扔進水裏試試深──黨請求免死(多圖)
 
肖慶慶
 
2010-9-1
 
【人民報消息】前兩天官媒提出「取消貪官死刑」的議題,扔進水裏試試深……

這倒不是因為某個被判死罪的貪官乞求黨給予免死,黨動了惻隱之心;而是黨讓官都變成「貪官」,最後全黨皆貪,想貪必當官,所以「取消貪官死刑」實際上是黨請求免死。

有人很理性的說,要免一些死刑,加重「生刑」,這倒不錯,叫本以為可以一槍斃命的試法者嚐嚐生不如死的滋味。但主要擔心我國在人口大國的犯罪高發期,監獄的承受能力有限,普通犯人已經作為黨的義工送去支援「亞非拉」,但貪官們只會吃喝嫖賭,而且黨也怕機密外泄,所以這一來又得給多少人在大墻裏提供一居室住房、免費三餐和物業管理呀!

黨是這樣愚弄百姓的

剛才這可不是說著玩兒的,絕對有據可查。


饒漱石在監獄吃魚翅、海參。
這書是給老百姓看的!
《中國新聞周刊》2010年第12期,刊載了78歲的退休老人何殿奎的回憶錄,這位老人早在秦城監獄還稱做功德林監獄時就擔任管理員,40年後退休時的職務是秦城監獄監管處處長。「秦城監獄」誰都耳熟,但這4個字從未出現在中共的正式文件上,也沒有掛牌,正式名稱叫公安部預審局,現在叫監獄管理局。

從何殿奎的描述得知,秦城監獄由4棟3層青磚小樓組成,編號分別是201、202、203、204監區,每座樓內部結構不一,其中204監區就是可以吃得到魚翅、海參等高級食材的地方,何殿奎就是在這裏第一次見識了魚翅,當時還誤以為那是普通老百姓吃的「粉絲」。

204監房鋪著地毯,床是沙發床,伙食是專門到北京東華門「高幹供應點」採購。其中飯後的蘋果還是剛從冷凍庫裏拿出來的,「拉來時那蘋果都冒著氣兒」。

何殿奎當職時關押有15個人,例如當年的情報界傳奇人物潘漢年、前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饒漱石以及曾是毛澤東「5大秘書」之首的陳伯達。他們彼此不知道對方是誰,放風時嚴格隔離,絕對避免見面,獄警也只知道編號,唯一知道他們身份的「除了領導,只有204監區管理員何殿奎一個人。」

何殿奎每天給他們送飯,每人一個4層的飯盒,分別裝米飯、2道菜和1道湯,冬天用棉罩保溫。每個飯盒顏色都不同、以示區分。「每天如此,即使在困難時期(三年大饑荒)都一樣」。

這些人犯還可享受到一盒12塊的固體飲料,一塊能沏一杯檸檬茶;方糖分白色和咖啡色2種。外面那些遵照黨指示往死裏批判他們的人,哪裏知道自己肚皮都混不飽,而「階級敵人」卻魚翅、海參……

黨在愚弄誰?!

賀衛方這個演講讓他在北京待不下去


原北大教授賀衛方
原北大教授賀衛方有一個關於官員犯罪的演講,今年8月討論貪官免死問題時,又被拿出來示眾。

賀衛方教授說:美國的官員也不少,為什麼很少聽說美國的官員因貪污受賄而被判處死刑?因為他們沒有辦法貪污受賄,他們的政治制度中有三個因素使官員們不得不老老實實的去工作而不敢貪污腐敗。

第一個是他們的議會制度。議會是幹什麼的呢?民選代表組成這樣一個機構天天監控政府官員,他們只要有一點不符合法律的行為就可能被彈劾。比如英國議會──最典型的議會制度,這邊站著執政黨,那邊坐著反對黨,執政黨的問題還能逃過那幫議員們的眼睛?議員的眼睛是賊亮的,他們會將你的所做所為全部揭露。因為他們的政治是競爭性的,他們不僅是市場化的經濟,而且是市場化的政治。你如果做不好的話,你就下來,我就上去──反對黨的目標就是:「隨時準備著,為上臺而努力」。有時候執政黨一個經濟上的醜聞,就可能引發人們的不信任,就可能下臺,你方唱罷我登場。正是這樣一種競爭性的政治,使得官員們必須謹慎行事,絕對不能幹那些錯事和壞事。議會的監督使得官員們不得不俯首貼耳。

第二個是司法制度,獨立的司法制度,獨立的司法體系構成了官員們不得不面對的一個巨大的震懾。美國專門為總統設置了特別檢查官,前特別檢查官斯塔爾先生,對於總統來說是小官,但是這個小官的權力可了得!因為他可以不經司法部長的批准,啟動對總統的調查程序。克林頓和萊溫斯基之間那點事,說老實話,對於我們國家的好多官員其實算不了什麼,在我們這兒,不過體現了無產階級革命家的浪漫情懷而已(聽眾笑聲)。斯塔爾先生不惜動用聯邦經費5000萬元,來調查總統性醜聞,搞得總統顏面盡失,沒有任何辦法,因為特別檢查官這一職不得被任何人罷免,他手下有一幫得力人馬。那個總統好當嗎?總統尚且受到如此嚴厲的監督,更不用說下面的那些官員了。天天被司法監控著,一旦有犯罪情況,司法絕不手軟啊。

尼克松在其擔任總統時發生了水門事件,有證據顯示尼克松總統也許知道水門事件發生以後的情況。但是尼克松總統說他不了解,法院命令尼克松必須交出他的錄音帶。尼克松總統有一點僻好,就是天天在他的辦公室裏邊放一個錄音機──即使沒人也要放這個東西,只要有人談話,錄音機就會把它全部錄下來,他辦公室所有的談話都有錄音記錄。當法院命令他交出有關事件的三盤錄音帶時,他拒絕了,他說:「不,我不能交出,這是總統的特權,我不能交給你。」法院問:「你交,還是不交?(笑聲)如果你不交出來,就犯防礙司法罪。」在巨大的壓力之下,尼克松不得不交出所有的錄音帶。第二天,他就宣布辭職。所以說美國的行政首腦要服從司法的命令,這些官員都要受到司法的監控。

另外一個監控手段是新聞媒體,自由的媒體是官員們廉潔最重要的制度性的保障之一。美國全部的報紙和電視臺都是私人辦的,還有電臺也是私人辦的,除了一個電臺──《美國之音》是美國國務院辦的之外。美國之音在播音的時候,有時會說現在播一篇反映美國政府立場的社論。美國之音是政府辦的,但是它不允許在美國本土發布信號,所以在美國是聽不到美國之音的,要聽美國之音還要跑到中國來聽(笑聲)。之所以他們不允許政府辦媒體,是因為政府辦媒體就會向人民批發對政府有利的信息,於是整天在造假,說我們的形勢一片大好。我寫過一篇文章在中國青年報《冰點》上發表過,叫《善待官員》。我說,我常常想,監獄裏面服刑的手扶鐵窗的陳希同先生面對國內外人們的挖苦與諷刺,心裏是怎麼想的。前幾天,網上突然出現了一篇文章,題目叫《胡長清臨死前談新聞自由》(笑聲)。


原江西省副省長胡長清
胡長清說,如果江西省和全國的報紙能像美國記者揭露克林頓醜聞那樣揭露我的話,我何至於落到今天這樣一個下場啊?何至於面對死刑?我痛苦啊。

你們知道在這個國家裏,是前倨而後恭。那些現在的省委書記,他們就一點錯誤都沒有嗎?報紙每天都在報導他們又在會議上號召廣大幹部群眾學習「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保持共產黨員先進性,要牢記「八榮八恥」,天天說那些冠冕堂皇的話,但是只有到了被打倒的時候,我們才知道:天啦,這個人這麼腐敗啊!(笑聲)

你可以發現,這樣的媒體環境對於官員來說是何等的殘酷!這讓一個人只有成了神以後才能抵禦這種誘惑,因為你做的壞事不會被人揭露,那有錢還不得拿著啊?大家想想看,突然聽說一個人貪污了800萬,覺得數額巨大,挺可怕的,其實在中國做一個縣委書記,這錢就嘩嘩的來,你不能不接受,你要不接受你就幹不下去,你就不盡情理,你就不體諒「革命群眾的心情」(笑聲)。

你得病了,好傢伙,人們都去看。人都走了,突然發現床底下全部是錢!(笑聲)官員一到中央黨校去學習,下麵人就知道要升遷了,急忙提著東西去看。800萬,太容易了,所謂「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所以他們不知不覺就走到死的邊緣了。在這樣的情況下,誰不去貪啊?誰不喜歡錢啊?「錢是催笑草 」,一數錢的時候,嘴都笑成這樣了(示意,笑聲)。錢是多好的東西,誰不需要錢啊?一些領導人小孩出國留學,那錢都是別人包了。誰不喜歡好的車,房子越住越大、車子越坐越小,誰不喜歡美色啊?

當你第一次把一套房子送給你的情人時,報紙上就吵得沸沸揚揚,你還敢做另外的壞事嗎?如果有這樣的媒體的話,你連這套房子都不敢送!一點壞事都做不了。

如果我們國家司法真換獨立了,那這個國家絕大多數官員都將面臨死刑──要知道貪污受賄判處死刑的起征點很低啊,十幾萬就可以判死刑了,如果這樣的話,恐怕計劃生育也不用搞了,(笑聲)幾千萬官員瞬間就沒有了。

消滅貪官的捷徑

正如賀教授所說,要是判死刑的話,幾千萬官員瞬間就可以沒有,計劃生育也不用搞了。想想看,黨過去號稱說有6000萬黨員,因為這些年退黨的人多,所以黨現在號稱有黨員7000萬。不管有多少,能夠讓幾千萬黨官符合死刑的黨組織,是個什麼樣的組織?當然是個不折不扣的邪黨組織。

不是中共的組織沒有管教好孩子,而是進了這個組織就學壞!那麼,現在當務之急不是探討是否免貪官死罪的問題,而是協助他們如何跳出這個組織,不再做貪官!△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