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紅浪」滾滾 中共垂死保命
 
李天笑
 
2011-7-1
 
【人民報消息】中共90大限,中國各地紅歌泛起,一時到了癲狂的程度。重慶4萬人參加紅歌會,甚至把基辛格弄來捧場貼金,場面猶似朝鮮的大型歌舞阿裡郎。犯人唱紅歌可以減刑;宗教人士唱紅歌把中共當成了主。紅歌從重慶唱到北京,從湖北唱到新疆。有人著了魔似的唱,有人忍著癌痛唱。一時「紅浪」滾滾,有稱為「天下奇觀」。用中國股市的話說就是:「跌不死的多頭,又唱起了紅歌」。

紅歌成了中共的一根救命稻草。紅歌似一支強心針,讓一個垂死的病人又有了迴光返照的紅顏。有人說,中共經過這麼多年的經濟改革和瘋狂掠奪,既得利益已使中共不可能走回頭路。然而,中共最大的利益是茍延殘喘,保住政權。目前的紅歌運動已不是單純的「左轉」,或簡單的文革式倒退,而是中共垂死掙扎的保命手段。

當初薄熙來發起唱紅歌是為進軍政治局常委造勢,也是向太子黨發出聯絡信號,當然也是他想沖出重慶的背水一戰。薄熙來從「將軍後代合唱團」的巡迴演出中受到啟發,他抹去了「將軍後代合唱團」流露出來的「老子英雄兒好漢」的霸氣,利用中共長期用來洗腦的紅歌中群眾唱慣了嘴的黨文化因素去迎合中共應對危機的需求。

中共高層多數成員出於對失去政權的恐怖,紛紛支持唱紅歌運動。按照中共政治規則,不唱紅,可能會在這一批太子黨上臺後被清洗失去烏紗帽;唱紅,就是表示了政治態度,可能就保住了官位。很多中共官員看到了太子黨接掌中共政權的前景,紛紛選邊站隊支持唱紅。中國大多數民眾對唱紅歌運動是不滿和痛恨的,很多人是無可奈何。但也有對貧富懸殊和中共腐敗非常不滿的民眾響應,這是因為他們覺得現在的腐敗還不如毛澤東時代的清貧。這樣,一場復辟文革的唱紅運動蔓延全國。

唱紅歌能使中共起死回生嗎?絕對不能。首先,唱紅絲毫不能改變中共執政的非法性。在黨文化中,「紅」被賦於了一種不可置疑的權威。但「紅」只是代表無理性的狂熱,意味著恐怖和血腥。實際上,一個政權是否合法,只能由真正的選舉和人民的選票決定,它與唱紅歌的氣勢和場次、與領導人的倡導、與媒體的宣傳沒有任何關係。

其次,唱紅根本不能清除和扭轉中共根深蒂固的腐敗。權力的沒有制約、道德的淪喪、官員的貪欲,加上中共有意的鼓勵和縱容,使得中共的腐敗成了不可逆轉的社會現象。唱幾首歌頌中共的歌發泄一番就能使貪官污吏改邪歸正了?他們打幾個飽嗝轉身又公費請客、公費嫖賭、公費旅遊、公車私用去了。房子、金錢、女人哪一樣都不會少。中共官員的特點是說的比唱的好聽。現在讓他們唱得更好聽一點根本於事無補。

況且,唱紅本身就是一筆黨新增的巨大腐敗開支。黨要唱紅就跟到卡拉OK唱歌一樣,請自己掏錢,但這筆開銷都算作公費支出了。按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副院長何兵的估算,僅重慶紅歌傳唱10.4萬場,參加人8000萬人次,場地費、誤工費、路費、補助重慶衛視費用等最基本費用,加起來就超過27個億,這還不包括單位組織唱紅的補貼、吃飯等。重慶一地尚且如此,全國成千上萬個城市和單位唱紅,這筆天文數字的開銷全攤在民眾頭上。因此,唱紅正是中共腐敗深化的體現。

再次,唱紅不會緩解中國日益尖銳的官民衝突。目前每年全國各地發生幾十萬起的大規模民眾抗共事件。由於中共的暴力鎮壓,使得這些抗共事件在形式上趨於激烈,矛頭所向也越來越集中在中共政府身上。這使中共統治處在火山口上,隨時都有在民眾反抗中垮臺的可能。唱紅就像歷史上那些行將滅亡的王朝的末日笙歌一樣,只是在自我陶醉。用現代的話說,中共在追求一種安樂死。

最後,唱紅不能阻止洶湧澎拜的退黨、退團、退隊(三退)大潮。目前已有接近一億人登記「三退」。這個龐大人群決裂中共,說明中共的統治基礎已被掏空,說明人民已經空前覺醒,說明中共已喪失了基本的公信力,說明解體中共正在成為全民參與的救國與自救行為,說明中國的劇變和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即將來臨。中共的突然垮臺已不是令人意外的事情。

退黨和共黨解體的關係可以從蘇聯崩潰得到佐證。有位叫列昂•阿隆的作者從經濟、政治、社會、外部壓力等各方面分析了蘇聯崩潰的原因,認為誰都沒有預測到蘇聯的崩潰。但列昂•阿隆沒有提到蘇共黨員的大量退黨。1991年7月蘇共中央全會報告公布,僅在那以前一年內共有420萬黨員退黨,占黨員總數的22%(多年來退黨的數字更龐大)。而在這之前的1990年,葉利欽已宣布退出蘇共,同時,莫斯科市長和列寧格勒市長也宣布退出蘇共。從這個意義上講,早在1991年8月蘇共被取締之前,蘇共滅亡的命運就已經注定了。

唱紅只不過是中共自我打氣和自欺欺人的形式,在覺醒的中國人看來非常可笑。一個靠謊言維持的政權必然遭到人民的唾棄。中國人民拋棄中共的步伐和進程不以唱紅或人的意志為轉移。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