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中共老幹部的一次談話
 
蘇久仁
 
2010-9-17
 
【人民報消息】一位在大紀元網站做了“三退”聲明的中共老幹部,坦誠地和我談了他選擇“三退”的心路歷程,對中共從不滿到失望,直至今天的絕望。他的談話,不是正式的受邀訪談,而是在他視我為“忘年之交”後,即興引起的一次電話聊天。下面就是我和他的這段真實經歷。

接電話的人顯然是朋友的父親,略帶地方口音的“官腔”,已經帶出來幾分中共老幹部的身份。他對我這個陌生人說:“你要是我兒子的朋友,你一定也是個好人,我信得過你。”我道了聲謝,他進一步了解了我的情況後,放心地打開了話匣子,於是向我娓娓道來。

就憑兒子是大孝子,我也不認可共產黨鎮壓法輪功是對的!

我兒子也是專業人才,可以說你們都是國家的棟梁,給人排憂解難,好人做好事,人緣好著啰。我這兒子是我們祖輩上的光榮、驕傲啊!娃兒從小品學兼優,不讓家裏操心。工作以後也是兢兢業業,不圖名不求利,是業務尖子。

政府鎮壓法輪功之前,我知道他就在煉了,當時我們也練各種氣功,祛病健身有什麼不好的?我沒太在意法輪功是什麼氣功。直到政府開始鎮壓,兒子和他的功友們因為煉法輪功被“治”了,我才關注法輪功問題。

聽兒子說,他的功友被抓起來了,勞改遭罪。裏面有我認識的人,怎麼一下子成了敵對分子?反黨、賣國?我不相信,這不對勁啊!人以群分,物以類聚,和我兒子來往的煉法輪功的人,我看都不錯,識書達理,人很規矩、正派。話裏話外老為別人著想,境界很高。像你這位新朋友,我們雖然未曾謀面,電話裏我能聽出來你為人的八、九分,通情達理,很有素質。像我兒子這樣有修養、有品德的一群秀才,怎麼可能是壞人呢?你逼他們做壞事也做不出來啊!說實在的,現在社會上要找你們這樣的人不好找,倒是壞人壞事有的是,壞得出圈。我說人家煉法輪功的不錯,個個都好,集體都好,難得啊!都像煉法輪功的,我看社會就真和諧了。

我兒子在外頭怎麼樣,不用說我也清楚,誰不喜歡這樣的人?能幹,還任勞任怨。在家裏,他仁義、孝順,對長輩、父母是盡了孝道的。就憑我兒子是大孝子這一點,我也不認可共產黨鎮壓法輪功是對的!要說共產黨是在迫害好人,那不為過嘛!

我算“老革命”了,鎮壓之前,還在位。黨內從來沒討論過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到底好還是不好?不清楚。應該支持還是取締?更不清楚。後來從《人民日報》社論和中共中央紅頭文件上才知道的上面對法輪功的態度。中央怎麼說,下面就怎麼辦吧,幾十年一貫制,全黨服從中央。

“我給你下跪好不好?別讓我為你揪心了!”

至今我想不通,為什麼這麼多年一直往死裏整法輪功?人家沒礙著誰的事啊!還給國家節省了大筆醫藥費。這麼多年裏,我沒見兒子鬧過什麼病,修煉人確實不一樣,身心健康,人家沒病,不吃藥不看大夫也不對了?

兒子周圍有人被抓,我就天天害怕他也被抓走。我們求他別煉了,“我給你下跪好不好?別讓我為你揪心了。”男兒有淚不輕彈,更別說給人下跪了,何況是老子給兒子下跪。這些年裏,我們老兩口沒有一天不為他提心吊膽的。我這當爹的雖有一官半職,也是無能為力。我承認兒子是孝子,是大孝子,可眼下我要求他還得當順子,既孝也得順。兒子扶住我,沒讓我跪下去。我以為他答應我了,實際上沒有,他照舊,我知道拉不回來他了。

共產黨是“為錢服務”、“為自己服務”了

要說在黨內的日子好過不好過?我沒少挨整啊,都是冤枉的。不小心得罪了什麼人,那就等著挨整吧,收拾起你來,絕不手軟。隨便拿件不起眼的小事上綱上線,能一連氣給你好幾個處分,這算是輕的,內部處理,降職降薪,冤死的不是沒有啊!黨內上層內訌,趕上你頭上的領導被整下去了,下面配備的整個班子全跟著倒霉,跟錯了人,站錯了隊,說是路線錯誤。周圍冤假錯案多去了,我自己的冤案就找了多年,每一次運動下來都有一批倒霉的人。

要說怎麼看待共產黨?現在是腐敗透頂了,徹底爛了。我入黨參加革命那個年月,實際上對共產黨是怎麼回事,不全了解,宣傳說入黨是為窮人翻身得解放,做好事。後來的口號是“為人民服務”。誰不願意做好事,當好人呀,響應號召加入。後來發現,不是那麼回事,黨內不民主也不不平等,臟得很!幹部手裡的權力,是給自己撈好處的工具,整天喊的是“為人民服務”,實際是“為錢服務”、“為自己服務”了。

別說老百姓罵共產黨,連我都罵它!

讓我說,中國共產黨的前景肯定不看好!垮臺的日子也不會太遠。為什麼呢?近十年,黨內外腐敗的程度、範圍前所未有,黨內外沒有什麼信仰了,向錢看嘛,貪贓枉法是普遍現象,貪官到處都是,清官少,清官也難當!

我舉個例子。退下來之前在一方任職的時候,基層一個工人“攔轎”告狀:他兒子考學成績第一名,卻沒有學校上,錄取名額被人家頂替了。我責令教育局、招生辦盡快查清,非嚴肅處理不可。有人遞話給我:讓我別管這事,說是上面安排的。果然有人打來招呼:都安排好了的事,不能動了!後遺症你可以想點變通的辦法。你看,是整個大系統在合夥營私舞弊,集體造假,牽扯了各行各業的那麼多人都腐敗了。是政府上上下下都不行了!別說老百姓罵共產黨,連我都罵它!共產黨是自己把自己搞垮了,它哪一天倒臺了,我都不意外。

祖輩上都信神佛,骨子裏我也信,我兒子更信

要說善惡有報,我信。我父親對我說過,你這一輩子的福份,是你爺爺積德行善,辦好事換來的。老家過去誰都知道村東頭的“棉花老漢”,那是我爺爺。他給人做過“高利貸”擔保,借貸人沒按時還債,我爺爺二話不說,就替人還了。他的厚道、信用,至今在老家十里八鄉還傳說呢。

信不信神佛?共產黨是唯物論,不叫信,可有些事又說不通。我父親對我說過:“你兒子那輩子,30歲之前,他聽你的;30歲之後,你要聽他的。”好幾十年前的老話了,現在在兌現,人的命好像有定數,由不得你。

我父親、爺爺的事和我在黨內長期受的教育相矛盾。在黨內,像我這樣半信半疑的人不少,不敢公開說就是了。老毛就信嘛,他是不讓別人信。我家祖輩上都信神佛,我父親、爺爺、老爺爺都信,其實我骨子裏也信,我兒子就更信了。共產黨對神跡,特異功能解釋不通,說那是迷信也不服人,不能自圓其說嘛。現在黨員私下裏信什麼的都有,在家裏供什麼拜什麼的都有。

停一停,別入了,我都退出去了!

兒子把我勸退了,我在大紀元網站上正式聲明“三退”了。以前兒子入黨的時候,我鼓勵他:“能入就入吧。”孫子入團的事,兒媳婦找我商量,我先說:“停一停。”後來說:“別入了,我都退出去了!”我看共產黨的壽數是到了,就別趟這道渾水了。

聽了兒子的勸,這是應了我父親的老話,現在我得聽兒子的。如果這就是棄惡從善,能給自己選擇美好未來的話,我又得慶幸自己有一個明事理的好兒子,他幫我選擇了這條路。這不是小事啊!從心裏拋棄了自己多半輩子的共產黨生涯,徹底改變了人生。

說起來,我兒子還真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孝子啰。按我父親的說法,我家祖墳上有好風水,有人燒了高香了,我們有福報。兒子和我開過玩笑,嫌我給他“孝順”二字打的分不足,我說可以糾正嘛。

做了“三退”的這位中共老幹部,因為我是他兒子的朋友,愛屋及烏,和我在電話裏即成了忘年之交。第一次交談,能如此敞開心扉,向我坦然吐露心聲,讓我有點兒吃驚,也有幾分感動。在這裏,藉此文獻上我對他的衷心祝福,為他明智地選擇了退黨,脫離了中共的邪惡而慶賀!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