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简体版
 
魚死網破王立軍 非黨非國薄熙來(多圖)
 
青晴
 
2012年3月13日發表
 

王立軍進了美領館把薄熙來送上了砧板!

【人民報消息】2012年3月9日上午,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決意與中央決裂,在會上當衆嘲笑中央對王立軍事件安排的口徑。

電視臺第一個提問王立軍,薄熙來用譏諷的口氣說:「好,我現在先給你一個標準說法。」然後拿出中央定調的稿子宣讀:「王立軍正在接受中央有關部門的調查,調查已經取得進展。他這次請了假,不出席11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這個問題正在處理之中,調查的結論以後會向大家公佈。」

新聞稿唸了一遍後,然後開始自己的定調說辭,記者們能信嗎?別的人的事情暫不說,就說說前香港文匯報駐東北地區首席記者姜維平的案子,那是1999年的事。

外國政府看不下去了

在1999年6月至9月期間,姜維平陸續以筆名在香港《前哨》雜誌發表多篇報道揭露時任大連市長薄熙來等官場腐敗問題。薄熙來使用各種手段,終於查出真實作者是姜維平,於是判他入獄8年(後改判爲6年)。

入獄後,受到虐待的姜維平身體每況愈下,姜維平的妻子數次要求給予他人道對待,給予他應有的治療,薄熙來連他妻子一塊迫害。爲了安全起見,姜維平的妻女於2004年春節過後通過技術移民方式遷居加拿大。

2006年在胡錦濤訪問美國的前夕,中共提前一年釋放了國際關注的記者姜維平,但姜維平出了小監獄進了大監獄,在薄熙來爪牙的監控之下,誰僱用他,就施加壓力把他解僱,使他生活處於極其艱難之中。

2009年2月,出獄近三年的姜維平得到加拿大聯邦公民、移民部暨多元文化部部長傑森-肯尼(Jason Kenny)爲他簽發的部長特許簽證,條件是隻要姜維平能抵達在北京的加拿大大使館,他就可以當即獲得難民身份。這在加拿大政府來說,是個「極少見的特許」。而這個當即獲得難民身份的「特許條件」,說明了姜維平出獄後被薄熙來的馬弁們監控到何種程度。

境外媒體忍無可忍

2012年3月9日的重慶自行開放日,薄熙來面對各路記者說,自己因爲「打黑」被「不少人潑髒水」,感到很氣憤;並提到薄瓜瓜在英國、美國上學的錢都是全額獎學金,還提到他兒子根本沒有開過紅色法拉利。

港媒《信報》駐英國記者透露,向薄熙來之子薄瓜瓜就讀的英國私立學校哈羅公學詢問獎學金問題時,校方答覆稱,我校從不提供全額獎學金。

因爲要競選下屆總統,美駐華大使洪博培在2011年年初辭職,4月中旬離開北京回國。華爾街日報2011年11月26日報導,年初的某一天傍晚,一輛紅色法拉利停在了美國大使在北京的住所,一名中國高層領導人的兒子從車裏出來,身着燕尾服。他就是23歲的薄瓜瓜。前來與前美國大使洪博培(Jon Huntsman)的女兒共進晚餐。

薄熙來還說,「不僅我兒子,我和我夫人也沒有任何個人資產,幾十年就是這樣下來。我夫人本來是司法部很早以前就認可的律師,在大連期間搞律師事務所就很成功,結果 就是怕有人給我們造謠,說我們通過她的律師事務所還想掙點錢,二十年前把她的幾個分所全部關掉,現在(她)就幾乎在家裏做些家務,我對她做出的犧牲很感動。」

按照薄熙來的級別,連家裏的保姆都是國庫開銷的。 別說現在谷開來不做家務,就是當小三兒搞的大肚子那會兒也沒做過家務。當然,如果去給江家送禮、幫助哈根斯成立人體工廠,製造文件非法出口屍體,散佈說占卜出薄熙來將進政治局常委會、當國家主席等等,也算是「做些家務」的話,那麼谷開來就是薄熙來的最稱職的家務總代表。

中國網民眼裏的薄熙來


薄熙來臉色黑灰,兒子薄瓜瓜眼光兇狠。

別管媒體怎麼說,先看看網友怎麼評論薄熙來3月9日的說辭的。因爲太多,只好摘錄其中的一小小部份:

薄熙來一家就是糞池,還需別人潑?

自己比髒水還髒,潑上點水,還能洗一洗。

你就明說你們全家都是低保戶不就結了??

薄書記,我幫你說圓範兒嘍:「我們家是徹底的無產階級。沒錢沒車沒房子,有的只是一顆紅透了的心。我這會兒穿的內褲還幾十個洞呢!」

勃起來說他家沒有個人資產。很好,那就更不必有顧慮把資產公佈了,連同他公子在英國美國的全額獎學金證明。氣憤的不要,非常氣憤更會傷身的。

此地無銀三百兩……哈……
屁民可以被欺詐,可以被剝奪,可以被壓迫,但是屁民的智商誰都侮辱不了。

拉稀說胡話啊。就是你碰死示清白也沒人信啊。沒有任何個人資產,還幾十年,共產黨沒有這樣的人吶。乾淨的不像人。

支持烏毛黨,支持剝起來,支持紅色法拉利,支持打黑自己做黑社會,支持文化大革命,支持毛臘肉黨復辟,支持剝起來做臘肉黨繼承人。
烏毛黨,滿意了吧?

全家就薄一人上班, 應該是低收入家庭, 所以拿全額Need-based助學金。不過哈羅公學, 哈佛的一個Master能有全額助學獎嗎?

人家張德江朝鮮金日成大學的海歸照樣做副總理嘛,你卻非把自己14歲的瓜瓜往萬惡的資本主義送,毒害自己兒子還不算,天天號召別人的兒子唱紅歌,學雷鋒……你這種捨己爲公的精神怎麼能不讓我們老百姓爲你感動呢?

世上又美又純的男孩,如果瓜瓜不算,就真的沒有了。

圖片爲證!薄瓜瓜把咱中國人都當成傻瓜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9/6/28/50747.html

「魚死網破」是王立軍出走前提

2月8日早晨,王立軍從美駐成都領事館出來時,大喊「我是薄熙來的犧牲品,薄熙來是野心家,我要與他魚死網破,材料已經轉移海外準備好了!」

2月2日薄熙來免除王立軍的重慶市公安局長職務,事先沒露風聲,王立軍提出要見他一面,被拒絕,並當場卸下他隨身佩戴的手槍。王立軍感覺生命隨時會發生危險,於是2月3日寫了一封絕命書交給朋友,從內容看,他的生命隨時會被中止。2月4日,重慶第三軍醫大學附屬醫院,也就是負責王立軍醫療的醫院,按照薄熙來的指示開出一張王立軍有自殺傾向的診斷書,這證明王立軍的判斷是絕對正確的,薄熙來要讓他「被自殺」。

與此同時,薄熙來還幾條腿走路,把王立軍的親信酷刑折磨,要求他們出材料證明什麼壞事都是王立軍一人乾的,計劃在墊背的王立軍死後,把自己漂的白白淨淨、漂漂亮亮的,去當政治局常委,然後再把習近平暗殺了,自己從「西南王」變成「中共王」。可是,王立軍若不是他肚子裏的蛔蟲,不可能擔任重慶市公安局長,所以薄王較量時,學歷史沒學明白的薄熙來,一定輸。

有媒體放消息說,胡錦濤定性王立軍是「叛黨叛國」。這怎麼可能,這不等於胡錦濤侮辱自己的智商嗎?

與薄熙來個人「魚死網破」是王立軍出走的前提,若胡錦濤說王立軍是「叛黨叛國」,就等於胡錦濤支持薄熙來和周永康的篡黨奪權計劃,就等於胡錦濤把薄熙來當成黨、當成國的未來最高統帥,否則,王立軍叛的是哪家子的黨,哪家子的國呢?!

在智力正常人的眼裏,王立軍沒事,薄熙來就有事;王立軍有事,薄熙來就沒事;王立軍的事是王立軍的事;薄熙來的事是薄熙來的事。王立軍進美領事館這出摺子戲演的不止是讓薄熙來下臺滾蛋就完事的戲,而是要把薄熙來乾的惡事都抖露出來之後,給跟隨者和國人留下深刻的教訓,然後再處以極刑。

薄熙來是當事人而不是被殃及者

3月9日上午薄熙來對記者說自己「用人不察」「很痛心」「沒想到,很意外」,故意用上級和被殃及者的口吻說話,好像自己不是魚死網破的當事人。

香港蘋果日報的一篇「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的評論文章忽悠說,「這是薄第一次公開談論王立軍事件,也算是公開檢討吧,」「如果這是中共中央認定薄熙來在王立軍事件中的責任,而王逃入美領館也非『叛國』這種嚴重的政治事件,則幾可肯定,薄可逃過此劫,最多隻會被『黨內警告』或『記過』,而不會受到更大牽連,今秋中共十八大的『入常』(進入政治局常委)希望還未幻滅。 」「這是一位高幹用雙腳對中共的制度投以不信任票,對中共的國際聲譽有直接衝擊」,「而中共一向對『叛黨叛國』等變節事件高度重視,因此,今次王立軍逃入美領館,又豈會是一樁小事?薄熙來的責任,又豈止是用人不察那麼簡單?這應是黨內共識吧!」

這段報道……好象王立軍夜奔美領館是與胡錦濤魚死網破,而薄熙來僅僅是因爲提拔了王立軍而「受到牽連」「用人不察」。

另外,文章還暗指胡錦濤利用王立軍陷害薄熙來,文章說「江澤民爲對付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向陳的副手、北京市副市長王寶森下手,而風聞自己被中央關注調查的王寶森受不住壓力,在北京市郊吞槍自殺。王寶森之死,令江澤民對付陳希同出現一個缺口,緊接着調查陳希同的經濟問題就水到渠成了!」最後,作者也沒忘引導讀者給薄熙來定性「經濟問題」而不是刑事死罪。

薄熙來的問題怎麼能與陳希同相提並論呢?陳希同是時任政治局委員、北京市長,陳希同向鄧小平舉報江澤民,江爲了構陷陳希同,逼迫副市長王寶森自殺,用死無對證把陳希同關進監獄。而王立軍事件恰恰相反,是薄熙來空投到重慶的酷吏王立軍被調查,因爲王立軍知道他的祕密太多,所以踢父親關兒子的薄熙來要立刻滅了王立軍的口,然後把重慶一切罪責全部推到死人頭上。結果王立軍進了美國領事館。

2月中旬,美國在習進平來訪前,先放出一個王立軍交給美領館的絕密消息:「薄熙來和周永康密謀,十八大薄進常委,擔任政法委書記,再把習進平搞掉,薄當中共國第一把手。」

王立軍披露的薄熙來和周永康的主要問題不是經濟問題,而是陰謀篡政奪權問題,還有活摘器官問題。這倆問題都是死罪。

3月9日上午,薄熙來公開了高層10年來一直就是兩個中央,胡中央的指示是「標準說法」,但從那一刻開始起被他公開揚棄了,他不再裝模作樣,他決定與周永康依靠武警特警跟胡中央動槍動炮。9日下午,薄熙來擺出挑戰者的姿態。人大代表們都看到了。

3月10日11日,週六週日雙方都不會休息,反而會加班加點。


胡錦濤會見來自一線部隊和專業技術崗位的部分軍隊人大代表。

3月12日上午,3個軍委副主席,8個軍委委員陪同胡錦濤接見了「來自一線部隊和專業技術崗位的部分軍隊人大代表」。與胡錦濤對視的那位軍官表情沉重,胡錦濤也與會見雲南代表團代表時笑的很放鬆不一樣,笑的有些壓抑,眼神裏似有期望。除了習近平好像個無憂無慮的孩子,鏡頭中的所有人物,包括其他的兩位軍委副主席,都一臉嚴肅。

忽然想起那句預言:「天下未亂蜀先亂,蜀亂天下必大亂」。2月11日中午13時40分,青海省西寧市湟中縣發生隕石雨,幾百塊隕石從天而降,這雨不可能下完就完哪。△

(人民報首發)

 
分享:
 
人氣:50,507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