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要當“漢奸”
 
——──虎年絮語
 
趙靜芝
 
2010-2-12
 
【人民報消息】寫了一年的政論總算可以稍稍松弛一下神經,寫點看上去怡情的文字。新春的腳步翩然而至,雖然年氣不如家鄉那麼暢旺,但心境依舊那麼中國。

過年了,總是喜歡自我檢討一下。寫字作文必定得罪了不少不該得罪的人;行為做事,必定疏忽了不該疏忽的細節。好在有點自知自明,準備在來年興利除弊,多點女性的婉約,少些男性的剛烈。多點娓娓的絮語,少些隆隆的炮聲。做到樂不忘形,悲不失態,怒不跳腳,罵不帶恨。

但要真正全面地做到,我知道似乎不是太現實。因為,批評成了一種生活方式的時候,講究的就是激情。要做到這點,就不能違心敷衍。很多讀者都非常熱情地把我歸入“漢奸”、“敗類”一族,無非是自己的文字經常解剖了華人自己,儘管刀法不是太老道,但有的時候刀刀見血是真的。

其實,我這代人是在畝產13萬斤的鑼鼓聲中長大的,後來發現生活欺騙了我們。糊塗的人一旦清醒要糊塗回去總是很艱難的。我們千辛萬苦所保存下來的意識現在需要千辛萬苦去清除,比如指鹿為馬、口是心非、愚忠等等,過程是艱難的,但總是要面對,哪怕把自己的大半身否定了也值得,哪怕被人稱為“漢奸”也是非常榮光的。

一提起“漢奸”,上了點年紀的華人就會想起《沙家濱》中的草包司令胡傳魁、《紅燈記》中賣友求榮的叛徒王連舉,《烈火金剛》中出賣自己親妹妹的何志武等,中國的歷史就是一部投降史,皇帝如走馬燈似的換個不停,投降者也是前仆後繼,代代相傳,到了抗戰結束,中國戰場殲俘的日軍偽軍兩者數量竟然相當無幾,達二百余萬之多。當年為什麼那麼多人投身“漢奸”的事業,無非是“皇軍”那邊有好果子吃,大腿粗、後勁足。中國人喜歡給自己“押寶”,而“ 押寶”的標準和個人的利益有關,和民族的前程沒什麼關係。看到今天在海外,那麼多人有時候不顧基本原則去忘情地做著對自己的個人私利加分的事情,我很感慨,不過這些人現在都有個響亮的名字叫“愛國”。

很多十惡不赦的名詞,因為大陸為政者的倒行逆施早就被顛覆了內涵。“反黨反社會主義”通常是因為對這個黨或者社會愛之深。“煽動顛覆政府”只是提出了社會改造或者改良的方法和措施。“漢奸”、“賣國賊”一般不是因為出賣了山河和土地,常常是說了一些反省自身民族的話或者做了對詆毀普世價值者不利的事情。從這個意義上來講,現在敢於做“漢奸”的人太少,因為,今天做“漢奸”風險太大,投入產出不成比例,搞不好還要被愛黨愛國的同胞“撞”下腰。

可是,今天的“漢奸”和當年惡名昭彰的“地、富、反、壞、右”一樣,穩穩地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他們敢於面對陽光的直射,而那些“漢奸”的批判者們卻因為自身的弱點,只能在陰暗的角落跳腳使壞,在海外更是如此。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沒有對母國的摯愛沒有對那片土地上人民的真情實感,是做不成“漢奸”的。今天的“漢奸”們很熱血,很無畏,也很悲壯,而“漢奸”的批判者們卻很猥瑣,很短視,也很可憐。但這不是他們的錯,我們不能指望所有的人都對普世價值保持敬意,也不能期待所有人都能以一種方式選擇生活的道路。

所以,我義無反顧地做了回“漢奸”,因為,很多人來到了西方,公平的社會良好的福利沒有打動他們,最後打動他們的仍是毛澤東的腐臭和專制社會的誘惑。我需要揭露和批判他們,因為華人還要在這片土地上不斷生活下去。西方社會一定不喜歡那麼多普世價值的批判者生龍活虎地逍遙著。有的話,讓“漢奸”們來說,比較到位也不容易挑起族裔的摩擦。

新年的腳步臨近,總有些期待想一吐為快。

我希望即將舉辦的冬季奧運會能夠圓滿成功,加拿大運動員能多拿金牌,中國運動員也能夠創造驕人的成績。

我希望生活在加拿大的華人能夠融入生活進入角色,把這片土地當成自己的家園,丟掉過客心態,與第二故鄉肝膽相照,用行動展現我們對這個國家的忠誠。
  
我希望華人社區不再紛爭失和,拋棄政見的分歧和立場的不一,虎年發出同一個聲音。
  
我希望遙遠的中國不再因為惡劣的人權記錄,令所有華人蒙羞。也希望迄今還在管理著那個國家的執政者,善待自己人民,不要因為信仰和立場任意把人關進監獄。不要讓那些失去了土地的農民、丟掉了飯碗的工人以及無法得到法律保護的冤民徹底絕望。
  
我希望中國的礦井少一些透水坍塌的消息,煤礦工人不會再受到爆炸的傷害,讓他們的孩子不再忍受失去親人的痛苦。
  
我希望中國的食品安全要像保衛執政黨安全那樣,做到絲絲入扣。讓結石寶寶們的哭聲不再敲擊我們的心靈。
  
我希望貪官污吏們能夠放慢一下斂財的腳步,要懂得建立在人民苦難上的快樂不會持久。
  
我希望空氣不再渾濁、網絡不再封鎖。讓谷歌不在墻的外面嘆息,中國的網民不在墻的裏面抽泣。不要怕民眾了解真相,這個世界無法封閉。
  
寫到這裏,郵件箱裏收到一條訊息:“丟了南北東西,丟不了心中的記憶;少了見面和聯繫,少不了默默的惦記;忙碌中的你要多注意身體。新年伊始,托金虎把我最美好的祝福送給你!”我把這條短信抄錄下來,送給每位認同或批判我的讀者。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