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非巨變 中共遷怒谷歌(圖)
 
李源
 
2011-3-12
 
【人民報消息】美國灣區山景城的跨國公司谷歌,去年因經營原則與中共的網略審查制度水火不容,被迫退出中國大陸。本以為遠離中共的政治黑幕,就可以與中共井水不犯河水,相安無事,但沒想到的是,近日的北非巨變再次使谷歌成為中共的眼中釘,對拒絕配合中共“做惡”的美國網絡“硬漢”,中共依舊耿耿於懷。

近日,中共指使 “五毛”在喉舌媒體人民網發文,把埃及的政治巨變歸因於谷歌公司配合美國的“霸權”擴張,干涉它國內政,好像埃及獨裁權力的垮臺不是因為獨裁者的暴政,而是歸因於谷歌公司“大範圍傳播謠言”的結果。中共不但不為飽受暴政欺淩的民眾獲得自由而高興,還滿臉失意之狀,一副慌張之態。此違反常理的反映,讓其與人權、自由、尊嚴等普世價值為敵的陰暗心態曝露無疑。

絕大多數中國大陸民眾因網絡封鎖,無法了解埃及獨裁者倒臺的真相。身在中國大陸以外的中國人可以看到,穆巴拉克的倒臺直接源於其對埃及社會長達三十多年的軍事管制,民眾的尊嚴隨時受到秘密警察的侵犯,甚至生命也遭到威脅。這是埃及革命最根本的動因。因此,當谷歌的北非主管戈寧在臉書的網頁上留下“我們都是薩伊德”的悲憤呼喊時,埃及民眾壓抑在心底的憤怒終於爆發了。

中共無視埃及民眾受到獨裁者長期壓制的事實真相,卻指責傳播真相、呼喚正義和勇氣的谷歌北非主管,進而又遷怒於谷歌公司“大面積製造謠言”。中共這樣做,無非是害怕民眾反暴政的怒火延燒到自己,於是藉機扣帽子、混淆是非,運用在歷次運動中的一貫手法,混亂中國民眾的思想,並進而打壓國際上的正義勢力,脅迫和威脅正義勢力對中共暴政視而不見,甚至來配合中共對民眾作惡。

每年中共宣傳部門大量設定“敏感詞”,要求網絡公司配合中共的網絡審查,以封鎖中國大陸每天發生的真相。這種審查和過濾不僅使谷歌的經營基礎——搜索技術受到打擊,還讓這些在自由社會裏一直擁有普世價值的企業背上了沉重的道德壓力。

退出中國大陸前,谷歌搜索鏈接了國際上的各大網站,其郵箱被維權人士作為一個安全的溝通通道。儘管人們在中共的網絡攔截下,無法直接訪問這些網站,但仍能從被阻斷的鏈接中看到真相的“蛛絲馬跡”,這些都是中共最害怕的事情。中共認為,谷歌的存在使其蒙蔽民眾的努力受到影響,因此,對谷歌必欲除之而後快。

為逼迫谷歌就範,2009年,中共以“涉黃”為名,對谷歌公司進行行政處罰,而甘受中共操控的百度等其它網站,同樣“涉黃”,卻未受中共的任何壓力。去年,谷歌網絡還受到大規模的黑客攻擊,部份中國大陸維權人士的Gmail郵箱受到黑客侵犯。中共一直否認自己參與此事。但去年美國之音和英國BBC相繼報導說,維基解密批露的一份電文顯示,中共政治局的一名常委領導了對谷歌網絡的攻擊。

現在,堅持“不作惡”的谷歌已經退出了中國大陸,卻仍招來中共的謾罵。看來中共不只是想藉此恫嚇其它國際企業,還盤算著藉機敲打美國,對反獨裁運動保持旁觀,給獨裁暴政留下生存空間。

現在,茉莉花香已飄到中國,芬芳的香味再次喚醒了十幾億中國民眾對自由和尊嚴的渴望。無論中共如何封鎖,反暴政、爭自由、反獨裁恐懼的世界潮流還是沖出了閘門,衝進越來越多中國民眾的心裏。當更多的民眾知道了真相,鼓起了勇氣,就是中共末日來臨的時刻。

互聯網時代是真相曝光的時代,網絡審查阻止不了掩蓋的真相。那些至今仍然念念不忘邪惡暴力的中共掌權者們,真的要好好想一下自己該怎麼辦,是在這一潮流的衝擊下粉身碎骨,還是順應歷史的潮流,抓住機會,解體中共,給自己留下一個美好的未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