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政府與家天下
 
酈劍鋒
 
2012-1-13
 
【人民報消息】

一,特殊的黨政府現象

在中國,“黨和政府”是一個出現頻率極高的特定稱謂,不僅在“黨文化”的話語系統裏被廣泛應用,而且還上升到意識形態和治國統治的絕對高度。黨和政府淩駕於人民、社會和法律之上,黨又居於政府之上。政府是黨的政府,屬於黨的,由黨來領導。中共在中國的含義就是“領導”、“代表”的代名詞,所以過去革命時有“黨代表”一職。中共也確把自己打扮成“上帝”、“救星”,賦予生殺予奪大權。比如,中共可以殺人放火貪污腐敗,可以屢犯錯誤無惡不作,但你不能反對,否則就會被打成反黨反社會主義反革命。

類似地,還有諸如“黨和國家”、“黨和人民”之類。如果美國總統講“黨和政府”,估計人家會笑掉大牙,但中國人卻很習慣,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妥。直到今天,我們嘴裏還經常不由自主地說“我們黨”、“我黨”、“我國”、“我們的報紙電視”等等,其實,這些都是黨的,連報紙電視也是屬於黨,沒有一樣屬於中國人民。

這個黨政府有很多獨特之處,其“特色”不勝枚舉,所以這就可以理解為什麼它總是強調“走中國特色”!

黨政府幾乎把“為人民服務”的大牌子掛遍所有政府衙門,但從來不為人民服務,而是人民必須為黨服務;所謂“全心全意”往往變作為權力和為人民幣;

黨政府把外來的一套東西當作指導思想,這在人類歷史上極少見;而且至今還在鼓吹人是猿猴進化來的,從而把中國人民當作動物一樣對待;

黨政府非常喜歡戰天鬥地,跟看不見摸不著的敵人決鬥,即使碰得頭破血流也不回頭,“敵對勢力”總是掛在嘴邊,但誰也沒看見在哪?是誰?

黨政府總是擺出一副“革命”姿態,革命思維代替了一切,即使執政、建設也要“繼續革命”,不革命的不贊同的就是反革命,“反革命”因此就成了一項大罪名;

黨政府從來不知“選舉”、“民選”、“專制”、“民主”為何物,反了近百年“封建”,自己大權獨攬終身制;而且是兩套班子兩個衙門,唯恐沒有官做;

黨政府“英明偉大”了一輩子,幾乎從來不犯法,殺了6000—8000萬人竟然才是小小的“失誤”和“革命家的錯誤”;即使偶有犯罪,也要先黨紀(黨籍)、再政紀、後法紀,黨員身份、職務就成了擋箭牌、保護傘;

人民無論遭受多大迫害屈辱,無論取得多少成績,都要先感謝黨、感謝政府……
所以,黨政府就是這樣一個典型的怪胎。

二,三大嗜好和兩大工廠

黨政府比較突出的是,它有“三大嗜好”,以及為達成嗜好而設立的兩大巨型工廠。

第一大嗜好是攬權,對公共權力有難以抑制的追求。從看不見的另外空間有沒有神到現實中人的思想,都得它說了算,甚至你生幾個孩子也不能自主。

第二大嗜好是貪財,對整個社會的財富有無限的貪欲。貪腐搜刮絕對天下無雙。

第三大嗜好是嗜血,崇尚紅色,以喝人民血為生、為樂。鎮壓人民成了家常便飯。

為實現這些嗜好,黨政府一手開立兩座基因工廠:
一座儲存鬥爭基因,專門用於崇尚鬥爭暴力的,製造打人棍子;
一座儲存謊言基因,專門用於撒謊欺騙愚民,製造帽子陷害於人。

黨政府統治已經60來年,但嗜好始終無限無度,無法滿足已成變態追求,棍子打遍天下,帽子扣遍天下,所到之處十幾億人幾乎沒有幸免不受其害的。

三,一黨獨大家天下

古代明君講究天下一家,愛民如子,“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所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中共則把天下當作一黨的天下,“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天下人成為被壓榨剝削的奴隸。

黨政府必然導致“家天下”。它有三個步驟:

(1)精心將整個國家編織成一隻大網,完全封閉。與世隔絕;

(2)以國家政權的力量,控制所有資源、財富和全部權力,人民在一無所有之下,沒有任何選擇,只能完全聽命於黨政府,被動地但又不得不接受與服從;

(3)對全體人民進行隨心所欲式統治。如:
政治上,權力壟斷獨占,任何人不得染指。權力在中共手裏有三種功效:用於追求(奪權)、用於統治(主要是鎮壓人民,失去權力意味著統治的完結)、用於交易(如以權謀私、權力尋租、權錢色交易)。由於權力完全不在人民之手,只能任由迫害鎮壓;

經濟上,權貴經濟,國富與民窮截然對立;整個社會財富一切資源皆集中於黨政府。我們舉個簡單例子,土地問題是中國人千百年來賴以生存的根基,中共通過土改,幾乎一夜之間就完成了對土地的占有,名之為公有制。以後,又通過建設、徵地、強拆等方法,通過對土地所有權的限定(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通過城市化等,變相使農民失去了土地,等於一無所有。

思想上,馬列毛鄧三代表等,要求“保持高度一致”,否則即為異端邪說;

文化上,以黨文化和紅色文化嚴密掌控。互聯網時代本是信息自由選擇取舍,但遭嚴格封鎖過濾,不翻牆不行;

軍事上,豢養230萬世界最大常備軍,霸氣對內不對外。

從上述方方面面,中共建立起對整個社會極端嚴格系統的控制體系,如同一個大監獄,人民像動物一樣被肆無忌憚地管著。

四,破除“黨和政府”思維

正常的社會,黨就是黨,政府就是政府,這是非常清楚的,因為任何一個組織都不能超越於整個國家之上。中共則反其道而行之,將一黨之私淩駕於全社會,並且達到無以復加的程度。

產生這種悖逆歷史潮流現象的原因,一方面在於中共多年的愚民宣傳洗腦,混淆了黨、政府、國家、社會和人民彼此之間的概念,中國人在嚴酷的現實面前也很難做出頭腦清醒的理性思考;另一方面,根源在於“黨”的存在。

這個“黨”很特殊,它自己也標榜“是特殊材料製成的”。其特殊不僅在於它來自異邦,而且還有一套系統的邪惡理論,按照其祖宗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所招供的,屬於“共產主義幽靈”。

我國古代歷來強調“明華夷之辨”,講究“用夏變夷”,而非“變於夷者”。不幸的是,中國傳統被拋棄,而為外來邪靈占居,釀出一出又一出慘象。

對中國人來說,要想走出60年的陰霾,唯有明瞭中共的邪教本質,從根本上破除“黨和政府”思維,徹底覺醒,解體中共就成為必須。“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有誰願意與中共這個屠殺人民的外邦異類為伍呢?自2004年11月以來,隨著《九評共產黨》奇書的應運而生,億萬中華兒女以勇敢的三退之舉,吹響了遠離中共邪黨的號角。

2012年是中國龍年,傳統上認為屬於大變動之年,又是預言中的比較特殊的年份。在歷史的這一轉折時期,中國人民理應順應天時,決裂中共,做出非凡明智的抉擇。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