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呼!刁民何其多也!
 
冷鋒
 
2010-5-12
 
【人民報消息】世博會終於如期開幕了,上億元的璀璨煙花,將夜上海瞬間打扮的妖嬈嫵媚,傾國傾城。達官貴人紛至遝來,群英薈萃,凸顯了世博的重要性。當然其重要性,早已深入人心,申辦成功的慶祝會、滴滴答答的倒計時、胡總以舉國之力辦好世博的的表態、CCTV定期的關注和宣傳、著名藝人的公益參與,均在強化這件事的意義。

然而粗鄙如我等,竟然始終沒有弄清世博會是用來幹什麼的?能給中國帶來什麼實實在在的利益?起初以為是商品博覽會,用來推銷自己商品的,後來發現不是,它包羅萬象,社會、經濟、文化、科技,幾乎無所不包。總之,就是一個T臺,秀的是綜合國力,通俗的說,就是翻翻家底,顯示信心,所以要辦成“史上最好”,具體說來就是建築要氣派,裝修要豪華,參與國和參與人數創紀錄,集思廣益全民動員講政治顧大局。

經由此事,才深刻領會自己和領導們的差距,人家早已經脫離了賺錢的低級趣味,而是著眼於政治大局,登高望遠、睥睨世人。

開幕前的幾天,我一直掰著手指算計著多少友邦的領導人前來捧場,凡是來的才是真朋友,真兄弟。讓我憤憤不平的是,只有20個國家的領導人出席了開幕式,大部分都是第三世界窮哥們,乍看上去,有點像丐幫大會,與開幕式宏大奢華的氣勢不相配,“嫉妒,絕對是嫉妒”,整個世界都嫉妒我們,這說明什麼?說明我們真的強大了崛起了。

從對世博會的經營投入來看,在領導人的眼中,似乎和奧運會的份量不相伯仲,都屬於“千年等一回”的盛會。出於民族自豪感,我特意谷鴿了下世博會的前生今世,自1851年倫敦首開先河後,英國共舉辦了3次,美國12次,法國7次,日本4次,意大利2次,韓國2次,比利時2次,德國、加拿大、澳大利亞、葡萄牙、匈牙利各1次。從其舉辦歷史看,有點耐人尋味,作為主要工業國家的德國僅僅申辦了1次,即漢諾威博覽會,漢諾威是德國工業重鎮,時至現在仍是各類機電產品展銷會的舉辦地,作為資本主義世界名列前茅的經濟大國兼強國,太有辱德國人的民族自豪感了,只能替他們哀嘆,希特勒之後,再無雅利安!另外,像比利時、匈牙利這些小國都還舉辦過,感覺世博會也相應掉價了,尤其是匈牙利舉辦的“世界狩獵博覽會”,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嬸也不忍,這不糟賤世博會嗎,本來以為世博會是驕傲高貴的女神,沒想到變成了誰人都可以碰的土妞。

還有一個問題一直縈繞在腦中,這些國家舉辦的時候是否也是“舉全國之力”?是否也是舉辦了“史上最好”的世博會?關於後者,還好說,“世上最好”本就是主觀評價,見仁見智標準不一,史上最奢華如咱們的世博會是“史上最好”,匈牙利的別具一格也可以說是 “史上最好”,日本愛知令人炫目的高科技同樣也可以是“史上最好”。倒是“舉全國之力”,恐怕只有咱們的世博會了。說句很“烏鴉”的話,“舉全國之力”這句話讓人聽起來很心疼,用之不祥,誰不知道力盡而竭的道理呢?為可持續發展計,像奧運會世博會這類需要“舉全國之力”來承辦的盛會,以後就別惦記了,嚐嚐鮮要個面就得了。

開幕後,憂國憂民的我也沒閑著,又開始關心起門票收入來了,從最初的“憂申辦”到“憂開幕”再到“憂門票”,真是“先天下之憂而憂”,想到這些,不自禁的熱淚盈眶。頭兩天,借著開幕式的熱乎勁,門票收入尚可,後來連預計的三分之一都沒有,基於對官方統計數字的深刻認識,估計有五分之一就謝天謝地了。

這怎麼得了!長此以往,政府收入銳減還在其次,但就這種無人問津的淒涼場面,政府的臉面何在?必須想辦法!為國分憂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

鄙人以為,不妨採取如下措施,以吸引顧客維護政府形象。

第一,繼續加大宣傳力度,一是宣傳其好玩,二是宣傳顧客盈門,人流如梭,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第二,組織大中小學、政府部門進行“愛國世博遊”活動,以積累人氣。

第三,組織娛樂明星現場表演,吸引其“粉絲”。

第四,組織大中小學搞世博會作文競賽。

CCTV說這兩天客流又恢復了,是“被恢復” 還是真恢復,不得而知,不過我心稍安。如果是被恢復,說明政府的輿論控制能力,如果是真恢復,說明政府的輿論引導能力。總之都體現了政府的能力。

政府在執政能力上體現的長足進步令我欣喜,政府對社會的控制越來越得心應手、駕輕就熟、絲絲入扣。我們不但控制政權、意識形態,還要控制每個人的生活、職業、行為、思想。我們能控制自然災害的“發生”,能控制自然災害的“危害”,能賦予謀些雞毛蒜皮乏味無聊的事以意義,能賦予命途多舛的國運以盛世,只要我們願意,只要我們需要。

當然,一個政黨和一個人一樣,太成功了註定有人嫉妒,說三道四。偶有失敗者竊竊私語,冷嘲熱諷︰

“世博會本來是只雞,塗上顏料,楞說是鳳凰”。
“世博會是三不盛會,一不計成本,二不計效益,三不計後果”。
“世博會是老頭子吃春藥,想爽不要命”。
“壘高臺,宴賓客,塗脂粉,生旦凈末醜,皆是演戲
說盛世,唱和諧,抓巨蠹,雷電風雲雨,都是鬧劇”。

“眼見他起高臺,宴賓客,人去空,臺傾頹,傾舉國力逐瞬間繁華,剩民生苦,生民哭,環境崩、資源竭,幾載過去,終究是鏡花水月,一枕黃粱,盛世和諧終虛化”。

嗚呼!刁民何其多也!

2010年5月11日

轉自《新世紀》 (原題:世博會,只是看上去很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