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死訊何時發布?
 
周曉輝
 
2011-9-9
 
【人民報消息】自7月初,香港亞視播報了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死訊後,該消息就一直在民間發酵,以極快的速度傳播著。曾聽一個來國外旅遊的北京朋友講,現在國內上至政府官員,下至出租車司機,甚至是餐館、理髮店的服務員,都在議論著這件事。很多人都對江澤民的死拍手稱快,認為這是其壞事做多了的報應。不過,很多人納罕的是,江死了這麼長時間,中共為何沒有發布其死訊?難道江沒死?

江澤民死沒死,中共領導人心裏最清楚。不管是腦死亡還是真的咽了氣,反正一向喜歡出頭露面的“江戲子”肯定是折騰到了盡頭。種種跡象表明,中共秘不發喪,是因為其內鬥正酣,中共各派正多方角力,以期在新的權力分配中占據優勢。一旦角力有了結果,江之死訊就會發布。

事實上,歷史總是不斷重覆著。《史記 李斯列傳》曾記載了秦始皇死後、其權臣秘不發喪的歷史。

公元前210年10月癸醜日,秦始皇外出巡遊,左丞相李斯和小兒子胡亥跟隨。一行坐船順長江而下,並到達錢塘。在返回途中,秦始皇得了重病,大概是知道自己不久於人世,他給公子扶蘇寫了一封蓋上禦印的信,讓其“回鹹陽來參加喪事,在鹹陽安葬。”信雖已封好,但存放在中東府令趙高兼掌印璽事務的辦公處,沒有交給使者。

不久,秦始皇去世。丞相李斯認為皇帝在外地去世,恐怕皇子們和各地乘機製造變故,就對此事嚴守秘密,不發布喪事消息。他下令將棺材放置在既密閉又能通風的車中,讓過去受始皇寵幸的宦官做陪乘,每走到適當的地方,就獻上飯食,百官像平常一樣向皇上奏事。宦官就在車中降詔批簽。當時,只有胡亥、趙高和五六個曾受寵幸的宦官知道皇上死了。

為了篡奪皇位,趙高與公子胡亥、丞相李斯秘密商量拆開秦始皇賜給公子扶蘇的那封已封好的信,謊稱李斯在沙丘接受了始皇遺詔,立皇子胡亥為太子。同時又寫了一封信給公子扶蘇、蒙恬,列舉了他們的罪狀,並賜他們自殺。

在一路行進中,由於正趕上是暑天,秦始皇的屍體在車中發出了臭味,李斯就下令隨從官員往車裏裝一石有腥臭氣的腌魚,讓人們分不清屍臭和魚臭。

兩個月後,胡亥等載著秦始皇的屍體回到了鹹陽,這才發布治喪的公告。胡亥繼承皇位,就是秦二世。可惜,其在位僅三年就被殺死,秦朝也迅即走向了滅亡。

可見,胡亥即位,上不順天,下不應民,亡國之日,是以指日可待。

如今,江澤民的屍體雖然不會因為炎熱的天氣發臭,但放置在冰櫃中的“僵屍”是註定要遺臭萬年的。或許,成為僵屍的江澤民還在遺憾,自己無法參與目前激烈異常的中共權鬥,儘管其所謂心腹吳邦國、賈慶林、李長春和周永康繼續掣肘胡溫,但最終結果究竟如何,還要看天意民心。

如果胡溫與江系“新四人幫”在權力分配上達成某種默契,並同意高調為江開“追悼會”,那無異於承認了江所犯的一切罪行,無異於將自己和罪犯綁在了同一列車上,也為自己走向深淵加大了砝碼。如果恰恰相反,胡溫敢於抓住時機,承天意應民心,為中國變革邁出關鍵的一步,那無異於為自己選擇了光明的未來。就看胡溫有沒有這樣的魄力和膽量。或許,中共如何發布江澤民的死訊以及採取何種規格,將是我們判斷中共博弈的結果與走向的重要依據。不妨拭目以待。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