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又砸锅 江怒不可遏
 
瞿咫
 
2010-8-10
 
【人民报消息】对侄女婿周永康,江泽民还是不太放心,江心里明镜儿似的:能为了个人利益杀死同床共枕的老婆,周永康在关键时刻也会如此对待自己。不过,江对周永康也有放心的一面:既成了一家人,周就不会不千方百计的维护这个家族的利益。但是,让江伤脑筋的是,交给周永康办的事,他经常砸锅砸的让自己透心儿凉。最近又办砸一件事,让江怒不可遏。

炎夏到了,今年特别热,但江决不会去北戴河避暑,那是江的伤心地,十六大前,讨论让江全退的会议,有几次就是在那里召开的,而且现在江泽民去那里,大家的态度与其当政时真是天壤之别。所以,今年7月10号,江泽民从上海去了青岛。江乘专列,带上七大姑八大姨,反正是老百姓埋单。不过,江带上厨师不是为了别的,而是怕食物被下毒。

江每次出去不得不带着家里的「猫头鹰」王冶坪当道德屏风,正因为此,江每次必请艺术团体来演出,年轻貌美的女演员能让江过过眼瘾、调整调整情绪。此次也不例外。

正在江心情舒畅时,突然有人密报,说湖南吕加平又写了一个东西,而且已经交给了中央所有部委,据说找到了可靠证据,证明江伪造历史。江大惊,命令马上找一份看看。

这份材料是吕加平最近写的,因为他刚刚找到了5个证人,补充说明了「二奸二假」中的一假「江的假中共地下党员问题」。

新证据是由当时中共南京地下党市委书记陈修良、上海市委地下党的一个负责人贺崇寅、上海交大当时的地下党支部书记吴增亮、贺崇寅的夫人及揭发的一位老干部提供,他们互相碰面核实,有人证物证,确认1949年前江泽民从来没有入过党。

这事要发生在江当政期间,江能让这5个证人秘密消失,但现在江只能在暗中咬牙。于是看过之后,江命令周永康给吕加平点颜色看看。

8月9日,家住湖南省邵阳市的吕加平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我是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你有一张传票,这是最后一次通知你,你必须在今天下午4点到中级人民法院,否则将强制执行。」

吕加平觉的很蹊跷,他没有任何官司在邵阳市中级法院处理。7月29日他才外出旅游回来,回来以后只发生了一件事,那就是有机会接触到了当时江的假地下中共党员的材料,并且把它写出来,给了一些朋友,还寄给了中央各部委领导,但他没有在网上公开。

吕加平说,得到这份材料,让他惊喜不已,他认为八年来最大的功绩就是把这个材料拿到了。过去虽然有人提出江的假地下党员问题,但没有直接的人证物证,「这次是完完全全的直接证据了。要看完之后,那就太有意思了。」

吕加平接到这通蹊跷电话后,当然一定要去邵阳市中级法院报到了,他不知自己进去后会发生什么事,于是就提前告诉了一些朋友,并向邵阳市的公安、国安备案。朋友们非常担心,立即到网上把此消息公布出去,重点说了吕加平近日找到了江假党员的新证据,并写了一份重磅级材料,估计有人要加害于他。此消息被疯传。

当天(9日)下午5点,公安、国安给了吕加平一个说法:这是境外有人冒充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来骗他。没有这回事。调查显示,电话是从境外打来的。吕加平回忆说:这是一个女的声音,标准的普通话,而且听的出来是一个录音电话,你跟她讲话她不答,她在那儿念一样,我当时也觉的有点问题。

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也给了吕加平一个说法:我们从来就没有什么,我们跟吕加平也没有关系。这话的完整意思是:我们从来都没有和吕加平过不去,吕加平披露江泽民的丑事,那是他的事,我们不会介入,不会帮着江整他的。

一个市的中级法院现在就敢如此表态,确实让人怀疑还有多少人愿意做江的马弁。

吕加平说,材料已经报送中央了,但何时会在网上出现,他就不知道了,中央有中央的考虑。但周永康的手下这么一闹,反倒弄巧成拙,反倒帮助把有新证据的消息提早公开。吕加平不排除,他写的这份新材料会从其他人、其它渠道传出来。

周永康兴冲冲去表功时,哪里知道,江一见到他就怒不可遏……△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