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天主教徒的覺醒(圖)
 
2009-9-26
 
【人民報消息】為了能自由地信仰天主教而離鄉背井,從中國來到馬來西亞的天主教徒龐小雷,在共產黨的教育下曾經是一名無神論者,在參軍期間更無知的崇拜“六四”屠夫。在信仰天主教後得知許多不為人知中共迫害信仰的事件。龐小雷來到海外有幸得到《九評共產黨》讓他無法停止閱讀此書,直到把一本《九評》看爛了後還不斷的看著第二本,他終於看透了中共。

大紀元記者馬淑嫻採訪報導,在中共竊國60年前夕,龐小雷終於有勇氣站出來公開退出中國共產黨的組織。他相信,他今天的一小步,就是中國明天前進的一大步。

中共迫害信仰 為自由離鄉背井

龐小雷是認識其天主教徒的妻子後才開始認識天主教,現在已經是堅信天主教了。

龐小雷在23日接受大紀元記者訪問時透露,中共對老百姓都是殘忍的迫害,對不聽話的人不會手下留情,用暴力使人噤聲。龐小雷一位同樣信奉天主教的親人曾親眼所見,一次,一位堅定的天主教徒被綁著,一根點燃的大香燭緊貼著他的脊椎。大香燭慢慢的燃燒至盡,教徒的脊椎骨從上到下都被燒的慘不忍睹。他的教友被迫觀看行刑,實則是殺雞警猴。

面對中共對其信仰的迫害,為了能在民主國家自由地信仰天主教,龐小雷毅然離鄉背井來到了馬來西亞。

閱讀《九評》添勇氣

向聯合國難民署申請庇護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他透露:“都申請一年多,拿到保護紙了。我們一趟趟去(難民署),逐漸地產生一種恐懼。”

面對這個情況他明白到如果要堅持真理,要堅持自己的觀點,肯定要付出代價。

他說:“在中國沒有生存,窮不可怕,關鍵是信仰。”

無論如何,有的教友由於承受不了心理的壓力,沒有堅持下去,回國了。

是什麼原因讓龐小雷堅持要走出一道自由信仰天主教之路?龐小雷透露他是多次閱讀《九評》後,增添了勇氣,堅定了其申請難民的決心,決意要在民主國家自由地信仰天主教。

中共利用無神論對軍隊洗腦

龐小雷在受訪期間向記者透露,他在94年末至98年之間曾參軍,加入北京武警總隊,是一個保護領導人或外賓的特別部隊,當時他是無神論者。

中共嚴密地封鎖消息,控制順民。他說:“好像《九評》講的,一部割舍的歷史。我們這一代人不知道前一代人的事情。舉個例子,六四時,我們還小,懂事了,還不知道什麼事情。來到馬來西亞,我才知道王丹,我才知道一些民運領袖,我才知道這些人。在中國,你不可能聽到這些信息。”

中共利用無神論對軍隊洗腦,給予職位和金錢,引誘軍人的神服,達到黨控制軍隊,軍隊的絕對服從。“在六四提幹(即升官)的這些軍官,個別突出的被封為共和國衛士,直接提幹。就是我以前的教官的上級。他們是豪情萬丈地講,我們當年是踏著人群,殺開一條血路,是這樣過來的。”

“就是那樣一個事件,從農村的一個娃(農村人口在中國是二等居民)轉為國家公務員,成為軍官了。”

“ 我們當年的一個支隊長,是山西的。你知道他提得多麼快嗎?他當年是第一個到達指定地點,是鎮壓六四的。他當年認準了中央的死命令‘誰要阻難,殺誰。你不殺他,回來軍法處置你。’,成為敢死隊。”支隊長從普通軍人提到大校,或中校。一個普通軍人提到大校,或中校,在中國是幾乎根本不可能,“除非有特大貢獻,或特大背景。” 

曾無知崇拜“六四”屠夫

龐小雷當年不覺得殺人可恥,反認為缺乏機會。“那時我們還身臨其景,我們感到心潮澎湃,我們還講,‘哇,有朝一日我們能夠搭上一個事件,我們能夠去揚名立萬。’去改變自己,能夠入黨,提幹等等,都能降臨到我們頭上。很光榮。一切執行黨的命令。”

“共產黨的教科書,都是利益黨的,沒有講到真正的事件。”

“我是無神論者,國家叫我做什麼就做什麼,我們不知道是對是錯。共產黨一聲令下,不管是神,是鬼,是人,都打倒。就是說,我們執行軍令,中國是槍桿子裏出政權。共產黨是正確的,我們執行吧了。我是徹頭徹尾的無神論。”

龐小雷在接受採訪,回憶共產黨的迫害時,數次中斷談話,低頭忍淚,撚緊拳頭控制情緒。

看爛一本《九評》還要再看

龐小雷是讀了《九評》後明白了許多真相,他說:“《九評》我在中國都沒有看到過。在這裏,我看得真是……我第一本已經看爛了,我現在看第二本。”

“我為什麼今天有這個勇氣,能夠說出來,因為我已經看透了(共產黨),我以前看不透。”

在閱讀《九評》過程中,目前龐小雷已有了公開退黨的勇氣,“我終於鼓起勇氣,要邁出一步去。我相信,我今天的一小步,就是中國明天前進的一大步。”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