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年凶兆动九州(图)
 
九天剑
 
2010-4-3
 
【人民报消息】编者按:虎年祝福余音犹在,中国境内却传来珍稀虎种连续死亡噩耗;百年大旱侵袭神州,千古咏颂其波澜壮阔的长江沦落到几近无水……是人祸?是警示?连年出现的日食异象自古被视为“大凶之兆”,大自然的轮回警示在虎年似乎有了更明朗的变化……



“虎年行大运”的新年祝福余音犹在,中国东北的
一个野生动物园就传出十三只老虎连续死亡的噩耗。

“虎虎生威”、“虎跃龙腾”、“虎年行大运”的新年祝福余音犹在,中国东北的一个野生动物园就传出十三只老虎连续死亡的噩耗。敬天畏神、看重因果的国人会想——真不是好兆头!懂得西方宗教故事的人更会加一句:也不是个好数字!

虎虎声微 流年不利

令人想不通的是,这十三只老虎,十一只是饿死的,两只被枪打死。据说,老虎被饿死是长期营养不良的结果。因为动物园没钱买肉喂老虎,兽中之王每天只能吃到一只鸡骨架和草料——猛虎当作羊来养。

何只老虎,动物园欠发工人十八个月的工资,大部分工人都在停工要薪,动物园只好派办公室人员临时饲养动物。

管理员表示,一般来说,动物园饲养的东北虎三至五年死亡一只比较正常,未听说过四个月内死亡十一只这样高的死亡率。还偏偏死在虎年年关前后,邪门儿吧!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专家表示,中国的野生老虎仅剩大约五十只,动物园和养殖场中大约饲养着五千只老虎。如不采取更为有利的保护措施,野生虎可能于今后三十年内在中国境内绝迹。虎年来临之际,基金会还将老虎列为二零一零年全球十大保护动物之首。

照理说,都养不起了,不如放虎归山,留下物种。本来人家就不是圈养的宠物,人类的摇钱树。可人的贪心是无止境的,活虎也要弄死,而后扒皮卖肉取骨,令人发指。

据报导,某江姓老板谋一张虎皮,找到湖北省宜昌一野生动物园承包人汪某,开价八万元。汪某拿钱后,由汪某提供食物,江某将老鼠药混入食物喂食二号虎笼内东北虎。老虎中毒身亡,两人便剥下虎皮,割取虎骨。后汪、江两人各被法院判监十八年。

这并不是个案。BBC记者最近在黑龙江省的东北虎动物园中发现,那里出售的“虎骨酒”,酒里有三小块虎骨,来源令人质疑。

据香港《太阳报》报导,中共统战部安排一港商参观桂林雄森熊虎山庄,先看一场虎牛决斗,牛不敌被虎食,之后由老虎与豹对垒,打成平手。其血腥程度已超过古罗马斗兽场,让外国游客胆战心惊难以置信。

更离谱的是三道野味:辣椒、芹菜清炒狮子肉、老虎肉和豹尾。该山庄经理严小姐表示能提供各类濒临绝种动物肉类,包括狮子、老虎、熊、穿山甲、孔雀和果子狸等。其中老虎肉一碟售价人民币四百八十元。明码标价,听起来就像说牛肉、鸡肉那么顺口。可怜兽中之王,皆成盘中珍馔。

老虎数量急遽减少,其他动物也生存堪忧。那饿死老虎的动物园成立之初,共有动物六十一种一千零二十四只,到今年二月八日,仅剩四十九种五百一十八只。

神州不幸 人比兽惨

在全世界同仇敌忾、声讨残害动物行为的时代,中国黎民百姓遭遇还不如老虎。天灾远有沙尘暴、萨斯,近有地震、猪流感……人祸更是数不胜数,毒奶、毒药、毒玩具,假酒、假币、地沟油……汶川数万屈死孩子父母的眼泪流干,数十万结石宝宝的疾患无人问津。

这不,虎年刚到,百年大旱袭击云南,河湖见底,喝水凭票。据报导,由于澜沧江水位下降到新低,橄榄坝部分航段两侧甚至成为“停车场”,承接东南亚诸国的澜沧江河道航运也受到严重影响,湄公河流域部分航道也已完全断航。

近千公里外的重庆,嘉陵江水位降到“几十年不遇”的历史低位。距最大的朝天门码头百米之遥的黄花园大桥下,如今仅剩三分之一河道,已不能支持船运往来。

云南、贵州、广西诸省,原本水资源丰富,现今却陷入人畜饮水困难、航道停运的困境。严重地区目前只能依靠消防车及水罐车运水,大小水塘、水库几近干涸。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四日,云南石林县一个
部分干枯的水库里,大地的裂纹能放进人一只手。

地处长江上游的金沙江,目前不少河段大半露白。澜沧江、嘉陵江、金沙江都是富水大江,竟已现此惨状,不知中国人是否惶恐?

据中共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称:云南、广西、贵州、四川、重庆五个省区市受旱面积占全国的83%。全国因旱饮水困难人数已达二千零四十三万人。部分地区降雨偏少七至九成,主要河流来水为历史最少。

长江源头、青藏高原腹地发生了什么事?冰川退缩、多年冻土萎缩、植被退化、沼泽湿地、水资源减少……“已经到了怵目惊心的地步。”有人断言,矗立千万年的青藏高原“固体水库”的消失,导致了长江在这里失踪。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祖宗为之骄傲、千古咏颂的波澜壮阔的长江,竟沦落到几近无水!生命之源告急,命何以堪?民族何以生存?

七月飞雪 连年日食

三月九日,安徽巢湖,太阳当空,飞雪忽至。“我都六十多岁了,长这么大只见过太阳雨,还没见过太阳雪呢!”一位老者如此说。“下午天还晴着呢,忽然就又飘起纷纷扬扬的大雪来。就像一张开心的脸,霎时间留下了眼泪……”巢湖摄影爱好者小薛说。

九日凌晨,南京也下起“太阳雪”,引发市民惊呼。

同日,山东青岛、泰山也出现了暖阳照,雪花飘。同时出现“太阳雪”景观的还有上海、杭州、湖州、合肥、无锡等地。

更奇者,二零零九年盛夏,郑州市郊刘村的村民,还经历了罕见的“七月飞雪”。气象专家称,酷暑飘雪与七月二十二日的日全食有关。

当日上午八时五十分,曲女士和七名村民一起纳凉,突然感觉身上落了许多白色颗粒,伸手一摸,颗粒就融化了。正纳闷时,听到大街上有人喊:“下雪了!”村民梁国彦说,他正与邻居们聊天,听到“刷刷”的声响,抬头一看,天上正在下雪,雪粒像味精一样,细细地往下落,降雪持续了约三分钟。村民们奇怪,为何七月盛夏会下雪呢?这与《窦娥冤》里的六月飞雪能生出什么联想呢?

日食自古被民间看做“不祥之兆”,每当发生,贵为一国之尊的皇帝定大兴祭祀向天谢罪、开仓济粮、免除赋税。而连续日食更是大凶之兆。

不巧,二零零八、二零零九、二零一零连续三年,中国都出现了日食,这在历史上是很少见的现象。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四川大地震,整个中国晃动,万千生灵涂炭。八月一日,日食现身;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沿扬子江发生日全食,白昼如同黑夜。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五日,从西南斜贯华东,又发生了未来千年内持续时间最长的日环食,在隆冬的中国上空出现太阳中心墨黑的奇景。

天象诡异,勾起国人对历史动荡的记忆——一九七六年。三十多年过去了,大自然的又一波轮回警示,又有几人参透?那个一贯“正确”的组织一如既往将舆论导向“破除迷信”,六十年来贻害了多少无辜!

虎年吉凶 不久即明

最后还是回到虎年话题。道教古书《神枢经》说,太岁乃诸神中最有权力的年神,掌管人们一年的祸福,主宰全年运程。俗话说:“太岁当头坐,无灾恐有祸”,“太岁顺当来,无病恐破财”。所以,本命年的人都知道系上红腰带避祸。而虎年死虎,无异于“太岁头上动土”。

不信者可拭目

忽发奇想,当春风得意的人民公仆群集北京,每日吃得肚歪,忙于握手、拍手、举手、招手的当儿,若能将其吃剩的以吨位计算的残羹,赐予将被饿毙的猛虎,大约也能赎点犯太岁的罪过?联想集团老板也别忙着拍五千代表的马屁,捐出上贡笔记本电脑一半的钱给老虎买肉,全国五千只老虎何只肥吃三年,何以饿死一只?谁知你锦上添花的官员今后会有多少被双规、被自杀?更何况救虎一命,胜造六级浮屠吧?

世界珍稀动物老虎的命运尚且如此,那么,中国亿万终日讨薪、讨房、讨债、讨生活的平头草民又将如何承受生命之重?呜呼,暴共猛于虎!◇

本文转自第165期《新纪元周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