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外交部不否認江亡 胡錦濤發出的是什麼信號
 
石濤
 
2011-7-8
 
【人民報消息】死,每個人的必然歸宿。但中共內部的權力之爭的力量是超然的,可以「超越」老天的自然法則,再現共產黨強權之道——人定勝天,並適用於中共最有權力的江氏身上。本來它就是死了,像每個正常人一樣,但看來江澤民真的不是人,是黨的領袖。所以,新華社闢謠了(挺逗,用英文闢謠。可江澤民是否死已,關個老外屁事兒。邪門兒不?!)。

那到底是誰?!讓江澤民不得好「死」?!

江澤民死訊 來自江自己的親家人

江澤民「死訊」,6日率先由被稱為「香港中央電視臺」亞洲電視全球獨家披露,外界對於亞視報導北京消息的信賴程度一向都不低,這是因為大股東王征的背景。外界猜測,江澤民的「死訊」,消息來源就是王征。

據《東方早報》報導,全國政協委員、上海榮豐控股董事長王征2010年3月11日在北京召開發佈會,宣布入主亞視。《多維周刊》曾經報導,王征母親王雲飛是江澤民妻子王冶坪的堂姊妹。有指王征年輕時在上海獲評為上海市優秀大學生,時任上海市領導的江澤民親自頒獎狀給他。

在新華社闢謠之後,另據BBC報導,香港媒體稱,亞視執行董事高級顧問王征下午返回亞視總部時,被大批記者包圍追問,他拒絕評論,認為在香港這個地方發生這種事,可能很難避免,同行不應過度反應,並說,希望這不是真的。(這是一個非常有趣兒的答覆)

隸屬山東省政府的山東新聞網,幾乎是同一時間登出了消息,更在首頁放出江澤民逝世訃告,不但配有江的相片,更以通欄黑框白字,打出「敬愛的江澤民同志永垂不朽」,並設置「各界悼念」、「江澤民一生」等欄目。在當晚8點多,被強行關閉。

以上面2家互不相干的媒體,幾乎在同一時間登出此消息,從消息本身的處理,可以看出媒體的主管者應當是更早的被通知了此事,並以倆家媒體本身的背景身份,可以判斷,中共省部一級的官員,應當是已經被通知了。另有消息報導,在江澤民死訊一出,網上便說,省部級官員即刻到京,而原在京城參加黨慶的,一律不得離開。

在這樣的客觀發生的事實狀態下,一直維持了近20個小時,新華社謹以中國境內的非官方語言英文的方式闢謠,位於香港的亞洲電視聲明道歉,而內陸的山東新聞網卻保持沉默,只能說,這次一定是玩兒大了,玩兒大的原因就是:中共內部很可能亂成一鍋粥了。

中共這個專制獨裁的強權體制,卻沒有一個完整的強權獨裁者;但卻有多個寡頭家族的幫派頭頭想爭取,從而,造成了現在的局面。

外交部發言人與中聯辦的「奇談怪論」

根據美國之音的報導,在星期四下午中共外交部舉行的例行新聞發佈會上,發言人洪磊拒絕做進一步說明。有三位記者四次問到江澤民的健康情況。

洪磊:「新華社已就此發表了相關消息,請查閱。」

記者:「有關江澤民這個問題我也閱到新華社的……」

洪磊:「關於這個問題我已經作了回答。謝謝。新華社的報導已經就此作出了充分的說明。」

記者:「Just going back to the rumors (讓我們再回到那些傳言)……」

洪磊:「關於這個消息我沒有新的補充,謝謝。」

記者:「七月一號中國共產黨成立九十周年的大會,很多已經退休的國家領導人都出席了,為什麼江澤民先生沒有出席?」

洪磊:「請向有關部門了解。」

洪磊不想承擔任何責任,一切都推給了新華社。而新華社的聲明是:援引權威人士的話說,有關報導純屬謠言。(沒人知道這個「權威人士」是誰)

江澤民是死是活,在中共官方的闢謠聲明中,沒有人能夠找到一個具體負責的人。也就是說,新華社闢謠的聲明本身如果就是謠言的話,那是有可能的,因為,沒有人可以找到真正可以對證的東西,而且,還是用的非官方語言——英文說的。

香港的中聯辦就更有意思,美國之音的報導是:在新華社發佈闢謠消息後,香港中國通訊社也迅速發佈消息,稱中國中央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的一位部門負責人對中通社記者表示,亞洲電視臺星期三的有關報導「毫無事實依據、純屬造謠」,並對亞視「這種嚴重違反新聞職業操守的行為表示極大憤慨」。

透過表態的是中通社,不是直接的新聞發佈會(那可是乍傳江總死了的,類似亂黨亂國的、危害國家安危的謠言呀);而表示「極大憤慨」中央駐香港的官員,卻是一個「某」官員,不敢署名。

與外交部的發言人同理,沒有人會對這闢謠之誤導負責。

換言之,如果任何人對一個沒有可以對證的「闢謠」之詞加以相信的話,一定會被外交部發言人和中聯辦「某」官員嘲笑:太嫩啦…… !

誰?!讓江澤民不得好「死」?

其實,如果真的想闢謠,讓江澤民的兒子出來說一聲,不就得了,還能露露臉,現在不是時興太子黨什麼的嗎?何必難為下麵人哪。

人死了,卻能夠阻止消息發出的人,首選應當是家屬了。不滿意對死者的定論;不滿意賠償的金額;不滿意任何他們不滿意的。

或者,江家的人在與胡錦濤講條件:保住江家現有的一切,不被清算。而處於目前的混亂的狀況,胡錦濤再一時無法確定自己權力的力度時,但又不想給出任何承諾,就可能出現現在的局面——江澤民想死了,他兒子都不讓他死。

另外,就是江派人馬不讓江澤民死。

江澤民一派,我一直把他們比做是花錢買來的女人,那是不能相信的!當主子死了時,他們即刻是雞飛狗跳,各奔東西,但以目前的狀態,他們一定試圖合力與胡錦濤要條件:試圖保住他們自己和他們各自的家族利益。

可他們一定彼此又各懷鬼胎,恰恰是胡錦濤可以利用並鏟除他們的時機,這裏同樣關係到對江澤民定性的問題。

其實,在這次90歲黨慶之時,胡錦濤已經做出了一個標誌性的舉動:廢除了「中國共產黨萬歲」的口號。這是標誌,這是信號。這是否也預示著對江澤民的定性,胡錦濤正準備真的要順天意、順民意 …… 一舉揭示出江澤民所有的邪惡哪?

如果是這樣,那跟隨江澤民的那些人,勢必都將償還他們所犯下的罪孽。這是個巨大的、但確實是真正拯救中華民族的舉動之始。

似乎現在一切都在發展與過程之中。

因為,發佈新華社的闢謠者和中聯辦的「某」官員,自己都無法看清「上級領導」的真實面孔:他們不知道,哪位「上級領導」在這場事關黨的安危、國家安危的大是大非的斗爭中能夠成為「最終的領導」,或者是黨的「分裂者」。

所以,才出現了如此詭異的「闢謠」。

中共的領袖們,也就一定是「不得好死」。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