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临死乱抓药 陆克文快被逼疯了(图)
 
李天笑
 
2009年7月23日发表
 

中共并购澳大利亚力拓矿业失败,恼羞成怒!

【人民报消息】力拓案反而随澳洲总理陆克文和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的介入越演越烈。中共官方指澳干预司法独立,而力拓已要求其外籍员工撤出中国。中共索性将之从“间谍案”提升到国家安全和司法独立层面。这就使能操一口流利中文的陆克文感叹“中国”政治文化的高深莫测了。

澳《世纪报》说陆克文快被力拓案逼疯了,倒不如说陆快被中共逼疯了。尽管陆曾长期派驻北京, 尽管陆能在北大用中文引经据典,尽管陆在华有广泛的人脉关系,陆必须质疑自己的“中国通”称号了。

陆一厢情愿要与中共做“诤友”的,曾甜蜜地想像与中共发展“超越利益”的“伙伴关系”。不过中共对陆可不认“诤友”,非友即敌。不管你与中共高层有什么关系,上一刻中宣部能称你为“朋友”,下一刻国安部就能一嘴巴抽你回现实。港商、台商、美商中吃这种亏的人太多了。只怪陆克文对中共还不通。

中共根本不需要按常理出牌。中南海介入力拓案是司法独立吗?中共官方介入美国诉江案是尊重美国司法独立吗?如果力拓案是“间谍案”,那先前的“沃尔玛案”、“朗迅案”、“德普案”、“IBM案”、“家乐福案”、“西门子案”等为何不是?

其实,涉及全球第二大铁矿石集团员工被拘捕的力拓案是典型的里应外合腐败案,更应该抓的是“内鬼”,即钢铁企业的内部蛀虫。这是很浅显的道理,能获得和出卖商业机密甚至国家机密的正是中共高官、中共高管或中共情报人员。据悉,案由是将有关钢铁企业或业内重要的机密数据泄露给了力拓等铁矿石谈判对手,相当于出卖铁矿石谈判团队的底线。这些“机密数据”包括:原料库存的周转天数、进口矿的平均成本、吨钢单位毛利、生铁的单位消耗、钢企的生产安排、炼钢配比、采购计划等。此外力拓还获得了“中方谈判组的内部会议纪要”。无怪乎,社会关注的焦点,开始由外转内,整治”内鬼“的呼声越来越高。从这点看,出卖国家机密正是中共自己。

向深层看,力拓“间谍案”背后交织着两种重大利益关系。一是中国钢铁大企业与力拓团队的相互勾结和利用。这种潜规则是由来已久的。力拓这次拿到参加谈判的全部16家钢企信息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且,外企和中企之间存在“旋转门”现象。据悉,三大外矿企在中国的中高级销售人员,几乎此前都有在国内钢铁行业的经历。力拓上海办事处总经理胡士泰与业内人士交往频繁,人脉颇深。胡的同学就是首钢高管。中国钢铁业高层人人自危、多人受到审查的事实也证明了这点。


澳铁矿石企业力拓公司上海
首席代表胡士泰。
二是钢铁业寡头利益使然。中国铁矿石市场存在长协矿和贸易矿二元体系,贸易矿价格远远要高于长协矿。这使中钢协内大企业垄断长协矿后有可能向无议价权的中小钢企转手获利,据说加价可高达50%。也就是说,倒矿比产钢更有赚头。正是这种行业混乱和中共官场普遍腐败的环境提供了内外结合的机会。力拓胡士泰看透这点,分化中方谈判阵营,使江西、河北、山西等地许多原本不具备长协矿进口资质的中小钢厂签订了长期协议。中钢协内大企业眼看无利可图,纷纷也和力拓达成协议,宣布接受其降价33%的条件,其中包括宝钢、首钢和鞍钢这些中国钢铁业大腕,结果造成铁矿石谈判全线崩溃。

然而,明明是一起里应外合的“内鬼案”,中共为何要折腾陆克文?

首先,中共因收购力拓受挫颜面尽失,用报复力拓来挽回面子。但这种报复的着力点不但是力拓,而且是澳洲政府。中铝收购力拓案失败代表了中共最大的海外投资失利。中共认为澳洲政府没有从中协助是主要原因。确实,澳洲政府受民意制约,不能对威胁澳洲国家利益安全的重大矿产资源失守坐视不管,这与澳洲国防白皮书中抵抗中共威胁的观点一致。尽管陆克文本人被在野党认为有“亲共”情结,但中共整体利益高于对陆的情面,陆成了替罪羊。

其次,中共可能认为此事对陆克文的影响有限。从客观效果看,力拓案中陆摆出抗共姿态有助其从“亲共”阴影中解脱出来。但这决不是中共的初衷。中共损了陆,又想让陆感恩,完全是流氓黑社会的做法。但陆是否买帐又当两说。也许,力拓案正是促使陆克文看清中共的开始。

最后,中共祸水外引是出于摆脱内政危机的无奈之举。中共高层之所以选中力拓案作秀,是看到这是挑起爱国主义的机会,能为转移国内峰起云涌的群体抗争所用。在中共看来,这也是迫不得已的“两害相劝取其轻”。中共明知这会对外资造成深远影响,但保命重于保外资。这说明中共深重的危机感和临死乱抓药的心态。

7月份以来,受力拓案影响,三大矿商减少现货矿供应量,铁矿石价格一个月飙升超100元/吨,让目前铁矿石谈判更加困难,中方反而可能被迫接受首发价,提高中国对铁矿石价格话语权更是成了笑谈。由此可见,中共借力拓案折腾陆克文是表,真正危及中国经济利益是实。

 
分享:
 
人气:19,630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