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羅錦:劉曉波被包裝成“和諧大使”(圖)
 
2010-2-21
 



2009年3月5日是人權運動先驅遇羅克烈士(1942-1970)蒙難39周年紀念日,遇羅克的妹妹、現居德國的作家遇羅錦題獻給其哥哥的長篇著作《一個大童話:我在中國的四十年(1946-1986)》,於烈士忌日到來前夕,由晨鐘書局在香港出版。

【人民報消息】人權運動先驅遇羅克烈士的妹妹遇羅錦2月14日大年初一發表雜感三則,其中一則的標題為《劉曉波被包裝成“和諧大使”》。該則雜感全文如下:

人們在為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 我的最後陳述”爭辯, 只是爭辯在 “有沒有敵人”這一點上。

可我看了那辯護詞之後, 有個強烈的感覺: 怎麼看怎麼象是“和諧大使”即將被“派出監獄”的聲明書。 你看: 先介紹自己的光輝履歷; 再聲明自己沒有任何敵人, 大家都是親愛朋友; 又闡述監獄中的公安管教人員是多麼可愛, 多麼溫和, 多麼通情達理------ 即凡是說監獄中有酷刑的, 說被活挖器官的, 甚至連高智晟冒死帶出的“黑頭套”, 都是胡說八道了。

而且這“和諧大使公開信”, 越看越象公安局先過了目, 與劉大使多次地共同仔細推敲, 故不讓任何人去法院旁聽, 只是向全世界發表用的。

大概是騙騙天真的西方人更為有效吧。

難道人們都沒我這感覺嗎? 為什麼都在那兒一呼百應地大造“營救劉曉波”的輿論呢? 我看, 中共作為大導演, 早就不是一次了, 而且沒有一次失敗, 每次都是一呼百應, 鐵鐵地統治至今。 比如, 只說他們導演高智晟“走迷失“吧, 人們難道忘了, 高在“黑頭套…”的文章中就已說明: 中共說了, “只要你把酷刑的事說出去, 你就是死”嗎? 他的文章被帶出來, 就是在向我們訣別了。 連這都不相信? 再說那麼受重傷虛弱得根本走不動的人, 又如何逃呢? 可大家偏跟著導演有意無意地瞎嚷嚷。

為他設法帶出文章的監獄內外人士, 是否被中共寧錯殺一百, 不放過一個地一網打盡? 沒人去報導無名英雄。

國內的人自然不敢說真話, 而國外的民運人士們, 要麼是身不由己必須表態; 要麼是暗中與中共配合, 早就拿著“特務津貼”;要麼是沒頭腦或裝看不見(心想反正自己心裏有數)。 就連那個觀點老掉牙的, 早就被李劼在“開放”月刊上批駁得一無是處的“08憲章”, 如今看來, 說不定都是與“和諧大使”一起, 一步步炮製出來的呢。

既然劉曉波在第一次進監獄就已經屈服過, 再屈服二次三次想是順理成章。

假如僅僅是“和諧大使”, 倒也罷了, 不過在適當時機會放出一位“牧師”來; 但若還帶著“特工”的性質並實際操作的話, 那能量可就大了。

中共早有經驗: 他們要反包裝有真才實學的“文化人”, 才能打入文化界。 他們幾十年來, 在國內外做過無數次了, 收效甚大。

象王漣博士那樣, 敢於在報紙上, 揭露中共如何要他在“香港大學”作特務的勇氣, 有幾個人會有呢? 他的空缺, 不是很快就有人去占去做嗎?

中共是特務治國, 也是特務輸出國, 就像他們每天輸入人們電腦裡的毒蟲一樣, 早晚會把全世界毒爛。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