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簡單的新華社駐外記者
 
楊寧
 
2011-9-13
 
【人民報消息】據加拿大《環球郵報》報導,9月8日,逾240位媒體、學術和政治圈人士收到了大量電子郵件,郵件是國會議員、外交部長國會秘書鮑勃‧德克特(Bob Dechert)寫給中共新華社駐多倫多記者施蓉的,信中包括“你很漂亮”、“我很想念你”等調情內容。據信,曝光者為施蓉的丈夫,他是通過駭客進入其郵箱的。

顯然,含有調情內容的郵件在如此大的範圍內傳播,不僅讓德克特的形象蒙塵,而且也讓人們對新華社記者在新聞報導之外的作用大加懷疑。

《環球郵報》在報導中就指出,中共一直積極從事海外情報收集,去年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局長法登曾警告,中共間諜已滲透到加拿大政治中;而西方國家的反間諜組織一直將中共官媒新華社當作一個情報機構。《赫芬頓郵報》也稱,德克特作為外交部長的國會秘書,能參與、接觸加拿大政府的機密信息。誰又能保證沉迷在“情色”中的德克特不會“一不小心”泄露點什麼國家機密呢?

對此,德克特避重就輕,只是於9月9日在其官方網站發表聲明,承認發送了曖昧電子郵件,並向所有受傷害的人表示道歉,但稱,施蓉是他在負責華文媒體聯絡時認識的一個朋友,他們之間只是純潔、簡單的朋友關係。而施蓉本人拒絕證實電子郵件內容的真實性。

這種彬彬有禮的解釋和致歉,很多人是不會輕易相信的。不過,也許,有的人會說加拿大媒體真是小題大做,不過是普通的男女婚外情,為何非要扯上其是間諜呢?或許,兩人真的存在真情實感呢!當然,這種可能性也無法排除,但一個新華社記者的身份、一個外交部長國會秘書的身份,恐怕也無法排除內中的“交易”吧。

還記得1999年在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事件中死亡的三名記者吧?他們是新華社的邵雲環、光明日報的許杏虎和妻子朱穎。當時美國媒體坦言,邵雲環和許杏虎均是中共情報人員,隸屬於中共安全部。

事實上,中共利用新聞記者從事情報活動,已是公開的秘密。中共駐外機構中的情報人員,有相當一部份就是利用記者身份進行活動的。這並不是說新華社、人民日報、光明日報和其他報刊派出的記者都是情報人員,但有相當一部份是特殊人員則並非過分。

早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開始,當時的中共特務機構中調部,就曾採取兩個方式使用新聞記者:一是在新聞記者中物色合適人員加以情報專業培訓,然後派出國;二是將負有特定任務的情報人員,派往新華社國際部或人民日報國際部,進行新聞專業的培訓(一般是一年半到兩年),後再以記者身份派出國。

八十年代國安部成立後,一度出現了由國安部不經新華社、人民日報或其他新聞機構知曉,直接以這些新聞機構的名義派情報人員出國的反常做法。這種做法不但造成了新聞單位在管理上的困難,而且也使中共情報系統本身出現了混亂,新聞單位和情報部門為此矛盾重重。最後由鄧小平拍板,凡以記者名義派出的情報人員,應到具體單位工作一段時間,待熟悉業務後再行派出。這實際上恢復了五十年代中調部的做法。

八十年代後,情報部門派出或物色的記者迅速增加,不但新華社、人民日報、中新社、光明日報,而且其他級別或部門的專業報社,也牽涉其中,這幾乎是中國大陸新聞界人所皆知的內幕。而有些記者為了達到出國的目的,也會主動要求為國安部服務。1989年六四事件後,當時的國安部長賈春旺,曾特地邀請時任人民日報社社長的高狄一起吃飯,在飯桌上提出希望增加國安部在人民日報國際部派出人士中的比重,當時高狄一口答應。

中共新聞記者大量地參與情報工作,其數量之多,可能在全世界都是少見的。這樣看來,科索沃事件中有記者從事情報工作以及新華社記者施蓉“有意”接近德克特並不令人驚訝。這其中的貓膩大概除了當事人知曉外,中共國安部和加拿大情報部門也應該是心知肚明的。

去年6月底,加拿大國家安全情報局(CSIS)局長法登在加拿大廣播公司(CBC)的專訪節目中指出,加拿大的某些政府官員和加拿大的民主正受到來自外國的秘密影響。他披露,至少在加拿大的兩個省份中,有內閣廳長受到外國政府控制;卑詩省的幾個城市,有政府公務員在被懷疑之列。據悉,加拿大安全情報局的一半反間諜開支,是用來應付中共政府的間諜的。

而此前的2003年,加拿大聯邦政府還曾將一個華裔幕僚炒魷魚,原因是發現她曾任職於新華社,但在聯邦政府工作期間卻依然和新華社保持聯繫。

此番施蓉和德克特成為眾矢之的,表面看似是施蓉的丈夫挾恨報復,實際上誰又能擔保不會扯出更大的醜聞?至少這再次給加拿大政府及其官員敲響了警鐘。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