方政府软禁的维权律师陈光诚。在获知陈光诚逃脱控制之后,「何培蓉女士用勇敢决然的行动阐释了作为一个普通公民在当权者挑战人类人伦,道德,法律底线时,应尽的道义责任。」

陈光诚还是陈光诚

6月18日,BBC 报道说,《华盛顿邮报》的署名文章讲述了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如何适应到美国后的新生活。

每周五次陈光诚在纽约大学法学院一名英文老师的指导下学习英语。学英语的临时课本是美国的《独立宣言》。

《华盛顿邮报》的文章说,对于没有任何英语基础的盲人陈光诚来说,236页的《独立宣言》可以说是太难读了,但它的内容对陈光诚来说则能引起深深的共鸣。

陈光诚认为《独立宣言》中的理念是指导他今后工作最重要的内容。因此尽管艰涩难读,陈光诚仍是坚持不懈,把内容化整为零,变成容易掌握的小段。

今天,41岁的陈光诚和家人仍在逐渐适应在美国的生活和环境。在山东农村,他们被监禁在一间小屋里,周围是看管他们的层层人墙,这些人想打就打、想骂就骂,没有人可以靠近他们。那是个人间地狱。来到纽约曼哈顿,他们住在一个有三间卧室的公寓,还有围绕在他们周围的教师,法学教授,公关管理,翻译和保安。真是天壤之别啊。为什么中共国要花数亿民脂民膏去折磨一个为妇女维权的盲人律师,而美国却要如此厚待这个与美国人不沾亲带故的陈光诚呢?其实,中共各级官员们把亲属子女纷纷送到美国,已经给出了答案。

《华盛顿邮报》的文章说,陈光诚认为英语是开启他新生活的钥匙。掌握英语才能让人明白他要表达的意思,也才能使他了解美国的司法制度。

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在中国曾学过一些英语。现在她也加入了每天给陈光诚的两小时英文课,并旁听陈光诚上周刚刚开始的法律课程。

陈光诚的法学课程是纽约大学的法学教授孔杰荣(Jerome Cohen)亲手为他编制的:从独立宣言到美国宪法。

陈光诚表示希望在美国的学习结束后回到中国。陈光诚还是陈光诚,他没有因为美国提供给他优越的生活条件和学习环境,而忘记自己应负的历史责任。

中共官员不敢做对的事情

6月20日《纽约时报》曾获普利策奖的记者 Ian Johnson(张彦)在纽约大学的一间教室里采访了陈光诚,并于6月26日发表了该采访对话,题目为《Pressure for Change is at the Grassroots’: An Interview with Chen Guangcheng》。

接受采访时,陈光诚透露,在纽约大学科恩教授的帮助下,不久将开始学习残疾法,他希望等他回国后可以帮助改善中国残疾法。

张彦问:你如何解释中国官员经常无视中国自己的法律?是否是因为没有检查制度,所以官员以为他们可以做任何事情而不会有任何后果?

陈光诚一针见血的谈到了这是制度的问题,他说:也是因为他们不敢做对的事情,不敢不做错的事情。中国的警察和检察官,你觉得他们不懂中国的法律吗?他们肯定懂。但是,这些人非法关押了我。他们都知道(他们做的事情是非法的),但他们不敢采取行动去纠正。他们做不了。为什么?一个新华社记者来看过我两次,他为此丢了工作。所以你可以看到,你一旦进入了这个制度,你就要变坏。如果你不变坏,你就无法生存。

造成中共不可救要的两个原因

张彦又问道:中共官员的这种态度是从哪里来的?

陈光诚非常犀利的说: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无神论教育体制。另一个原因是官员为了自身利益,放弃良知和道德。中共不希望官员讲出真相,所以官员不敢讲。如果讲了真相,他们怎么能获取最大的好处?如果他们要想获得自身的利益,那么就要听党的话,配合党的需要去说谎。

记者问:中国人经常说有精神危机,就是说,在中国的人为了出人头地,没有什么不能干。

陈光诚纠正他说:你说的不全对。你统称为「中国人」,那不对。如果说是「那些公仆」就完全准确。在农村,人们仍然遵照传统美德和行为方式。

记者问:中国政府是否需要某种政治改革或美德改革?

陈光诚不认为传统美德和行为方式与共产党的改革有什么关联。他认为中共动不动就打出「改革」的口号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社会在发展,信息的传播逐渐变得透明。人们对善良的渴望,和深植在人们骨髓中的根深蒂固的良知,不会被暴力破坏。中共无法阻挡历史潮流」,所以用「改革」的口号来增加人民的希望,缓解中共死亡的速度。

农民无法生存,中共就无法生存

陈光诚说:外国人经常关注中国城市的精英。如果那样做,他们就完全误解了现代中国。过去一年间最重要的事情来自农村。

他说:西方人喜欢培训地方官员,让他们懂法。但是,当情况出现改善的时候,不是因为官员的素质提高了,而是因为普通人掌握了法律并推动了事情的发展。例如,躲猫猫事件,孙志刚事件,2008年地震压死学生事件,或甚至我的事件,它们都是因为普通人的推动,推动改变。所以说这种要求改变的决定性压力是在基层

记者问:你认为城市化进程是否对人民有利?他们可以搬到城里,赚更多钱。

陈光诚非常坚决的予以否认:不,我不认为有利。现在它是一种盲目的城市化。城市随着时间推移自然会发展。现在他们想要一次做完。现在城市化主要的事情是让经济统计数据看起来不错,提振经济。

记者问:城市化一无是处吗?

陈光诚没有一概否定,他认为农村城市化对于那些去城里工作的人有好处。但是,现在把村庄变成城镇,就对农民没有什么好处。村庄里的人们通常靠普通的劳力过活,如田里劳动,养鹅,或养鱼之类的。现在是怎么做的?他们把村庄变成了塔楼,这就是村庄剩下的全部。土地给了官员控制的房地产项目使用。这些(村庄里的)人要到哪里干活呢?这怎么能行呢?

当占全国绝大多数人口的农村人无法生存的时候,共产党的生存就发生了危机。人民随时都会起来推翻它。

为何每次高层都向周永康屈服

陈光诚说:国外的人看中国的人权情况,他们主要看那些知名人士的情况。但他们不知道对普通百姓的侵犯。你知道我的情况,但是你不知道中国数量巨大的残疾人的情况,或被欺负和虐待的妇女的情况,或孤儿的情况。你大概所知很少,或只知道其中的几个。但,这就是为什么官员们如此害怕的原因,因为他们知道问题的真实程度。他们极度害怕人们组织起来。现在农村情况非常微妙。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断地采取关押等手段。他们甚至都不找借口,就是那样做了,因为他们是如此害怕。

陈光诚说到点子上了:为何每次高层都向周永康屈服,都给予政法委那么多钱和权力,因为他们知道迫害人民的真实程度,他们极度害怕人们组织起来,推翻共产党的统治!

纽时记者问:所以,官员们清楚农村的紧张情况?

陈光诚对中共灭亡的结局看的非常明白,他说:领导人做不了什么。中国有句古话「上梁不正下梁歪」,他们的儿子、女儿已经搬到了海外,只有他们自己在中国工作。他们怎么能说服别人?他们上下一起非法敛财、一起腐败。他们不会互相指责。但他们非常清楚,如果这样下去,他们会被摧毁。

于是,世界看到的就是中共在国内更加残酷的镇压,和在世界上更加疯狂的撒钱。因为中共害怕自己被国人推翻。

陈胜、吴广揭竿而起

纽时记者接着问了一个多余的问题:今秋十八大后,情况会发生变化吗?

陈光诚一个盲人,却看的比很多人明白:每一个领导人都不同。但是,即使他们不同,他们不会主动对人民放弃权力,除非人民自己去抗争。

这个问题已经说的很透了。

纽时记者追问道:「你是说人民自己要去抗争吗?」

包括奥巴马在内,很多西方政客非常害怕中国人民起来抗争,因为利益所致,他们还想与中共继续交易,他们不希望中共倒台。这一点高智晟看的非常清楚。

陈光诚说:这不是说责任在于普通百姓,但是他们在逐渐觉醒。他们清醒地目睹了社会的各种变化。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中国社会不可避免地会发生改变。问题是如何改变。

陈光诚还埋怨说:现在中国使用手机的比例很高,但是农村能上互联网的还很少。所以我认为外国广播公司停止对中国短波播放是个错误。过去,我们经常收听德国之声,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当然还有美国之音。但是,这些国家正在计划缩减甚至取消这些服务。这表明,这些人不了解中国农村的情况。

也许是不了解,或许是已经被中共「和谐」了。如果一个西方政府想继续维护中共的血腥独裁专政,那他们什么事情都会做的出来的。所以,把希望寄托在谁的身上都不行。自己家里的事情得自己去想办法搞掂。

翻翻史书,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已经在提示我们,当中共逼的人民横竖是个死的时候,那中共的死期就到了。△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