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挾屍要價》新聞照獲獎者:打撈公司要殺我(圖)
 
2010-8-25
 

8月18日,中國新聞攝影最高榮譽「金鏡頭」獎頒出,《挾屍要價》以全票贏得
最佳新聞照片獎。打撈公司說,要殺死攝影者張軼!

【人民報消息】離開湖北荊州的這幾個月,他的生活本已逐漸恢復平靜,但是因為《挾屍要價》照片再次獲獎,以全票贏得中國新聞攝影“金鏡頭”本年度最佳新聞照片獎,照片真假質疑四起,新聞照片所掀起道德風波也再次成為人們討論的話題,拍攝者張軼的生活也波瀾再起,被迫隱藏其它城市,並向媒體透露自己安全受到威脅。

張軼這幾天無疑陷入了輿論的漩渦。這個去年剛剛畢業、只有25歲的年輕人,在多次婉拒之後,終於接受媒體採訪,他說這件事情是他人生的轉折點。目前張軼已經躲到了“其它省份的一個城市”,他希望大家都能平靜下來等待最終的調查結果……

2009年10月24日,在古城荊州長江寶塔河段江灘上,2名小男孩不慎滑入江中,正在江灘上遊玩的長江大學18名大學生循聲沖了過去,成功營救起落水兒童後,陳及時、何東旭和方招3名剛剛入學不久的大一新生卻永遠地消失在江水中。

十幾天後,《華商報》發表文章《3.6萬天價撈屍費背後的壟斷黑幕》,揭開了英雄大學生遺體打撈時,遭遇當地私人打撈船船主“挾屍要價”的黑幕,令人震驚,引起了民眾的強烈憤慨。

據媒體報導:撈出第一位英雄的遺體後,組織撈屍的陳波以答應的36,000元還沒有全部到位為由“罷工”,並用一條繩子綁住遺體的右手,用另一條帶鐵鉤的繩子鉤住T恤,將遺體橫在水中,向岸上的師生要錢。直到拿到錢後,才將遺體拖到船上。

獲獎照片的新聞真實性遇到質疑

8 月18日晚,中國新聞攝影“金鏡頭”年度新聞圖片頒獎中,作品《挾屍要價》以全票贏得了本年度最佳新聞照片獎。不過長江大學宣傳部長卻發文置疑該攝影作品與真相不符,他在他的個人博客上撰文,指稱照片弄虛作假,把船頭站立的漁民王守海揮手指揮岸上的人們配合“牽屍靠岸”,說成是“挾屍要價”。他要求“金鏡頭”評委會撤銷該照片獲獎資格。至此,該事件引起了巨大的爭議。

“挾屍要價”照片攝影者張軼在受到造假指稱後,為表明其“挾屍要價”照片的真實性,日前發表了這張照片定格前後的數十張相關照片。張軼對美國之音記者說,這些照片只是他在現場拍攝的一小部份,為了不給三名獻身大學生的親人造成再次傷害,他還保留了很多照片。

張軼說,他是在事發40分鐘後趕到現場的,目睹了之後3到4個小時的事件全過程。他說,目前中國媒體對照片真實性的報導,組委會對其照片的調查,對他來說應該是件好事,因為他的照片是真實的,經得住調查。

張軼說:“對我是有利的,我這些照片的的確確是真實的拍照,反映了挾屍要價。”

置疑官員反遭網民“人肉搜索”

張軼發出的更多現場照片中,有坐在船頭據稱是在等著老板命令的打撈工王守海、有岸上焦急等候的大群學生,有前去現場交涉的長江大學工作人員,還有打撈隊老板陳波點數撈屍費等景象。

張軼說,置疑他造假的長江大學黨委宣傳部部長李玉泉當時並沒有到場,趕到現場的是級別較低的工作人員。

8 月23日週一,經中國網民“人肉搜索” 後,李玉泉的電話號碼被貼到包括百度貼吧在內的多家貼吧上,他的電話已經無人接聽。這位長江大學黨委宣傳部部長在“人民攝影”網站上刊登聲明,說明置疑是他的個人行為,是在他本人“廣泛採集有關當事人的基礎上,對照片新聞的真實性作出的判斷。”

校友爆料:李玉泉為什麼置疑“挾屍要價”

互聯網流傳長江大學校友的分析,李玉泉為什麼置疑“挾屍要價”。長江大學的前身是湖北農學院,江漢石油學院和荊州師範學院三所大學。合併後成為荊州的一個重要的地標性的高等大學學府,是當地政府的一個政績工程。

李玉泉曾經是荊州師範學院的一名教授,03年長江大學合併後,就開始在當地政府兼職,當過政府的諮詢員,培訓講師等等。08年,李教授回學校後直接擔任學校的宣傳部長。從這個背景來看,李部長也和當地政府的關係非常密切。

長江校友還揭示,長江大學學子舍己救人是件非常光榮的事情,但對政府卻是個恥辱。事件主角張波本是當地政府下屬的水務部門默認的那段堤壩邊的打撈的承包人。張波之所以敢這樣明目張膽的要價,也帶有某種官方認可的性質;張波從事收費打撈屍體不是一年兩年,長江邊游泳溺死的事情也時有發生。張波和他的船以及船上的雇傭者就靠在長江邊打撈為生,而相比之下,撈屍體是最賺錢的。

3.6萬的打撈費據當地老百姓說也是行價,醜聞傳出來,老百姓除了指責張波等人的行為以外,同時也對當地水務部門默許張波等人打撈收費承包的行為提出了置疑。政府開始大張旗鼓的表彰犧牲的學生以及廣大媒體對於遇難學生家庭的關注報導等漸漸壓制了那些置疑的聲音,所以置疑才沒能擴大。但是在當地,政府的公信力還是受到了置疑,政府背負了很大的壓力。

《挾屍要價》片中人準備起訴

8月23日上午,多家網站曾一度出現《挾屍要價》調查結論已出的消息,稱評委會認為《挾屍要價》的新聞是真實的,不存在造假問題。

消息中稱,“調查結論分三點分別為:1、照片反映的“挾屍要價”的新聞事件真實存在;2、照片中的主要人物王守海雖不是主謀,但其客觀上參與了挾屍要價的過程,是這一行為的執行者;3、照片記錄的過程是整個挾屍要價的一部份。雖然王守海極力辯稱自己沒有開口要價,但據現場目擊者稱,王守海他們是當事人,參與並執行了要價。”

8月23日晚,“金鏡頭”組委會派出的調查人員卻稱此事的調查結論仍未得出。只是在一份聲明中說,調查小組到達荊州事發地點,對當事人進行了採訪,但是“基於情況的複雜性,截至目前為止,調查資料還在核實整理中。”

對於獲獎照片定格一瞬間所發生的事實,目前有三種截然不同的說法:

長江大學校方有關人士稱王守海當時打手勢是讓岸上的人往後退,王守海本人稱打手勢是指揮船上的同伴將船往前走並靠岸,而當事記者則稱當時是在“挾屍要價”。該人士說:“我個人認為,這裏頭肯定有兩種說法是假的,如果糾纏不清楚這個細節的話,我覺得可以對該細節忽略不計,而照片所反映的 ‘挾屍要價’新聞事件是真實存在的。”

據成都日報報導,目前,《挾屍要價》圖片中的白衣男子王守海已經委託代理律師,以名譽權受損害為由,準備對有關媒體、記者及相關人員提起訴訟。

“照片是挾屍要價的一個瞬間”

《挾屍要價》的作者近日接受山東商報採訪時透露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打撈公司的威脅。

張軼在回答記者問題時強調自己確實聽到船上的老人說:“ ‘說好的三萬六,錢到位了再往上拉,我只聽老板的。’”“是他在揮手的一瞬間說的。”“是我親耳聽到的。”

當談到,有人質疑“挾屍要價”這張照片是虛假時。張軼說:“挾屍要價”的事實是存在的,沒有什麼能夠扳倒這個事實。從打撈船開到現場、和校方討價還價開始, “挾屍要價”這件事也就開始了。而且,打撈船在打撈的過程中中斷了幾次,也是和校方談論價格。最後,打撈方拿到了談好的錢才離開。這個過程就是“挾屍要價”。

“挾屍要價”是一個過程,我獲獎的照片是這個過程中的一個瞬間。”

“異地發表時不敢署真名”

張軼表示,當時他拍這張照片的時候還在《江漢商報》,後來《華商報》記者郝建國通過熟人引薦找到張軼,他們相互談到了各自了解到的信息,在雙方認為新聞事實一致後,郝建國看了張軼所有的文件夾,後來獲獎的這張照片在荊州當地是沒法刊登的,郝建國便選走了,並以配圖形式刊發在了《華商報》上。

張軼說:“不敢署真名,《華商報》發出來的時候署名‘真真’,是以目擊者的身份署名。我周圍的人也都不知道這件事。”

“中國記協舉辦‘中國瞬間’新聞攝影大賽時,我委託《華商報》並以他們記者的身份參賽,在評獎現場,評委們向我求證這張圖片的真實性,並給予了肯定。”張軼說:“頒獎的時候,在多位老師的鼓勵下,我第一次用了‘張軼’署名,新華社也發了消息和我領獎時的圖片。這樣一來,大家就都知道了,我的身份也暴露了。”

“打撈公司放狠話要殺我 ”

張軼揭示:“新華社發了我領獎的照片之後,報社沒有問責,但是扣了我的工資和年終獎金。”說到扣錢理由:“就是因為照片的事情。我當時就意識到危機來了。本來我想趁春節休假來淡化我獲獎的影響,但是因為個人安全和周圍環境的壓力越來越大,我不得已離開了荊州。”

在這張照片刊登出來之後、張軼還沒有暴露身份之前,但他已經有預感:“因為當時我已經聽說了一些事情,他們放出狠話來,說找到拍照片的人之後要殺掉怎樣怎樣……”

當記者問到“他們”是指誰時,張軼說:打撈公司。當地的宣傳部也一直在找拍照片的人。張軼不願意透露消息來源。張軼表示:“還是不要說了,不想連累更多的人。”

85年出生的張軼表示,其實自己不願意失去以前那份工作,去年才畢業,因為剛工作沒多久。他現在在其它省份的一個城市。張軼說:“還比較安全。”

“是我人生的轉折點”

張軼表示,照片事件是自己人生的轉折點。他說:“我在剛剛走上社會的時候,就見到了這樣的一幕,他們喪心病狂的做法讓人憤怒。”“就是打撈隊他們,在那麼危機的關頭,不是先救人,而是先談錢。”

張軼談到,自己一直在關注此事。事情鬧得非常大。照片是真實的,包括當地的公安機關當時也對打撈公司的老板作出了處罰,當時得出的結論是“中斷打撈”,這都說明,“挾屍要價”這個事實是存在的。

有關網絡上對於照片的真假,各種各樣的說法也非常多。張軼表示,網上的謾罵也非常多。有的可能是出於其它的目的。“謾罵對大家沒有好處,對當事人各方包括我、對遇難者的家屬都不是件好事。”

張軼希望大家,尤其是媒體,不要被哪一方牽著鼻子走,一定要依據事實的真相。現在“金鏡頭”獎組委會已經著手調查了,他希望大家都平靜下來等待結果。

社會誠信問題受關注

《挾屍要價》因為獲獎登上新聞首頁已多次。2010全國攝影藝術展覽評選揭曉,《挾屍要價》照片獲得了記錄類銀獎;1月23 日,第18屆“金鏡頭”比賽暨華賽中國作品初評結果揭曉,《挾屍要價》獲得年度最佳新聞照片獎;2月4日,中國記協主辦的“2009中國瞬間中國新聞攝影 大賽(第三屆)”上,《挾屍要價》獲一等獎。

《挾屍要價》屢獲大獎只因“真實鏡頭”太少,事件被廣泛視為反映了中國社會道德層面的問題。而對照片真實性的質疑又涉及新聞道德領域的問題。北京青年政治學院教授王東成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中國社會缺乏誠信、造假成風正是“金鏡頭”獲獎照片受置疑的起因。

他說:“當下中國最大的精神危機、道德危機,一直到政治危機都涉及到一個誠信問題,就是從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一直到普通民眾,都有一個誠信的問題。不誠信是現實中國一個非常普遍的現象,不論是經濟問題還是政治問題,都有一個言而無信的問題,所以造成許許多多中國人對許多東西都不相信。”

王東成教授說,新聞照片造假更有歷史,從當年的畝產萬斤,到周正龍的華南虎,還有藏羚羊穿越青藏鐵路橋洞的獲獎照片都是造假。

王東成教授說,中國一批有良知的新聞從業者正在以新聞手段來揭露造假,比如假疫苗,毒奶粉等案子,都是靠一批有膽有識、不懼打壓的記者揭露出來的。不過他認為,單靠一些記者當啄木鳥無法根本解決中國社會的誠信問題,只有啟動政治制度的改革,實現新聞自由、媒體自由才能推動中國社會發生根本變化。

新聞鏈接

網友:挾屍要價小兒科,真相讓人更毛骨悚然

連日來,我在留意長江大學三位英雄舍身救人事跡的同時,腦海中一直有個疑問,長江邊的少年幾乎都是“浪裏白條”,而且“漁船停留在離落水者不足5米的地方,甚至連救生圈都未給。”

此時我想起了曾報導過遼寧鮁魚圈的一個案子,在海水浴場附進,潛伏著一些水性好的人,他們乘游泳者不注意,把這些人拉下水,然後撈屍體掙錢,後來一個游泳教練發現了這個秘密,把犯罪份子繩之以法。

我突然驚覺,那兩個落水少年是和漁船老板串通好了,是民間倒鉤釣魚撈屍陷阱!他們故意落水,引別人來救,然後在水下拖住別人,等別人淹死後讓漁船老板賺錢!要不然先下去的還沒有被淹死,反而後掉下去的被淹死了呢?建議有關部門找到那兩個落水少年調查一下,可能會有更加驚人的故事!上海倒鉤釣魚的那些執法者不是幹的同樣的事情嗎?

疑點一,兩個落水少年玩失蹤:長江大學的領導在兩個小時後到現場,與兩漁船的老板商討撈屍體的費用一俱屍體一萬二,漁船老板才讓人開始下水撈,當撈起第一個屍體時,觀者哭聲一片,那撈起屍體的位置距漁船不到三米,當時只要船上的人把漿丟過去就能獲救。當撈起第二個大學生屍體時,漁船的老板停止行動,說二萬四錢沒到位,拒絕打撈屍體,旁邊譴責聲一片。最後老師們下跪才以一萬一具屍體成交,到六點多才打撈上來第三具屍體,到現在為止,被救的兩名小孩卻玩起失蹤,找不到人了!

疑點二,兩個落水少年是自我脫困的:連日來所有報導都無證據顯示兩名小孩是被大學生救上岸的。事實上,當大學生救人人鏈斷裂後,現場非常混亂,在學生們哭求圍觀者協助救人時,非常熟悉水性的兩名小孩已趁機溜走了。

疑點三,“不死幾個人我們靠什麼掙錢啊”:事發時,同學都給漁船的老板跪下了,求他們看能否撈救方招3人,老板說,“長江上哪天不死人,不死幾個人我們靠什麼掙錢啊?”當天參與人梯救人的一名同學說,“當時老板說了,活人不救,撈屍體,白天每人1萬2千元,晚上1萬8千,一手給錢一手撈人”。

疑點四:出事寶塔灣是撈屍黑點:管轄寶塔灣治安的荊州市XXX局沙市分局水上派出所所長王玉秀介紹:警方之前也接到有漁船長期停在寶塔灣,借幫落水遇難者家屬撈屍體索要高額酬金,這些人不救活人,只撈屍體,且有很深的社會背景,“他們不救,別人也不敢救”。悲劇一直不斷的重覆重覆,就是我們有關部門的對百姓的生命的漠視和麻木!

我生活在3個大學生死亡地方的江堤下的荊堤小區,直線距離100米內,在那塊水域,有15年以上的游泳經驗。每年夏天的暑假期基本上無一天例外的在那游泳。下雨也去,包括98年那年發洪水的時候也無例外的在那遊。

我只是看見現在網絡上的大量抨擊沙市人的素質低,什麼見死不救的觀點,忍無可忍的發表這篇文章,以我15年的親身經驗給大家分析過程。我沒親眼所見,不過我見過起碼數百起寶塔河區域這樣的事情,或者說是類似的。絕無誇張。

說了半天還沒說重點,這麼時候說重點來了。

差不多在8年前。在這段水域來了一票現在大家口中所謂的“漁夫”。他們開始來的時候專門打魚,後來發展成了打撈死人,沒記錯的話在2000年左右的時候一個死人的價格大約在2,500——3,000左右,便宜的時候好像有過2千的樣子。我能確定,他們不是沙市人。很簡單口音不對,我和他們聊過。最開始只是單純 的拉屍上來。只有2個小船。到後來,我在一次偶然的時候和冬泳隊的那群職業幫子去救一個人,快速遊出去的時候,那船也動了,我以為他們是準備等別人死了又來打撈的(那時候他們已經發展成了一個口號,“只撈死人,不救活人”),我們也沒準備和他們說什麼,畢竟社會沒要求每個人都是雷鋒,最多我個人看不下去而已。但是鬱悶的是,我遊出去的路線,與他們的船開的路線,居然很巧合的會在某一點重合。於是我不得不繞一圈,先順水後逆水的繞過去。等我遊到那溺水人的身邊時候我的體力基本消耗2/3,剩下的體力要連自己帶那個人一起拉回去,我一遊到那邊上就把游泳圈丟過去(我去長江無論什麼時候都有一個用摩托車輪胎內胎做的游泳圈,且用麻木繩繫在身上,不離身),那個溺水的人估計是看見我了,伸手就抓我,瞎抓了兩下,馬上一手扣死我的頸部,直把我搞得嗆一口水幾乎見上帝。最後靠著游泳圈,我還是活著回來,不然今年就是我的2周年祭日。可能大家會更早的聽說我這個名字,也成了“英雄”。

事後總結兩條,第一,那票“漁民”的數學和流體力學真的好,真可謂一擋一個準。第二,以後再不搞這樣的蠢事,算是上帝可憐我。我實在沒把握下次我出水救人還能活著見到第2天太陽,因為我救的人才14歲都有這麼大的力氣對我實施那“毀滅”性的一抓,真有後怕。

所以希望那些說沙市人都不見義勇為者自己心裏有個底,不是沒人去救的。如果真沒人救,那裏的死亡人數,我個人的保守估計起碼翻一翻。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那些所謂的發的帖子說的“黑幕”的那一些廢話,我給你們說一下什麼叫真正的“黑幕”。

在人落水之後,“漁民”會馬上活動起來,他們的船就開始發動,然後會在他們估計的路線上阻擋你的營救——是不是很像間接的故意殺人?可惜事實就是這樣。

(大紀元綜合報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