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中國三大看點
 
李天笑
 
2010-1-1
 
【人民報消息】09年伊始,中共已預感到這將是個危機和動蕩之年。中南海發出“不折騰”的告饒。中共新華網承認09年將是“群體性事件高發年”。

歲末回首,中國社會千頭萬緒,但三條主線分外鮮明。一是民生狀況持續惡化。二是全民參與抗暴維權。三是清算中共進入庭審元兇的歷史轉折點。09年歷史說明:中共折騰完了民眾, 民眾能不起來折騰中共嗎?

透視09中國,民生惡化是第一看點。30多年來,中共一直把經濟和民生作為掩飾其非法執政的主要手段。但中共所謂的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集中體現在中共官員腐敗致富和廣大民眾被劫奪致貧上。09年中共承認:收入分配差距已經達到‘高度不平等’狀態。低收入和中等偏下收入群體合計占總人口的64.30%。10% 的富裕家庭占城市居民全部財產的45%,而最低收入10%的家庭其財產總額占全部居民財產的1.4%。基尼系數是衡量總體收入差距的重要指標。從1978 年到1984年,中國基尼系數在0.16的水平。而從1984年開始,基尼系數一路攀升,到2007年已達到高度不平等的0.473。09年乾脆不報了。當然,這些是經過修飾的數字。即使如此也透露了貧富差距越來越大這個不爭的事實。

09年被稱為“新醫改元年”,這一年,公眾對醫療衛生的感受如何?據中國青年報社調中心的調查顯示,43.6%的人感覺“還那樣,沒見好轉”,6·9%的人感覺“更嚴重了”。一場甲流進一步顯露出中共的“新醫改 ”根本無法應對疫情。各地醫院基本上不篩查甲流。甲流疫苗和達菲治療藥根本不夠用。對鋪天蓋地而來的疫情,中共基本上是束手無策,同時隱瞞疫情和死亡人數。而農民的境遇就更悲慘了。大蒜瘋漲實為中國民眾在缺醫少藥情況下無可奈何的自救現象。

09年民生惡化有其他許多方面,但以房價飆升為主要特徵。全國主要城市的樓盤一年漲幅超過50%。年末中央調控政策密集出臺證明了房市泡沫的現實。在大型國企和政府部門以極低價格大批購房和房屋空置率超過60%情況下,85%的民眾卻在高房價下望房興嘆。能圓夢的許多是耗盡了兩代人甚至三代人的積蓄,但從此當上了終生還貸的房奴。電視連續劇《蝸居》之所以能在大陸熱播,因為它抒發了人們對高房價和官商勾結的義憤。

09年的房價變化恐怕令很多人詫異。其實,中共官員在房價攀升中扮演了可恥的劫奪者。房價最主要的成分是土地出讓金即地價,占30%,各種稅收占20%,加上各種腐敗費用,真正的建築成本只占20%。整個來說,有65%左右的房價構成都進了中共官員的腰包。從09年看,主要大城市前三個季度的土地出讓金就超過房市高旺的07年全年。同時,中共為了保證虛假的GDP“保8”,09年增加了30%的貨幣供應,將大量貸款投向銀行貸給國企,這些錢70%都流向房地產,節節推高房地產價格。

09年第二大看點是民眾抗暴維權。這與民生惡化有直接關係。09年中國發生了許多重大抗暴維權事件,其中有:湖北石首護屍、吉林通鋼工人抗議、北大教授孫東東污衊訪民、李蕊蕊在黑監獄中被強姦、鄧玉嬌自衛殺淫官、馮正虎爭取回國權、結石寶寶案和福建嚴曉玲被輪姦致死案等。

09 年民眾的維權除了官逼民反的共性外,在方式上有一個顯著的特點,就是全民通過網絡甚至行動共同參與。網民自發通過網絡聯繫形成一種抗議結盟,與政府官員形成群體性的對抗。網民不但在網上發布消息進行輿論監督,同時從各方面行動參與,如有記者和律師的參與等。在鄧玉嬌案中,不但有網民和義務律師(先是兩位北京律師,後又有三十八名律師自願加盟的“鄧玉嬌案法律後援團”),還有許多人自發來到野三關;甚至一些官方媒體也紛紛衝破禁區,大膽披露事實真相,譴責中共淫官,聲援鄧玉嬌;許多民眾在網絡上發表呼籲書、簽名信,號召組織全民“上街散步”。中共高層擔心事件發展成另一個“六四”全民運動,被迫作了有限讓步,懲辦了一些當地官員。在李蕊蕊案、北大教授孫東東案、馮正虎案等都體現出這種全民參與的精神。

中共在崩潰時期的核心挑戰是如何保住執政地位和粉飾執政非法性。對09年這種全民參與、聲勢浩大、開始形成某種組織規模的維權,中共確實十分恐懼,被迫採用部份承認現實、歸咎地方政府等策略性的讓步和變通手法,以利於保住政權。

09年第三大看點是中共領導人被庭審和定罪。西班牙法庭和阿根廷法庭以超越國家的“族群滅絕罪”和“酷刑罪”起訴江羅等5名迫害法輪功元兇,阿根廷法庭並定罪和下令逮捕江羅。阿根廷法庭判定,中共最高領導人江澤民就是罪犯。

在中共統治下,從來只有中共領導人迫害民眾,而人民卻無法起訴和審判中共領導人。在中共系統中,對個別領導人的定罪和懲治只能是內部權鬥的結果或找替罪羊,而不是人民的裁決。共產黨對人民的迫害從來就沒有被認為是罪行,只不過是“錯誤”。60年來至今為止的所有民間維權運動都是限於自下而上地抗議和抵制中共的暴行,而非自上而下地定罪和懲治中共。從過往的歷史看,不管是官逼民反也好,全民共同參與抗議也罷,都只是在逼迫中共讓步或下臺。

但西班牙和阿根廷的裁決並不是要求中共做什麼,而是居高臨下地判其有罪,命令其接受懲罰。這樣就破天荒地糾正了被顛倒的次序和位置,開創了審判中共的先例,在實現基本民權上有了質的飛躍,其意義之大、之深遠前所未有。

西阿庭決基於了普遍管轄的原則。也就是說,如果當事人犯的是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酷刑罪這種嚴重危害人類整體利益和違反國際人權法的重罪,上述犯罪行為不論發生於何地或罪犯的國籍如何,各國都有權對其進行管轄和審理,而且罪犯不具有外交豁免權。進一步說,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酷刑罪等重罪不屬於一國內政或主權,是超越國界的罪行。因此,對人權迫害的追查、清算和懲治超越國家管轄層次,不存在“干涉內政”之說。這就使中共在公理上失去還手之力。

江澤民被定罪對胡錦濤無疑是一個利好消息。江澤民84歲,正是閻王不請自己來的年齡。胡的算盤是,對審江捕江按兵不動也是刺激和打擊江。但胡似乎看漏了一點,在胡欲“拖死”江的同時,江也在期待胡積累血債,與其“共赴刑場”。因此,胡並無另類選擇, 要麼當機立斷,要麼反受其亂。

展望2010年,以上三個看點將驅動中國未來的局勢變化。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