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外交部不否认江亡 胡锦涛发出的是什么信号
 
石涛
 
2011-7-8
 
【人民报消息】死,每个人的必然归宿。但中共内部的权力之争的力量是超然的,可以“超越”老天的自然法则,再现共产党强权之道——人定胜天,并适用于中共最有权力的江氏身上。本来它就是死了,像每个正常人一样,但看来江泽民真的不是人,是党的领袖。所以,新华社辟谣了(挺逗,用英文辟谣。可江泽民是否死已,关个老外屁事儿。邪门儿不?!)。

那到底是谁?!让江泽民不得好“死”?!

江泽民死讯 来自江自己的亲家人

江泽民“死讯”,6日率先由被称为“香港中央电视台”亚洲电视全球独家披露,外界对于亚视报导北京消息的信赖程度一向都不低,这是因为大股东王征的背景。外界猜测,江泽民的“死讯”,消息来源就是王征。

据《东方早报》报导,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荣丰控股董事长王征2010年3月11日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宣布入主亚视。《多维周刊》曾经报导,王征母亲王云飞是江泽民妻子王冶坪的堂姊妹。有指王征年轻时在上海获评为上海市优秀大学生,时任上海市领导的江泽民亲自颁奖状给他。

在新华社辟谣之后,另据BBC报导,香港媒体称,亚视执行董事高级顾问王征下午返回亚视总部时,被大批记者包围追问,他拒绝评论,认为在香港这个地方发生这种事,可能很难避免,同行不应过度反应,并说,希望这不是真的。(这是一个非常有趣儿的答覆)

隶属山东省政府的山东新闻网,几乎是同一时间登出了消息,更在首页放出江泽民逝世讣告,不但配有江的相片,更以通栏黑框白字,打出“敬爱的江泽民同志永垂不朽”,并设置“各界悼念”、“江泽民一生”等栏目。在当晚8点多,被强行关闭。

以上面2家互不相干的媒体,几乎在同一时间登出此消息,从消息本身的处理,可以看出媒体的主管者应当是更早的被通知了此事,并以俩家媒体本身的背景身份,可以判断,中共省部一级的官员,应当是已经被通知了。另有消息报导,在江泽民死讯一出,网上便说,省部级官员即刻到京,而原在京城参加党庆的,一律不得离开。

在这样的客观发生的事实状态下,一直维持了近20个小时,新华社谨以中国境内的非官方语言英文的方式辟谣,位于香港的亚洲电视声明道歉,而内陆的山东新闻网却保持沉默,只能说,这次一定是玩儿大了,玩儿大的原因就是:中共内部很可能乱成一锅粥了。

中共这个专制独裁的强权体制,却没有一个完整的强权独裁者;但却有多个寡头家族的帮派头头想争取,从而,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外交部发言人与中联办的“奇谈怪论”

根据美国之音的报导,在星期四下午中共外交部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洪磊拒绝做进一步说明。有三位记者四次问到江泽民的健康情况。

洪磊:“新华社已就此发表了相关消息,请查阅。”

记者:“有关江泽民这个问题我也阅到新华社的……”

洪磊:“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作了回答。谢谢。新华社的报导已经就此作出了充分的说明。”

记者:“Just going back to the rumors (让我们再回到那些传言)……”

洪磊:“关于这个消息我没有新的补充,谢谢。”

记者:“七月一号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的大会,很多已经退休的国家领导人都出席了,为什么江泽民先生没有出席?”

洪磊:“请向有关部门了解。”

洪磊不想承担任何责任,一切都推给了新华社。而新华社的声明是:援引权威人士的话说,有关报导纯属谣言。(没人知道这个“权威人士”是谁)

江泽民是死是活,在中共官方的辟谣声明中,没有人能够找到一个具体负责的人。也就是说,新华社辟谣的声明本身如果就是谣言的话,那是有可能的,因为,没有人可以找到真正可以对证的东西,而且,还是用的非官方语言——英文说的。

香港的中联办就更有意思,美国之音的报导是:在新华社发布辟谣消息后,香港中国通讯社也迅速发布消息,称中国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的一位部门负责人对中通社记者表示,亚洲电视台星期三的有关报导“毫无事实依据、纯属造谣”,并对亚视“这种严重违反新闻职业操守的行为表示极大愤慨”。

透过表态的是中通社,不是直接的新闻发布会(那可是乍传江总死了的,类似乱党乱国的、危害国家安危的谣言呀);而表示“极大愤慨”中央驻香港的官员,却是一个“某”官员,不敢署名。

与外交部的发言人同理,没有人会对这辟谣之误导负责。

换言之,如果任何人对一个没有可以对证的“辟谣”之词加以相信的话,一定会被外交部发言人和中联办“某”官员嘲笑:太嫩啦…… !

谁?!让江泽民不得好“死”?

其实,如果真的想辟谣,让江泽民的儿子出来说一声,不就得了,还能露露脸,现在不是时兴太子党什么的吗?何必难为下面人哪。

人死了,却能够阻止消息发出的人,首选应当是家属了。不满意对死者的定论;不满意赔偿的金额;不满意任何他们不满意的。

或者,江家的人在与胡锦涛讲条件:保住江家现有的一切,不被清算。而处于目前的混乱的状况,胡锦涛再一时无法确定自己权力的力度时,但又不想给出任何承诺,就可能出现现在的局面——江泽民想死了,他儿子都不让他死。

另外,就是江派人马不让江泽民死。

江泽民一派,我一直把他们比做是花钱买来的女人,那是不能相信的!当主子死了时,他们即刻是鸡飞狗跳,各奔东西,但以目前的状态,他们一定试图合力与胡锦涛要条件:试图保住他们自己和他们各自的家族利益。

可他们一定彼此又各怀鬼胎,恰恰是胡锦涛可以利用并铲除他们的时机,这里同样关系到对江泽民定性的问题。

其实,在这次90岁党庆之时,胡锦涛已经做出了一个标志性的举动:废除了“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这是标志,这是信号。这是否也预示着对江泽民的定性,胡锦涛正准备真的要顺天意、顺民意 …… 一举揭示出江泽民所有的邪恶哪?

如果是这样,那跟随江泽民的那些人,势必都将偿还他们所犯下的罪孽。这是个巨大的、但确实是真正拯救中华民族的举动之始。

似乎现在一切都在发展与过程之中。

因为,发布新华社的辟谣者和中联办的“某”官员,自己都无法看清“上级领导”的真实面孔:他们不知道,哪位“上级领导”在这场事关党的安危、国家安危的大是大非的斗争中能够成为“最终的领导”,或者是党的“分裂者”。

所以,才出现了如此诡异的“辟谣”。

中共的领袖们,也就一定是“不得好死”。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