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能挡住北非茉莉花革命吗?
 
李天笑
 
2011-3-4
 
【人民报消息】北非革命一波接一波汹涌而至,中共再也无法置身度外了。

阿拉伯国家曾被认为是最不易发生民主革命的地方。当埃及的广场抗议拉开序幕时,中共还在对这场冲击波的巨大连锁效应将信将疑。中共的评论家还在预言“埃及将会艰难的挺过这场考验”。只到穆巴拉克出逃后、卡扎菲成为众叛亲离的孤家寡人、冲击波甚至震动朝鲜时,中共大惊失色。当利比亚驻联合国大使倒戈支持安理会制裁卡扎菲时,中共身感众怒难犯,大势已去,被迫同意制裁。

这并不奇怪。中共与这些北非独裁者相比,本质更加恶劣,其恶行足以使其得到更惨的下场。中共背负的血债令卡扎菲望尘莫及。中共的整体贪腐比这些北非国家更广泛和深入。中共统治下每年几十万起抗议事件实际上已经展示出大大小小的“埃及革命”正在频繁发生,只是没有连成全国性的规模。

中共一厢情愿地用“高速”经济增长来弥补其执政的非法性。但突尼斯和利比亚的例子恰好说明,经济发展并不能代替人权和取得政治权力的程序合法性,而人民的起义正是由于缺乏后者。北非革命秉承天意记记击中中共要害。难怪中共兔死狐悲,胆战心惊。

为抵挡北非冲击波,中共采取大动作应对措施,加强党对整体局势的控制。其一,弃车保帅。抛出民愤较大的贪官污吏,如铁道部长刘志军,来转移视线,漂白中共形象。当然这里也有党内争权的因素。阶段性地祭出替罪羊是中共延缓统治的常态手段。

其二,强化控制互联网。中共从突尼斯和埃及革命中得出结论,社会网络和互联网是民众串联的重要渠道。中央在1月23日政治局会议和2月19日省部级一把手研讨班上多次强调“中共要绝对控制中国的互联网”。周永康也在研讨班上强调“党委要统一领导互联网的管理”。近期各省市出现的大面 积封网、断网、遮屏等事件实际上是带有预演性质的防范操练。

除互联网外,中共将通过中国移动对所有手机用户进行监控。北京将先试点建立“市民出行动态信息平台”,对1700万手机用户流动分布实行跟踪。

其三,切断外国媒体的报导。外媒在突尼斯和埃及革命中及时揭示真相,起到了巨大推动作用, 这引起了中共恐惧。中共警方最近对在北京王府井地区采访“茉莉花集会”的外国记者进行了野蛮干扰,有16家外媒受到骚扰,9家媒体记者被拘,美国彭博通讯社的一名记者受到殴打,另有两人受伤,记者拍摄的照片、录像和录音资料被删除。这实际上是发出一个镇压信息,即一旦国内发生重大突发事件,中共会像64那样全面禁止外媒进行报导。

其四,施计预先化解“中国茉莉花革命”。为防范山雨欲来的“中国茉莉花革命”,中共布置 了引水放水、预防在先的具体方案。比如,通过不明人士在海外亲共网站和亲共媒体把民众引导到到中国城市中不太敏感的、容易控制的地方聚集,从而阻止民众在 天安门广场等中心地点集中。又如,一方面,大量诱捕有可能参加抗议的人士;另一方面,派出大量便衣、特警和公安,通过高调曝光警力,吓阻参与人士,制造 出中共仍能牢控大陆局势的假象,使将来真正的抗议集会在无形中流产,同时把组织责任嫁祸给六四民运领袖王丹和法轮功。再比如,把抗议的口号从反抗中共专制、解体中共的大目标,转移为零散、琐碎的改良内容,使“中国茉莉花革命”庸俗化,达到不危及中共统治、转入中共主导的改革和改良的目的。

其五,加强控制军队。中共看到军队的中立乃至起义对北非革命起到的关键作用,为此要把任何军队违命的苗头扼杀在萌芽状态。中共除了反复强 调“党指挥枪”和加强对军人洗脑外,对军队官兵实行收买政策,全面加薪,幅度高达40%。军人薪水会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追加5%到40%,级别越低加薪幅度越大。士官一律加薪40%,军官则平均加薪1000元。

中共给军队加薪说明中共对一般民众和军队均不放心。中共去年军费预算为5,190亿元,比社会保障预算3,582亿元和医疗预算1,389亿之和还要多。今年军费预算和维稳预算还会大幅增长。

中共阻堵北非茉莉花革命能奏效吗?根本不可能。中共采取的办法都是有形的。虽然杀替罪羊、网络封锁、高压诱捕、切断外媒和收买军队等可能会增加“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困难,但这些不能阻挡解体中共的历史潮流。

导致中共解体的根本因素在于民众的觉醒,在于民众认识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后对中共的抛弃,而不在于某一种技术手段。04年11月,大纪元发表了《九评共产党》,由此掀起了浩浩荡荡的“三退”大潮(退党、退团、退队),“三退”人已有九千多万,解体中共已逐渐成为中国人民的共识。

脸书等社会网络和互联网能迅速地以几何指数传递消息和动员民众,但它毕竟只是一个联系介媒。中共能够在技术上关闭互联网,但它切不断人们心中解体中共的共识。这种共识本身就是行为的指导。有了这种共识,人们在大事件中会自动辨别是非,知道怎么去做。

认清中共邪恶的军队官兵枪口自然不会对着民众,反而他们将是人民的力量。从某种意义上说,大量退了党团的中国军人和警察,会比突尼斯、埃及的军队更具正义感,比利比亚的军队更具抗命精神。这一点已经在苏联和东欧的剧变中显示出来了和得到了证明。

很显然,中共是在学北非各国的样对军队实行收买政策。为免社会动荡,叙利亚拨款 2.5亿美元帮助低收入家庭;约旦将投5亿美元提高居民生活;科威特将花费40亿美元降低物价;摩洛哥承诺将进行深层改革;伊拉克提议通过立法降低高级官员工资等。如果说,卡扎菲能用美元收买雇佣兵为其卖命,中共在关键时刻是无法用钱指挥调动已经在精神和组织上与其决裂的中国军人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退党才是中国人自救和救国、同时也是消弥中共于无形之中的根本之道。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