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訪大慶 保鏢「掃蕩腿」了得
 
2009-9-26
 
【人民報消息】作者姜維平日前在大紀元上發表文章披露,江澤民當年訪問大慶時,其幾個保鏢曾大顯「武功」,痛打工人,讓那些崇拜他的工人都「大失所望」。

文章寫道,大慶油田是中共建政10年後發現的,從1959年秋天開始,興建發展到今天,幾乎所有中共科級以上的官員都開著奧迪轎車出行,免費使用大慶油田的汽油,上班之余,他們日夜出入各種豪華飯店,歌房與桑那浴或夜總會,過著比香港資本主義還要燈紅酒綠的奢華生活,只是與其區別在於,一切開銷都不必自己掏腰包,全部為公款。

江澤民當政時期,有個新聞界的朋友帶我去參觀最熱鬧的經六一條街,不用講以各種漂亮名子點綴的冼頭房,泡腳城,桑那房,練歌房,均成了男人們趨之若鶩的享樂天地,單是女大款們熱捧的鴨店就開了好幾家,其中一個叫「燃情歲月」的酒吧最具有代表性,令我印象深刻。那些窮奢極欲的富婆們,在小帥哥身上花的錢,用一擲千金來形容,絕對準確無誤。她們支付小帥哥的出場費或小費通常是男嫖客給妓女的10倍以上,,並且不以為恥,反以此為顯示身份高貴,地位富有的標誌,榮耀無比。而這些人當中,有許多是周邊城市的中共女貪官。

而普通的大慶油田工人月工資大都不過千元,有的女工才500多元,也就是說,還不如富婆找鴨子伺候自己的小費,所以大慶開發區管委會一位主管宣傳的官員對我說,工人們辛辛苦苦一個月,不如帥哥舒舒服服一個鐘。

由於貧富兩極分化愈演愈烈,近年來大慶市社會矛盾變得尖銳複雜,殺人搶劫綁架等惡性案件層出不窮,「笑貧不笑娼」已形成社會風氣,老百姓的不滿情緒在不斷增長,光是大慶油田就發生了多起工人維權運動,有時人數眾多規模很大,但很快便被官方鎮壓下去了,因其遠離港澳,工人們的資訊及與外界聯繫相對沿海城市閉塞,所以外界也少有報導。

我曾多次與大慶市長楊信論及上述種種社會弊端,他卻振振有詞地說,水至清則無魚,我知道這事,但沒有辦法!因為上面考核幹部看什麼,只看經濟怎麼樣!我們一掃黃,本地銀行的存款就少了,飯店酒樓的生意就蕭條了!連外商也跑光了,你說我咋辦?

於是90年代後期我曾在香港《前哨》雜誌刊發兩篇文章揭露上述問題,但中國東北的社會陰暗面,並無任何改變,只不過我本人坐牢5年零一個月罷了。

2006年我出獄後再去大慶,舊地重遊,一切如故,而且情況變得更為嚴重,不禁感慨萬千。大慶的一個技術學校教師對我說,石油工人現在只是名義上的「主人翁」,當官的叫他們學習「王鐵人」,而自己呢,通通吃喝嫖賭做富人,所以,「鐵人們」與巧取豪奪的有錢人的社會矛盾,只能變得越來越尖銳。

這使我又想起另一個有關江澤民當年訪問大慶的故事。當時幹部們前呼後擁,工人們熱烈鼓掌,場面有點雜亂。有一些工人試圖靠近江澤民,向他反映情況,不料江澤民的幾個保鏢卻奔了過去,粗暴地用訓練有素的掃蕩腿,把三個人的腿骨踢傷,使那些崇拜他的工人「大失所望」。他們怒斥道,原來「三個代表」,是三個保鏢,一個也不代表咱們工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