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简体版
 
坐立不安!全場的這種物質壓垮薄熙來(多圖)
 
青晴
 
2012年3月6日發表
 

2012兩會,薄熙來兩眼失神、眼袋青紫,
絕對需要賀國強給予他「休假式」治療!

【人民報消息】2012年3月3日,上千媒體都在找中共國全國政協開幕最熱門的焦點人物薄熙來,原因不再與今秋十八大接班有關,而是看王立軍投奔美成都總領館後,薄如何在衆黨官面前露面。

對薄來說,無論兩會露面還是不露面,都是難捱的痛苦。不露面,「受審查」的輿論受不了;露面,那上萬雙眼睛就象上萬把手術刀在挖他的心。其實,從王立軍2月6日晚進入美領館開始,薄的命運就定下來了,他決沒有翻身的機會,雖然王立軍是他的下屬,但從治人、鬥人經驗來說,薄熙來不甘拜下風,也處在下風。

四年前的薄熙來(2008)


2008年3月李肇星去討薄的歡心,
以爲是棵今後能靠的大樹!
2007年12月底,新提拔的政治局委員薄熙來以爲這個級別至少得是副總理,結果被迫走馬上任去了最小直轄市重慶當了一把手。

2008年3月15日上午,十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第五次全體會議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被胡錦濤十七大前突然免職的前外交部長李肇星看不出行情,上趕着去討好政治局委員薄熙來,以爲這是一條大粗腿呢。薄熙來被捧的得意忘形的大笑。

2008年8月23日,以爲自己是個啥東西的薄熙來,找人寫了一篇文章《薄熙來與習近平,哪個更應該是未來的政治明星?》。文章很露骨的說,「對於同是太子黨,又同在政治局,從學歷上來說,薄熙來應該更勝一籌的,但是爲何一個被選舉爲國家副主席,而另一個卻成了重慶市市委書記了呢?選舉是否還依據了其他的什麼標準?」

文章倒數第二段毫不掩飾的把薄熙來心中對胡錦濤的怨恨也表達了出來,「這就是明顯的才能更勝一籌的薄熙來沒有進政治局常委,沒有被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選爲副主席的真正的原因。」

另一段更強烈呼籲:「中國的公民,如果在未來我們通過一定的努力要回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所賦予的選舉權的一部分權力,也就是隻能在他們兩人中選出一個我們的國家主席,我們會選擇誰呢?」

最後一段就太赤裸裸了:「我在此申明:直到目前我一直未行使《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所賦予給我的選舉權,因爲目前的選舉權是被褻瀆了的!行使與不行使毫無二致,我希望在我願意行使我的選舉權時,我會選舉薄熙來爲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

文章把胡錦濤拉出來揍了一頓,明確指出就因爲是胡錦濤親習近平而疏薄熙來,就是因爲胡錦濤不要黨內民主,所以薄熙來仕途沒達最高峯。

文章說,「對於胡錦濤,在《維基百科》宋平條目下有:1992年在宋平的推薦,鄧力羣的提名下,胡錦濤在鄧小平的支持下成爲江澤民的接班人。不知道大家是否了解鄧力羣,他就是著名的『左王』!」

1992年鄧小平隔代指定胡錦濤當第四代接班人時,薄熙來才是遼寧省大連市的數個副市長中的一個!

2008年,薄咬牙切齒罵人家鄧力羣16年前曾提名胡錦濤接班中共國第一把手,這不是太匪夷所思了?「秋後算帳」是算前面的帳,還有「十家連坐」的算帳,把「胡錦濤親習近平而疏薄熙來」的後帳算到鄧力羣頭上?

薄熙來實在太瘋狂了! 這個鬼要上臺,哪天把你整死,你都不知道是因爲什麼死的!

三年前的薄熙來(2009)

從薄熙來恨死鄧力羣的原因來看,把與他沒有個人恩怨的習近平視爲不共戴天的仇敵就不難理解了,把所有現任職位比他高的人都罵的狗血噴頭也不難理解。

2009年4月8日,薄熙來找人在博訊上寫了一篇文章《揮灑自如的薄熙來與「伴食丞相」李克強》。作者通篇把「薄熙來」寫成「薄希來」,題目還是博訊給糾正的。

文章說:特別是當上大連市長後,敢闖敢幹,轟轟烈烈,盡情揮灑,把個大連市搞的花團錦簇,天翻地覆;提遼寧省長,另闢蹊徑,反腐開道,挖出「慕馬大案」,省府司道級貪官紛紛落馬,給沉悶的東北官場,吹進了肅貪求變的春風;轉任商務部長,改以「洋務」爲主,交涉談判,妙語連珠,遊刃有餘,終將中歐紡織品摩擦化於無形,其功績比前任鐵女人吳儀有過之而無不及。真金不怕火煉,二十年後,薄希來以其輝煌,人口皆碑的業績,站在了中共新領導集體的前列;擅解難題,舉重若輕,敢闖務實,很有點當年「要吃糧,找紫陽,要吃米,找萬里」的感覺,在當今中共官場上,難覓第二人。

一個連薄熙來的名字都不甚清楚的人寫出如此高調褒揚他的文章,確實很泄密。

文章還忿忿不平的說:中共十七大後,薄希來雖然當上政治局委員,但並未留在中央工作,而是平調重慶,遠離核心決策圈。人們對此感到有點詫異。而本文的另一主角,在任內政績屢交白卷的李克強,卻青雲直上,不但當上政治局常委,而且「入閣拜相」,擔任第一副總理,成了總理「備胎」。李克強行事低調到了令人不可理解的地步,套用電視劇裏警察的話說,凡走過必留痕跡,他正好相反,凡走過必不留痕跡。從在北大上學時開始,一直到當上副總理,幾乎沒有任何他的講話,觀點,文章,沒有留下任何文字材料。

4月8日的文章說:李克強成長於共青團,與胡錦濤建立了深厚的關係。胡不顧一切地提拔李克強,不惜使用非常手段,這可以從中共十七大後的人事佈局來看。

但這種說法與作者本人在13個月前、2008年2月21日寫的文章《二十多年前與李克強的一次接觸》完全矛盾,簡直是左右開弓抽自己的嘴巴。

2008年2月21日的文章說:如果說,江澤民,胡錦濤有他們的真命天子鄧小平,後者指定前者的接班地位。那麼,李克強也有一個決定他命運的人,此人並非老領導胡錦濤,而是曾慶紅。一代梟雄曾慶紅似乎看透了這個前北大學生,一句話決定了他的終身。名義上把他擺在了接總理班的位置上培養,如果他是真金,承受考驗,名至實歸,曾慶紅自然享識才之譽。但若名不符實,令各方失望,則更顯曾慶紅之先見之明。

2008年要抬曾慶紅,就說他一句話決定了李克強的終身;2009年要打胡錦濤,就說胡不顧一切的提拔李克強,不惜使用非常手段。

中共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2007年突然被踢下臺,在十七大主席臺就座時尷尬萬分,他連自己的地位都保不住,怎麼可能2008年一句話決定了李克強的終身呢?這些江系特務們都是瞎話簍子,寫任何東西都現拿現撂,這類的笑話近些年數不勝數。

薄熙來不給自己留後路

《揮灑自如的薄熙來與「伴食丞相」李克強》的文章還說:國務院的班子,以溫家寶爲主,依次是李克強,回良玉, 張德江, 王岐山。幾位副總理除李克強外,都是能力弱政績不突出的過渡性人物。 王岐山雖然擅長救火,但專注於金融,拾遺補缺而已,起不了主導作用。

文章說:新班子一年多來,除了總理溫家寶另闢蹊徑,在救災中提高威信以外,實際政務屢屢走眼失手,乏善可陳。總理溫家寶捉襟見肘,疲於奔命,屢屢流露引退之意(溫家寶闢謠並否認要引退);幾位副總理除王岐山偶有表現之外,庸庸碌碌,無聲無息。特別是李克強,在此環境下伴食終日,如魚得水。上任之初,主抓「大部制」改革,但徒有其名,部委機關,原封不動,不了了之。平時視察接見,頻頻露面,默默無語,從不表態,如紙糊泥塑一般,搞得御用媒體多說也不是,不說也不行,只好只報行程,登照片,愚弄大衆。所以一年多來,除了公開幾張吃方便麵的照片以外,其政績真是無從說起。

話鋒一轉,談到薄熙來,其中提到王立軍:再看薄希來,自到重慶後,對即將到來的危機有所認識,抓住這一歷史機遇,採取內銷爲主,迴避風險的政策,使重慶經濟在危機中風景獨好,2008年取得了GDP增長高出全國4個百分點的14.3%的亮麗成績,開創了率先走出金融危機的「重慶模式」,受到了海內外的一致矚目和好評。不僅如此,薄希來打黑除惡,調東北反黑高手(王立軍),整頓社會治安,鐵腕治蜀,……短短一年,薄希來揮灑自如,取得傲人成績,再一次展示了他過人膽識和舉重若輕的領導才能。

2012年兩會全球聚焦薄熙來

連薄熙來也沒想到,2月6日王立軍鑽進美領館,自己如此快就聚焦全球,而對頭習近平出訪美國居然沾了重慶老大老大的光,得到了美國政府的超規格接待,不僅會見了美國奧巴馬政府的所有重量級官員,而且2月14日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得到美國總統奧巴馬的會見。按照國家禮儀來說,只有美國盟國的國家元首才能夠享受到這樣的特殊待遇。這還不算完,同一天,美國國防部五角大樓也以十九炮禮炮以及檢閱三軍儀仗隊等高規格禮儀接待習近平的到訪,這可是國防部給外國國家元首罕見的高規格接待啊,沒有薄熙來和王立軍的死掐,習近平出訪哪裏有這等風光!

不過,薄熙來本人可沒這麼好命,趕去昆明喂完海鷗,還得回北京面對兩會。

各家媒體拼爹報道,雖五花八門,有褒有貶,但基本大同小異,薄熙來一現身在主席臺時,立即聚焦所有目光。他穿着深色西裝,藍色領帶……出門前無心照鏡、出門後無人提醒……明顯歪向左側。一走進2012年兩會會場,薄熙來使所有會議明星黯然失色,媒體區所有鏡頭都對準他,喀喳、喀喳、喀喳、喀喳……按快門的拍照聲此起彼落、沒完沒了。小子,別想漏過一個表情!

2011年10月5日薄熙來放消息說鄧小平的弟弟、前重慶市副市長鄧墾給他寫了兩幅字,薄回信說有「提神醒腦」奇效。還有炒作說鄧樸方去了重慶支持薄熙來的「唱紅打黑」,一時間難辨真假。

巧了,2012年3月3日,喝涼水都塞牙的薄熙來進場後,在政協會議主席臺碰到了坐輪椅的鄧樸方,讓路時薄的畢恭畢敬、鄧的不屑一顧,被「外國反動勢力」的攝影記者永久定格,作爲鄧家與薄家真實關係的鐵證。

鄧小平的長子鄧樸方現任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副主席,第五屆中國殘疾人聯合會主席團名譽主席。1944年4月出生的鄧樸方1962年進入北京大學就讀技術物理系。文革開始後受到父親牽連,1968年9月,在一次批鬥中,他被故意關到一間受到放射性物質污染的實驗室裏,爲了不坐等待斃,鄧樸方從四樓沿水管逃走,結果墜樓造成下半身終生癱瘓。沒人相信鄧樸方願意讓薄熙來上臺,把自己再弄到高位截癱。

坐在主席臺第二排最左邊的薄熙來處在數千個攝像頭下,那牛!堪稱中共國被監控第一人。

記者報道說,薄桌上的工作報告被擺在一旁,成爲在場官員中的「另類」」。當工作人員爲攝像師鋪設電線時,薄熙來有點分心,一直盯着鋪線過程。前兩年的兩會,薄熙來還有身邊的徐才厚可以交談,此時二人之間變成零交流。

記者3日在會堂前遇見重慶市政協主席邢元敏,剛剛開口提到「王立軍」三個字,邢就像聽到「斬立決」一樣撒腿就跑。記者哪裏肯放,急步追過去,還未開腔,邢元敏突然氣急敗壞,停下來語無倫次的大嚷:「不懂禮貌」、「要學會尊重人!」記者嘟囔着說:「失控了!失控了!」

今年兩會,除薄熙來個人,整個重慶人大代表團今年被單獨安排到與人民大會堂南門一路之隔的人民大會堂賓館,保安嚴密,出入檢查甚嚴。

3月4日,中紀委書記、原重慶市委書記賀國強特意去重兵把守的重慶代表團駐地「看望」,曾欲將其置於死地而後快的薄熙來,此時擠出滿臉大摺子,說:吃水不忘挖井人。

薄熙來坐立不安的原因


左後方高官眼神鄙夷,薄強裝笑臉!
3月5日,人大開幕會上,攝像頭監視着薄熙來的動靜,殃及了薄左手邊的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副總理張德江和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徐才厚這天打破僵局跟薄沒話找了兩句話,薄熙來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薄熙來身後的高官們,有的斜眼看他,露出鄙夷;有的瞟他幾眼,竊竊私語。因爲人的思維是一種實實在在的物質,全場的這種物質壓着薄熙來,他豈能承受得了。所以,薄熙來感到渾身的不舒服,連坐都坐不穩,一會兒東張西望,一會兒摳臉仰頭,一會兒裝作滿不在乎,一會兒兩眼無神一副頹像。

在總理溫家寶宣讀政府工作報告結束前5分鐘,一直在表演的薄熙來實在經受不住精神上的煎熬,於是把桌上書面文件收拾歸攏在一起,在攝像機鏡頭下,擺出一副一動不動的姿勢,等着散會,等着第一時間逃跑。

其實,薄熙來並不知道他再忍耐5分鐘就散會了,可是在那個會場裏,一分鐘對他來說,比5年還長。△

(人民報首發)

 
分享:
 
人氣:53,278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