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诺贝尔奖难产中国
 
2012-10-14
 
【人民报消息】作者邢天行10月12日发表文章道,中国籍作家,偏偏是一个叫莫言的人,在中国这样一个文学莫敢言真话的国度,首次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结束了此前国人莫言诺贝尔奖的时代。在古老预言2012宇宙更新年,莫言突然扬名,令诺奖告别“不可告人的政治图谋”而顿时变得荣耀无比,各方人士开言美言,这真叫人感慨莫名。

以“人民”标榜的官媒网站,在祝贺莫言获奖的评论中承认,诺奖奖励的是“著作的高水准”,“更深层次的意义在于,这是一种接纳和融合的过程,这是一种文明对话的过程。”换言之,这次官媒终于承认诺奖跟所谓“政治偏见“之类的意识形态无关,露出终于被接纳之后的欣慰了;诺贝尔文学奖也终于不再被中国媒体谩骂和非议,诺贝尔奖等这一天也是等得太久了。

“中国作家等得太久”,是不被接纳还是不被放行?让事实说话。

作家老舍的儿子舒乙曾透露,老舍在1968年被提名诺贝尔文学奖,到最后5名入围者中还有他。诺奖评审委员会最终的秘密投票结果:老舍是第一名。但瑞典方面通过调查得知老舍1966年就已经去世,所以那年的文学奖被日本的川端康成获得。这个消息在当年庆祝川端康成获奖宴会上,由瑞典大使透露出来。

老舍即使没去世,如果瑞典敢宣布他获奖,那他得到“敌人”承认而颁奖这件事,在那时也足以让老舍死了。老舍的文学成就基本是在1949年前的中国奠定的,优秀长篇小说《骆驼祥子》《四世同堂》是他的代表作。1966年,“文革”首先从文艺界开刀,67岁的老舍看破了中共斗争迫害的残酷,自沉北京太平湖身亡。毛共发动的文革浩劫,不仅仅害死了老舍这样一大批精英分子,使中国无缘诺贝尔文学等世界大奖,更摧残了中国的文化思想,将中国与世界现代文明隔绝,文学艺术等等诸方面在党文化的戕害中沉沦。

沈从文的成名作品都是在49年前成就的。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委马悦然曾表示,沈从文是1988年中最有机会获奖的候选人,然而在评选前几月离世。如果不是中共一直搞运动搞斗争整人,使沈从文等一批作家的作品无法正常被翻译而走向世界,不被世界熟知和了解,中国早就有诺奖了。86岁沈从文没有等到诺奖的到来。他在1950年前的作品到1988年,才广为外人知,至少被人为拖延38年时间。这完全是中共乱搞中国的结果。

老舍与沈从文的命运可以说是1980年以前文化文艺等阶层精英的代表,他们成就于1950年前的中华民国时期。1980年以后,文艺界声名鹊起的代表人物是高行健。

“文革”后的胡耀邦时期,作家们在创作上得到了一些松绑,高行健就是在这一时期开始了文学创作。他的文学与绘画作品一出来就引起轰动,尤其是绘画成就,当时在世界的影响,跟现在的艾未未有一比。高行健于2000年以《灵山》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瑞典文学院的颁奖理由是“其作品的普遍价值,刻骨铭心的洞察力和语言的丰富机智,为中文小说和艺术戏剧开辟了新的道路。”那时候,他已经是法国籍。如果他不被逼出国门,能在中国自由创作,至少12年前,中国就会有一位中国籍的诺奖获得者。

谁逼走了他?仍然是对文学艺术箝制的中共。由于邓小平搞所谓反对自由化的“清除精神污染运动”,文革中那套大批判的手段几乎又被搬出来了,到1986年反自由化的调子更高。高的作品对中共文化思维是个挑战,曾被禁演。经历了文革之苦的高行健不堪忍受中共政治的黑暗,于1986年应邀赴德国绘画期间,一去不归。次年移居法国,1997年成为法籍公民。由于高行健反对中共对六四学生的血腥镇压,反对中共对人权的践踏,所以中共党报把对高的仇恨也转移到授予高诺奖的瑞典评委们,大骂“瑞典文学院的倒行逆施,极大地伤害了中华民族的感情,这是对12亿中国人民的严重挑衅”、“瑞典文学院是一贯反动,一贯敌视红色政权,一贯敌视中国人民的彻头彻尾的反动组织。”

瑞典文学院被骂“一贯反动”的依据,竟然是没给老舍颁奖。原文说:“……老舍先生被视为诺贝尔文学奖的最有力竞争者。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老舍先生不幸逝世。而瑞典人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冒着伤害中国人民脆弱心灵的危险,将一半已经放在老舍先生手里的诺贝尔文学奖强行颁给日本的川端康成。这是什么性质的行为?这是与中国人民为敌的行为!……”

上诉的歪曲污蔑之词实在是流氓无耻至极,尽管知道人民日报惯于无耻说谎,我还是再次被震了--天下竟然有这样邪恶的血盆大口吗?这个扼杀了国家精英,把国家栋梁变成外籍的罪党,昨天能如此无耻漫骂,今天就能沉痛地说“中国等得太久了”。

12年前,中共官媒因不满颁奖高行健而肆意辱骂瑞典文学院,与今天因莫言获奖而志得意满对诺奖俯首称臣,这二者本质一样,都是从文艺为中共的政治服务原则出发。能为中共利用来涂脂抹粉的,它会大力推崇,反之就极力诋毁。

文章道,莫言在莫言国度与莫言时代的获奖,更像是一个文学语境的寓言象征,在病入膏肓的中共极权体制下,它偶然的落地,给腐朽的体制投上一抹死亡前的回光。

中国诺大的国,曾经人杰地灵,文化深厚,我有足够的自信,中国应该出产更多的诺贝尔获奖者,但前提是,把那个导致诺贝尔奖难产的障碍去掉。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