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的眼溜尖 戳破中共裤裆(图)
 
张目
 
2009-7-25
 

网友们的跟帖表明:越来越多的民众已经清醒,没有被中共「深水区」的浊水而呛晕了!

【人民报消息】7月23日,新华网上《发展论坛》的「深水区」有个笔名「野猪」的出了一个小评论,是中共用来试网友们的水性如何。

「野猪」评论的标题是《县委书记将由省委直接任命将导致买官困难到破产》,评论文章有四段。

「野猪」在第一段说:以前遭遇买卖官职事件被曝光,被人民群众尤其是其中的快速反应部队──网络的口诛笔伐时,地方诸侯往往可以高举不知情的大旗,万夫莫敌,所向披靡。是否真的不知情,惟有天知地知,但程序上他们都是可以不知情、难以知情的。

看了下面的文章之后,才明白「野猪」指的「地方诸侯」只是省级干部。

「野猪」第二段说:官职的正常变换是依法行政、阳光政治的前提和保障。官职由自然人担任,任何体制下都必须是人在作为,某种角度看,就是人管理人的一种的政治关系。过去,在行政上省县互为上下级,但官员之间却并非相互照面,中间有个似乎“中介公司”(注:市级)的存在。尽管一开始这样的“中介公司”是高度自律的,基本有为人民服务的思想,行为上少有出格,但由于这个形式本身的问题,例如随着经济发展而导致的难以把握的思想变化,慢慢演变成一种程序化的“买卖”环境了。于是买卖是正常,不买卖反而被人笑话为僵化,讥讽为落伍,定义为傻了。于是问题越来越多,情妇当局长,妓女当部长,罪犯当队长,简直一团乱麻,难以头绪了。

「野猪」这段话在搅动浑水。如「任何体制下都必须是人在作为,某种角度看,就是人管理人的一种的政治关系」,故意混淆独裁和民主制度的根本不同。中共是一党专政,一党镇压全国,一党挥霍民脂民膏;而民主体制国家是三权分治,各级官员是由选民一票一票选出来的,对哪个官员的服务不满意可以罢免。而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中共独裁,是谁要给党提意见,谁就得掉脑袋;谁要为冤案上诉,谁就倾家荡产,坐牢甚至丧失生命。

「野猪」把中共的体制腐败推给了市级干部,而且高度赞美迫害中国人民的中共,如「尽管一开始这样的「中介公司」(市级)是高度自律的,基本有为人民服务的思想,行为上少有出格,但由于这个形式本身的问题(注意:把「体制」问题谎称是「形式」问题),例如随着经济发展而导致的难以把握的思想变化,慢慢演变成一种程序化的“买卖”环境了(注:把独裁体制的腐败说成是「经济发展」造成的「程序化」环境)。」「野猪」把共产独裁罪恶推的一干二净。

「野猪」第三段写道:县委书记由省委直接任命,地方诸侯必须跟芝麻官照面了。当然,照面不照面或许没人管你,只是一旦出了事,地方诸侯再也没有那面大旗了,你还如何克敌制胜呢?好一个快刀斩乱麻,堪称“多快好省”地解决了问题。

这段提到,若县委书记由省委,而不是由市委,直接任命,那县委书记出了事,省委书记就没有借口推脱责任了。那市委书记是干什么用的呢?照「野猪」的理论,市委这一层白吃饱机构完全有必要精简掉。不过「野猪」一不留神还是把中共独裁体制的弊病说了出来,他说:省委书记必须跟「芝麻官照面了。当然,照面不照面或许没人管你」。在民主国家选民怎么能不管呢?你任命一个官员,你连他是谁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任命他? 所以民主制度下不可能有这种事情发生,而且民主制度也没有省委书记、市委书记、县委书记,这是共产党统治区才有的笑话。腐烂到底的中共独裁专制,买官卖官是公开的秘密,而且明码标价,谁给钱多我就把官卖给谁,管你是张三李四王二麻子。

「野猪」称赞县委书记改由省委书记来任命,是中共「好一个快刀斩乱麻,堪称『多快好省』地解决了问题」。

不提「多快好省」这几个字还好,一提就让现年60岁以上的人心底的伤疤猛然裂开。凡经过了中共50年代末期、60年代初期的「三面红旗──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时期,经过了三年大饥荒的人们,没有不对中华民族为中共疯狂的「多快好省」所付出的惨痛代价记忆犹新的。

「野猪」的第四段,也就是最后一段,其不再躲躲闪闪,欲言又止,而是高调为中共挂上「伟光正」吊瓶,急切的输液、输氧、输血。文章写道:县委书记由省委直接任命,看起来是个「普通」得再也不能普通的政府工作调整,如同人民日报扩容在这个信息化高度发展的时代属于理所当然的表现,原本毫无“「亮点」,属于波澜不兴的微微风。但是,若有政治体制的敏感,这可就不是什么小事了。之所以看起来是很小很小,那时因为这样的决策太有智慧了。这令人不得不相信,民族的复兴如同滚滚的洪流,实在是势不可挡。

下面是读过「野猪」文章的部份新华网友的帖子:

忽悠!接着忽悠!

只要是任命不是选举,都有买卖的可能,只是卖主变了而已。

一针见血。

不是让买官的困难破产,而是上面收拢了产生利益的源泉

盲目乐观要不得。市委能卖官,省委一样能卖官。黄菊、陈良宇都卖官。

一样,去省里买。

我没看出由省委任命好在哪里!

呵呵,大力提高买官成本,投资回报率若不降低,更厉害!

以前买官,是贿赂当地,现在集体上省里跑。

和郑筱萸的药改差不多。

没看出与原先有什么不同,换汤不换药而已。

地方官场盛行买官卖官并且愈演愈烈。无药可治了。

有钱应该大家挣,干嘛只能省级的去挣?

不好医

明着卖不了,暗着卖,这些官场油子鬼着哩……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矛与盾是永远在对抗中发展!

最麻烦的问题几乎就出在省一级上

现在的县官任命都已经把买卖做到省里了,省里直接任命后,买卖就更简单、直接了。但从另外一个层面看,少了一个中间环节,可能成本会有所降低吧!

减少中间环节,降低买官成本。值得称赞的好措施。

(体制不变)这只是量的问题

价码会不会飙升?

最后谁来买单?(中共中央政治局谁能回答这个问题!)

……

看这部份尚没有删除的新华网友帖子,就可以清楚知道人民正在觉醒,中共的欺骗手段越来越被民众所识破。没有了立锥之地,中共的整体翻覆岂需动刀动枪。△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