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向阳大长灭共威风 李长春隔洋干瞪眼
 
九天剑
 
2012-1-12
 
【人民报消息】中国人被逼急了,就豁出去了,我看开着剿共货车在加拿大到处转的好汉张向阳就是这样!

一般情况下,一只蚂蚁是无法和一条狼对抗的,可如果狼吃饱了撑的,非要掘蚂蚁洞,局面就变了。

看张先生面相,一定是只善良的“蚂蚁”。他没有回国重金买通地痞卸他房车上写的那几个共匪的大腿,也没在北美合法购买枪枝弹药,偷运回国当一回蜘蛛侠,更没雇私人侦探找到那些相关共匪的海外家人算帐……其实一只蚂蚁如果豁出去了,有的是法子治狼,而蚂蚁张更绝。

他是一只智慧蚂蚁,用了共匪更害怕的法子:宣传真相!看他车头上的八个鲜红大字:狗养的中国共产党——像不像呲着钢牙的蚂蚁头!这八个大字就是宣战,就是不服,就是砸向共匪的炸弹!

再看他车后的三字碑文:共匪墓。老兄还不忘君子一把──挂上个花圈。

什么是蚂蚁的力量?看看张君:以我一蚁之力,别以为我打不过你,我要用弱小之躯,唤起千百万同类,和你这条恶狼对抗。这地方不兴喊口号,而我所到之处,人心炸响惊雷!

说张向阳是智者毫不牵强,他深知共匪的痛点:你在国内耍流氓,拆我祖宅,以为我只有下跪求你补给我一些散碎银两,想错了,流氓!你以为我得不到补偿,告不倒你,就会被逼自焚?妄想,流氓!爷我可以在自由世界揭你短,抽你脸,咒你早死!让全世界知道你就是个臭流氓!什么大国崛起,什么鸡地屁第二,你们一张张淌着地沟油花的囊脸,真让我恶心!

本来我们族人都很内敛,所谓涵养,遇到争执退一步。特别是国人来到海外,在党文化中养成的争强好斗习气也改了,都文明得要命:推门看身后,说话不大声,开车不抢行,过马路等绿灯……还有很多人来到西方信了佛、道、神、耶稣基督,所谓近朱者赤。

百姓还有一句俗话: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好像是对世间弱势的断言,不料这正好道出了那个党欺压良善的秉性,和国人对它的俯首。而张兄不信邪。他通过遭匪抢劫,与匪交手,思辨后大彻大悟──匪没理可讲,也无须害怕,只有揭露和痛击!

前有温哥华大陆学者吴应鉴,车插7面青天白日旗,力挺辛亥革命先驱;后有多伦多好汉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驻站抗议中共强拆;如今,张向阳君又冲出来干共匪。这三位老兄各显奇功,各自成景,个个豪杰,气贯长虹。皆为我海外正直同胞之楷模。

推崇他们,是因为他们克服了海外华人最难克服的毛病──怕共匪。张向阳说,“既然要维权,就不要怕死”。中国人在海外,离那匪徒老远,居然还要如此大义凛然,真令人悲愤!不过人迈出这一步就发现,那个匪党不过如此,能奈你何?!中国人素来“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只要你不怕死,就该轮到它怕你了。

就像张向阳所说:共产党已经抓到民众的弱点,就是枪打出头鸟,维权代表,组织者。共产党为什么还能在中国奴役十几亿中华民族的同胞?就是用了这个秘诀。

我说他是个智者,就因为他看穿了共匪的惧人术──红色恐怖。更值得佩服的是:他有个冷静头脑,断定共匪长不了。他不相信一个如此反人类、反人道、反人性的匪党能捱多久,不像有些怕事的善良同胞短视,看大了那个表面光的驴粪蛋,却怀疑邪不胜正的天理,以为共匪这么张牙舞爪,恐怕一时死不了,自己还是别惹它。

他还是个行动者,义无反顾投身灭共壮举。虽然他独来独往,但他很强大。那剿共宣传车真是高招,令匪共中宣部李长春太监隔着大洋干看着没辙!他那“狗养的中国共产党”标语,胜过CCTV、《人民日报》、新华社、《光明日报》、《文汇报》、孔子学院海外洗脑班的所有妖言。真乃一夫当关,万鼠失禁。

关键是他豁出去了:你不让我回国,老子不回,你能怎的?你恐吓我,别忘了老子是在党国吓大的,你敢怎的?小喽啰跟踪我、照我、监听我,老子没兴趣甩你,小样,哪天老子来兴致了报皇家骑警拿你!你以为你是谁呀?城管还是小脚侦缉队?可惜你党妈没法罩着你,你忘了这是加拿大,不是党国黑社会!你横是吗?你敢站我面前吗?你敢和我上加国法庭吗?我却敢!你以为你儿女、老婆、二奶、父母被你送到了美国、加国、澳国,你就比我安全?你做梦吧?比你大的党国特务都死在他国监狱了,比你明白的特务都投诚自由世界了,就你还被你奶妈当个烧火棍耍弄,你真的傻透腔了。

张向阳雄赳赳开剿共车去渥太华看孙武俊,车上的英文标语“去死吧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是强盗”一路令西人朋友大感兴趣,纷纷拍照存念,车转唐人街、停泊大统华,大长灭共威风。

愿普天下善良华人看到张向阳君和他的豪车,都能想到: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共匪拆了我们的房子就完了吗?迫害盲人英雄陈光诚就完了吗?逼着藏传佛教僧尼自焚就完了吗?呸,通通都要还的。怎么还,何时还,老天说了算,为期不远也绝对有它好看!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