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已成國人罵人的“狠話”
 
東方覺
 
2011-9-16
 
【人民報消息】“CCTV”是中央電視臺的英文縮寫,現在竟成大陸罵人狠話。據說,有一次央視名主持朱軍與李咏為事而鬧矛盾,你一句我一句,吵了起來。起初並不激烈,在場者也不以為然,坐山觀虎鬥。可是當李咏說了一句:“你CCTV啊!”誰知朱軍聽後勃然大怒,滿臉漲紅,毫不示弱,反擊道:“你才CCTV呢!”兩人越吵越兇,大家一看兩人真動了氣,發了怒,才紛紛出來拉仗勸架••••••

為什麼李咏氣急時要罵“你CCTV呢”?為什麼一句“CCTV”竟使朱軍勃然大怒呢?自然央視主持人和工作人員之間心裏十分“清楚”,而社會上有的人就不一定完全知其“寓意”了,不妨在此稍解析其意。

眾所皆知,這CCTV與《人民日報》並稱中共邪黨第一“喉舌”。幾十年來,《人民日報》已早以其說謊欺騙,顛倒黑白,假大空和陳詞濫調為國民所唾棄,聲名狼藉,無人訂之。就是黨政機關部門在上面的高壓強迫下完成訂購指標,也無人去看。大部份報紙或成了手紙、包裝紙,或進了廢品站,或直接進了垃圾箱。甚至有許多人認為《人民日報》是蹧蹋人民,提議要為其更名,叫什麼“被人民日報”、“日人民報”、“大忽悠報”、“反人民意報”、“邪黨謊報”,等等,名稱甚多。而這CCTV比那《人民日報》邪惡更甚,謊言更多,影響更大,對民眾毒害更深。人們雖厭惡又不得不看,故對其罵聲尤烈,其名聲更臭!

正如有人所說,CCTV為專制統治服務,它是宣傳中共,傳播謊言,愚弄百姓,維持暴政統治,打壓人民和給民眾洗腦的工具,處處充滿著中共邪惡的說教、卑鄙的用意。CCTV要倒著看,反著領會,那才是事實真相。2009年1月12日,大陸22位學者、律師、學生聯名發表了一封公開信,題目叫做“抵制央視,拒絕洗腦”,因為它壟斷信息,製作粗糙低劣,控制輿論,污染視聽,蓄意欺騙百姓,強行洗腦。此信受到民眾一致好評,它說出了人們的心裏話。

CCTV臭名遠揚,成罵人狠話也是自然必然了。

一是這CCTV篡改歷史、偷天換日、移花接木、改頭換面、顛倒黑白、藏奸耍滑、謊言欺騙、栽贓誣陷、欺世盜名、愚弄百姓,是中共邪惡十足的頭號大騙子、行惡者和幫兇。

最典型的例子是在1989年中共鎮壓“六四”青年學生和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運動中,央視極盡栽贓、誣陷和顛倒黑白之能事,為中共行惡煽風點火、蒙騙民眾、製造仇恨,使惡黨對人民的鎮壓更加慘烈。特別是中共打壓法輪功,央視狂轟濫炸式的惡意宣傳鋪天蓋地,把污衊、抹黑、仇恨法輪功的口水噴向全國乃至世界。

在伊拉克戰爭和阿拉伯革命中,中共又是顛倒是非,以謊言欺騙民眾,力挺獨裁者薩達姆和卡扎菲,當獨裁政權垮臺後,中共又急忙改變立場,說是“尊重人民的選擇”,自己打自己耳光,極其卑鄙無恥。當多個國家在卡扎菲暴力鎮壓民眾進行干預時,原本不關心“阿拉伯革命”的中共媒體突然成為“反霸權主義”之士,指責西方國家,力挺卡扎菲,連阿拉伯國家的記者都罵央視是“只強調西方空襲造成的人道主義災難,鮮少報導卡扎菲對人民凶殘橫暴的鎮壓和屠殺。”在利比亞戰事進行過程中,央視屢屢造假,一張車子帶有利比亞臨時政權、全國委員會的旗子的照片,卻被央視註釋成:卡扎菲打開軍火庫分發武器給民眾。

“7•23”溫州動車事故發生後,央視又緊跟中宣部要求,“不展開、不聯想、不追究”,隱瞞、掩蓋真相,哄騙蒙蔽民眾。

央視曾在講述國產殲10戰機卓越對戰性能時,有2秒鐘的靶機被擊毀畫面,竟是取自美國1986年好萊塢影片《壯志淩雲》,十分荒唐荒誕。央視吹捧此飛機安全性能好,從未發生亡人事故,其實在第一次空中加油試飛時,就摔死了試飛的師長。

有人對每天30分鐘的新聞聯播歸納為三句話:前10分鐘是中共領導會議和接見;中間10分鐘是黨的政策好,大好形勢,祖國大好河山;後10分鐘是世界各國災難、困境不斷。經黨文化的謊言這麼一講,中共的“偉光正”、中國人民的“幸福感”與外國的“水深火熱”就躍然紙上,惡黨愚弄百姓的目的一下就達到了。中共就是通過這樣潛移默化的宣傳,讓中國人一步一步走向假象謊言的泥潭。

所以,CCTV是邪惡十足的大騙子、行惡者和邪黨之幫兇。

二是這CCTV是強盜、貪污犯和強姦犯,是一條專咬百姓的“黨狗”。它掠奪百姓,每年耗資億萬,皆是百姓血汗。受百姓“供養”,卻從不為百姓說話,不反映民意,不表達民聲。而是聽從邪黨旨意,強姦民意,致使大陸處處被幸福、被和諧、被代表、被增長。它是中共的一條專咬百姓的“黨狗”,惡黨叫它咬誰它咬誰,叫咬幾口咬幾口。CCTV每年收入數百億,搜刮民脂民膏,又是個大貪污犯。僅一年黃金時段做廣告收入就高達約130億人民幣。用百姓的血汗錢建了這個邪惡機構,又利用其大賺百姓錢,反過來再用其謊言欺騙愚弄百姓。如讓萬千兒童受其毒害的三鹿奶粉,央視報導卻說有1100道檢測關,質量絕對可靠。它還經常隱瞞真相,封鎖消息(如對非典和禽流感的封鎖和瞞報)。還有比這更卑鄙無恥和可恨的嗎?再有那“殃視晚會”,低級粗俗,醜陋不堪,年年演出年年遭罵。你想這剝奪民脂民膏的強盜、貪污犯和強姦民意的“黨狗”,名聲會好嗎?

三是這CCTV十分齷齪骯髒,為國人所不恥。有不少CCTV的主持人、記者和其他工作人員為了名利而攀附權貴,更有某些女主持人和記者成為惡首之情婦、高官之二奶和權貴之小蜜,交易骯髒;而某些男者腐敗墮落,利用潛規則吃喝嫖賭,索賄受賄,十分齷齪。直把CCTV搞了個烏煙瘴氣,醜惡不堪。當然也有一些清白者為其累受其牽,心內不平。

四是這CCTV某些主持人、記者和其他工作人員因積極配合中共作惡而遭惡報,終無好結果、好下場。

羅京就是惡行遭惡報的典型事例。他原是央視新聞聯播主持人、新聞編輯部副科長。1989年6月4日,中共動用25萬軍隊進京鎮壓學生運動,血洗天安門,手段之殘忍,震驚世界。當時同情學生的央視播音員薛飛和杜憲被撤職,央視遭整肅。而羅京一改同情學生之立場,放棄良知,6月5日即以主播身份現身新聞聯播,作為中共的喉舌來欺騙民眾。他顛倒黑白髮布了一系列“六四”事件的假新聞而為此受寵。1999年,中共凶殘地鎮壓迫害法輪功,羅京又一次跳了出來,緊跟邪黨,殺氣騰騰,聲嘶力竭地傳播中共謊言,污衊、誹謗法輪功,欺騙毒害了億萬民眾。2008年,羅京被查出淋巴癌,後出現口腔潰瘍等並發症,舌頭潰爛,不能說話,連喝水都疼痛難忍,生不如死(惡報正是作惡處)。6月5日,48歲的羅京死於北京腫瘤醫院(惡報恰逢作惡日)。6月5日,正是1989年“六四”事件的第二天,羅京主播假新聞,配合中共作惡。20年後的第一個黎明,6月5日他死了。

另有央視新聞評論部副主任陳虻,是“天安門自焚偽案”的製片人。2001年,他曾在談論中共封存文革歷史真相時,聲稱“新聞在我看來,並沒有什麼真實性”,“誰給我飯吃,,我就給誰賣命”。沒想到一語成讖,他果然把47歲年輕的生命賣給了中共。

中共為迫害法輪功炮製藉口,策劃天安門自焚案栽贓法輪功,給央視下指令時,陳虻為出人頭地,積極主動請戰,不惜出賣靈魂與良知,陷害無辜來撈取政治資本。他擔任了“天安門自焚偽案”記錄片的製片人,欺騙民眾,煽動仇恨,為升級迫害法輪功兇猛造勢。

2001年8月14日,國際教育發展組織發表聲明,稱“整個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導演的”自焚偽案。作為參與造假的陳虻本人也被國際人權組織“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蹤調查,從此不敢再踏進自由民主國家的土地。

2008年12月23日,正想升官往上爬的陳虻,在發現胃癌的9個月後,極其痛苦地死在北京腫瘤醫院,死時47歲。

羅京、陳虻都是中共獨裁體制的犧牲品。是“害人必害己”,是“天譴喉舌”,是“善惡有報,如影隨形”。

2009年2月9日晚上,一場大火直沖雲空,遮住了元宵節的明月,將央視臺新址北配樓化為灰燼,近50億元的民脂民膏灰飛煙滅。它正應了某些讖語:“玩火者必自焚”、“紙包不住火”、“躲過了初一,躲不過十五”。只是這近50億的百姓血汗錢也被蹧蹋殆盡。你想這CCTV五毒俱全,聲名狼藉,那朱軍聽李咏罵他“CCTV”,必然就要火冒萬丈,勃然大怒,而加以反擊了!CCTV確實成了大陸罵人狠話。

許多人從事媒體的原因是為了吃這碗飯,但由於奉行了喉舌媒體的宗旨,要演繹好“假大空”,內心也頗為糾結,越來越感覺到這碗飯難以下咽,甚至端起飯碗就噁心,他們感到十分的無奈、悲哀和絕望。他們的良心在承受煎熬,有的在打著“擦邊球”。當然有的已覺悟,寧願坐牢也不與中共狼狽為奸,如《南方週末》的總編、社長。這個團隊一直保持自己的風格,主持正義。在“7•23”溫州動車撞尾事故後,中宣部壓制媒體,掩蓋真相。而百家媒體加以抵制,有的“開天窗”,有的用“國罵三字經”或諷刺文章加以抵制,有的用大幅黑面留白,或者加上黑色的報導等等。而央視最倚靠最信任的主持人白岩松在新聞《1+1》中,更是質疑高鐵,批評鐵道部發言人王勇平,而被停播,成坐冷板凳者。其實,這都是好事,是良知的發現和覺醒的體現,說明他們離“邪黨喉舌”的角色越來越遠了,離人民大眾越來越近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