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忠一语泄玄机 倪萍申纪兰“夺目”两会
 
宇心
 
2010-3-13
 
【人民报消息】一年闹腾一次的两会,已经成为百姓的笑柄、饭后的骂资,臭名昭著。两会,说白了是中共的第二党代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假的,代表人民是假的,人代会当然也是假的,人民代表更是假的。在中共的治下,凡是有“人民”一词出现的地方,绝对是中共侮辱民意、强暴民意的地方。

但,对中共来说两会绝对不是可有可无的。因为它起着中共政治作秀、践踏民主、歪曲民主、自吹永远伟光正、给人民洗脑的作用,同时它担负着将其压榨、镇压人民的政策包装成法律的重要使命。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中共每年热衷于不惜巨资,兴师动众,前呼后拥,戒严封路搞两会。今年更是平均每人会务费百万元创记录,还原来送纸质笔记本改为送电脑笔记本。中共花钱买的就是举手机、鼓掌机、叫好机,而非有独立思想的、为民请命的真正的人民代表。当年有代表和委员代表人民提及某些尖锐问题,结果都不再被选为代表和委员。

本届两会最招风的是李鸿忠了。面对记者针对邓玉娇事件的提问,李鸿忠勃然大怒,对女记者喝道,“你哪个媒体的?”“你真是《人民日报》的?你还问这问题?你还是党的喉舌?你怎么引导舆论?你叫什么名字?我要找你们领导去。”其没说出的潜台词是什么啊?——你是党的喉舌,怎么能替人民说话?难道不清楚这个人代会是假的吗?党性何在???你不知道党的喉舌只能以引导舆论说我党好才是使命,不能以报导事实真相为使命吗?人代会也是党代会,这个你懂吗?——李鸿忠一语泄玄机。

而这次两会的最为“夺目”的政治明星非两位女性莫属。一个是倪萍,一个曾经在荧屏上动不动为党和政府落泪的煽情泪囊;一个是八十多岁的申纪兰,唯一一位成为中共全部的十一届人代会代表的跨世纪朽木。两人共同特点,就非常听党的话,非常理解党的苦衷,拥护中共无论是谬论还是罪恶的一切决定,并努力为党涂脂抹粉,并在关键时刻帮助党将一些压榨百姓、镇压人民临时决定包装成法律,为这些恶法投上狗剩的一票(狗剩:网友语,与神圣相对)。

倪萍扬言:“我爱国,我不添乱,从不投反对或弃权票。”这种奴才逻辑竟然在中共治下登上大雅之堂。在被问及为什么不投反对票时,倪萍用一个家庭来比喻国事。“一个家庭,孩子特别理解父母当家的难处,应该跟着父母一块走,一块克服困难,一块去解决问题。”且不论父母之说之于公仆之说的颠倒,只看她“父母”的作为。网友在网上质问倪萍,你见过父母将粮食送他人而甘心饿死儿女的吗(三年灾害)?你见过父母开着坦克车杀孩子的吗(六四)?你见过父母将子女的器官活摘卖钱的吗(法轮功)?这个叫作中共的某些人的“父母”都干过这种人类历史上最无耻最下三滥的不可饶恕的罪恶!

年逾80岁的申纪兰,是中国唯一连任十一届的全国人大代表,1954年她首次参加第一届全国人代会,直到今年出席第十一届全国人代会。她自豪地对记者说:“55年了,我从未弃权过,也从未投过反对票。”也就是说,她从1954年起,一直在投赞成票。毛泽东搞人民公社大跃进她投赞成票,评选搞包产到户的刘少奇为国家主席她投赞成票,发动文革、打倒刘少奇她投赞成票,林彪上台她投赞成票,林彪垮台批林批孔她投赞成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她投赞成票,清算文革为邓小平翻案她投赞成票,搞改革开放她投赞成票,反对西方资产阶级自由化她投赞成票,镇压六四运动她投赞成票,镇压法轮功她投赞成票……无论台上的人物如何走马灯,政策如何矛盾相向,如何荒谬绝伦,如何没有人性,她都始终赞成,绝不反对。而这样的人物,被中共喉舌赞赏有加,成为党性强的表率,代表人民的杰出人物。

德国记者明白其中的矛盾,问申纪兰:“参加了11届人民代表大会,中间经历了很多历史的起伏,比如‘文革’ 时期的人大会议,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申纪兰平静地答道:“每一个工作都有矛盾,我们都是在矛盾中生活,在矛盾中成长,有矛盾是正常现象,应该正确看待这个问题。”

你看,面对连中共都不承认完全正确的运动行为,这位申纪兰以小丑的做法,无耻之徒见风使舵的行为,对前后明明矛盾的政策施以宽大的怀抱。她这么轻描淡写的辩解,将邪恶变成美德,将罪恶变成功绩,将粪便变成脂粉,这不与中共品性如出一辙吗?无耻的狡辩成了智慧,如此深喑主子意图,中共不选她当代表选谁呀???

申纪兰大言不惭地告诉记者,她是经过民主选举当上代表的,谁能代表人民利益谁就能当代表。——谎言不眨眼,是中共和其党性强的党员的特点。就如那位说不是自己想当国家主席的人一样,这位代表也说是人民选的。敢问申老太太,你敢在你村里说这话吗?你敢在你乡里说这话吗?我不同意有人说她们弱智,正相反,他们是最为聪明的一代,聪明得在哪个时代都是崇儿。当她所赞同过的人已经臭不可闻,或已经作古成齑粉,她依然政治生命鲜活。这也中共德性一样。无论谁臭谁倒,都无碍中共掌权。功劳是党的,罪过是个别人的。党要的就是其成员对其无条件的拥护和支持。申纪兰深谙中共的好恶,将政治献身做到极致,这也是申纪兰永远不倒的原因。其实中共也是仰赖许许多多的申纪兰才得以顺风顺水的,只不过其他人不如申纪兰那样典型和无耻罢了。

历届两会,除了照本宣科的政治宣言、经济成就自吹自擂,还有重大问题上的法律援助。如中共首届人大开始的1957年时,就曾经就反右添柴加火;二届人大的 1959年,就对镇压西藏做出决议;1992年4七届人大五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兴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决议》,十届人大三次会议通过威胁台湾的所谓《反分裂国家法》,还有降格至全国人大常委会以求通过的《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武警法》和1999制定的所谓反邪教决定等,都是愚弄人民、镇压人民、逃避责任的法律手腕。而这些临时性的决策,往往是中共面临着某种危机时刻。而化解这种危机的,除了各级党委、军队、警察,还有就是要靠倪萍、申纪兰之类的忠心代表和委员为他们提供“代表人民”发出的所谓衷心拥护的被强奸过的“民意”,和关键时刻的恶法支持。

中共需要这种闭着眼睛、任由中共瞎折腾的愚忠代表和委员,能够做出55年不投反对和弃权票的极致成绩,永远站在无论对错都要支持的中共的一边。只有这样,中共的统治才能长久。其实这也是中共的两会的政治实质:一个统治人民的加速器,一个将非法化妆成合法的美容院,一个愚弄人民的精神催眠室,一个架绑架全国人民为之服务为之负罪的政治马车,一个为垂死的中共打强心针的鼓掌机。

但已经有许多委员不满于充当政治花瓶和鼓掌机了。声音虽然微弱,也代表了人民的一种声音,中国的一种趋势,人民的一种希望。中国需要这种敢于对中共说不的声音,需要敢于对中共说不的勇气,更需要全体人民对中共邪恶而不可改变的本质的清醒认识和义无反顾的退出——三退。中共无可改良,只能被中国人民唾弃。但中共只要在台上一天,就会身着民主政治的外衣,而行独裁政治之实。鉴于此,两会是不是可以表述成中国共产党“全国人民被代表大会”,和中国共产党“从不与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呢???

(大纪元)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