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中共暴政的末日
 
宋紫鳳
 
2011-9-26
 
【人民報消息】2011年對於中共來說真可謂是如履薄冰。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掀起的民主浪潮席卷了中東和北非,掀倒了穆巴拉克,推翻了卡扎菲。正所謂兔死狐悲,物傷其類。親共的獨裁政權的坍塌使站在一旁的中共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懼。與此種恐懼相應的是中共的對民眾的監控,對言論自由的壓制已經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

回顧這些年來,在互聯網時代,對網絡言論自由的打壓成了中共信息封鎖的重中之重。並且這種打壓因中共與日俱增的不安全感,也在步步升級。

中共網絡言論監控的第一大工程就是2001年開始著手建立的 “金盾”工程,這個耗資幾百億人民幣的金盾被中共美其名曰“網絡長城”,其作用是在互聯網上設下一道屏障,過濾中共認為不利其獨裁統治的一切信息。

然而僅在網絡通道上設置屏障還是不夠,中共必要把監控器安到每一臺電腦上方才安心。於是耗資4,000千萬人民幣的綠壩花季護航軟件又出籠了。綠壩名義上是過濾色情信息,而實際上,被其列為過濾清單的將近9千個詞匯中,真正有關色情的詞匯只有2千7百多個,其餘全部是與遭中共殘酷迫害群體和維權運動有關的詞匯。

除了防火牆、監控軟件,中共還針對網絡公司設立了信息審查制度,並屏蔽一切不配合該制度的網站。正如我們所知道的,谷歌正是因為拒絕這種以封鎖信息為目地的自我審查制度而被迫撤離了大陸市場。而廣受網民們推崇的推特也在2009年7月,新疆抗暴事件之後,被中共作為信息封鎖行動之一而被屏蔽。

而中共對於網站的審查不僅僅是要求網站刪掉某些內容,還包括由網管辦或新聞辦統一下發一些通知。比如:禁止報導什麼、必須報導什麼、頭條應該放什麼、哪些新聞需要引導討論、哪些新聞必須統一採用新華網、人民網的稿件等。2004年4月被以“非法對外泄露國家機密”為罪名判刑十年的商報記者師濤,就是因為對外公布了類似這樣的一份中共向報社傳達的文件而獲罪的。

在網絡自由言論打壓上,中共除了技術投入外,還有大量人力投入。2000年底,中國公安部成立了“公共信息網絡監察局”,緊接著在全國各地成立了“網警”系統。而如今已經發展成為數十萬的網警、網特大軍。

然而只有監管的人員還是不夠。在中共的控制下,網絡算是唯一的一處民眾可以發聲的地方。這自然不能被中共忽略,於是一個被稱為“五毛黨”新生事物出現了,這就是專門按中共的授意在網絡上發表評論的“托兒”。中共在培養五毛上是大費了一番心思。近日,繼湖北浠水縣宣傳部培訓“五毛”的視頻曝光後,又一份更詳細的“五毛”培訓教材被曝光出來。教材中直接要求中共的“五毛”在重大事件發生時,在輿論上要“搶占先機”、“擴大戰果”、“爭奪網絡話語權”。

而今年以來,中共對網絡的監管活動尤為密切。 中共高官從七月到九月間多次與中國各大網絡公司負責人接觸。7月間,中共主管安全的政治局常委周永康造訪了騰訊的北京辦公室,政治局委員劉延東和天津市委書記張高麗分別出現在騰訊的廣東和天津辦公室;8月,北京市委書記劉淇拜訪了優酷(Youku.com Inc.)公司和新浪(Sina Corp.)公司;9月初,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長春和劉淇到百度的北京展區“參觀”。中共對各大網絡公司做出的指示就是加強對互聯網信息的監控與過濾,要在“維護和諧穩定中發揮更加積極的作用”。

另一個網絡監管新動向是中共開始探討如何對微博進行有效的監控。這兩年微博開始為越來越多的網民們所了解和使用,目前註冊人數已過兩億。近期在國內掀起軒然大波的一系列事件:郭美美與紅十字會、盧美美與青基會、渤海灣漏油、李雙江之子蠻橫打人等,無一不是從網絡微博最先曝光的。尤其讓中共心有餘悸的是年初“阿拉伯之春”抗議浪潮在微博上的廣泛傳播,以及前不久溫州高鐵追尾事故後在微博上體現出來的強大的民意力量。

新浪網總編輯陳彤6月13日在“3G無線新媒體產業發展高峰論壇”發表演講,無意中泄露了新浪微博對言論管控的秘密。陳彤介紹,新浪微博監控實行“兩方三審制”,監控和編輯團隊雙方,隨時溝通審核內容,每小時郵件匯總,每天會議溝通,實行“多方通報制”,讓每一個編輯都有義務通報“不良”的內容。從而,能做到“7+24小時全覆蓋審核,保證每時每刻都有人監控。部份員工甚至有著12年的監控工作經驗。此新聞一經登出,令中共高層大為恐慌,這篇新浪網總編輯陳彤談論新浪網如何監控網民的文章已經被全面封殺。

近一週以來中共網絡封鎖行動異常瘋狂。大陸網民破網(俗稱翻牆)登錄海外網站十分困難。這意味著中共又進入了高度敏感期。有分析人士認為可能與臨近 “十一”,和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有關,也有傳聞說,中共可能會在十一前後宣布江的死訊。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雖然中共在網絡言論自由的打壓上可謂傾盡一國之力,但是這些年中共的所為不但沒有壓制住人們對自由的追求,相反卻從反的一面推動了網絡自由。

在技術上,由於中共設置了金盾,結果人們就廣泛安裝能夠突破金盾的自由門,逍遙遊等破網軟件。後來又由於中共強制安裝綠壩,結果反倒使原來不了解自由門的網民為了卸載綠壩而安裝了綠壩剋星版的自由門軟件。

在民意上,中共一次一次的壓制,反而使民眾越發的覺醒。比如近一週中共網絡封鎖加劇後,網民們隨即在google group上,發起了“GFW,我們不高興!”活動,大陸的網民為這個活動寫的副標語是“我要看Youtube,我要推Twitter,我要上Facebook找朋友,我要用Wikipedia學知識,我要賺外匯!GFW,我們不高興!”而墻外網民也做了積極回應,他們為該活動所寫的標語是:反GFW封鎖,反互聯網審查,反上網實名制,反雇傭5毛,反對侵犯隱私權,監視公民郵信、電腦!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可以說中共對言論的壓制已經成了一個隨時會一潰千里的堰塞湖。而一旦決堤,自由與民主的浪潮必將以排山倒海之勢席卷中華大地,那也就是中共暴政的末日。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