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谈“花”色变 老太太都说“该上街造反了”(图)
 
2011-3-4
 
【人民报消息】一场由“茉莉花革命”引发的如火如荼的中东民主自由抗暴运动,让中共已到了谈“花”色变、草木皆兵的地步。一对情侣要乘坐地铁时因携带鲜花而被保安拒之门外,方知当局已规定无论是什么花都不能进入地铁,维稳范围已扩大至街道、学校。email、短信、手机通讯早已被当局严格控制,一些县城也实施全天戒严。警察被上级告知,“有国外邪教想进入中国,要严加防范。”

中共谈“花”色变 草木皆兵

一对情侣拿着一大束鲜花(花瓣很大,不知道是什么花)准备进入地铁,保安把他们拦在了外面不让进入,理由是鲜花不能带上地铁,情侣问保安为什么,保安只反覆说这是规定。

一网友反映:用于向教职员工及学生、家长群发短信的信息互动平台已经两周不能访问了。一直以为是技术故障,今天偶尔向政教主任问起,才知道是区教委下令关闭的,为了防止被“敌对势力”利用。

今日又有国外网友反映说:我有一个朋友,是浙江大学的教授,她今天给我挂电话,说因为她的email不能往国外发邮件,她不得不给我挂电话告诉我曾委托她问的一件事情的结果,她给我发了多次邮件,但都发不出去,才认识到往国外email发不出去了。她还说现在国内“两会”期间天天搞政治教育。

一位北京维权人士透露,中共当局在各预定举行中国茉莉花集会的城市,设立手机通讯监听和监控机构。他们试图通过监控手机通讯,找出中国茉莉花集会各积极份子、骨干组织者和串联者。同时,他们通过手机定位,来确定哪些人会多次出现在集会现场。他们希望通过这种手段,从众多的游客当中,区分出那些是集会的参加者。

是当局自己在传播“茉莉花革命”的消息

山东济南原省政府人员巩磊向大纪元表示,现在欺骗老百姓的手段很卑鄙。中共脆弱到防老百姓像防贼一样。“我的朋友去县城,看到县城到处都是警察戒严,原来警察他们不知道茉莉花的事,只是听上级说有什么邪教传入中国,要严加防范。”

他说,现在的中国就像军营,对群众的管制已经深入到街道层层控制;他们现在对学校控制的也非常紧,大学的政治辅导员和各种组织按惯例层层的控制。

民主党人士陈树庆认为,他们这种做法其实很愚蠢、适得其反。中共政权这种从上至下贯穿下来的维稳政策,反过来也让老百姓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了。而当那些被利用的人发现真相的时候,也会成为追求真相、追求民主的人士。

维权人士邓太清也认为,“茉莉花革命”的消息都是当局传播的。他们下文件不要人上街,学生的思想比较解放,认为群众上街表达看法是宪法赋予的权利,这是很正常的;年龄大的还不清楚的人就到处打听,所以现在也知道了人们要争取自己的权利。

他说:“现在的老人和学生也都在关注这个新闻,特别对利比亚的卡扎菲,现在是人人痛恨,都把他当作疯狗看。以前他们认为卡扎菲是个民族英雄,现在知道了他对本国人民的凶残后,都认为他是个恶魔,应该受到制裁。”

他表示,当局对卡扎菲镇压人民的行动一概不报导,就是怕引起人民的反感,怕引起人民的联想。但是有了互联网,这个事情是隐瞒不住的。

老太太都说“该上街造反了”

邓太清说,现在整个社会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了,他们不想解决这些矛盾,就用谎言和暴力继续维持这样一个局面。在互联网这样一个时代,随着时间的推移,谎言必然破产,只能剩下赤裸裸的暴力了。

他说:“不论当局说这个势力、那个势力,人民都心里明白他是在胡说八道。他们说背后有美国,那是美国在执政还是共产党在执政啦?你们把社会搞成这样子了,你们就怨美国?大家一看就知道是谎言。”

陈树庆也表示,他们一贯的手法就是党国不分,把要求民主的一概说成是反华,这是以党骗国的一贯表现,在他们家乡这边采取的手段主要是封锁消息和限制“敏感”人物。

巩磊说:“老百姓现在两千块钱出门几天就花光了,汽油七块钱一升,很多人有车不敢开,我到菜市场买菜,一位70多岁的老太太一面抱怨不断上涨的菜价,一边说:‘该上街造反了。’”

(大纪元记者陈怡莲采访报导)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